• 零点看书 > 修真 > 修仙从仙丹入体开始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三日已到
  •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三日已到

    作品:《修仙从仙丹入体开始

    三天转瞬即逝,衍天神宗不得不说是个效率很高的门派。

    在一众渡劫期大能者的组织之下,短短三天衍天神宗动员了十几万修真者。

    这十几万人的修为从低到高,最差的都是元婴期。

    这样的实力放在下界将是所向披靡。

    三日之期已到,不出所料天魔神宗果然派人来了。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被仉付呙放走的伽刃仓。

    伽刃仓今日只有一人前来,目的已经很明确了,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信差。

    伽刃仓很顺利的进入了衍天神宗,他没有发现衍天神宗有任何异样。

    此时衍天神宗的弟子该修炼修炼,该闭关闭关。

    一副并不知道天魔神宗的人要来的样子。

    伽刃仓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装的,但至少在这一刻,他忐忑的心稍微放松了一些。

    被人一路指引,伽刃仓来到了衍天神宗大殿上。

    此时大殿之上坐着的正是仉无柳,在他旁边的分别是仉付呙和旿詹晴。

    下边两排还有一些长老,他们每个人都将目光落到了伽刃仓身上。

    伽刃仓身为渡劫期第九层的大能者,这样的场面他已经司空见惯了。

    伽刃仓快步来到大殿中央,躬身一拜。

    “晚辈天魔神宗伽刃仓,见过衍天神宗太上长老。”

    仉付呙传音给仉无柳。

    “师兄此人就是那天我放走的那个天魔神宗的长老。”

    仉无柳点了点头,不怒自威的看着伽刃仓。

    “天魔神宗这是什么意思,这么大的事情竟然就派你一个人来!”

    伽刃仓知道衍天神宗要找茬,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三天前发生的事情,我天魔神宗感到很遗憾,但那件事情并不是我天魔神宗所为,所以我一人前来也没有什么不妥。”

    伽刃仓此言一出,大殿之上无不瞠目结舌。

    “你们天魔神宗做的事敢不承认吗?”

    大长老仉范奇第一个站了出来。

    随后其他的人也跟着站起来指责伽刃仓。

    “天魔神宗当真不要脸,杀了人还敢如此理直气壮!”

    “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天魔神宗之人简直就是一群无耻之徒!”

    “今天你别想走了!”

    仉无柳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你说这件事情与你们天魔神宗无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仉无柳冰冷的声音如同一根尖刺扎进了伽刃仓心头。

    伽刃仓瞬间感觉呼吸困难,四肢冰凉。

    “此事我天魔神宗已经调查清楚了,不仅与我们天魔神宗无关,而且我天魔神宗还损失了一位半仙长老!”

    仉无柳皱起了眉头,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哈哈哈,你们天魔神宗当我衍天神宗好欺负不成!师妹,你来说说,你在现场看到了什么?”

    仉付呙盯着伽刃仓。

    “你可还认识我?”

    伽刃仓点了点头。

    “晚辈认得!”

    “那你告诉我,当时现场都有些什么?”

    “当时现场除了贵宗一位长老自爆留下的气息,还有两股强大的魔气。”

    “这两股魔气从何而来?”

    “一股确实来自于我天魔神宗,而另一股……”

    伽刃仓话还没说完,就被仉付呙打断了。

    “既然你承认魔气来自于天魔神宗,那你为何说与你天魔神宗无关?”

    伽刃仓连忙补充道: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说我们天魔神宗损失了一位半仙强者。”

    “你还敢狡辩!”

    “你倒是跟我说说,天魔神宗到底是如何损失一位半仙强者的,如果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我便取你性命!”

    仉付呙释放出一股威压,直接将伽刃仓压的趴在了地上。

    仉无柳出手阻止了仉付呙。

    “师妹,你这样让他怎么说话,让他起来慢慢说,他要是说不出一个可以让我信服的理由来,不用你出手,我便灭了他。”

    仉付呙收回威压,伽刃仓这才站起来。

    “多谢太上长老。”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说与你天魔神宗无关。”

    伽刃仓吞了口唾沫,强压下体内翻江倒海的气血。

    “想必长老也清楚,现场还有另外一股魔气,这股魔气凶煞无比,与我天魔神宗修行者不同,此人必是邪魔之修。”

    仉无柳看了一眼仉付呙,装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师妹,确有其事?”

    “是。”

    “好,你继续说。”

    “这个邪魔修士就是凶手,他不仅杀了贵宗的长老,还击杀了我天魔神宗的半仙强者。”

    伽刃仓说的话像是一个漩涡,让周围所有人都张大了空洞的嘴巴。

    “胡说八道,半仙强者岂是那么容易杀的!”

    大长老仉范奇又跳了出来。

    “没错,但如果此人是数万年前我天魔神宗的那个叛徒呢?”

    “什么?”

    众人发出了一声惊叹。

    仉无柳脑海中开始疯狂的搜索数万年前发生的与天魔神宗有关的事。

    片刻他便想到了一个人,但他并没有说出来。

    仉范奇不知道这个人,立马开口反驳。

    “这就是天魔神中的狡辩吗?竟然扯什么数万年前的叛徒,就算是叛徒,难道不是你们天魔神宗的人?”

    “那个人已经被我天魔神宗击杀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又活了过来。”

    “后来被我天魔神宗发现,派出半仙强者欲将其击杀,最后打到了历练战场,恰好遇到了贵宗之人,所以才酿成大祸。”

    仉范奇觉得这就是一个笑话。

    “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天魔神宗的一个叛徒以一敌二,不仅击杀了你们一个半仙强者,还逼得我衍天神宗的长老自爆?”

    伽刃仓点了点头。

    “我就是这个意思。”

    “笑话,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看来你们天魔神宗是不想承认!”

    “太上长老,立刻拿下此人,此人满口胡言,可见天魔神宗的魔修全是些无耻小人,杀了都不足矣泄愤!”

    仉无柳此时转眼给仉付呙。

    “师妹,你觉得这人说的是真是假?”

    仉付呙摇了摇头。

    “此人的话有真有假,我估计半仙强者是假,但那个所谓的邪修应该是真。”

    “看来师妹跟我有同样的想法,想必他口中所说的邪修,应该就是当年霍乱四大门派的那个天魔神宗的叛徒!”

    “师兄所言极是,不过那个人为何没死?看来天魔神宗也不老实,此事他们绝对脱不了干系。”

    “天魔神宗冥顽不灵,我们也没必要跟他们多费口舌了!”

    仉无柳和仉付呙相视一笑。

    相关推荐:重生侧妃我生了五个大佬替我去宫斗涅槃千金吃书人两只前夫一台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