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筑基两千年,老师说我是废物?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终章(下),大结局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终章(下),大结局

    作品:《筑基两千年,老师说我是废物?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地火山万年来从未出过岔子,更是被大哥用我黑巫教的护山大阵加固,怎会如此……”

    眼见四处荣建沸腾,整个火山都开始龟裂,众祖大惊失色。

    众祖要继续苟在此地千年,如今火山却不稳定,这还苟个啥?

    “镇!”

    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忽然凌空而起,压过一切噪音。

    “镇!”

    伴随着这个字的喝出,虚空中瞬间出现了一个血色庞大的古老铭文。

    这铭文是黑巫教的秘语所写,众祖自然不会陌生。

    赫然是一个——“镇”字。

    “言出法随?”

    九祖瞳孔一缩,望向大祖的目光之中,不禁满是骇然。

    “大哥是我等众兄弟之中,唯一一个恢复到元婴的老祖,如今大哥借助我黑巫教护山大阵之力,居然能爆发出堪比化神修士一击的恐怖威能?”

    嘶!

    众祖瞪大眼睛,都不禁倒吸冷气。

    在今日之前,虽说众祖都知道大祖很强,拥有一挑八而胜之的恐怖实力。

    但大祖的实力居然强到了如此地步,这还是让众祖感觉到了胆寒。

    众祖这才明白,哪怕他们八个加起来,大祖也可以轻松碾压!

    虽说这不完全是大祖的自身力量,而是借助了阵法。

    可问题是,黑巫教的湖山大阵,这阵旗就掌握在大祖手中,两千年来从不让人触碰。

    那这大战和大祖自身的力量,又有什么区别呢?

    “大哥神功盖世,一字便能言出法随,强势将地震给封印,不愧是大哥!”

    九祖率先开口,一脸媚笑。

    “恭喜大哥!”

    众祖这才醒悟过来,纷纷拍起了大祖的马屁。

    “不过是取巧而已,小道尔尔。”

    “三百年后,本座便会尝试吞噬神灵,冲击化神。”

    “到了那时候,那才是本座的真正实力。”

    话虽如此说,但大祖的脸上却满是笑意和傲然。

    显然,对于自己一出手,就能将地震给封印,并震慑住所有老祖,这也让大祖非常满意。

    然而!

    “轰隆!”

    这刚平静下来的大地,竟然开始剧烈震动和颤抖。

    熔浆如沸水般蒸腾,一道道热浪弥漫四方,让众祖都感觉到了灼热。

    “不好,护山大阵正在破碎之中!”

    “该死,怎么会这样?”

    “一旦湖山大阵覆灭,地火就会弥漫四方,若是不及时离开,我等都会被熔浆吞噬!”

    众祖脸色大变。

    “诸位兄弟无须惊慌,本座这就出手加固大阵!”

    “不过加固大阵颇为耗费法力,还请诸位兄弟不要藏拙,全力助本座一臂之力!”

    大祖取出一面黑色阵旗,大手一挥,阵旗凌空迎风而涨,瞬间遮天盖地,将整座火山熔浆都覆盖其中。

    “诸兄,出手!”

    九祖一声怒吼,双手猛然按在地面的蒲团上。

    一股澎湃的血气之力,沿着九祖的双手,透过蒲团渗透到地面大阵,并沿着特殊的脉络,源源不断地注入大祖的身上。

    众祖不敢怠慢,纷纷出手。

    一道道庞大的血气之力,从八大老祖身上爆发,疯狂地没入大祖身上。

    而这些血气又被大祖汇总,通过特殊的方式,化为惊涛骇浪,源源不断地打入黑巫教的湖山大阵之中。

    那黑色阵旗不断收缩、下沉,四周地震也开始越来越弱。

    众祖大喜,纷纷加大催动血气,丝毫不顾自己已经透支。

    因为所有老祖都明白,唯有稳定此阵,他们才能继续苟着!

    与此同时。

    “吼!”

    一道阴沉暴怒的嘶吼,仿佛远古凶兽咆哮,赫然从地底深处传来。

    只是这声音看似强大而恐怖,落在众祖的耳中,却显得极为虚弱。

    “看来大哥果然没说错,这神灵被我们联手镇压了两千年,每天都用地火熔浆炼化,居然还没死。”

    “这神灵不但没死,而且居然还中气十足,却一直假装奄奄一息忽悠我等,该死!”

    “诸兄不用担心,这神灵其实早就虚弱,它这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哼,你不过是这大雪山诞生的一道土著灵智而已,两千年都还不死心?当真以为外界那区区筑基九层的小垃圾,就可以救你?可笑!”

    眼见地震彻底消失,那地底的怒吼声也越来越弱,众祖脸上都不禁出现了笑意。

    只要此地稳固,只要不离开此地,哪怕青云门任平生还没死,众祖也不怕!

    然而!

    就在这时候!

    “轰!”

    伴随着一声雷霆轰鸣,整个大地再次开震动。

    虽然这震动不大,但众祖脸色却都不禁大变。

    “这阵法已经稳固,怎会如此?”

    “这……这这这!”

    眼见众祖慌乱,大祖脸色也变得难看,大袖子猛然一甩。

    “唰!”

    上方那无处不在的熔浆,骤然间如星辰银河般缓缓旋转,化为一面天穹镜子。

    那地面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清晰持续在众祖的面前。

    这不看,不要紧。

    这一看,众祖勃然色变。

    此刻。

    地面上。

    大雪纷飞。

    在八祖巨猿分身陨落之地,一个残留着烈火的深坑赫然在目。

    深坑之上。

    一个白衣负剑的翩翩美少年,正负手而立,居高临下的冷冷俯瞰深坑。

    虽然众祖都很清楚,因为大阵的阻拦,那少年绝对不可能看到地底。

    然而当众祖抬起头,看着熔浆镜子中的少年的瞬间。

    众祖依旧忍不住浑身一震,额头上都出现了密集的汗珠子。

    那少年的眼神如神如魔,深邃而浩瀚,竟仿佛能穿透层层大阵阻拦,一路看到众祖一般。

    但这还不是众祖震撼的真正原因。

    真正让众祖震撼的,乃是这少年的容貌和衣着,竟然和那个让他们做了两千年噩梦的那人,一模一样。

    “这……这不可能!”

    “化神也仅仅寿元千年,这都两千年古曲了,外界又没神灵可以薅羊毛,叶少主怎么可能两千年不死?”

    众祖颤抖,呼吸急促。

    “诸兄你们都瞪大眼睛看清楚,这根本不是叶少主,这不过是和叶少主同名的小辈而已。”

    “那小子既是青云门徒,他肯定知道叶少主的事迹,假扮叶少主莫非震动很难?”

    九祖冷笑。

    一听这话,众祖一想有道理,纷纷松了口气。

    “此子虽有极品法宝护身,并凭此灭了本座分身。”

    “然而此子的法宝已毁,本座不信他的身上,还有第二件极品法宝!”

    八祖不屑说道。

    “呼……”

    众祖闻言越发淡定,都觉得自己有些患得患失,显得搞笑。

    然而大祖却没说话,而是皱起眉头,心中隐隐有了一种不安预感。

    这时候。

    深坑旁的万如雪,忽然开口,“叶大哥,您用了那么多的灵剑轰击,可这地底大阵却依旧没松动。”

    “不如我们趁机下山,去龙虎山道宫找老天师。”

    “老天师不但修为通玄,而且统帅道宫七十二大派。”

    “老天师为人正派,疾恶如仇,一旦他老人家知道此地有黑巫教余孽,肯定会汇聚群雄而来。”

    万如雪忍试探问道。

    “我青云门行事,又何须借助后辈?”

    叶武微微一笑,大袖子一甩,手中赫然多了一把烈火沸腾的长剑。

    哪怕这把剑没出鞘,但那蕴含的恐怖热浪,却依旧让万如雪呼吸急促。

    好在叶武立刻意识到,哪怕有他保护,身为一介凡人的万如雪,其实也很难抵挡这热浪。

    “如雪,你去那边等着,无需在此,去!”

    说完,叶武一挥手,万如雪顿时眼睛一花,四周景色开始飞快倒退。

    等万如雪醒悟过来,人已经到了隔壁很远的一座山峰上。

    “可惜我只是一介凡人,无法帮到叶大哥,反而会成为累赘。”

    万如雪顿时苦笑,美眸中闪过一丝黯然。

    其实在万家,真正主事的人并不是万老,而是万如雪!

    万老一心练武修道,根本无暇也没兴趣管理家族事业。

    当万如雪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借助万老的名义,开始接触和管理家族事业。

    一直到如今,万家的大小事务,都是万如雪一言而独断!

    这也是万老“病故”的时候,万家没大乱,反而更团结的原因。

    因为整个万家和外界都知道,万家其实是万如雪的万家,而不是万老的万家。

    只不过万如雪很孝顺,从不违背万老的意思而已。

    可如今,身为一个女强人,万如雪却感觉到了自己的脆弱。

    尤其是,在万如雪得到了叶武醍醐灌顶的记忆,知道了万家祖上的辉煌之后。

    对于成为一个修真强者,万如雪变得前所未有的渴望。

    可问题是,万如雪只是一个凡人,在这个天地灵气衰落的末法时代,她又怎么可能成为修真强者?

    “如雪你不用担心,若是换一个人,在这个时代注定无法筑基,甚至踏入练气都很困难。”

    “但你是极为特殊的寒冰体质,今日,贫道便助你成神!”

    叶武的声音,忽然在万如雪的耳边响起。

    “少主要助我成神?”

    万如雪顿时一愣,愕然望向远方山巅的叶武。

    然而此刻的叶武,正负手而立,身前漂浮着一把烈火沸腾的长剑。

    叶武闭目不语,似乎在酝酿什么。

    “或许是我的幻觉吧,少主正忙着破阵,怎么可能和我说话?”

    万如雪摇摇头也没多想,紧张地望向叶武,静静等待。

    与此同时。

    地下世界中。

    当叶武拿出烈火长剑的瞬间,众祖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那小子灭本座分身的极品法宝是当年任平生灭我黑巫教的青云九剑之一的青寒剑,没想到任平生的青炎剑,居然也在此子的手中!”

    “看来此子在青云门的身份,绝对不会简单!”

    八祖沉声说道。

    “哼,就算此子手握青炎剑,但他区区筑基小修,能奈我等何?”

    九祖冷笑。

    “老九你不要忘了,这小子不惜自爆青寒剑,也要弄死本座是分身。”

    “若是此子自爆这青炎剑……”

    嗡!

    八祖这话一出,不但是九祖,众祖都不禁勃然色变。

    “八哥你多虑了,这小子无论身份多高,他也不肯自爆青炎剑!”

    “毕竟此剑在青云九剑之中,乃是排名前三的神兵!”

    “而且就算此子自爆青炎剑,我黑巫教的护山大阵,莫非是吃素的不成?”

    九祖冷笑。

    “当年任平生攻破我黑巫教的山门,九剑用了五把,此子若是要攻破到此地,至少需要同时自爆六把极品法宝,这……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能有两剑已是极致,绝对不可能手握多巴青云剑!”

    “原来我等是虚惊一场!”

    众祖想通这一点之后,一个二个脸上都再次浮现出笑容。

    青炎剑是厉害,但只要叶武不能六剑汇聚,那也没意义!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众祖笑容凝固。

    地面。

    深坑处。

    当烈火长剑出现之后,也不知道叶武任何动作。

    在这烈火长剑的一旁,陡然出现了一把青色长剑。

    “青罡剑!”

    “这是……青云九剑之中,排名第五的青罡剑!”

    众祖顿时惊呼。

    “也就两剑而已,本座不信他有第三剑!”

    强压心中的惊恐,九祖冷笑。

    声音刚落。

    又一柄紫色长剑,出现在叶武身前的虚空之中。

    全场死寂!

    所有黑巫教老祖的脸色,都变得前所未有的难看。

    “区区三剑罢了,只要不是六剑汇聚,毫无意义!”

    九祖怒吼。

    这话刚落。

    锵!锵!锵!

    伴随着惊天剑鸣,又有三把气势万钧的长剑,同时出现在叶武身前的虚空之中。

    静!

    全场死一般的沉寂。

    呆呆望着熔浆镜子中的六把绝世宝剑,众祖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然而就当众祖都以为,这已经是叶武的极限之时。

    锵!锵!

    伴随着两道催流光,又有两把长剑出现在叶武身旁的虚空之中。

    全场死寂!

    包括大祖在内,所有黑巫教老祖都瑟瑟发抖,发自灵魂的惊恐。

    “大家不要慌,不要慌!”

    “虽然青云九剑都在此子手中,但如今九剑还有八把,有本事他全部自爆一个试试?”

    九祖怒吼。

    一听这话有道理,众祖顿时松了口气。

    “只要此子不敢,我等便可安枕无忧!”

    “说起来,极品法宝除非认主,否则,有这么可能那么轻易自爆?”

    “我不信青云门如今的掌门,敢将青云门镇宗的九把绝世好剑,都让这小子认主,这根本不可能!”

    众祖都不禁大笑。

    却无人看到的是。

    在叶武祭起六把长剑的瞬间,大祖虽身影还在原地。

    然而事实上,透过珍藏两千年的特级替身傀儡,大祖早已经离开了熔浆地底。

    哗!

    一道流光闪过,大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大雪山主峰的百里之外,一处很不起眼的小山峰的山巅,一处极为隐秘的山洞内。

    “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谁,居然手握青云九剑。”

    “不过……无论你是谁,为了稳妥起见,本座还是先苟一波再说。”

    捻了捻白须,大祖也不敢多看主峰,免得引起叶武注意。

    这山洞早在两千年前,大祖就已经准备好。

    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有人忽然攻破主峰,他也好有个逃命的后手。

    其实哪怕到了此刻,大祖在内心之中,也并不觉得叶武会震碎所有的青云九剑。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大祖谨慎低调了两千年,一直默默隐忍,眼看就要成神。

    如此关键时刻,大祖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

    然而!

    就在这刹那间!

    “轰!”

    一道震耳欲聋地轰鸣,从远方滚滚而来。

    伴随着这轰鸣的响起,大祖惊骇的发现,整个山洞都开始龟裂,并开始坍塌。

    “这……怎么回事!”

    大祖脸色大变,慌忙冲出山洞,顿时大惊失色。

    这山洞所在的侧峰,则海拔超过5000米的巍峨高山,竟然冰雪融化,开始飞快地解体。

    不但如此!

    这方圆千里之内,成百上千的山岳,一座座同时崩塌!

    而这还只是震动的余波!

    震动的源头,赫然是——主峰!

    主峰本就有天然成形的上古大阵守护,又有黑巫教的护山大阵加固,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坍塌。

    但此刻!

    除了主峰之外,一切山峰彻底坍塌,方圆千里千疮百孔。

    仿若末世!

    而在那主峰之巅,那少年白衣胜雪,背着一把长剑,正脚踏虚空。

    少年的怀中,还搂着一个害羞的漂亮女人。

    女人一脸桃花,却没拒绝少年,而是小鸟依人。

    但大祖的关注点,自然不是漂亮的万如雪,而是——叶武。

    “这……这怎么可能!”

    “这小子竟然……将青云九剑,全部都给震碎?”

    “那可是……整整九把极品法宝啊啊啊!”

    大祖呼吸急促,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眼中满是震撼。

    要知道,就算是黑巫教鼎盛时期,宗门积累了上万年代极品法宝,也就区区六个而已。

    可叶武倒好,居然将青云门镇宗的九剑,直接给震碎?

    如此,只为摧毁黑巫教的护山大阵?

    这……这也太奢侈了吧?

    哪怕是两千年前,哪怕是化神修士,也没如此土豪吧?

    简直是……败家!

    可叶武不但这样做的,而且脸色平静,就仿佛震碎的只是九个微不足道的兵器,眼神都没任何变化。

    与此同时。

    万如雪被叶武搂在怀中,脚踏虚空,居高临下地俯瞰下方。

    眼见这方圆千里的雪域,竟然一瞬间坍塌,彻底化为虚无。

    万如雪不禁一脸震撼。

    她从未想到,原来修真者的神通,居然可以恐怖到如此地步。

    而当万如雪低头,望着虚空下方的主峰,居然只是轻微震动,并没任何裂缝之时。

    万如雪越发震撼。

    “叶大哥耗费了如此大的代价,难道毫无意义?”

    万如雪顿时疑惑。

    “不用担心。”

    “黑巫教那几个老家伙,他们的护山大阵已经破碎。”

    “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无法承受地火的灼烧,乖乖地从地底爬出来。”

    似乎知道万如雪的心中所想,叶武笑着说道。

    声音刚落。

    却见山巅那触目惊心的地缝之中,九道流光冲天而起。

    九个黑袍加身,干瘦如一具具白骨的老者,同时出现在万如雪的面前。

    此刻,九个黑巫教老祖的脸色,无不阴沉得可怕。

    “没想到两千年前的青云门叶少主,竟然也有长生之道,可以在时隔两千年之后,依旧是少年!”

    眼见大祖沉默不语,还闭着眼,二祖沉声说道。

    二祖自然不知道,眼前的大祖是假的,而是一个傀儡人。

    别说是二祖,就连叶武一时间也没看出端倪。

    毕竟特级替身傀儡,此乃黑巫教历代掌教的传承至宝,除了历代掌教之外,众祖其实都不知道有这东西的存在。

    就连大祖其实也不知道。

    而是他在黑巫教覆灭之时,沉寂偷袭弄死了重伤逃走的黑巫教掌门,杀人夺宝而来!

    此刻,叶武冷冷望着虚空中的九位黑巫教老祖,语气前所未有的冰冷。

    “贫道并无长生之法,贫道只是在山东之中闭关,尝试从炼气期突破到筑基期。”

    “却不承想,贫道三日突破到筑基期,出关之后,这天地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一晃已是两千年。”

    说着说着,叶武一声长叹,“就连我青云门,竟然也早在五百年前,便已经举族飞升仙界,只留贫道一个人在人间。”

    “当时贫道很孤独,很郁闷,很沮丧,以为被师父和众师兄师姐遗忘。”

    说到这里,叶武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

    “但今日,看到尔等这些老鼠,贫道这才明白,贫道并不是被师门遗忘。”

    “贫道这才明白,原来贫道遗留人间的意义,便是了解我青云门和你黑巫教的恩怨。”

    “两千年前,尔等黑巫教残害我青云门弟子,无恶不作。”

    “今日,贫道便代替师门,代替师父,彻底将你黑巫教覆灭!”

    说完之后,叶武望向众祖的目光,已是杀机一片。

    然而面对叶武的沸腾杀机,二祖却没慌乱,反而是纵声大笑。

    “叶少主修为虽不高,却勇武果断,竟然不惜震碎青云九剑,只为中断我等的修炼,将我等引出来。”

    “可若是本座没记错的话,你青云门的极品法宝,也仅仅是区区青云九剑而已。”

    “如今九剑已毁,叶少主你不过区区筑基九层,而我等都是金丹期。”

    “叶少主,难道你真觉得,在没有极品法宝的情况下,你区区一个晚辈,能同时抗衡我等金丹大道?”

    二祖笑声嚣张,望向叶武的目光满是鄙夷和嘲讽。

    声音刚落。

    轰!

    一道磅礴如山的恐怖气势,以二祖为中心,瞬间弥漫方圆百里。

    轰!轰!……轰!

    一道道恐怖气势冲天而起,庞大如天威般的气势,瞬间将叶武笼罩。

    哪怕被叶武保护着,万如雪也不禁额头冒汗,浑身发抖,感觉到了恐怖。

    便是叶武本身,也开始出现了热汗,似乎无法抗衡这恐怖气势。

    然而面对众祖的联手围剿,叶武却丝毫没有慌乱。

    而是不慌不忙地取下腰间的储物袋,直接朝着虚空一扔。

    哗啦!

    刹那间,成百上千的法宝,如暴雨般从天而降。

    “你等说的没错,贫道的手中,的确再无极品法宝。”

    “但我青云门在人间一万八千年,历代先祖留下的法宝,却一直代代相传。”

    “传到贫道手中,这些法宝的数量,不多不少,刚好是——十万八千件!”

    伴随着一件件法宝的浮空而起,叶武冰冷声音弥漫四面八方。

    “什么!”

    “十万……还多了八千件?”

    “这……这这这!”

    望着虚空中越来越多,一瞬间就超过十万件的法宝,众祖勃然色变。

    每一个黑巫教老祖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怖和惊悚。

    “幸亏本座逃得快,否则今日,本座定然死无葬身之地!”

    百里之外的一处不起眼深坑之中,躲在暗中的大祖,他望着天空中遮天盖日的无尽法宝,断瑟瑟发抖发抖。

    一股腥臭的味道,顿时弥漫四周。

    竟然吓得裤子都被染浸!

    然而大祖却不管不顾,反而有种暗自侥幸的感觉。

    事到如今,大祖还不明白,他要成神,这已经没了任何可能。

    今日之后,这一片雪域之主,唯有叶武!

    现如今,大祖只奢望能在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之中,不会被余波弄得伤势太重。

    只要能侥幸捡回一条命,那就足够了。

    至于逃走?

    呵呵呵!

    望着这覆盖整个方圆千里,数量如漫天暴雨的无尽法宝,大祖顿时苦笑。

    不是大祖不想逃走,而是他很清楚,接下来方圆千里之内,都会成为叶武的攻击范围。

    不过大长老更知道,叶武的攻击目标,肯定是主峰的众祖。

    这里是百里之外,只会被余波所波及,想必攻击强度不会太大吧?

    然而!

    就在这一刻!

    却见召唤出十万八千剑的叶武,丝毫没有废话的意思。

    叶武直接一手指天,威严磅礴的声音向车头天地,

    “斩!”

    斩!

    这一刻,叶武没有用任何招式和法诀,只是简单地一个“斩”字。

    然而这一个字,落在黑巫教众祖的耳中,却无异于雷霆天威。

    让众祖脸色一片苍白,无不瑟瑟发抖。

    “诸兄,分开逃!”

    “逃!”

    哗啦!

    众祖怒吼着分开逃走,都祈祷叶武不要追他,而是去追其他人。

    “叶大哥,这些人逃得好快,怎么办?”万如雪勃然色变。

    “无妨。”

    叶武微微一笑,一字淡淡喝出,“爆!”

    什么!

    一听这话,百里外的大祖,顿时瞪大眼睛。

    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大祖看到了这一生之中,最为辉煌灿烂的绚丽一幕。

    一剑、两剑……十万八千剑!

    那青云仙门积累三万年的所有法宝,伴随着叶武一个“爆”字,竟然一瞬间全部碎裂。

    轰隆隆隆!

    一瞬间,方圆千里之内,一道道璀璨剑气纵横,化为一道覆盖两千年的恐怖伞云!

    伞云冉冉上升,方圆万里都能清晰可见!

    而这恐怖的爆裂声音,更是震动整个南疆大地!

    这一刻,整个南疆亿万子民,都是只听到“轰”地一声巨响,然后啥也听不到了。

    所有人都陷入短暂耳聋状态!

    “完了!”

    “少主竟然引爆了所有法宝,湮灭方圆千里一切东西。”

    “如此威力的攻击,就算化神强者,不,就算是仙人下凡,那也必死无疑,任谁也无法幸免!”

    万如雪脸色大变,不过很快平静下来,俏脸上出现了一抹笑容。

    “我万如雪只是一介凡人,却能有幸追随少主,更是能亲眼见证少主斩妖除魔的绝世风采。”

    “今日,就让黑巫教众祖替我陪葬,我也不枉此生!”

    万如雪心如止水,静静等死。

    然而等了半天,万如雪却是一愣,浑身没感觉到任何痛苦。

    万如雪小心翼翼睁开眼,顿时惊呆了。

    此刻。

    方圆千里,化为虚无!

    一个直径千里,深不见底的深渊,出现在虚空下方。

    深渊之内黑烟滚滚,火焰飞溅。

    显然!

    在叶武斩剑覆灭千里一切事务之后,安隐藏在地底深处的死火山,也被叶武给斩了出来。

    所谓的黑巫教护山大阵,所谓的雪域上古大阵。

    在叶武震碎青云门三万年积累的法宝面前,一切都显得微不足道!

    “少主,您这一击仙人都挡不住,我们怎么会没事?”

    万如雪一脸震惊。

    要知道,在叶武这一斩之中,不但黑巫教众祖瞬间气化,彻底元神俱灭。

    就连苟在百里外藏着的大祖,也在那漫天煌煌剑气之中瞬间消失,在热键的一切痕迹彻底被抹杀!

    叶武是不知道大祖藏起来,居然有后手没死。

    但,这重要吗?

    方圆千里,山河俱灭!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在这如天威的恐怖剑气面前,一切所谓的阴谋诡计,都显得极为可笑!

    “本来,贫道刚才的攻击,其实是无差别攻击,就算我师父任平生巅峰之时,恐怕也会瞬间被抹杀。”

    “不过幸运的是,关键时刻,有人救了我们。”

    搂着万如雪的小蛮腰,叶武笑着说道,指了指下方深渊。

    有人救了我们?

    万如雪先是一愣,随后惊呼,“少主,莫非是此山神灵救了我们?”

    “孺子可教。”叶武点点头,随后叹道,“其实从踏入雪域开始,此神灵就一直在呼唤,让我救它。”

    “可当贫道祭出青云九剑,斩裂黑巫教大阵之时,贫道却发现,这神灵被折磨了两千年,早已经生命到了最后关头,根本无法救它。”

    “所以……贫道和它做了一个交易。”

    一个交易?

    万如雪顿时一愣。

    “贫道帮它报仇雪耻,助它轮回超脱,作为回报,它将神格献出。”

    叶武笑道。

    “少主的意思是说,您可以借此……成神?”万如雪眼睛一亮,顿时激动起来。

    “不是贫道成神,是你——成神!”叶武笑道。

    “我?”万如雪惊呆了。

    她这才想起,早在大战爆发之前,叶武就说过会帮她成神。

    当时万如雪以为是听错了,可如今万如雪才知道。

    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少主,我这是一个凡人小女子,平平无奇,我怎么可以成神?”

    万如雪慌忙拒绝。

    “如雪你不用拒绝,你是寒冰体质,万年罕见,天生就适合融合神格。”

    “而且你温柔善良,一身正气,面对成神诱惑却不为所动,反而甘心让出。”

    “似你这样的好姑娘,你若是能成神,便可成为这雪域之主,替贫道守护这亿万苍生。”

    “如此,贫道离开此界,也可以安全离去,无牵无挂。”

    叶武笑道。

    “少主……您要走?莫非您化神巅峰了?”

    万如雪顿时大惊失色。

    “并不是!”

    叶武摇摇头,笑道,“贫道依旧是筑基九层,不过历经今日之战,要不了多久,贫道就能踏入金丹。”

    “此战对贫道意义重大,从此以后,贫道修炼到化神,甚至成仙,这都毫无瓶颈可言。”

    “不过此世界天地灵气衰竭,无法提供贫道成仙的资源,贫道在此世界结丹,那便是极限。”

    “不过就在刚才,贫道已经明白,原来……我的师父,我的大师姐和二师兄,原来我的师门,他们从未抛弃过贫道。”

    叶武笑着说完之后,猛然一掌拍下。

    轰!

    万如雪瞬间跌落深坑,被无尽熔浆覆盖。

    虽然害怕,但出于对叶武的信任,万如雪并没有反抗。

    一股玄妙温暖的力量,瞬间游走万如雪全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万如雪睁开眼的瞬间,她心中一动,整个人腾空而起。

    举手投足之间,竟似有无尽力量!

    这一刻,万如雪清晰感觉到,她只要愿意,一个念头就能覆灭整个南疆!

    “多谢少主再造之恩,从今日起,我万如雪誓死守护雪域苍生!”

    “此世界无论谁作恶,我定斩之!”

    说完,万如雪一声长啸,方圆千里那被叶武震碎的无数山峰,竟然一座座拔地而起,再次出现。

    只是片刻工夫,方圆千里飞雪弥漫,再次恢复群山连绵的盛景。

    若非那虚空之中,那覆盖方圆万里的恐怖黑云。

    否则,让谁也不会相信,就在刚才,这方圆千里的所有一切山峰,都曾被人给一剑斩得化为虚无!

    “如雪,好好替我守护此界。”

    “你的体质特殊,只要好好参悟冰雪,你就可以继续进阶修炼,而不需要被天地灵气稀薄所困扰。”

    “如雪,若是有朝一日,你能窥破化神之秘,飞升仙界之日,我定会下界接引你,保重!”

    叶武满意地点点头,忽然对着天空一声长啸。

    哗!

    声音刚落,一道璀璨流光从天而落,瞬间将叶武笼罩。

    与此同时。

    天空之中,一道巍峨壮观的金色大门,缓缓出现。

    “天门!”

    “这……这是开天门!”

    “这……这怎么可能!”

    “此世界乃是末法时代,竟然有修士一朝顿悟,白日开启天门成仙?”

    这巍峨壮观的一幕,这一刻,整个世界各地都能看到,也震惊了整个龙虎山,道宫老天师顿时一脸骇然。

    而对于各界的反应,叶武丝毫不在意,懒得理睬。

    在这末法时代,有万如雪这个堪比化神巅峰的无敌强者存在,叶武丝毫不用担心这一方世界会乱。

    青云门不但不会消失,反而会在万如雪的手中,绽放出前所未有的辉煌!

    至于叶武在此世界未尽的遗憾,叶武都托付给了万如雪。

    以万如雪的善良和能力,叶武对她非常放心。

    至于此刻。

    “师父,原来您给我留下整个青云门三万年的所有积累,您就是算准有朝一日,我一定会震碎这些法宝,从而斩妖除魔。”

    “而唯有我心怀正气,不喜将泼天财富舍弃,弟子才有资格领悟您飞升前留下的深意。”

    “原来,唯有舍弃一切,为正气而不惜一死,才有资格打开天门,从而无视一切修为,直接白日飞升!”

    感受着自己整个人浮空而起,朝着天门一路飞起,感受着自己修为不断飙升,迅速踏入化神巅峰。

    叶武却并没有因为修为提升而兴奋,而是感慨说道,

    “师父,其实弟子并不在乎这些,弟子只想和您团聚啊。”

    “师父,大师姐,二师兄,你们在仙界……还好吗?”

    “� �日,我便飞升去仙界,和你们——重聚!”

    ……全剧终……

    相关推荐:豪门女配道系日常病弱阴沉大反派被我亲懵了退婚后她嫁给了病弱帝王农门福女:病弱夫君靠我养病弱皇子嫁我后越来越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