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古代 > 死而复生,侯门嫡女暴打反派! > 第六十章 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 第六十章 你敢不敢和我打赌!

    作品:《死而复生,侯门嫡女暴打反派!

    苏尽欢未开口,只是抬手按在她的脉搏上。

    那老妇人生怕将病症传染给苏尽欢,捂着嘴小心翼翼地咳嗽。

    “不必如此小心,我不会被传染。”

    凝视着她淡漠的眸子,老妇人的心底莫名地安心了许多。

    “姑娘,你比太医院的御医强,他们态度不好,还要我们求着他们医治。”

    苏尽欢扫了眼忙碌的太医院众人,嗤笑一声。

    他们那副德行,早有预料。

    “坐下。”

    苏尽欢拉了把小凳子,老妇人有些害怕,犹豫再三还是坐下。

    苏尽欢拿出银针来,在她的胳膊上逐一布下,然后从怀里拿出几瓶药来。

    “现在感觉如何?”

    “好像...没那么难受了。”老妇人感觉呼吸顺畅了不少。

    “把这个吃了。”

    苏尽欢从小瓶子里倒出一颗药来,递给老妇人。

    老妇人伸手接过,刚要吃下去,被人一巴掌给打掉了,药丸掉在了地上,滚了一层泥。

    “她给的东西你也敢吃?不怕当场死在这?”

    叶夙怒斥道:“苏尽欢能有什么能耐,你还真信她!”

    那老妇人想弯腰捡起来,被叶夙一脚踩烂了。

    “别吃!太医院的药不够你们吃的?”

    叶夙瞥了一眼苏尽欢,冷冷道:“别在这里招摇撞骗,出了事还得太医院给你兜底!”

    苏尽欢脸色一沉:“叶夙,你要干什么!”

    “当然阻止你祸害别人,我们是大夫,是要救人的!”叶夙说的义正言辞,看向苏尽欢的眼神里充满鄙夷和挑衅。

    什么大夫……道貌岸然。

    “不管他!我们继续!”

    苏尽欢收回目光,垂下眸子,继续给老妇人倒药。

    谁知,叶夙竟然直接伸手拔掉了老妇人手臂上的银针。

    “叶夙!”

    苏尽欢想阻止已经晚了。

    银针刚拔出来,那老妇人便猛地吐出一口血,倒地不起。

    叶夙一惊,猛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尽欢赶紧蹲下来查看老妇人的身体。

    叶夙趁机大喊大叫:“苏尽欢害死人了!你们快来看!”

    霎那间,刚刚一直犹豫不前的百姓们一齐聚拢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老妇人对着苏尽欢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表情里都是愤怒。

    “苏尽欢,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你根本不配当大夫!也治不好这些病人,我劝你还是回你的大牢待着去,省的给我们添麻烦!”

    叶夙趾高气扬道。

    “就是,明明自己没有能力,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

    “还是太医院靠谱,这个小姑娘没本事还这么自信。”

    “离她远点,可别被她害死了。”

    ......

    苏尽欢的注意力都在这老妇人的身上,将周围的议论声音自动忽略。

    老妇人气息微弱,但还有救。

    “苏尽欢!”

    叶夙一把将她给拉起来,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苏尽欢一巴掌打了出去。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叶夙蒙了,捂着脸瞪着她:“你敢打我!苏尽欢,你疯了!”

    “你再多说一句,信不信你撕烂你的嘴!”

    苏尽欢狠厉的眼神惊得叶夙冒了一身的冷汗。

    他踉跄地后退几步,目瞪口呆。

    苏尽欢继续给老妇人查看身体,银针落在她的身上,老妇人的情况有了起色。

    “怎么回事!”

    这时,温重走了过来,他双手背后,神色肃穆,停在叶夙的身侧。

    叶夙张口道:“师傅,苏尽欢害死人了,她还不承认!我让她住手,她一意孤行,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她给赶出去!”

    此话一出,周围的百姓都跟着附和。

    “滚出去,这里不适合你。”

    “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还敢和太医院争锋,简直不自量力。”

    “温太医,直接把她赶出去吧,她这种人根本不配待在这里。”

    ......

    苏尽欢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妇人的心跳,仔细检查后,终于确定她没什么事了,才安心下来,然后往她嘴里塞了药。

    温重盯着她,冷冷地开口:“苏尽欢,我给你留点面子,你自己走,我们不动手。”

    “温太医!”苏尽欢缓缓站起身,眸光冰冷地看着温重和叶夙:“她已经没事了,一会儿就能醒。”

    “而且,我已经有了能针对这次瘟疫的药,她没什么事,只要安心休养,便能痊愈。”

    话音刚落,叶夙便发出一阵爆笑。

    “苏尽欢,你说大话的样子还真是一丝不苟,说的我都信了呢!还针对瘟疫的药...瘟疫爆发的这几天,你都在大牢里,怎么可能能做得出药来,你少在这妖言惑众。”

    叶夙不屑地嗤笑,眼里都是嘲讽。

    “苏尽欢,念你心性不坏,只是误入歧途,我原谅你这一次,赶紧走吧!”温重淡淡道。

    “原谅我?我有什么需要你原谅,温重,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你敢不尊重我师父!”叶夙目光一变。

    苏尽欢冷眼扫过去:“怎么,你还想吃巴掌吗?”

    叶夙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苏尽欢,你别太猖狂了!这里可不是九王府能让你肆意妄为!”温重冷声道。

    “温太医,迄今为止,你可治愈了任何一位病人?”苏尽欢抱臂,目光平静地问。

    温重顿了顿:“这和你没关系。”

    “没有就是没有,温太医还找什么理由呢?”苏尽欢冷笑:“温太医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打赌?”

    “就赌眼前这个病人我能不能医好。”

    苏尽欢自信一笑。

    温重皱眉,正欲开口,叶夙抢先一步道:“这老妇人已经油尽灯枯,治不好的。”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温重冷声:“把她赶出去,我可没有闲工夫陪她在这胡闹。”

    言罢,温重转过身,不打算继续浪费口舌。

    叶夙上前,一把握住了苏尽欢的手腕,恶狠狠道:“你是自己走,还是我赶你走。”

    “温重,你是不敢和我打赌吗?”苏尽欢看着温重的背影道。

    温重握紧了手指。

    他根本不敢。

    叶夙推搡着苏尽欢:“赶紧滚!”

    “拿开你的脏手!”

    一道森严的声音猛地传来,叶夙吓得浑身一哆嗦。

    相关推荐:在寂与寞的川流上全能店主不靠谱的店主带着超级咸鱼系统纵横异界十样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