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蛊虫

作品:《假千金吸我气运,重生后我嘎了她

医生看到显示器显示出来的东西大惊失色。

“这是虫子吗?病人的头颅出现一只虫子,这太惊奇了!”就算是作为医生,看到这样的病症,还是惊叫出声,实在太罕见了。

顾浅皱眉:“这是不是蛊虫?”

沈承睿点点头,虽然他也没有见过蛊虫,但看着感觉有些像是传说中的蛊虫。

“医生,能将这个视频给我一份吗?”

“可以。”医生点头。

顾浅连忙将视频传给了山客道人。

没有多久,山客道人就发来消息,证实江启铭头颅里面的就是蛊虫。

“你们让医生千万不能手术,一动这个蛊虫病人马上死。我通知白蓟过去。”

山客道长明白事情严重性,蛊虫虽然也是属于玄师行列,但神出鬼没。

虫师很少会在工业化城市中走动,他们常年在深山老林植被覆盖广茂毒气瘴气多之地出没,而且虫师一般身体虚弱,虫师想要和蛊虫有亲和力,需要时不时的喂养母虫虫师的血液。

所以世俗小说电视剧中那些虫师动不动就养出数十种上百种的蛊虫那都是瞎扯淡。

定期放血都能放死他。

一个虫师,就算身上血厚,最多也养不超过三只的母蛊,就算是这样,现实中的虫师都是常年贫血。

所以要说像是电视剧中看谁不顺眼,就给人下蛊,这种事都是扯淡。

母蛊生下小蛊虫,小蛊虫虽然不用吸食蛊师的精血,但母蛊繁育后代也是要补充精血的,所以说每一只小蛊虫都是蛊师精血的化身都不为过。

这样情况之下,蛊师哪里会乱给人下蛊?

江启铭哪里接触到蛊师的呢?山客道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将自己的疑惑,和蛊师的特征都告诉给了顾浅,反正这个徒弟鬼点子多,思绪活络。

“师父,有没有可能是古太刑他们给江启铭下的蛊?为的就是不想要江启铭供出他们来?”

被顾浅这么一说,山客道人还觉得真像是这么回事。

“师父,你在那边先不要审问他们了,小心一些。”

顾浅想到那些小虫子就感觉全身鸡皮疙瘩起来,万一这人利用控制蛊虫,对师父下蛊,那可真是防不胜防。

“你师父不会这么容易着道的,你放心,而且这两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蛊师,别忘了蛊师要给母虫喂养精血,常年贫血,就看这两人身上的血色也不像是贫血呀!哈哈哈!”

山客道人对顾浅的话不以为意,他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几分的,不然怎么会收到顾浅这么好的徒弟呢?

“师父你别忘记了,现在多的是手段治疗贫血,像是服用补血的药剂,又或是直接去医院输血,不就解决了母虫吸精血的这一困难吗?所以师父,和古太刑和昇岐道长接触的时候要万般的小心。

“我让人去查查这个古太刑的背景。”沈承睿一边说一边已经手机通知了手下去查。

沈承睿所谓的差肯定不是表面的消息。

这边,白蓟很快也过来查看江启铭的病情,看到江启铭体内的蛊虫,他脸色变得很严肃。

“类似的病例我遇上过。”白蓟的话,让顾浅和沈承睿侧目。

“你什么时候看到过的?又是在哪里看到过的?那人还活着吗?”

“我刚刚回国接手公司不久吧,一个年轻女人来求助,说是她身上有虫子,问我能不能将虫子取出来。医院所有的人全都看神经病一样看着那女人,只有我坚持给这个女人做检查。”

“在她身上检查出虫子了?”顾浅好奇。

“我给她做了全身扫描,在心脏部位找到她说的虫子。

那只虫子像是指甲盖大小,也不知道是如何进入人心脏的,我看到的时候都感觉不可思议。

最后我们尝试用麻醉效果,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虫子取出来。”

“成功了吗?”顾浅迫切的想要知道那人最后的结果。”

“失败了,我们将人麻药了之后,正准备开刀取虫子,镊子刚刚碰触到虫子的身子,那虫子就往心脏里钻,我们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患者死了吗?”顾浅问道,似乎已经想见的结局。

白蓟叹息一声:“虫子迅速的啃食了患者心脏,从患者鼻子里面飞出来,动作之快,让我们根本反应不及。”

“虫子呢?”顾浅又问。“你们有留意过虫子最后是跑去哪里了?还有没有伤人?”

白蓟想想都有些后怕:“虫子没有在我们医院另外找宿主,而是飞走了。我后来查阅了相关典籍,觉得这虫子和传说中的蛊很像。”

说起那件事,白蓟还是很唏嘘。从此之后的每一台手术他都是小心再小心。

因为他总觉得那场手术失败,和主刀医生的鲁莽有着很大的关系。

如果事先就查到这是一只蛊虫,他就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用一场手术来证明自己。

最后还害死一条人命。

顾浅看出白蓟的不开心,拉住了他的手:“白蓟,这并不是你的过错,而是下蛊之人的错,咱们是人不是神,就算是玄师都解不开这个蛊,何况你那时候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呢?”

“我知道,可是身为医者,当生命在我手中逝去,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体验。”

“那是因为你对生命还有敬畏。”

这个世界有越来越多的黑医,那些人身为医生,却做着不良勾当,收割人性命眼睛都不眨一下,那些人将手术台上的人当作羊羔猪仔,收割人器官,那些人为了钱不择手段。

但那些人也有一个统一的称谓,叫做医生。

这简直就是玷污医生身上的白大褂。

当洁白染上了鲜血,沾满了污垢,那这些人就再也不是洁白的天使,而是黑恶暗黑的爪牙。

“对他身上的蛊虫,你有什么好建议吗?”顾浅问道。

“暂时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最好是能找到母虫的位置,这样就能顺藤摸瓜,抓到背后蛊师!”

白蓟的话得到了顾浅和沈承睿的认可。

不一会儿,主治医师出去,叫来了江恒,将江启铭的情况和江恒做了说明。

在得知江启铭的脑袋里面有一只虫子时候,江恒整个人久久无法平静。

相关推荐:盛世宠婚:宸少陷太深锦凰洞房夜,摸到了老婆的狐狸耳朵克苏鲁疯狂人克苏鲁调查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