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次元 > 百年人鬼情 > 第五百九十四章神情诡异,法剑掉落
  • 第五百九十四章神情诡异,法剑掉落

    作品:《百年人鬼情

    市警局大楼内,走廊的里面,站着三个人,正是毛小君,与慧觉大师,还有老喇嘛,等候华队长,与其他两人。走廊的里面,长椅的上面,坐着的玉奉,整个的身体,已慢慢恢复,身体的虚弱,疲乏的感觉,多少还有点。

    毛小君几人,接近凌晨时,才慢慢走下,那座武灵山,等到村口时,又等一会车,才坐车回来,带昏迷玉奉,看过医生后,等待着玉奉,慢慢的苏醒,这才放下心。

    忙给陈玄冥,还有秦广君,打一个电话,告知两人后,玉奉已苏醒,与两人约定,还有华队长,市警局见面。长椅的上面,坐着的玉奉,看着走廊里,站的毛小君,问毛小君说:“玄冥,广君,还有华队长,那边的事情,是什么事情?我昏迷时候,又发生什么?你们三个人,脸上的神情,十分不对劲”。

    走廊的里面,站着的慧觉,还有老喇嘛,一听到玉奉,所问的话后,并没有回答,一旁毛小君,走到长椅边,坐玉奉身边,回答玉奉说:“玉奉,冯七已死亡,只剩下燕儿,孤苦一个人,你昏迷时候,刚好华队长,打过来电话,地宫的里面,信号很不好,为不耽误事情,广君和玄冥,就提前回来,大概的事情,就是这样子”。

    椅子的上面,坐着的玉奉,听后毛小君,所说的事情,震惊的同时,更是感觉到,事情的发生,离奇的巧合,冯七的死亡,详细的经过,只有华队长,与其他两人,全都回来后,才知道详情。

    坐着的玉奉,还有毛小君,与走廊里面,站的老喇嘛,与慧觉大师,等候的时候,升降的电梯,紧关着的门,慢慢的打开,从电梯里面,先走出两人,一名女警员,身穿着警服,一手搀扶着,一个的女子,走出电梯门。

    玉奉忙转头,看电梯那边,走过来两人,女警员身边,搀扶着女子,也正是燕

    儿,对自已身边,坐着毛小君说:“毛道长,你看是“燕儿”快扶我起来,她脸上神情,有些不对劲,昨晚的事情,一定很严重”。

    毛小君的手,搀扶起玉奉,从椅子上面,站起的玉奉,一步步走到,女警的面前,忙问女警员说;“你们华队长,还没回来吗?你身边女子,我们也认识,可不可以?和她说句话,是不会耽误,你们去办案,一些的时间,只闲谈几句”。

    搀扶着燕儿,站着的女警,边看着面前,接近中老年,还有些清秀,眼前的玉奉,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好奇,问站着玉奉说:“你是姓“玉”吗?站你身边的,这一位道长,一定是姓“毛”是不是?和《僵尸道长》里面,林正英演的,那道长角色,是同一个姓,我们华队长,一会就回来”。

    听到女警员,好奇的问话,站着的玉奉,看自已身边,搀扶着自已,这个毛小君,忙问毛小君说:“毛道长,这个的名声,是经久不衰,永远的经典,也请这一位,新的毛道长,给这位女警,好好解释下,是不是?与影视之中,演绎的道长,又有何区别?

    搀扶着玉奉,站着毛小君,看自已面前,问自已的话,这一位女警,眼神的里面,充满着好奇,似乎?有太多问题,想要问自已,看得毛小君,有点小紧张,镇定心神后,回答女警说:“这位女警员,之前玉老弟,所说一番话,已经回答你,经典的角色,无法被超越,演绎与现实,是没有分别,又何来新旧?

    “现实中道士,与佛家相同,早晚的诵经,去超度无形,一些的亡魂,与影视里面,经典的道长,所做的事情,也都是“救度苍生”我说的对吗?”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站着女警员,听后毛小君,回答的话后,仔细的想想,真的是这样,慢慢点点头,表示已接受,毛小君回答,十分的客气,对面前毛小君,还有玉奉说:“对,我们

    华队长,先叫我回来,燕儿的经历,我也是同情,她现在情绪,有些不稳定,也还请两位,与她谈话时,多加注意点”。

    毛小君听后,连忙的点头,边着望自已,搀扶着身边,站着的玉奉,示意他去问,面前的燕儿,一些的问题,玉奉边看着,面前的燕儿,用试探语气问:“燕儿,还记得我吗?我们回来了,你经历的事,而他(冯七)的事情,会给你查明,和我们聊聊,谈谈心如何?”

    女警员身边,搀扶着燕儿,从走出电梯,到站在走廊,始终低着头,长长的头发,遮挡着面部,精神很恍惚,一听到玉奉,问自已的话,慢慢抬起头,一双的眼睛,看玉奉眼神,完全不一样,冰冷的回答说:“你们回来了,它(狐妖)一定会回来,没人你帮我,你们六个人,会被它(狐妖)杀死,等着报复吧”。

    玉奉一听到,燕儿的回答,一看到燕儿,此时的表情,一双的眼睛,紧盯着自已,感觉到恐惧,是后背发寒,靠在长椅上,被混元道袍,包裹着“赤焰剑”慢慢的颤抖。

    靠在长椅上,正在颤抖着,那把赤焰剑,就连站着玉奉,和慧觉大师,还有毛小君,包括老喇嘛,都没注意到,法剑的颤抖。正看着面前,站着的燕儿,玉奉的表情,已无话可说,看着女警员,搀扶着燕儿,从自已身边,走过的时候,燕儿转过头,嘴角的位置,诡异的一笑,看向身后面,站着的玉奉。

    玉奉感觉到,自已的心口,一阵的疼痛,伸出一只手,边捂住胸口,对自已身边,站着毛小君,强忍着疼痛,看到长椅边,地上赤焰剑,十分的好奇,问毛小君说:“扶我休息下,奇怪?那把赤焰剑,怎么掉地上?之前的时候,靠在长椅边,燕儿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以前的燕儿,不是这样子,好好的法剑,怎么会落地?

    相关推荐: 随身带着两斤戏本王要退役人鱼嫁到:男神束手就擒网游之这游戏有毒一曲琵琶舞千年重生之我要嫁英雄不冷血的影民国之忠犬撩人崛起洪荒至尊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