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三国之卦帝刘封 > 第98章 这也叫练兵
  • 第98章 这也叫练兵

    作品:《三国之卦帝刘封

    没等刘封去找,第二天,孙尚香、徐舞蝶、甘宁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刘封,你究竟是何用意,竟然叫我们跟你去平定沃沮人”?

    孙尚香满脸怒气,一见面儿就劈头盖脸地来了一句。

    “哎哟,郡主来了,可真是稀客啊。我还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到我这里来呢”。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快回答我的问题”。

    “好,我就告诉你实话,我要救你们一命”。

    “就你?什么时候我们江东人要你救命了?我才不去呢”。

    “好啊,你去跟公孙康说去”。

    这一下,孙尚香立刻没声了。

    “太白,据我所知,沃沮人很不好对对,以前曾经派过三万人征剿,都是空手而归,这次才三千人,哪里能平定沃沮人呢?况且你还不到三千人呢”。

    甘宁虽然说得客气,但也直指刘封鲁莽。

    “兴霸,兵不在多而在精,打仗不全在于人数多少,而在于是否对症下药,能否有克敌制胜之法”。

    徐舞蝶上前,也是满脸的不忿。

    “刘封,你有什么克敌制胜之法么?便是你有了三千人,又怎能平定沃沮人?”

    “徐夫人,届时如何打仗,我作为主帅,自有定夺,还轮不到你们来参议”。

    “你……,你不要拿主帅来吓唬人”。

    “你以为是在吓唬你们么?待我明日点兵的时候,你们便知道了。孙尚香,徐舞蝶,我们以前是熟人,这回才跟公孙康把你们要来,归到我的麾下。目的就是为了救你们一命”。

    “即使你们不在我这里,就不用到别处去打仗了么?实话告诉你们,只有跟着我,你们才可能活下去,你们的手下才能少折损一些,若是到了别处,你们死的更快”。

    “哼,我才不相信呢,咱们走着瞧,嫂嫂,咱们走”。

    孙尚香说完,就跟徐舞蝶离去。

    甘宁正犹豫走还是不走,刘封叫住了他。

    “兴霸留步,你我再聊聊”。

    于是刘封就把自己从公孙康那里抢来这件差事的经过,说了一遍。全都实话实说,没有一点儿隐瞒。还特意强调这是为了保护孙尚香和徐舞蝶。

    甘宁沉思了一会儿,突然起身,单膝跪下。

    “太白用心良苦,宁几乎错怪了太白,还望太白原谅宁的愚钝”。

    刘封急忙过去,扶起甘宁。

    “兴霸快快请起,如此折煞小弟了。郡主和徐夫人如今正在气头上,即使跟她们说,一时之间也不会相信,好在兴霸不糊涂,知道我的用心,这就足够了”。

    “兴霸此次跟公孙康出征,还要多加小心”。

    “唉,没想到公孙康用心竟然如此狠毒。宁受主公重托,保护郡主和徐夫人,此次分开,便无能为力,郡主和徐夫人的生死安危,就交给太白”。

    “若是太白能够护得郡主和徐夫人周全,让她们返回江东,宁愿肝脑涂地,誓死报答太白之恩”。

    “兴霸严重了。我既为主帅,自然要护得她们周全。明日我便要开始练兵,我的练兵之法,跟别人颇有不同,连郡主也要一视同仁。”

    “练兵的目的,自然是要强兵,若是对郡主有什么不敬,也是为她好。在此先跟兴霸说好了,届时兴霸知道,还请不要误会”。

    “究竟有何不同”?

    诸侯的军队,归属虽然不同,但练兵的方法却大同小异。甘宁想象不出来,刘封的练兵会有什么不同。

    “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兴霸到时候去看看便知”。

    “也好,届时我便去看看。太白如今虽然不跟我江东在一起,但宁相信太白的为人。郡主和徐夫人,就全靠太白了”。

    “此外,苏飞在江东一直不得志,对此我也无能为力,此次就把他留给太白。将来他何去何从,全凭他自己决断。若是他能跟太白相处融洽,还望太白手收留”。

    “宁始终相信,太白绝非久居人下之人,能给他一个前程,我也算对他有个交代”。

    “兴霸谬矣,苏飞本就不是庸才,只是未得施展才华。兴霸好意,封岂敢不从,就叫他过来,将来必不负他”。

    甘宁走后,刘封立刻叫来了陈大狗和陈二狗兄弟。

    “走,你们俩跟我来”。

    两兄弟见刘封神色严肃,虽然不明所以,还是跟着乖乖去了。

    田庄原来的织作作坊,是一个单独的院落。

    院子的积雪已经融化,露出了平坦的地面。

    在院子中央,刘封站定。

    “从此刻起,我就要对你们进行训练。这便是我的新式练兵法。我教给你们的一举一动,务必牢记在心”。

    “你们两个是我第一个训练的,以后你们就要按照我训练你们的样子,来训练别人。到时我会任命你们两人为教官,你们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主公请放宽心,你叫我们怎么做,我们便怎么做。便是刀山火海,也绝不退缩”。

    “倒也没那么严重,只是枯燥单调一些而已,好了,此刻就叫你们第一个动作,立正”。

    刘封站好,做了个立正的姿势。

    “你们听好了,我就教你们动作要领。口令就叫做立正”。

    “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中指贴于裤缝;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

    这叫什么练兵?不就是站着吗?站着谁不会,这还用练?

    大狗、二狗虽然心里直嘀咕,但两人早就养成了对主公服从的习惯,又见刘封表情严肃,一丝不苟地做动作,还不时地纠正自己,也不敢怠慢,只好乖乖地听话。

    这一练,光是立正这一个动作,就练了两盏茶的工夫。

    第二个动作是稍息,跟立正合起来练,又是两盏茶工夫。

    “我还有事,你们俩别的什么事情都不要做,就练这两个动作。这些动作要领,我已经写了下来,你们练一会儿,就看看我写的东西,把他们背下来,今后就要你们再教给别人”。

    刘封走了,兄弟俩看看纸上的文字,尽是些立正,稍息,向右看齐,看齐,齐步走,跑步走……。

    两兄弟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大哥,主公这就叫练兵?走道谁不会啊,这还用练”?

    “老二,主公做事总是神秘莫测,他叫怎么练,就好好练,来,再练一会儿,累了就背这些东西”。

    “到底是大哥看得开”。

    我看得开?我看开个×,练这些东西,打仗有用么?

    陈大狗腹诽着,大喊一声。

    “立正”!

    把二狗吓了一跳。

    相关推荐: 魔法新历5001网游之诛神屠魔魔剑神帝大道天归逍遥三世都市至尊系统重生东游记明朝败家子上帝指使自传总裁爹地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