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藩镇 > 第六章 硬 探(一)
  • 第六章 硬 探(一)

    作品:《藩镇

    第二日正午,巫闾城,桃花酒肆

    一样的青砖灰瓦,细木桌椅,青铜吊烛,酒肆却比别处大得多,大堂足足可围坐三四百人,还不论二十四个雅舍。

    大厅每张圆桌上都摆着一大盆红烧狍子肉,狍肉纯瘦,无肥膘,用猪肉野菌混在一起红烧,热腾腾冒着丝丝白色的蒸汽,汤汁红亮,香味扑鼻。

    大堂中央的圆台,站着巫闾城的铁弓骑的两位校尉,岳鼎、成典。

    成校尉手端酒盅:“狍子,其肉细嫩鲜美,肝、肾等均可食,温暖脾胃、强心润肺、利湿、壮阳。毛皮可做垫褥,防潮。夏皮少绒毛,可制春夏皮衣,冬皮绒毛多,适于制成御寒的冬衣。”

    斥候和越骑都无人动筷,安静极了,成校尉的声音不高,每个军士都听得清清楚楚。

    “就是这只傻狍子,乱我军心军纪,使斥候失去警戒,乱了队形。二十九位兄弟牺牲了年轻的生命,安葬在万字山上的忠烈祠。大家干了这杯酒,祭奠他们。”成校尉讲完后,将杯中酒一干而尽。

    史猴儿满心痛悔,要不是自己下令射杀狍子,大嘴兄弟此刻就坐在身边,开心地嚼着狍肉,眼睛跟水洗了一般,喃喃道:大嘴,我敬你。

    “这次遇袭的一队斥候,几位逐北军越骑骤遇伏击,虽败不乱,以少胜多,射杀胡虏三十六,缴获战马十五匹,横刀骑弓甲胄二十五付。他们是军中斥候的后起之秀。”

    “李甲三、周大、赵小三、秦七。”岳校尉叫出几人的姓名。

    斥候越骑一片欢腾,只有李甲三那一桌安静。

    “现擢升李甲三、周大为斥候队正,赵小三秦七为斥候火长。斥候旅不拘新卒老军,唯功是举。”成校尉大声宣布任命。

    欢呼声中,李甲三带着几人悄悄离开了酒肆,他可是喜爱美食,喜爱细嫩鲜美的狍肉。

    从正午到黄昏,李甲三在营房静坐,不饮不食,宛如一尊石雕般沉默。

    中午那场庆功宴,两位校尉用以少胜多的战果激励士气,在李甲三心中,却是一场彻彻底底的挫败,死去的十六越骑兄弟都具统兵之才,却在首战中伏,丢了性命。李甲三痛悔自己。

    二十九个袍泽的生命,换来三十六名契丹游骑,还是在被伏击的情况下,如果可以重来一次,这样的战功李甲三宁愿不要。

    李甲三坐在床边,埋着头,没人明白他和阵亡的兄弟之间的情感。

    一块儿并肩杀敌,跟着血刺营火烧山奚营地;在山海大营一同流汗,听定远将军李贤齐传授兵法,兄弟们一块聚餐,抢菜,欢笑……

    掌灯时分,营房内烛火轻摇。岳鼎,成典为首,带着一群斥候进来。

    岳鼎走到李甲三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每一个亲如手足的兄弟阵亡,我们心里都会难过一阵子,见惯了生离死别,心如铁石般坚硬,多杀几个契丹胡虏,是对兄弟最好的怀念。”

    成典赞道:“甲三兄弟威震敌胆,铁弓骑斥候佩服,兄弟们都说,逐北军中有了甲三这样后起的豪杰,契丹胡虏终日惶惶,难逃覆灭的命运。”

    史猴儿点头赞同:“周兄弟的箭术也高,契丹百夫长逃了一百多步,被他一箭贯穿后脑。”

    高大胆擂了赵小三一拳:“好小子,你和秦七也是好汉,首战面对敌骑,毫无惧色。高大哥真心佩服”

    进来的斥候你一言,我一语,夸奖逐北军越骑。

    赵小三笑着抱拳:“那里,那里,敌袭时,小弟正发懵。多亏高队正那一声大喝。”

    秦七把着史猴儿的左肩,露出疑惑的表情:“史火长斩杀落马的契丹游骑,干净利落,那叫一个勇武彪悍,似乎没有受一点儿伤?”

    战场上共同经历生死,斥候与越骑的心靠得很近,积怨慢慢地消融、冰释。

    良久,李甲三慢慢站了起来,沉声问道:“可否有人跟我泅渡绕阳河,硬探敌营?”

    第三日下午,巫闾城指挥使衙门,左偏厅。

    “两百铁弓骑斥候扮成契丹游骑,月夜出击,硬探敌营。” 陈翊麾大吃一惊,旋即板起脸来。

    “岳校尉,你也算虎扑营的老边军,难道不知秋高马肥时节,契丹游骑连天蔽地而来,秋掠边地,渡河硬探敌营,只怕是有去无回。”

    “李定远下达的任务怎么也要完成,罢罢罢,莫若就此回了军令。”成典伸了个懒腰,如释重负,头也不回出了偏厅,岳鼎摇摇头,站起身跟着往外走。

    两人不告而退,陈翊麾顿脚道:“回来,都回来,想个完全之策岂不更好?”

    三人商议半天,陈翊麾忽地醒悟过来:“两个臭小子,原来早有谋算,已派人至燕郡,请定远将军李贤齐调兵相助,消遣你陈叔半天,莫非皮痒了不成。来人,将两个泼才拉下去鞭笞二十。”

    两人抱头鼠窜,急急逃出偏厅。

    陈翊麾眼望两人的背影,有些狐疑:“两个臭小子,旬日不见,刮目相看,谋略倒是长进了不少?”

    玉盘似的明月在云朵里穿行,忽隐忽现,两百契丹游骑装束的铁弓骑马裹蹄,人衔枚,静悄悄出了巫闾城南门。

    铁弓骑向南疾驰了三十里,转折向北,往绕阳河河畔而去。

    天刚拂晓,星月未退,巫闾城整军出城,先是六百越骑出了东门,接着是逐北军步卒一千,军屯营士卒一千,出城十里后,越骑排成雁翎阵缓缓向东搜索,步卒则转向东北,悄悄进入了丘陵山地。

    夏末秋初的清晨,眼前的山地,山脚下是些胡杨白桦,山顶上苍松翠柏依稀可见,若隐若现的有几只黄羊惊逃,山鸡飞鸣。

    “大伙儿小心些,每处丘陵不得放过一个活物,先围起来,一草一木地搜个仔细。”逐北左营指挥使狄虎头给几个手下悄声下令。

    “狄校尉,不放过活物,兄弟们可以打猎吗?”一个校尉小声问。

    “李定远有令,即使狩猎,也是山地战,警告兄弟们,猎物还有潜藏在山林的契丹游骑。” 狄虎头看见手下一脸轻松,郑重地提醒。

    军屯营的团校尉刘二走了过来:“狍子、野鹿最好捉活的,军屯营在山谷建了一个狍鹿场,活的可比死的值钱。”

    狄虎头有些不耐烦:“逐北左营只管驱赶围猎,进行山地战。捕捉、宰杀、运输都是军屯营的事,早就分工明确,不要像个女人唠叨不休。”

    这句话把刘二呛得说不出话来。

    逐北营段校尉把刘二拉到一旁,安慰军屯营的兄弟:“狄致果心痛阵亡的越骑,这几日脾气不好,兄弟代他赔礼,待会我亲自吩咐兄弟们,多捉几头活的。”

    刘二大度地挥了挥手:“年初被逐北军淘汰的时候,我们也同样难过,但李定远说了,逐北军扩军首先在军屯营选拔士卒,兄弟们都憋住一口气,发狠苦练。”

    段校尉点头:“说得是,到时我们又是一个营的袍泽,待会我们勘验地理,设置瞭望哨,挖藏兵坑,还需军屯营兄弟。”

    听得刘二眉开眼笑,口中连呼:“都是袍泽兄弟,好说,好说。”

    这边两人嘀咕半天,步卒已将山地团团围住,南、北、西三面以鸳鸯小阵向山上推进,独留东面原地设置陷阱。

    狄虎头传令,围猎开始,南、北、西三面鼓角齐鸣,步卒鼓噪前进,黄羊野狍满山乱窜,野鸡山兔四处奔逃。突然号角传警,有敌潜伏在此山。

    东面一个步卒绕行山脚,急速来报:“东面山脚发现十匹契丹战马。”

    狄虎的精神头一下上来了:“通知各旅,命令传至火长,有契丹胡虏十人潜伏此山,小心搜敌,准备接战。”

    段校尉提醒他:“李致果有令,逐北营步卒只需鼓噪而进,用打草惊蛇之计,把契丹游骑驱赶出山林既可。”

    狄虎头把眼一蹬:“临战之时,战机由我把握,我已夺了胡虏战马,他们还跑得出去么?”

    此时,绕阳河畔的芦苇丛中,奔驰了一夜的铁弓骑分散藏匿,抓紧时间休息,有的手持千里镜盯着丘陵平原,有的打坐练气,还有休息进食的。

    练气完毕,李甲三躺在草地上小睡了一会,醒来后睁眼望见湛蓝天空,白云缕缕,鼻孔嗅着青草的气息,伸了个懒腰,体会这临战之前的片刻轻松惬意,心思又转到了硬探敌营。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契丹游骑长于骑射,胜在单兵,逐北营越骑军纪森严,兵器精良,胜在团队。

    出动大军,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将契丹哨探驱赶过绕阳河,在密林设瞭望哨、在草地安排潜伏哨,警戒敌情,用火筒旗帜快速传递敌踪。

    定远将军李贤齐说过,为将者必须全面,及时掌控战场情况,临机而断,还举了个胡酋隆美尔在沙漠中大战的战例。

    铁弓骑斥候侦缉敌情至少百骑,用滑轮铁弓、连弩、狼牙棒等全副武装,巡逻绕阳河两岸,遇有小股契丹游骑,一律清剿猎杀,如遇大队游骑,也可凭马快弓强游斗,这就叫做硬探。

    相关推荐: 异世龙腾东莱太史慈龙游花丛逍遥神仙喜儿传脊梁非常仙缘狂魔宠女网游之星际殖民重建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