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寻龙迷踪 > 第六十二章 唐大的委托
  • 第六十二章 唐大的委托

    作品:《寻龙迷踪

    唐大很忙,真的非常非常忙。

    从叶枫和张胖子到来,他甚至还顾不上和他们寒暄几句,就看到不停的有蜀中唐门的属下前来请示汇报,搞得他像个连轴转的机器,忙个不停。

    这也不难理解。

    自从雷破天一死,雷家的各股势力就真正变成了群龙无首的状态。

    之前,他们之中还有一些忠于雷破天的,也有一些抱着坐山观虎斗,静观其变的,如今随着雷破天的死,他们统统都来到了前台。

    有发誓要为雷破天报仇雪恨的,有希望借机得到雷家领导权的,更多的是来蹚这一趟浑水的,希望把水搅得越浑越好,浑水才好摸鱼。

    虽然蜀中唐门已经表明了立场,支持雷小兔统一雷家,领导各股势力,不过雷小兔毕竟年纪太轻,资历太浅,难以服众。

    谁会愿意臣服于这么一个乳臭未乾的黄毛丫头?更何况她还背叛了雷家,转而与雷家的世仇蜀中唐门合作?

    如今的江湖上,比起雷破天活着的时候更加的混乱,更为复杂,各种势力全都蠢蠢欲动,一副山雨欲来的态势。

    然而更加令唐大感到忧心的,却是另一股力量。

    江南明家!

    自从在清平县败了之后,折损了明玉楼,明老爷子又失手误杀自己的亲孙女明文兰,他心中的愤怒和仇恨可想而知。

    可是奇怪的是从那一天之后,明老爷子就消失了,他的行踪再也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而江南明家在天下各处的分舵堂口也全都偃旗息鼓,毫无动静,这反而令唐大感觉到不安。

    明老爷子这样野心勃勃,老奸巨猾的人,难道会为了孙女之死而心灰意冷,放弃江湖争霸的雄心壮志?

    这一点谁也不会相信。

    所以,江南明家此时异常的平静,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们在蓄力,在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

    可是对于江南明家,世人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唐大他们仅仅只是在这一次清平县的行动之中才得知明老爷子在暗中培养的四大高手,号称四大护法,而其中之一便是之前名不见经传的“阴阳刀”陈天魁,可是出了他以外,其他的三人是谁,却是谁也不知道。

    不过这个陈天魁竟然能够以双刀对双刀,力压并战胜了成名多年,也是十殿阎罗之一的如意双刀张如意,这一份武功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

    以管窥豹,从他的武功来看,其他三个江南明家的护法的武功,也应该高得可怕,真不知道明老爷子是如何训练出这样的高手的,并且还是四个!

    然而唐大他们却连其他三个人是谁也不知道。

    往往最可怕的敌人,并不是那些明刀明枪站在对面的强敌,却反而是那些隐藏在暗处,你根本看不见他在哪儿的对手。

    因为你根本看不见他,所以你也无从防备,这才是最危险的。

    所以面对如今江湖上的局势,唐大既要调派人手,支持雷小兔去弹压收服那些蠢蠢欲动的雷家各股势力,还得要随时防备着表面上毫无动作的江南明家的突然暴起,实在是感觉有些快忙不过来了。

    叶枫坐在那里,望着忙碌的唐大,他的思绪却早已飞到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程念真程姑娘。

    在来的路上,叶枫还一直在担心,担心自己和程姑娘见面之后会是如何的一种情形。

    他无法否认自己心中对于程姑娘的感情,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自己会为她也带来什么灾祸,会殃及到她。

    更何况之前明文兰为了自己而死,这心里实在是有一些别扭,现在这样的情况,他确实很难面对程姑娘。

    可是当他和张胖子来到邻县的时候,才得知就在他们到来之前,程姑娘已经匆匆离开了。

    据说是她接到了她父亲,神医程三思的一封信,说是程神医不幸身染重病,情况很严重,因此她刚刚为受重伤的毒蛇处理完了伤口,便着急的匆匆离去了。

    至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

    这一下叶枫不用再面对程姑娘了,他的心里理应感觉到松了一口气的。

    可是不知为何,此刻叶枫的心中却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和程姑娘这样失之交臂,没能见上一面,他竟感觉到一种莫名的遗憾。莫非其实自己的内心之中还是在渴望着见到程姑娘的?

    他无法回答。

    不过隐约之中,他对于程姑娘的此行,还是感到一丝担忧。

    神医程三思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医术无比精湛,当世已经不做第二人想,凭着这样的医术,竟然也会染上重病,一病不起,虽说医者不自医这句话古来有之,可是还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种时候,他来信把程姑娘叫到自己身边去,真的好吗?还是有着别的什么用意?

    对于叶枫的疑问,张胖子却颇有些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程神医即使医术通神,毕竟也是年纪大了,也不过只是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身体开始衰弱,以致于染上重病,这是很合乎情理的事情。

    而作为一个父亲,在重病垂危之际,把最疼爱的女儿叫到身边,见上最后一面,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胖子的话固然有一些道理,叶枫也没办法去反驳,可是他就是从心底对于程姑娘的忽然离开感到有些担忧。

    这没有任何依据,仅仅只是他的一种直觉而已。

    而他的直觉,在此之前是很少错的。

    无论如何,程姑娘如今已经离开了,而且去向成谜,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何处。

    叶枫纵然是担心,却也无计可施,他只能打心底希望这一切真的如同张胖子所说的那样寻常,这些担忧不过只是自己的杞人忧天而已。

    这边唐大遣走了最后一拨蜀中唐门的属下,总算暂时能歇息一下了。

    他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转身走过来与叶枫他们叙话。

    唐大没有对叶枫他们解释,他相信以他和叶枫他们的交情和彼此的了解,他们一定能够理解他现在为什么会如此的忙碌。

    他根本就不必浪费时间去解释。

    所以他一开口,就说道:“我这里有件事需要二位帮忙。”

    还没等叶枫说话,张胖子就不停的连连点头说道:“你说,什么事情?”

    眼见得唐大这里忙成了一锅粥,自己却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闲着,毫无存在感,这种感觉让张胖子心里很不舒服

    所以唐大一碍口,他就忙不迭的先应承下来。

    唐大也毫不客气,丝毫没有把他们俩当做外人看待,开口说道:“你们也知道,毒蛇是这一次我专程请来帮忙的,在对付剑圣的一战之中,他也起到了最为关键的作用。不过他也被剑圣最后的一击重伤,险些丢了性命。如今经过程姑娘的医治,总算性命没有什么大碍了,不过依然需要静养。”

    “原本我是想要替他找一个安全的所在静养的,可是他似乎很着急,急着一定要走,还要带上我给他的所有酬劳,像是急着要去见什么人似的。我不方便追问,可是也不放心就让他这么一个人离开,毕竟现在江湖上有些乱,万一碰上了雷家或者江南明家的人,以他目前的情况恐怕难以自保。”

    “思来想去,我觉得找你们二位护送是最佳的人选。只不过我现在这里人手实在太紧了,实在是抽调不出来人随行,所以这沿途之上的一切就全都要仰仗二位了。只是不知道二位意下如何?”

    叶枫和张胖子同那个毒蛇并不熟悉,之前只是在沙漠之中曾经见过一面,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冷血十三杀中之一。

    那一次,毒蛇还是接了别人的买卖,来刺杀叶枫的。

    至于他为何会与唐大两人之间惺惺相惜起来,后来在杭州之战中,唐大身负重伤,他一直在保护唐大,这其中的事情,叶枫他们并不清楚。

    只不过这一次唐大在危急时刻能够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他帮忙,而他在明知要对付的人是剑圣的情况下,还是甘冒其险毅然前来,从这一点上看来,这二人之间的交情匪浅,关系绝对不一般。

    如今唐大把毒蛇托付给了叶枫和张胖子二人,对他们想必也是绝对的信任。

    既然如此,哪里还有推辞的道理?

    叶枫没有多说,只是坚决的点了点头。

    世间的事情往往便是如此,越是拍着胸脯慷慨陈词,豪言壮语的那些承诺,却常常越是靠不住。

    真正的承诺,根本不必太多的语言,有时候只是一点头,一握手,甚至于一个眼神,一抹微笑,便胜过千言万语。重要的不是说了些什么,而是看你如何去做。

    眼看叶枫他们应允下来,唐大顿时也觉得轻松了,说道:“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他就在外面的马车之中,你们立即就可以出发。”

    听了这话,张胖子瞪大了双眼,嚷嚷道:“怎么,这就要赶我们走了?我们一大早从清平县赶过来,这半日的路程可是粒米未进啊!怎么说也要好酒好菜,鸡鸭鱼肉的来上一大桌,吃饱了才好上路啊!”

    说着,张胖子的独子忍不住“咕噜”的一声响,他是真的饿了。

    唐大笑了,赶紧吩咐下属去准备酒菜。

    张胖子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又开口说道:“这一路上我们带着这么个重伤员,也要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什么的,自然也应该备上一些银两,这一路上的开销可不会少。”

    唐大笑道:“这个自然,自然。”

    对于他而言,钱财根本就不是问题。

    他从来就相信,只要是用钱能够解决的问题,其实根本就不算是问题。

    这世上,还有许多问题都是钱所无法解决的。

    相关推荐: 一剑长安都市妙手医尊血幕鸣枯骨大帝三国之老师在此荒野王座巅峰时刻以妻之名万道仙师都市超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