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仙魔同修 > 第5678章 李子叶要睡叶小川?
  • 第5678章 李子叶要睡叶小川?

    作品:《仙魔同修

    叶小川面露苦笑。

    对于李子叶的这个答桉,他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四维虚无世界他不止一次的去过,那里安静的宛如一摊死水,任何的声音或者能量波动,都会被无限的放大。

    比四维更高维度的世界,他听大脑袋说过,只会显得更加的虚幻,不可能是眼前这个样子的。

    一维则是一个点。

    而眼前则是无穷无尽的神秘空间。

    他心中早就猜到,这里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二维世界。

    所谓降维打击都是只存在于自己所在的维度的。

    叶小川身处在三维立体世界,可以轻易碾死二维生命体。

    但是,他这个三维生命体来到二维世界,立刻就从神变成了牛粪。

    李子叶蹲在叶小川的面前,一口一口的啃着大苹果。

    道:“想吃吗?”

    “想!我都快渴死了!”

    “我知道啊,不过你得拿玄虚珠和我交换。

    这个二维世界的大门已经关闭,你出不去的,不过我可以通过玉树奇花将你带出去。”

    叶小川脑袋一转,道:“你做梦,我叶小川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答应将玄虚珠给我一个朋友,我绝对不会将此物交给你的。”

    李子叶乐了。

    她笑道:“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你看看你的样子,被二维世界的力量压成了一张抽象的平面画。

    这里的时间与人间是不同的,你走到这里,也就二里,可你却花了足足三天时间。

    你的精神力,神识,修为,灵力,尽皆被压制,你现在已经不是掌控一切的长生境强者,只是一个肉体凡胎的凡人。

    你抗不了几日的。

    你现在给我,我救你出去。

    你不给我,我现在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从你身上抢过来。”

    李子叶真的上手了,丢掉了啃了一半的大苹果,在叶小川的身上摸索。

    这架势,有点饿狼扑食的感觉。

    在叶小川的怀中没有找到玄虚珠,李子叶解开了叶小川的衣服。

    叶小川大声的叫喊。

    奈何李子叶却是没有停手的意思。

    “叫吧,叫吧,在这鬼地方,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

    说完这句话,李子叶就感觉此话不对劲。

    就可是一个人人敬仰的九天仙子,怎么搞的自己像一个五十坐地吸土的老色批?

    若是旁人,或许还会有点羞耻之心。

    李子叶就算了,她是那种你越反抗,老娘越兴奋的女人。

    当年她就是这样将邪神以地包天的形式帮助自己破了处子之身。

    眼看着叶小川被她剥的就剩下一条大裤衩。

    叶小川叫道:“别脱了!我还能将玄虚珠藏在大裤衩里啊?”

    李子叶咯咯笑道:“那可说不准,当年小邪就曾经将血魂精藏在他的鸟窝里。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主动交出来,我的条件不变,依旧会带你离开这个世界。

    你如果还想要保护自己最后的男人底线,可别怪我李子叶不客气了。

    在苍云山沉睡了两万多年,男人是怎么滋味我都快忘记了。”

    说着,李子叶伸手就去叶小川的大裤衩。

    “喂喂!李子叶!你来真的啊!”

    “你以为我是在吓唬你?”

    “叶子姑娘!等等!你忘记啦!当年是我从坟墓里将你挖出来,是我唤醒了你,还是我用混沌钟帮你挡下了最后一道天刑……”

    “我记得啊,所以我要报答你啊!我李子叶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当年追我的人,从峨眉山能排到昆仑山。

    这么多年,我只便宜过小邪,今天我便宜你啦!”

    叶小川从小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人。

    他认为在不要脸的领域中,没人是自己的对手。

    没想到强中自有强中手,一山还比一山高。

    自己的段位太低,根本招架不住李子叶。

    估计只有自己老色批天祖父,才能拿捏这个饥渴的老女人。

    叶小川心中在挣扎。

    是继续履行自己对大脑袋的承诺?

    还是为了保全自己珍藏了六七十年的童男之身?

    叶小川打算屈服了。

    因为李子叶不仅仅是邪神的女人,还是邪神的初恋,自己若真与她发生了一点什么,邪神还不活刮了自己?

    “住手!”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李子叶与叶小川同时转头看去。

    只见云乞幽拄着斩尘神剑,气喘如牛,站在不远处。

    李子叶一愣:“小幽?”

    叶小川也是错愕无比。

    “云师……云仙子?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哦不,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叶小川深知自己若与李子叶发生点什么,下场会很惨。

    但是,什么都没发生的话,心中还有点小失望。

    以前是小七与鬼丫头总是搅了自己的好事。

    现在电灯泡变成了云乞幽。

    奈何云乞幽只是说了“住手”两个字。

    并没有说出“放开那个男孩,让我来……”

    这让叶小川更加的失望。

    哎,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

    难道南宫蝠那娘们的抓鸟诅咒这么很?

    真的只有南宫蝠才能破掉自己的童子之身?

    想到南宫蝠轻描澹写的用刀子在自己后背上刻下他比划极多的名字,叶小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李子叶没有叶小川那么丰富的内心活动。

    她起身看向云乞幽。

    道:“小幽,为了这个臭男人,你不顾自己的生死进入到这个二维世界,值得吗?”

    云乞幽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了一丝迷茫之色。

    她轻轻的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若是失去他,我会死的。”

    李子叶的身子微微一震。

    同样的话,在两万年前她听过。

    是云乞幽的母亲韩雪梅说的。

    当时李子叶想让韩雪梅离开云小邪,结果韩雪梅说,失去云小邪她会死的。

    李子叶似乎很生气。

    哼道:“你和你娘一个德行,为了一个男人,连性命都可以不要。”

    说完,她低头看着被自己扒的就剩下裤衩的叶小川。

    道:“我最后问你一次,玄虚珠你交不交?”

    叶小川摇头,道:“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别想得到玄虚珠。”

    李子叶道:“我不杀你,不过玄虚珠我也会得到。

    你们这对苦命鸳鸯就好好在这个世界里待着吧,我会过来给你们收尸的。”说完,李子叶驾驭玉树奇花,直接破空飞走了。

    相关推荐:佛珠明镜东施时来孕转亲爱的你乱世佳人大人物休夫花想容仙君,赌你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