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奥术之主 > 第2076章 仪式开始、搅局者
  • 一键听书

    第2076章 仪式开始、搅局者

    作品:《奥术之主

    如果仅从普及教育这点来看,夏多或许真的是和维德是同路人,但要从对生命的尊重程度来看,夏多和维德就完全不是一路人了。

    而且“奥术至高”本质上就是唯技术论、唯生产力论,但夏多上中学的时候就知道了——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具有反作用。”

    换言之,生产力在文明发展中不可能包打一切,需要有与其相匹配的生产关系,仅此一点,就决定了夏多和唯技术论的维德不可能是同一路人。

    不过求同存异的道理,夏多也同样清楚,而且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升神秩序,而不是他和维德的理念之别。

    他现在和维德缓和关系,也有利于接下来反对升神秩序的一致行动。

    至于他们的关系最终会走向何处,还是得看未来形势的发展如何。

    这般想着,夏多从维德仍旧伸着的手中接过了那只小钱袋,然后掂了掂里面的位面结晶,同样挤出一丝微笑,对维德说道:

    “但愿未来如阁下所说,我们还是同路人!”

    说完,夏多将视线转向了克利夫,克利夫对眼前两人关系突然转变的这一幕似乎还有些措手不及,见夏多看向他,他才反应过来:

    “夏多领主和维德领主消除前怨,今后就是同一阵营的朋友了。时间不早了,该我们入场了。”

    “没有其他人了吗?还有刚刚克利夫阁下说今天的仪式会失败,为什么?”

    前者夏多其实并不是很关心,有他们这几个就足以成为极大的变数了,再有潜在的尹奥勒姆,实际上反对者甚多,并不缺人了。

    他真正关心的是后者,克利夫刚刚明确暗示了今天仪式会失败,不可能是无稽之谈,或许是从光辉之主那边得到了某种启示,又或者就是克利夫本人策划的结果。

    夏多这么一说,刚刚和夏多成为“朋友”的维德也跟着追问起来:“今天的仪式会失败?什么仪式?难道是埃里温大师的升神仪式?克利夫阁下究竟知道些什么?”

    甚至就连早于夏多过来的玛格纳也好奇地伸着脖子看向克利夫,但下一刻,克利夫却摇了摇头:

    “我可没说那样的话,只是在夏多领主问我仪式会不会成功的时候摇了摇头,我其实也很不确定。”

    但这样的回答显然无法让夏多满意,就连玛格纳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愕然之色,显然是之前曾在克利夫那里获得过较为明确的答桉。

    只是还不等直爽的玛格纳叫喊出来,克利夫已经进一步解释:“在今天之前我曾为今天的仪式结果做过预言,结果是——凡人之魂在烈火焚烧中坠落,但在公主升神前我同样做过预言,却没有任何启示,你们觉得这是为什么呢?”

    “真的会失败?”

    夏多有些不敢置信,烈火焚烧的意象太过惊人,可克利夫也用公主升神的预言做了对比,假定克利夫没说谎,那确实很有可能会失败。

    “那要不要提前告知埃里温大师,让他放弃这次升神?”

    说话的是维德,或许他对普通人没有多少感情,但对魔法领域的先驱者埃里温大师,还是抱有极大敬意的。

    但这次克利夫又一次摇了摇头,“我已经和七塔说过了,而且埃里温大师也知情,事实上这次预言本就是应七塔之邀,尝试为仪式排除阻碍。”

    说到这里,克利夫将目光转向夏多,“夏多领主,虽然我反对升神秩序,但我对埃里温大师本人却没有什么反感,相反还十分敬重,我是真心希望他能成功的。”

    接着,他又继续说道:“但哪怕是知道了这次升神成败未知,其实是失败的可能性更大,但埃里温大师依然选择了继续。”

    克利夫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特别是夏多,早前他和埃里温大师有过交流,对方几乎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普罗大众的关心。

    加上之前为了让耐色瑞尔获得类似德鲁尹的职业不惜得罪精灵主神,这一次,埃里温大师毫无疑问再次选择了牺牲自己。

    虽然现在还没牺牲,但性质却是一样的,明知前路渺茫,却还依然选择去做,这不是牺牲又是什么呢?

    这时,夏多也大概知道为什么其他人都不在的另一种可能了,如果其他人都明确表示反对升神秩序的话,那这次升神仪式完全可以直接叫停了。

    实际上,那些人可能就是想看看埃里温大师升神的结果,到底是成还是败,以确定接下来对升神秩序的态度。

    如果升神失败的话,那他们可能会顺势反对升神秩序,但如果成功的话,很有可能会变成升神秩序最坚定的拥护者了。(其他人也包括七塔内部的反对者)

    一时间,夏多都不知道该希望埃里温大师成功好,还是失败好了。

    ……

    带着些许沉重、复杂的心情,夏多走出了与克利夫等人见面的会客室,恰好这时,他收到了尹奥勒姆的传讯,说是到奥法联合会图书馆前集合。

    夏多转头看了一眼克利夫他们,看样子都像是收到了消息,于是便一同前往,只是在抵达图书馆之前,克利夫却告罪一声,提前离开了。

    也不知去了哪儿,夏多问玛格纳,对方也摇头,等到了图书馆,维德和尹奥勒姆见了一面,也消失不见。

    “老师。”

    “嗯。”

    很平常的交流,但在看不见的地方,尹奥勒姆却传讯问夏多:“你确定要参加这次的仪式吗?或许会对你有些影响!”

    “什么影响?”夏多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尹奥勒姆的回答却很及时,“你应该知道埃里温大师选择在农业领域升神,今天的仪式中他会统合所有相关秩序之力,如果你参加的话,无论成败都会使你失去对这部分秩序之力的掌控。”

    “无妨,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了。”

    夏多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克利夫和维德都要离开了,克利夫或许是因为祭司身份,但维德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

    看样子,哪怕是声称“唯奥术至高”,维德也依然没有放弃升神的可能,为此,连农业领域这样一看就不大可能被他一家垄断的秩序之力也不愿放弃。

    果然一个人不能只看他说什么,还要看他做什么。

    至于夏多自己为什么不在意这种秩序之力,一方面他本就无意在农业领域升神,另一方面他在领地构建的法理秩序已经压倒一切。

    少了农业领域的秩序之力,除非埃里温大师升神成功,否则最终还是会回到他的掌控中来。

    先不说克利夫已经暗示埃里温大概率失败,即便成功,以埃里温大师这一辈子的人设,短时间内夏多也不用担心对方与自己为敌,相反还可能引为奥援。

    小书亭

    另外就是,夏多暂时还没有找到除升神之外的对秩序之力的利用方式(特指干预现实),哪怕失去所有秩序之力,对领地也没有任何影响。

    反而是领地的变化,会使秩序之力发生变化。

    所以夏多也常常通过观察领地的秩序之力来判断领地的大致状况。

    相关推荐:了不起的修仙模拟器宅在东瀛的不称职神官神官大人的宠儿十贯娘子九叔世界之浩然天地九叔师侄方无敌巨星从有嘻哈开始异世界道门公主驾到快闪开强吻倾情:俏皮公主驾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