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三国之谋伐 > 第十七章 分赃
  • 第十七章 分赃

    作品:《三国之谋伐

    尹礼将城门打开,臧霸与黄忠立即率领兵马入城。

    城门口全是尹礼麾下的士兵,虽然他们不知道计划,可主将都下令投降了,这些人自然不敢反抗。

    二人进入城中,城门口附近点满了火把,在内应的帮助下,墙上的一切防御设施成了摆设,城门洞内的陷马坑、铁蒺藜、板桥等等皆被撤下,迎接王师入城。

    “宣高!”

    尹礼看到臧霸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似已是大将风度,羡慕不已。

    他们当初一同在泰山上为贼寇,互相结伴。如今只有臧霸发迹,已经成为青州大将,着实让他们这批老兄弟艳羡。

    臧霸同样看到了尹礼,立即翻身下马走过来高兴地道:“卢儿!”

    就跟曹操的阿瞒一样,卢儿也是伊礼的小名。

    尹礼连忙拱手道:“见过将军!”

    “卢儿,你我多年兄弟,就莫再客套,仲台何在?”

    臧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次孙观尹礼破徐州立下大功,回青州恐怕最少也是校尉起步了。

    尹礼说道:“仲台领队杀奔曹营去了,不过按照约定,他很快就会回城去抓陶谦,想来应该快回来了。”

    “好,我们速与其会合,抓陶谦!”

    臧霸立即说道。

    当下青州军浩浩荡荡入城,往陶谦府邸杀去。

    因为信息不通,所以尹礼倒是不知道陶谦现在在西城,因此直接是带他们往州牧府去。

    而此时此刻,西城的陶谦还在城上等待前方的捷报,只是北城虽城门附近的都是尹礼的人,控制了城门放青州军进来。但城墙上还是有一部分陶谦的人,因而看到尹礼开城门,顿时纷纷逃跑,将消息散布全城。

    一时间整个郯县乱成一团,追兵和逃兵惊扰了整座城市,百姓们纷纷把自家房门锁死,一家人抱在了一起瑟瑟发抖,有些胆大的居然还敢拿着武器,悄悄开了窗,露出一点缝往街上看。

    就看到街上已是兵荒马乱,徐州军慌不择路地逃跑;追兵则举着火把,井然有序,列成队伍,分散全城抓捕敌人。一边追,还一边大喊青州军入城,投降免死,百姓待在房中莫要上街,青州军为仁义之师,秋毫无犯云云。

    陶谦得知消息,大惊失色,连忙在亲信的簇拥下前往丹阳兵营地。

    这是他手底下最后的一张王牌,一直驻扎在城南的军营中,不到关键时刻陶谦很少动用丹阳兵,但此时此刻也顾不得许多,必须尽快掌握这支军队护送他离去。

    从西城奔马到南城大街,路上远远的就听到有人喊:“明公,明公!”

    陶谦回过头一看,是自己的从事麋竺,立即停下来焦急问道:“子仲,怎么回事?”

    麋竺骑马来到他身边,忧容满面道:“曹豹被陈子归击败了,一路败退到城外,守城将尹礼见大势已去,开了城门投降了青州军。”

    “可恶!”

    陶谦好悬差点没气死,只觉得天旋地转,黑暗之中摇摇晃晃,浑身发抖,好似随时会从马上跌落下来。

    郯县作为徐州治所,城内存有大量的粮草和财物,他能够抵抗曹刘,亦是借助了城高墙厚。现在城池被破,基业尽失,哪怕还存有五千丹阳精锐,可天下之大,他又能去哪呢?

    南下往广陵下邳?

    此二地盘踞大量宗贼盗匪,那笮融为兴什么佛教,大量挪用三郡物资,陶谦忌惮其势力,亦只能处处忍让。此人可不是善于之辈,若去广陵,必被笮融所害。

    至于其他地方,北面是冀州青州,西面是兖州豫州,唯有南面回老家丹阳。

    可现在江东亦是战乱不休,各方势力倾轧,他即便回丹阳,又如何能守得住?而且他现在恐怕已经连回丹阳的本钱都已经没了呀。

    一时间,陶谦竟有些绝望,只觉得未来前途渺茫,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就听到麋竺身后有人道:“咳咳,明公,现在不是恼怒的时候,还请立即撤兵退出城内,否则一旦敌人大军大批入城,则我等无路可逃。”

    陶谦看过去,看到竟是陈登,关押了两月,脸色苍白不少,十分虚弱。

    麋竺连忙告罪道:“明公,我擅自将元龙放出来了,还请治罪。”

    陶谦也知道麋竺和陈登是好友,虽心中不满,但也知这不是问罪的时候,马上道:“元龙之言确实有理,快随我入丹阳军营,撤离郯县。”

    不管怎么样,现在确实只能逃。

    当下一行人急急奔往南营,跑入了陶谦嫡系丹阳军的军营之中。

    此时孙观与胞兄孙康在撤离战场之后,就领着亲卫回来了,他们的目标正是在西城的陶谦。

    陶谦当时候是临时决定要过去看,所以孙观自然知道他的位置,想着要是将陶谦擒拿住,必是大功一件,因此飞速赶来。哪料到抵达西城外后才发现陶谦早就跑了,没来得及抓住。

    大街上兵荒马乱,孙观遇到数股青州军,底下士兵不知他的身份,要来攻打,他连忙大喊:“我为刘使君帐下校尉,奉命潜入徐州为内应,臧霸臧宣高何在?”

    士兵一时狐疑,没有进攻。

    有曲军侯喊道:“我先去找臧将军通禀,你们就在此莫要走动。”

    “多谢!”

    见到青州军还算好说话,孙观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士兵不知道他身份,直接开打,那样造成误会和麻烦,实在是没有必要。

    过了片刻臧霸过来,看到孙观,大笑着翻身下马,上去与他拥抱在一起。

    “哈哈哈,仲台,经年不见,你倒是消瘦了些。”

    “宣高,你更壮实了。”

    “哈哈,在青州吃得好睡得好,餐餐大鱼大肉,自然舒坦。”

    “令人艳羡呀。”

    孙观一时间和尹礼产生了同样的心态。

    作为地下工作者,孙观尹礼他们不仅每天过得提心吊胆,生怕被发现,而且徐州的上层势力主要是陶谦与陈、麋、曹、笮、赵等十多家世家豪族,他们这些底层出身,还是山匪投诚地位及其底下,素来不被瞧得起。

    若不是当初孙观拿命和曹操拼了一次狠的,哪里能够得到赏识?

    反观臧霸当初也是跟他们一样的泰山贼寇,结果因为投靠青州投靠得早,屡立战功,现在已经是声名在外的大将。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呀。

    臧霸笑着拍了拍孙观的肩膀,说道:“仲台安心,你此番大功,皆已入功劳簿中,都督必有重赏,得到重用,指日可待。”

    孙观惊喜道:“多谢宣高。”

    如今青州在大方面改革上做得不多,但小改革还是有。比如恢复秦朝军功制度,设立功劳簿,在簿中将会记载从士兵到将领所有的功劳,然后军情司会根据制度进行审核,确定并不是冒领的功劳之后,将会予以规格奖励。

    像黄忠赵云这些人加入青州军的时间很晚,一直到讨董才来,按理来说,顶多担任裨将就已经是极限。但因为屡立战功,有功劳簿记录,升迁速度极快,马上就能升任为将军。

    叙旧之后,也该聊正事,臧霸正色问道:“对了仲台,陶谦何在?”

    孙观说道:“之前我出城时,他在西城。后来为从前线回来,就已不知所踪,我怀疑他去了南城。那里有一支丹阳人组成的精兵,为陶谦嫡系,素来为其倚重。”

    “嗯。”

    臧霸道:“尹卢儿也是这般说的,我已令他领黄校尉前去追捕,我们也赶紧过去看看。”

    “好。”

    当下二人率领本部人马,往城南而去。

    只是他们抵达的时候已经晚了一步,陶谦领丹阳兵开了南城门,弃了家眷逃跑。

    一夜厮杀,青州军控制住了局势,曹军同样杀出营寨。

    陶谦大军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降的降,四万五千大军,除了跑掉的丹阳兵以外,连曹豹都被俘虏,几乎全军覆没。

    等到天明,陈暮进入城内,事态已经安定下来。城中寂静无声,百姓依旧不敢上街,尸体已经被拖走,按照青州颁布的战争条例进行集中处理掩埋,除了少数残存的鲜血以外,已经看不到任何战争的迹象。

    “陶谦抓住了吗?”

    陈暮骑着马走在青石板街道上四处观望,看到家家户户紧闭门窗,百姓皆不敢出门。

    昨日的乱象还历历在目,没有谁敢大着胆子出去。

    “额,陶谦昨日并未在州牧府,正在西城观望前线态势,听说北城被攻破,仓皇逃窜了。”

    “无妨,陶谦必然已经被吓破了胆子,想必一月之内,就会向我们投降。”

    “嗯,我已经派人去追了,先看看陶谦跑去了哪里。”

    “此事不急,安民榜张贴了吗?”

    “贴了。”

    “大哥素以仁德,军中上下有袭扰百姓者否?”

    “绝无!我都盯着呢!”

    陪同陈暮进城的臧霸顿时心中一凛,连忙保证。

    在出兵之前,陈暮曾经三令五申,青州军应为仁义之师,当秋毫无犯,犯百姓者死。

    虽然已经再三确定过,但进攻琅琊国的时候,臧霸军手下有几名山匪出身的士兵,还是没有改过以前的匪性,劫杀了一家城中富户。涉案人员有十余人,其中一人还是跟着臧霸当年劫臧霸父亲囚车的老部下,出身入死多年,是为曲军侯,眼看就能升任军司马。

    结果此事被随军暗藏的军情司探子得知,经过查证,确凿无疑。

    陈暮得知消息,当时就震怒,立即开紧急会议,严厉批评了臧霸,并且下达指令,将这些人全部抓起来军法从事,立斩不饶。

    臧霸无奈,只得挥泪亲自监斩,当着三军将士的面,在校场伤将这些人一个一个全部斩杀。

    一时间三军震动,再也无人敢犯军令。

    正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刘备能以草根出身,毫无根基而夺得三分之一江山,亦是高举仁义之旗。

    陈暮或许不会在意这些东西,但这些地盘夺下来,那就是自己治下,自己的士兵屠戮自己的百姓,民心尽失,跟项羽占齐国一样,造反层出不穷,不能稳定,那才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所以为了今后大业,也不得不如此。

    听到臧霸说这次攻入徐州治所,最富裕的郯县并没有袭扰百姓,陈暮满意地点点头,并且重申此事对青州的重要性,不能让百姓心中产生青州军是残暴之师的想法。

    还是那句话,在皇帝没有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之前,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一些。

    进入了徐州州牧府,府中下人俱在,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

    陈暮看到陶谦的老妻和两个儿子在最前头,见到陈暮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进来,满面哀愁哭诉道:“请将军饶命!”

    “这是陶恭祖妻子。”

    臧霸介绍了一句。

    陈暮点点头,说道:“陶谦虽枉顾圣意,肆意妄为,但妻子是无辜的,好生善待。”

    “唯!”

    臧霸领了命令,就派人把陶谦的妻子等亲族带走。

    陶谦的两个儿子都无心出仕,也不算什么恶人,现在徐州已平,自然也不需要斩草除根。

    而且通过善待陶谦的家人,也有其政治意义,毕竟陶谦也曾经施过仁政,一些百姓还是心里有他,如此做派,可安黎民众心。

    陶谦妻子亲族被安排去了另外一处宅院,下人也被赶了过去继续伺候他们。

    青州士兵控制了整座府邸,陈暮就在这里召开了军事会议。

    蔡阳还在后方督运粮草,因此这里就只有臧霸、黄忠、高顺、孙观、尹礼、孙康等诸将。

    其实泰山众匪不仅只有臧霸孙观这些人,还有吴敦和昌豨,但这其中臧霸认为孙观和尹礼可以信任。因此当初泰山众匪欲投靠青州的时候,只有孙观尹礼二人是假拒绝,暗中命他们投奔徐州。

    而吴敦和昌豨则是真的拒绝,此时城破之后,都已经投降,但他们属于降将,所以并不在此。

    陈暮环视一圈,笑着说道:“陶谦虽仓皇逃窜,但我料定他跑不了多远,覆灭在即。徐州平克,郯县破城,诸位都是功臣,特别是孙观、尹礼二将,当为首功,战后论功行赏,必有厚赐!”

    “多谢都督!”

    二人高兴地站起来拱手。

    “你们之前便是青州军将领,但一直未在青州待过,还不知青州军军规。此后回了青州,可多向宣高学习,去一去身上的匪气。”

    陈暮认真说道:“要记住,你们以后都是大汉的将军,是为民做主的官员,可不要再以盗匪自称。”

    “明白!”

    二人心中都是一凛,铭记于心。

    “嗯。”

    敲打了一下二人,陈暮继续道:“陶恭祖狼狈南逃,我料他必不能逃出东海,不得南下,所以倒也不急,传我将令,休息数日,等确定陶谦逃往何处后,再行出兵。”

    “唯!”

    将领们纷纷应是。

    而就在此时,门外忽然有卫士道:“报,府外有人自称是兖州牧,求见都督。”

    哦?

    曹操来了?

    陈暮眼眸中闪烁过一丝精光。

    老曹昨天打仗打得不亦乐乎,收拢降卒无数,反而没有第一时间入城。

    现在才来,看来目的只有一个——

    分赃!

    相关推荐:[秦]我爹叫白起杀神白起外星人搞笑物语绝世魔神从仙界归来的赘婿明末外交风云大雾神级首富系统全能高富帅系统美利坚财富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