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生意
  • 一键听书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大生意

    作品:《我必将加冕为王

    两千颗勒文特的人头,换取杜卡斯基家族一条生路?

    虽然是事先就已经谈好的价格,但当对方真正说出口的瞬间,那道身影还是微微抖了一下,被对方的果断决绝震惊到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冷血?”

    扭头看向对方,帕威尔的嘴角流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明明好不容易被统帅委以重任,却从一开始就在谋划着出卖袍泽求生,甚至还要把这些肮脏的行为打造成自己的英勇之举…在您的心里,肯定正在唾骂我这个毫无廉耻,毫无骑士精神的龌龊小人吧?”

    “没、没有!这个绝对没有,我发誓!”猛然抬头的后者立刻澄清道:

    “恰恰相反,刚刚那一番话,让您在我的心中还更加伟岸了许多!”

    “哦,何以见得?”

    “卑鄙龌龊,自私自利,肮脏无耻…在鄙人有限的人生中见识过的可谓成百上千,但能够坦率面对这一切,承认一切的人,寥寥无几。”

    “背负罪孽,保全家族…像您这样的人,才配得上骑士之名!”

    一边说着,那人把头低得更深了,仿佛真的被帕威尔的奉献精神感动,佩服得五体投地。

    仿佛……依旧冷笑的帕威尔·杜卡斯基重新举起望远镜,注视着不远处的战场。

    随着战斗正式进入白刃战阶段,弥漫在堑壕和堡垒间的硝烟开始逐渐消散,将两军真正的动向暴露在彼此面前:势如破竹的博雷军团已经推进到了阵地第二条防线,一道堑壕一道堑壕的打扫战场,挤压捕奴港守军的生存空间。

    而风暴军团也同样不甘示弱,依托一个个小型堡垒组成交叉火力和包围网,不断击溃博雷军团的先头部队,多次发起反攻,用霰弹枪和手雷开路,迫使圣战军不敢一次集结太多兵力正面进攻,只能是小股散兵突击。

    但即便击溃了围攻堡垒的突击队,兵力不占优势的守军也很难重新控制堑壕,一旦反击成功就必须快速撤出,避免反过来被对面包围。

    双方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围绕着一条条堑壕反复拉锯,僵持;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战斗很可能持续到夜晚也不会出现任何改变,以博雷军团暂时收兵落幕。

    如果……

    面无表情的帕威尔将目光扫向战场右翼,远远能看到一股黄灰色的烟尘正在泛起,向着守军阵地侧后方穿插而来。

    而早在烟尘卷起之前,剧烈的震动就已经先一步出现在了战场上。

    “这、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躲在指挥部里的议员死死抱着怀中的步枪,像是吓傻了似的结结巴巴哭喊道:“他们怎么会突然从这里冒出来,难道说前面的人都已经……”

    “你给我闭嘴!”

    阿列克谢暴躁的低吼道,一把捡起地上的步枪;周围的风暴军团士兵们也纷纷起身,默契的保持安静,等待团长的命令。

    不需要任何人的解释,经验丰富的他们在觉察到声响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明白了情况:敌人派遣了一支精锐的小股部队绕开了正面,企图直接从侧翼突袭打击,扭转僵局。

    至于究竟是如何在没有骑兵部队的情况下完成快速机动,又是如何成功避开了侦察部队的目光此刻都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必须阻止对面,而且要快。

    “射击军所有人枪上膛,五分钟后在之前的预定地点完成集结,跟我出发迎击!”

    阿列克谢对着军官们沉声道:“散兵部队继续留守指挥部,确保不要让民兵不要自乱阵脚,情况危机的话第一时间先支援正面。”

    数日的鏖战,阿列克谢和整个守军已经将整个捕奴港周边地形完全烂熟于胸,对面试图绕后的举动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内——只需要给出命令,士兵们就会知道应该在哪里集结,如何阻击敌军。

    “记住,一定要坚持住,坚持住我们就能等到援军!”

    “明白——!

    雷霆般的呐喊声让惊慌失措的议员直接从椅子摔到了地上,怔怔的看着一脸自信的阿列克谢走出了堑壕;很快,他的身后就出现了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射击军,快步小跑的紧跟在第二步兵团长身后。

    黑压压的烟尘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宛如涌起的浪涛向阵地袭来;待到浓烟散去,四门骑兵炮赫然出现在射击军的面前。

    “所有人——趴下!”

    急切的叫喊声中,阵地上接连炸开了数团火光,无数的碎石瓦砾在热浪中漫天肆虐,躲闪不及的射击军士兵更是直接被火光吞没,变成残肢碎肉在堑壕内四处泼洒。

    来不及多想的阿列克谢也只能死死地趴在掩体里,爆炸和士兵们的惨叫不间断的在耳畔响起,剧烈震动的地面一遍一遍像敲打锣鼓的重锤,折磨着他全身的骨头。

    谁能想到对面在火力匮乏,正面都无法完成攻坚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将整整四门骑兵炮当做突围最后的杀手锏?

    伴随着急促而没有间歇的爆炸,躲藏在骑兵炮的后排的一千多勒文特主力军开始向阵地推进,并且将空的辎重车推在前面当做掩体。

    此时但凡阿列克谢手里还有一门能打得响的火炮,这些“盾牌车”就是最好的活靶子,运气好的话,一枚十二磅炮弹就能重创百十人的连队;然而对面敢这么干,显然就是料定了他手头已经连一发炮弹都不剩。

    面对着仿佛已经吃定了自己的敌人,又气又急的阿列克谢表情扭曲到了极点,但也只能等待敌人推进到将近一百公尺左右的位置,而后立刻下达了刺刀冲锋的命令。

    他很清楚这样肯定会造成更大的伤亡,但任由敌人进入阵地的风险他更承担不起——不抢在敌人动手前拦住线列,阻碍骑兵炮的射界令其不敢轻举妄动,一片空虚的大后方和胆小如鼠的捕奴港民兵可扛不住几轮炮击。

    “唔哇哇哇哇哇哇……!

    几乎是在下达命令的同时,丝毫没有被炮击影响到士气的射击军果断冲出了堑壕,扛着他们像长柄斧多过像火器的步枪扑向来犯之敌,在阵地之外宽阔的原野上展开厮杀。

    面对乌泱泱杀过来的土著民战士,已经经验丰富的勒文特主力军们快速收拢队形,围城一个个百十人规模的空心方阵迎击,明晃晃的刺刀犹如钢铁刺猬般向外展开;同时数个方阵之间错开位置,形成交叉火力,并且后排的骑兵炮预留了不算太窄的射界。

    哪怕是帝国最不看重的步兵,勒文特家族的私兵也绝对称得上训练有素,这也是博雷·勒文特敢于惹恼其余圣战军团的底气,他的军队论战斗力,在十余万圣战军中的确是最有战斗力的一批。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眼前的这群土著奴隶战士,貌似和之前在稻草镇遇到的那批有点儿不太一样……

    “砰——!

    雷鸣般的整齐轰鸣声响起,圣战军的密集方阵中响起阵阵哀嚎。

    手举刺刀,单膝跪地的圣战军士兵难以置信的呆在原地,半个脸颊都被战友的鲜血染成了红色,死死顶着对面被硝烟遮挡的方向。

    烟雾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前一后两排,整整齐齐,黑洞洞还在冒着烟的枪口。

    那些土著…被当做奴隶战士使用的兽奴…居然也能组成整齐的线列阵型,按照命令有序开火射击?!

    像是看到了自己这辈子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圣战军士兵呆愣住了几秒;直至耳畔响起同伴慌乱的叫喊和长官命令的呵斥,他才匆匆忙忙的站起身,发现所有人都是和自己一样的震惊,一样的无法保持冷静。

    但对面的射击军却不会。

    “按列射击第二轮,全体都有——”

    密集的线列前方,阿列克谢缓缓举起右手的佩刀,金红色的火焰犹如某种液体,从紧握的刀柄一直蔓延到刀尖,远远望去就像是无比耀眼的灯塔。

    而后…猛地落下。

    “放!”

    “砰——!

    惊天动地的排枪声再度划破长空,犹如奔雷般扫向对面仍然保持着紧密队形的圣战军。

    为了减少操作量,阿列克谢并非是让射击军按照克洛维军制站立射击,而是前排蹲下,后排保持站立,一排射击一排装弹这样往复操作,算是最简化版本的排枪射击。

    而就连这种操作也要拜射击军武器足够简单所赐:只要摆开枪身将纸壳弹塞进枪管再闭锁,就能开火射击,别说蹲下,哪怕是趴在地上一样不影响操作;唯一的问题可能就是枪机密封性极差,大量硝烟会直接喷在士兵脸上而且有炸膛的风险,从而导致有效射距和精度都很低;但这一切在简易的操作和惊人的射速面前,都不算缺点!

    什么精度,什么距离,谁能在敌人开第一枪的时候,把第三发铅弹打出去,谁就能赢得战斗的胜利——这就是阿列克谢现在的想法。

    失算了的圣战军也快速展开阵型,与射击军对射,但已经承受了半天枪林弹雨的他们根本无法保持冷静的心情扣动扳机,每一枪的精度都大打折扣。

    而随着交战前夕猝不及防的先手优势逐渐失去,射击军的身影也在对面的乱枪和炮火中不断倒下;但土著民战士们却依旧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一样,继续重复着填单装弹开火射击的轮回,将身上的弹药砸向对面。

    终于…承受不住伤亡的圣战军抢先发动了刺刀冲锋;面无表情的阿列克谢再度举起燃起烈火的长刀,身后的射击军也纷纷调转强身,手掌紧握着仍然在发烫的枪管,露出了冰冷的斧刃准备迎击。

    一百公尺,五十公尺,三十……

    “铛——!

    利刃撞击声在空气中炸响,明晃晃的刺刀扎进了射击军战士的胸膛。

    但圣战军线列兵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因为浑身染血的兽奴并未哀嚎着止步,反而冲自己露出了狞笑,举起他的双手战斧,“轻轻”地敲向自己的头颅。

    而这样的情况甚至还不是孤例。

    一个又一个射击军毫不留情的挥舞着斧头,硬顶着圣战军的刺刀冲锋也要挤进人群;伴随着令人牙酸恶寒的碰撞和撕扯声中,敲碎头颅,砸断骨头,撕扯血肉,剖开胸膛……

    或许刺刀的杀伤效率更高,或许论伤亡比是射击军处于劣势…但当看到战友们一个个死无全尸的时候,精锐的勒文特私兵也逐渐开始动摇。

    待到天色逐渐黯淡,始终没能突破射击军阻击的博雷军团不得不放弃了进攻,向后收拢到了已经被占领的第一道防线;本就兵力匮乏的阿列克谢也没有组织追击,默默的撤回阵地,只留下少量精锐打扫战场,收拢自己人的尸体,以及尤其重要的枪支弹药。

    而就在阿列克谢以为今天也会像之前的阻击战一样草草告一段落的时候,线列兵连长马可斯突然悄悄的找到自己,声称抓到了一个跑来投诚的家伙。

    “投诚?”

    第二步兵团长表情古怪的打量着眼前的身影,低眉顺眼,畏畏缩缩,还满是讨好的笑容,简直玷污了身上了黑色教士长跑…总觉得特别的眼熟,虽然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你…你是不是曾经到过白鲸港啊?”

    “阁下的记忆里不错,这么快就猜中了。”那人讨好似的一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卡林·雅克,是个普普通通,非常一般的秩序之环见习教士。”

    “如您所见,我并不是什么从对面圣战军跑来投诚的倒霉蛋,那只是我用来方便接近您的假身份——硬要说我是干什么的,大概…就是一笔大生意的中间人吧?”

    tsxsw.la

    阿列克谢:“……代理?”

    “您可以这么理解,只不过我不仅是对面的,也完全可以是您的代理人。”见习教士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我来的目的,就是帮助二位双方撮合一场绝好的生意。”

    “一场…能够共赢的…大生意!”

    相关推荐:近身狂婿万界超级网吧系统超级直播打赏系统超级主播打赏系统噩梦清道夫巨神兵1巨神兵(手枪)傀儡封仙末世之游戏具现系统末世之游戏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