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直播地球之五十亿年 > 第一百五十七章:长生的代价(求订阅)
  • 第一百五十七章:长生的代价(求订阅)

    作品:《直播地球之五十亿年

    伊凡·巢摇了摇头:“与我通行的那两人,对付不了这艘母舰,他们的实力弱于我不少,飞行器的性能也一般,攻击力仅仅比那些小型飞碟大一些。”

    “即便是我们第二纪元文明,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足够的实力的,其实绝大部分都还是普通人类。”

    “另外,那两人中有一人属于比较疯狂和偏执的类型,是一名科研学者,而另外一人,是监视他的人员。”

    “这两人,其实也和陨病毒有关,当初陨病毒被修祖带回了文明后,进行了无数次的实验,依旧没有找到控制和改造陨病毒的方法。”

    “后来介于陨病毒的危险性,再加上无数次的实验没有任何结果,所有将陨病毒封存了起来。”

    “直到几万年前,我们的科技有了一次突破,才重新将封存的陨病毒取了出来。”

    “而这一次,虽然经过无数次的实验,有了一些突破,虽然在生物上做过实验,但稳定性和效用并不高,而且副作用有时候会很严重。”

    “而这名科研学者主动申请将不稳定的陨病毒注射到了自己体内,以研究陨病毒改造后的效果。”

    “当时还没有在人类身上试验过,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最终还是允许了该科学家的行动。”

    “结果可以说是幸运也可以说是不幸,陨病毒的感染性和强化机体性没有体现。”

    “虽然陨病毒长生的效果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了,但后来经过科研学者进行测试,发现他身体上所有的细胞全被激活了,而且没有了基因限制。”

    “等于说不受外界限制的话,可以一直生存下去。”

    “这不是挺好的吗?是有什么副作用吗?”

    韩川好奇和兴趣的插了一句,强化机体性质虽然没有了,但感染性质也没有了啊,而且还保留了长生的性质。

    “对,副作用很大。”伊凡·巢微微苦笑了下。

    “首先,他失去了繁衍后代的能力,他的生殖细胞在进入母体卵细胞后后,会无限制的进行分裂和吸收卵细胞的营养,导致直接卵细胞死亡,根本就无法受精繁衍。”

    “第二,虽然细胞的分裂不受基因限制了,但同时也导致了他的新的机体细胞一直在生成,而老细胞则不断在死亡。”

    “这个速度很快,几乎不到二十四小时就会将整个身体的细胞替换全部替换一次。”

    “所以他每天需要无数的营养来供应,稍有断缺,就会导致整个人直接死亡,其实基因锁在每种生物身上都有,而有时候恰恰是基因锁保护了我们。”

    “第三,陨病毒改造了他的基因的同时,也几乎全部破坏了免疫系统,导致他现在一到受到外部细菌病毒侵入,就必定会感染。”

    “感染不可怕,但可怕的是这些感染的细菌和病毒不会随着细胞的更换而消失,会一直留在身体内。”

    “所以他现在可以说是个各种病毒和细菌的生存体,浑身上下全是各种病毒和细菌不说,还不会死亡,只能遭受各种病痛折磨。”

    “第四,陨病毒修改基因后,之前他修炼的等级,全部没了。”

    “全身细胞被全部替换一轮后,新诞生的细胞虽然可以存储能量,但因为替换速度太快,导致他现在没办法修炼,变成了个没有任何能力的凡人。”

    “第五......”

    ......

    等到伊凡·巢说完,韩川浑身都亲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第二纪元文明这是改造了个什么怪物出来。

    林林总总列出来的这些副作用,有一条,就可以说算是陨病毒改造失败了。

    虽然长生效果是保留了,但是整个人都直接废了,还****的有什么用?

    还得日日夜夜遭受痛苦的折磨。

    果然长生是有代价的,但是这个代价,太可怕了。

    如果要他去承受这样的代价去获得长生,他宁愿不要。

    “那这个科学家,跑到地球上来做什么?而且他不还是重要的实验体吗?也能跑出来?”

    韩川奇怪的问道,伊凡·巢刚刚说这个科学家就在地球上,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人会被放出来。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亿里迢迢给母星送毒?

    哪有这样搞的?

    “他来母星是尝试找解决方法的。”伊凡·巢解释道。

    “虽然长生了,但这样的长生未免有些太痛苦了,所以文明允许了他在一名监督人员的陪同下回到母星寻找解决办法。”

    “苏先生,您还能制造一份陨病毒的逆向药剂吗?虽然这名科学家有些疯狂和偏执,但也不至于日夜忍受这样的痛苦。”

    “如果可以,我想向苏先生交易一份逆向药剂。”伊凡·巢坐起来问道。

    “伊凡·修没从亚特兰蒂斯带回去免疫药剂?”韩川好奇的问道,当时亚特兰蒂斯是有保存他的血溶液的。

    “带了,但是因为最终失效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逆向药剂也失去了效果。”伊凡·巢摇摇头道。

    “你们的修祖,有没有告诉你们陨病毒的配置方法?”

    韩川沉默了半响后问道。

    伊凡·巢摇摇头,道:“修祖只说过这个是时空旅行者留下来的,说是可以解决陨病毒危机。”

    “那母星上应该也没有逆向药剂了吧?有也应该在亚特兰蒂斯文明哪里吧?”

    韩川好奇的问道,紧接着补问了一句:“对了,亚特兰蒂斯文明去哪了?”

    “亚特兰蒂斯文明自然也在母星系外。”

    伊凡·巢古怪的看了一眼韩川,这位好像不太关心纪元文明的事情,好多事情都不太了解。

    “至于逆向药剂,亚特兰蒂斯文明当时将您留给他们的分成了四分。”

    “一份在一个叫做哈尔公爵的人手上,一份被修祖带回了文明,一份在亚特兰蒂斯政府手上,还有一份,留在了母星保存在一处地方。”

    “而哈尔公爵早已经死亡,药剂也失踪不见了,亚特兰蒂斯政府手上的药剂虽然保留下来了,但同样也失效了。”

    哈尔公爵都已经死了啊,韩川在心中回忆起那个刚毅的军人,顿时有些感叹。

    虽然对他而言,只过去了一个月不到,但可能对于某些人来说已经过去了无数年。

    韩川奇怪的朝着伊凡·巢问道“既然都失效了,那母星上的,不应该也失效了吗?他会母星上来找也没用啊。”

    毕竟都几十万年过去了,一份稀释过的血溶液,还能保存那么久就逆天了。

    “不一定,我们后来找到亚特兰蒂斯政府时,他们说逆向药剂的失效,是从离开母星后开始的。”

    “而且,保留在母星的逆向药剂被亚特兰蒂斯政府封锁在一处零下七十八度的环境中。”

    “亚特兰蒂斯政府说,逆向药剂在母星上似乎可以永久保存。”

    “所以文明才抱有了一丝希望,最后商议过后才会允许这名科学家来到地球寻找。”

    “原来是这样。”韩川点了点头,恍然明白,接着问道:“亚特兰蒂斯政府将逆向药剂保存在哪了?”

    “在西方的另一片大陆之上,一处被称为亚特兰蒂斯是文明称为‘母星之眼’的核心地下,那里是一片沙漠。”

    “沙漠?地球之眼?非洲的撒哈拉之眼?”

    伊凡·巢这样一说,韩川就想到了位于非洲的撒哈拉之眼。

    这个地方在现实中被认为是亚特兰蒂斯文明的遗址。

    因为形状很像一只眼睛,所以又被称为‘地球之眼’,形成原因至今都没确认,有些认为是陨石撞击造成的,也有些认为是因为风化导致的。

    与此撒哈拉之眼对应的,则是华国境内塔克拉玛干沙漠里面的另一地奇貌的地形,同样是圆形的眼状结构,而且两者都处于沙漠中。

    而这两处眼状地址结构被人们认为是地球的一双眼睛。

    没想到撒哈拉沙漠之眼居然还真的和亚特兰蒂斯文明有关系。

    他以前一直都以为是自然的地理环境。

    不过现在想一想,既然亚特兰蒂斯文明存在过,而且从星岛的布局来看,撒哈拉之眼是他们的遗留痕迹也正常。

    “没找到吗?”韩川问道。

    既然伊凡·巢向他求一份逆向药剂就代表了这名科学家并没有找到逆向药剂,或者说保存的这一份逆向药剂也失效了。

    “保存的逆向药剂找到了,但没用了。”伊凡·巢露出个无奈的苦笑。

    “在来到母星不到一周,我们就找到了逆向药剂,但是因为母星的地址活动,导致保存的地方完全被挤压了,药剂自然也损毁了。”

    “那为什么这名科学家还留在母星上?为什么还在这里遗留百多年?”

    韩川奇怪的问道,既然希望已经没了,不应该回母星系外再去想办法吗?

    伊凡·巢和他们不是来地球已经百多年了吗?

    “百年?没有啊,我们来母星才六十余年啊。”伊凡·巢茫然。

    “你上次不是说你离开家族来母星已经百多年了吗?”韩川诧异的问道。

    “哦,你是说那个啊,我离开家族的确百年了,但并不是离开就立刻来到了母星。”

    “我去了一些其他的地方,后来在过来母星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他们。”伊凡·巢解释道。

    “至于为什么他们依旧还留在母星上,这就和那些巨型生物有关系了。”

    “嗯?”韩川疑惑的看着伊凡·巢,怎么这事又扯到了巨型生物。

    “逆向药剂的确是没用了,但那名科学家找到另外一种办法。”

    “什么办法?”

    “在六十五万年前的时候,陨病毒席卷了母星,苏先生那时候配置了逆向药剂交给亚特兰蒂斯文明。”

    “后来亚特兰蒂斯文明给母星上那些感染了陨病毒但还能救回来的生物全都打了逆向药剂。”

    “这一代代的进化下来,母星上的生物体内遗留了一丝对陨病毒的抗性。”

    “所以那名科学家通过实验制造出来了这些巨型生物,然后提取这些生物体内抗性然后治疗自己?”

    韩川打断了伊凡·巢的话语,脸色和语气有些不悦。

    “算是。”

    伊凡·巢苦笑了一下,韩川不高兴的情绪他自然感受到了。

    对于韩川的来历,伊凡·巢最近这些天也一直在猜测。

    结合这些天的韩川的表现,伊凡·巢觉得对方不是第一纪元文明的人就是第五纪元文明的人。

    两者都有可能,母星上每一个纪元文明的出现,其实都跟第一纪元文明的人有关。

    而至于可能是第五纪元文明的人,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些也都是猜测,既然这位没有表明身份,他也不可能将心理的猜测说出来。

    这个想法只会死埋在他心底。

    对于那名科学家的事情,伊凡·巢现在也没有解释什么。

    尽管巢部落这边和其他地方的的巨型生物并不是他制造和投放的。

    那名科学家虽然偏执和疯狂,但他也不会造成这种破坏母星生态的事情,这是要上绞刑的。

    但母星上的巨型生物一开始的确是他制造出来的,对于这点,伊凡·巢没法否认。

    两人沉默了一阵,和昨晚一样,半靠在躺椅上望着银河星空。

    良久后,韩川开口道:“先说说怎么处理尼比鲁文明吧,至于那名科学家,等处理完尼比鲁文明,我再跟你一起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韩川心底不太想给这名科学家血溶液,他不想将自己的血液用在一个间接杀死了无数原始人类的人身上。

    尽管他是为了自救,可他没法共情这个点。

    因为他是第五纪元文明的人类。

    相关推荐: 神魔主宰基建从游戏开始我的武道面板我要做一条咸鱼永道神王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我的弟子从地球来恶魔猎人的奇妙冒险装A的反派是会被标记的你傻没事我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