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749章 这可太露骨了
  • 一键听书

    第749章 这可太露骨了

    作品:《我的治愈系游戏

    韩非在警方来之前,用自己从深层世界学到的一些手法,撬开了某位学员的嘴巴。

    所谓的星期日夜校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组织,里面的任课老师,曾经都是学员,他们盘踞在远郊,像病毒一样不断扩散。

    xiaoshuting.cc

    最开始这群人也只是口头上交流,从来不去真正行动,但随着课程的不断深入,他们从小动物开始,一步步把目标放在了活人的身上。

    正如白医生为沈洛准备的欢迎仪式那样,他们最开始折磨、杀害的都是坏人,当他们内心的不公和愤怒得到宣泄之后,手染鲜血的他们便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白医生”编织好的圈套,一步步打破人性的底线,一步步变成怪物。

    这群变态疯子白天都有各自的身份,他们平时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唯有在星期日晚上,他们会卸下伪装,暴露出真实的自己。

    星期日夜校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杀戮的理由,根本不需要强迫,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在上过一次“实践课”后,便欲罢不能,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星期日的到来。

    一切的终结,一切的开始,他们也在不断轮回之中,踏入深渊底层。

    每位老师都负责几个学员,这些普通学院只是夜校培养的怪物和炮灰,想要真正掀开星期日夜校的面纱,只有抓住一位“导师”才行。

    也只有导师那个级别,才了解星期日夜校真正的秘密。

    反复确定之后,韩非坐在一群变态中间,大部分学员都没有独立“狩猎”过,他们还停留在理论阶段,每次都是由“导师”带队,联合作案。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算是参与谋杀了,下半辈子应该会在牢房里度过。”韩非翻看那些学员的衣服和手机,他真的很难想象,这些变态当中,有人拥有美满幸福的家庭,有人刚成为父亲,有的人还是受过表彰的模范,他们现在的样子和手机照片的美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翻看手机查找线索,韩非本来也只是抱着随便看看的想法,但当他翻到烧烤店老板的手机时,眼睛微微眯起,他有了意外的收获。

    “这是什么东西?”韩非把一条仿若乱码的短信放在烧烤店老板眼前,那乱码的背景是一家俱乐部,只不过俱乐部中央镶嵌着一个裂开的头颅。

    “我不知道。”烧烤店老板趴在地上,韩非下手太狠了,他现在只有脖子和嘴巴可以动。

    “为什么你妻子的手机里没有这短信,你还背着她参加了其他活动?”韩非又查看了其他人的手机,他发现那位“艺术家”的手机里也有类似的讯息。

    跟烧烤店老板比起来,艺术家陷得更深,他在完成自己的新作品《狗眼看人低》后,第一时间将其拍摄下来,还通过某种特殊的讯息传输渠道,将其发送到给了俱乐部。

    “你不仅参加了星期日夜校,还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你好忙啊?”韩非把“艺术家”按到在地,他正想逼问对方一些事情,谁知道艺术家的手机屏幕竟然亮了一下,他收到了对方发送来的新讯息。

    依旧是那个古怪的俱乐部图标,对方给他发送来了评价和打分。

    “作品《狗眼看人低》,作品得分1.5,以艺术为名,却处处显得粗制滥造,无脑宣泄内心的愤怒,完全是在玷污死亡,该作品无法被收录,不过可以交换到一次参观的机会,获得一杯免费的饮料,请在今晚天亮之前使用。”

    韩非刚看完对方的回信,那讯息就瞬间变成了乱码,只剩下背景图标。

    “死亡还有评分?这群人好变态啊!”韩非以前呆在老城区,因为没钱,他很少往外跑,都是宅在家打游戏,这也是城区内绝大多数人的休闲方式。

    触碰屏幕,韩非还没反应过来,那讯息上的乱码便重新组合成了一个地址,接着便自动销毁了。

    “北郊尸水湾十七号?”

    韩非上网搜了一下,根本没有这个地址,他只好继续用黄赢提供的虚拟身份权限进入深度搜索,最后找到了一个叫做诗水湾的地方。

    诗水湾在新沪最北边,挨着没开发过的沪海北,水况复杂,有很多悬崖绝壁,那边已经荒废了差不多快三十年了。

    “那地方确实是一个杀人藏尸的绝佳场所。”

    韩非还想继续搜索,可他的虚拟身份权限却突然被顶替,网络页面也恢复了正常。

    几秒之后,黄赢的加密电话打了过来:“韩非,你是不是用我提供的那个权限,看了什么不好的信息?”

    “就是查了一下地址。”

    “没了?”

    “那个地址好像是杀人俱乐部聚会的地方。”

    “难怪……”黄赢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最近虚拟权限查的非常严格,我借给你的那个权限是我爸的,我自己暂时还没资格突破智脑编织的信息茧房。”

    “他把权限收回了吗?”

    “是的,他还叮嘱我,最近不要离开智慧城区,说是新沪要有大事发生。”黄赢打电话过来也是为了告诉韩非这个信息:“两大科技巨头都开始进行各种布置,大乱真要开始了,你最近也别到处乱跑,好好接受警方的保护吧。”

    “行,我知道了。”韩非挂断电话,脑子里想的却依旧是那个地址:“艺术家给对方发送了作品,对方告诉他获得了一次参观的机会,还提醒他要在天亮之前过去。”

    韩非这边已经报了警,再加上白医生逃走,星期日夜校和死亡俱乐部的人很可能会收到风声,他获得的这个地址可能就今晚有用。

    “杜静给我展示的地图上,也有一家俱乐部的存在,但那可是深层世界的地图……”脑海里思考着各种问题,韩非最终做出了决定,他准备现在就去诗水湾一趟。

    将烧烤店老板捆好,韩非把他和艺术家的手机塞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准备下楼。

    “你要去哪?”沈洛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

    “我去哪还需要向你汇报吗?你还是想想等会怎么跟警方交代吧,一个不小心你估计就被当成他们的同伙了。”

    “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刚才也不是故意拿刀对准你的。”沈洛把自己手臂上的蝴蝶伤口露了出来:“自从我身上多了这个伤疤,我就感觉有个怪物想要从我的身体里出来,那是一只巨大的蝴蝶,它浑身被恶意缠绕,以我内心的恐惧为食物,我越是抵抗,它就越是开心。”

    “蝴蝶伤疤?”韩非把沈洛送走的时候,他还很正常,至少心理很健康,但现在他的情况明显是出了大问题:“你身上怎么会有蝴蝶印记?”

    “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老委屈了!真的!一退出游戏就收到了数百条很变态的私信,还有人往我家寄满是虫子的快递,邻居们也都觉得我不正常。”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沈洛心里那叫一个冤啊。

    韩非盯着沈洛,他也觉得沈洛没有撒谎,但其他玩家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就沈洛出了问题?

    不过联想到沈洛特殊的体质,韩非也释然了,也许是梦的意识破碎后,随便想要附着在一个人身上,正好就选中了沈洛。

    “我脑子里有蝴蝶在飞,耳边还会不时响起歇斯底里的狂笑,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两个最恐怖的魔鬼逼到了悬崖边上,我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病急乱投医啊。”沈洛很是无奈,他现在成为了很多变态追逐的对象。

    “你在全平台直播里露了脸,身上又有这个蝴蝶伤口,所以被那些疯子盯上很正常,他们估计是把你当成另外一个人了。”韩非大概能明白沈洛为什么会那么吸引变态的注意。

    “是啊,还有的直接叫我主人,一想到对方可能是个变态杀人魔,我就恶心的头皮发麻。”

    看到沈洛这么惨,韩非也有点不好意思,他并不知道狂笑对沈洛做的事情,也不知道狂笑和沈洛在傅生神龛中相遇过,他还觉得是自己老给沈洛人格整形,把对方给整破防了。

    “你身上有蝴蝶印记,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也不安全,那个白医生说不定也没走远。”韩非不敢把沈洛独自留在这里,他思考片刻后,开口说道:“你最近压力很大,要不我带你去放松一下?”

    “去哪放松?”沈洛眼巴巴的看着韩非:“我其实挺想回家的,但家里好像也有鬼,要不我犯点事去坐牢吧。”

    “我带你去个好地方,那是个很少有人知道的俱乐部,玩的特别大。”韩非把烧烤店老板的车钥匙拿在手中,领着沈洛一起下楼。

    “真的吗?”沈洛跟着韩非下了楼:“我们现在就过去不太好吧,这边刚出了命案,等会别再把警察给引过去。”

    “没关系,我和警方很熟悉的。”韩非拍了拍沈洛的肩膀,他拿出手机给厉雪拨打了电话,告诉了对方改装车的拍照和车型,还有这里的情况。

    汇报完后,他坐上烧烤店的车,让沈洛坐在副驾驶上。

    “真的要去吗?”沈洛还是有点不确定,但他现在确实也挺需要放松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人都快要不行了。

    “当然。”

    车辆启动,韩非直接根据导航,朝着更偏远的北郊边缘开去。

    跑了半个小时,路两边连灯都没有,黑漆漆一大片。沈洛忍了一路,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韩非,你确定是要带我去放松吗?”

    “对啊,马上就要到了,别急。”

    “你说的那个俱乐部,跟我想象中的俱乐部是一样的吧?”沈洛抓着安全带,有些紧张。

    “一样不一样我不知道,但那里有尺度很大、非常露骨的表演。”韩非面带微笑,十分淡定。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我没有带钱,手机也丢了,你到时候能借我点吗?”沈洛小声询问,但韩非却没有回话,他把车子开进了一条小路。

    夜风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腥味,他们已经距离沪海很近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导航完全失去了作用。

    韩非在穿过几个岔路口后,根据路标上的种种提示,从变态的角度思考问题,摸索出了一条路,他们最后停在了海湾附近的废弃度假村上。

    说是度假村也不恰当,这里已经没有活人生活的痕迹,很多曾经非常豪华的建筑也都荒废了。

    “到了。”韩非把烧烤店老板的手机递给沈洛:“把蝴蝶伤口遮住,你现在的身份就是烧烤店老板,你是一个变态。”

    “什么意思?角色扮演吗?”沈洛再抬头的时候,他发现韩非已经换上了一种表情,眼底的病态扭曲几乎要溢出,一看就不是个好人。

    “你别这样,我有点害怕了……”

    “跟紧我。”韩非也不废话,领着沈洛进入了诗水湾。

    他们经过一栋栋建筑,最后停在了一家废弃酒店前面。

    就算荒废了很久,也依稀能看出这酒店曾经的奢华辉煌,应该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才会来这里玩。

    “十七号就是这里?”

    低头进入酒店,昏暗的灯光照在了韩非和沈洛的身上,他们左边的墙壁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面具,右边的墙壁上有未开封的隔离衣、防护服。

    “怎么来了两个?不应该是一个人吗?”尖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个身着黑色奇怪服饰的男人从房间里走出,他佩戴着一张鹦鹉面具:“算了,你们选好面具就跟我下来吧,如果怕弄脏衣服,可以穿上防护服。工具你们是用自己的,还是用我们提供的?”

    “你们能提供什么?”

    “任何。”鹦鹉男人发出了难听的笑声,他随便踹了一脚旁边的柜子,一大堆折磨人的刑具掉落在了地上:“选好了,就一起过来吧。你们运气真好,正好赶上了天亮之前的最后一场。”

    鹦鹉男人在前面带路,韩非也找到了一把趁手的短刀,唯有沈洛仍站在原地,他紧紧抓着韩非衣服:“你带我来的是什么地方?!”

    “怎么了?”韩非熟练的挥了一下短刀:“你不是要看露骨的表演吗?”

    相关推荐:重生之极品仙尊学渣逆天系统玄幻:我能抗住最毒的打伊尔迷的武侠之旅透视毒医战争承包商我有骑砍作弊指令骑砍小领主骑砍之潘德传奇荣耀骑砍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