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现代 > 天生绿茶[快穿] > 20、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20
  • 20、穿成总裁的白月光替身20

    作品:《天生绿茶[快穿]

    纪乔真很快想起来,许景铭是有微博的,当初还给他寄了几辈子都用不完的口罩。

    不过既然是自己招来的问题,那么他必须处理完。

    祁俊渣过小男友,但没渣过他,不能给他带去麻烦。

    纪乔真连拍了一阵的戏,又参与完杀青宴,着实有些累了,大脑处于放空状态,准备先休息。

    他把手机调至飞行模式,各种通讯软件都开了免打扰。

    明天早上还有航班,一周没见,再加上情侣装这事,回去后可能有他好受。

    纪乔真洗好澡,把自己塞进被子,开了部睡前电影开始看。

    过了段时间,门口传来一阵沉稳有力的敲门声。

    “谁?”纪乔真警觉问。

    “是我。”男人的声线低沉而清晰,具有一定的辨识度,是许景铭。

    祁俊的经纪人荆蓉给祁俊安排了杀青微博,还没来得及发出去,忽然出了这档事,被气得七窍生烟。

    祁俊爱玩,但以前在私底下玩,比谁都注意,也从未被媒体捕风捉影。

    且他海得有本事,小男友们被甩了也死心塌地,全都做到了对恋情保密。

    荆蓉刚开始还忧心,后来发现没什么隐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去了。

    而这位纪乔真显然是个例外,祁俊自行登录微博加关注也罢,竟然直接给她整出个情侣装热搜。

    荆蓉不顾夜深,给祁俊打了个视频通话。

    看着这张让全国观众神魂颠倒的俊容,她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祁俊,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少女友粉,我对你的私生活已经够放纵了,至少明面上你得注意点吧?还是以为自己已经在圈子里站稳脚跟,连粉丝都不需要了?你也不是没看过,多少人努力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却在一瞬间倒台?热搜已经撤掉了,也用撞衫解释过去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听到她连珠炮似的质问,祁俊只是漫不经心地摸了摸鼻尖:“真的是意外啊,我也没想到会撞衫。”

    荆蓉冷呵一声,当即拆穿了他:“没想到?——那天喊你开会不来,突然请假去买衣服?你代言这么多,品牌方给你寄的衣服不够穿的?你别忘了你是《晋江赋》的男主,现在炒男男cp像什么话,经公司批准了?越是动真格这段感情越不能留,马上去和纪乔真分手。”

    祁俊却笑道:“我这人还没追到呢,分什么手。”

    荆蓉:??????

    她见祁俊死性不改,搬出杀手锏:“没追上是吧,你猜纪乔真知道了你的那些风流债,还可不可能喜欢你。”

    祁俊若无其事的表情忽然滞住。

    荆蓉:“难得的杀青热度就这么浪费了,该不该说你愚蠢。以后少折腾这些,好好拍戏,我可以既往不咎。”

    祁俊:“但曲向清第四部作品的男二号,我想去试镜。”

    荆蓉:“当然要去,这个机会很重要。”

    祁俊:“嗯。”

    荆蓉这才反应过来他话中的转折:“但?这和纪乔真有什么关系,他面试上哪个配角了?”

    祁俊悠然道:“男主。”

    荆蓉:???????

    纪乔真下巴抵着许景铭的胸膛,用身体的热量驱散男人身上的冷气,仰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一周未见,许景铭本来就想得厉害,就势吻他,薄唇冰冷:“来查岗。”

    纪乔真嘤咛一声:“那你查,看我房间里有没有藏人。”

    许景铭瞪他:“你还敢藏人?”

    纪乔真眼尾弯着:“就是因为没人,所以敢让你查。”

    许景铭抚他眼角,不明白他为何这般磨人:“现在没人,之前呢?”

    纪乔真笑容微收:“为什么这么问,你看热搜了?”

    许景铭不吭声,下颚的线条紧绷着,眸底汹涌着不悦的情绪。

    纪乔真:“祁俊穿的只是同款,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穿。都是巧合,你不要误会。”

    许景铭牢牢扣着他的腰,低低提醒:“祁俊他喜欢你。”

    纪乔真:“有这个可能,但我不会喜欢他。”

    许景铭:“你抱了他。”

    纪乔真:“不只抱了他一个人。”

    许景铭目光更沉:“嗯?”

    纪乔真:“我们剧组杀青了,告别拥抱,所有人都一样。”

    “而且祁俊没你帅,老公。”纪乔真见许景铭仍皱着眉头,甜着嗓音喊完,双手勾住他的后颈,热情地亲了一口。且没有浅尝辄止,还用柔软的舌尖笨拙生涩地去抵开他的齿关。

    “……”

    许景铭真实地被撩到了,被那两个字喊得胸腔震颤,又被纪乔真的主动勾得脊髓都发麻,他有些受不了地咬了下他的唇。

    “嗯……疼,你轻点。”纪乔真吃痛。

    许景铭听他带着颤音的轻唤,眸光更深。

    男人反客为主的吻来势汹汹,纪乔真找到间隙说:“你应该不会对祁俊做什么吧。”

    许景铭反问:“你觉得呢。”

    纪乔真眸光一颤:“你别对他怎么样,他粉丝很多,得罪了不好。”

    许景铭低声道:“你觉得我会怕得罪他?”

    纪乔真:“不是。”

    许景铭危险诱哄:“好好说。”

    纪乔真:“我不想在圈子里树敌。有人喜欢我,是很正常的事情。我的粉丝也都很喜欢我,难道你也要制止吗?”

    许景铭想起微博上的老公粉,心中仍是不悦。

    纪乔真知道以许景铭的偏执,不会轻易同意,无奈之下诌出个理由,有些疲惫地道:“我今天才杀青,累了好几个月,我们不要闹不愉快。你就看在今天是我生日的份上,答应我好不好?”

    其实今天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原主的生日。

    当然,也可能是原主的生日,但这些都不可考了。

    原主也不知道自己哪天出生,身份证上生日相关位数是乱填的,连年份都未必确切。

    许景铭也没有问过。

    路景的生日却好记,六月一号,儿童节。

    “怎么不告诉我。”许景铭蹙眉,“如果我不来这里,你准备和别人过?”

    “不是,你看我房间,哪儿有生日的气息。”纪乔真摇头,“我谁都没告诉。我从来没过过生日,觉得没必要告诉你。”

    许景铭沉默,积蓄的怒意终于消散了大半,取而替之的是阵阵疼惜。

    纪乔真软磨硬泡:“你就答应我这一个愿望,以后不要去为难祁俊。”

    许景铭把他抱起:“你的生日愿望,是为另一个男人求情?”

    纪乔真:“我刚刚说过了,不是为他,是为我自己。”

    又认真说:“你答应我。”

    许景铭:“我答应你。愿望你重新许过。”

    纪乔真扬起笑容,想了想,道:“我希望你爱我。”

    许景铭:“我爱不爱你,你还不知道吗?”

    纪乔真:“那、我希望你……”

    许景铭把人压住:“放在心里,说出来不灵。”

    这个突如其来的生日,让纪乔真收获了一场短期旅行。

    杀青后正好空闲,许景铭带他去了北欧,在其他国度,他们不用担心媒体。

    许景铭牵起了他的手,像任何一对热恋中的情侣。

    不知道是天气寒冷的缘故,还是经他提醒,纪乔真里边的衣服,领口扣子从开两颗,到如今在一切公共场所全都扣满。

    许景铭的视线时不时会扫过那里,感到满足,却又想撕扯开那布料,窥探藏匿之下的光景。

    t镇冬日的夜晚最是闻名,绚烂的极光映照在木屋的角角落落,有种惊心动魄的梦幻。

    许景铭把纪乔真翻转过来,少年的眼眸也同样被映照得迷离。

    仿佛藏着暗钩,捣碎他的理智,夺走他的心神,让他近乎眩晕。

    许景铭恍惚觉得纪乔真和以前又有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更媚更勾人,挠得他全身全心地想他。

    许景铭觉得他很爱纪乔真,正如纪乔真爱他一样,这样的认知给他的身心带来极大的愉悦。

    如果末日来了,他和纪乔真的最后时刻,恐怕不仅是亲吻,而是要像现在这样。

    许景铭附在纪乔真耳边,低沉磁哑的嗓音落下,近乎呓语般道:“我们回去领证好不好?”

    纪乔真张了张唇,微微一愣。他的思续有一瞬间的游离,提醒他:“我还没到法定婚龄。”

    许景铭回过神,指尖揉着他被汗水打湿的发:“忘了,你还小。”

    纪乔真似乎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目光依旧落远。

    许景铭沉哑的嗓音传来:“怎么走神了?在想什么?看着我。”

    纪乔真这才回神,双眸重新燃起光亮,含笑吻他俊美的眉眼,哑声问:“你以前喜欢过别人吗?”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许景铭着实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身形顿住,无数的记忆从心底翻涌上来。

    他背着光,深瞳藏匿起情绪,答道:“没有。”

    纪乔真亮晶晶的眼眸望着他,纯净而剔透,像一面镜子:“真的没有吗?”

    许景铭心虚,避开了他充满信任的视线,如鲠在喉。

    “……没有。”他重复道。

    纪乔真容颜中浮现出喜悦:“我就说,你怎么连求婚都不会。”

    许景铭:“……”

    好像是,太简约了。

    许景铭心里策划着什么,有些紧张地问:“你呢,喜欢过谁没有。”

    纪乔真礼尚往来,目光真挚:“我只喜欢你,阿景。”

    许景铭心头一松:“快点长大。”

    纪乔真笑得动人:“很快了。”

    是很快了。

    一趟旅行回来,开春了。

    纪乔真掐指一算,许景川完成他的项目,要回国了。

    相关推荐:系统:白莲和绿茶才是绝配穿成绿茶女配后我出道了白月光,黑绿茶绿茶女王[快穿]绿茶宗师网游之射破苍穹抗日之铁血使命使命1941九重华锦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