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现代 > 天生绿茶[快穿] > 94、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4
  • 94、穿成海王鱼塘里的鱼24

    作品:《天生绿茶[快穿]

    此为穿越章节!想一睹为快, 请补买未买的v章。  许景铭心道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就很好,至于萧凡所说的糟糕可能,只要他想, 就不会成为现实。

    久别重逢的吻后, 车身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空气稀薄了许多。

    许景铭有把纪乔真带去后座的打算,却将他神色间隐隐的疲惫收入眼底。

    晚上的时间还有很长,舟车劳顿, 回去休整片刻也不迟。

    纪乔真似乎也怕他在外面有进一步的动作,引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揪着他的西装衣角, 断断续续地说:“回家, 这次真的回家。我今天没有感冒, 也没有发烧。上次……对不起。”

    他说着,几分羞赧地垂了垂眸, 视线意外地撞上了什么, 仓促收回,脸色倏然一红。

    许景铭明白纪乔真在意指什么,他说的话因慌乱而简约, 甚至词不达意,却带着深层次的撩拨, 总能最快地唤醒他的欲念。

    许景铭脑中的弦绷得很紧,却是缓慢地放开他, 嗓音喑哑:“不用道歉, 你上次是生病了,我怎么可能会怪你。”

    许景铭搂着人进家门,客厅的光线温暖明亮, 更清晰地照出少年的眉眼轮廓。

    许景铭盯着纪乔真细细打量,同时捏了捏他的侧腰:“怎么瘦了这么多?”

    纪乔真:“导演让我控制体重,没有吃很多,等杀青以后会长回来的。

    许景铭眉心蹙起:“你先休息一下,我让成姨煮点夜宵。”

    他以为纪乔真会以保持体重为由拒绝,语气稍重,带着点命令的口吻,没想到纪乔真弯起漂亮的眼睛:“我去给你做云吞面。”

    许景铭微微一怔。

    他想念纪乔真做的早餐,分开的这段时间,也让成姨尝试着做各种风味的云吞面,都比不及十分之一二。

    本想让纪乔真好好休息,一时间却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不久后,厨房里飘来熟悉的香气,逸散在空气中,勾动着味蕾。

    纪乔真端了两碗面上桌,歪了歪头,喊他:“我煮好啦。”

    看向纪乔真的瞬间,许景铭猝不及防地意识到——纪乔真和路景其实并不容易被混淆。

    曾经以前以为一样的动作,此刻看来却是不同,比如歪脑袋,路景习惯往右侧,而纪乔真是左侧。

    经此比较,许景铭调出记忆,不由多了些对比。

    还发现路景领口习惯开一颗扣子,纪乔真却喜欢开两颗,每次看到的时候,都露出半边锁骨。

    他忽然有些不太理解,自己过去为何把他们混为一人。

    说起领扣,许景铭的视线再次凝住。

    纪乔真的锁骨白皙精致,漂亮得像艺术品,让人情不自禁想亲吻,甚至拓上红印。随随便便地露出一隅,都可以激发出他的凌富强民主虐欲。

    许景铭相信不只有他一人如此,出声提醒:“明天在外面把领扣扣好。”

    话题转得突然,纪乔真顺着许景铭的视线,读懂他的意思,很快接上话:“外面很冷,会披外套。”

    许景铭:……也对。

    天气这么冷了,出门会穿很多。

    就像祁俊来借遥控器的那天晚上,哪怕纪乔真已经做好了睡觉准备,也会不嫌麻烦地把扣子扣好,再披上衣服,这点上他不用太过操心。

    夜宵进行时,纪乔真把话题转回来,语中暗含期许:“好吃吗?”

    许景铭嗓音低沉:“很不错。”

    “可我刚刚听成姨说,你更喜欢清淡的。”纪乔真有些忐忑地问,“是这样吗,我做完了才知道。”

    “那是过去,你做的刚刚好。”许景铭觉得成姨可能产生了什么误解,他让她换回原来的清淡,是因为她做不出纪乔真的味道。

    纪乔真松下一口气,唇角弯出笑意:“你喜欢我就天天给你做。今天还给你加了个溏心蛋,你是不是最喜欢吃溏心蛋?”

    许景铭从来没有这个喜好,听到后略感疑惑,这也是成姨告诉他的?她又产生了什么误解?成姨虽然来别墅时间不长,也应该知道这一点。

    但纪乔真说得自然,眼眸清亮璀璨,许景铭觉得他无需纠结这个问题,也不想扫纪乔真的兴。

    纪乔真做的,他都可以接受。

    纪乔真得到想要的回答,心中满意,安静地吃完面,抬起眉眼,打着商量问:“还有一件事,客厅的百合可以移到阳台上吗?我对百合有点过敏。”

    许景铭知道严重的过敏会导致休克,甚至危及生命危险,蹙眉道:“这么严重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我马上喊人搬走。”

    纪乔真让他不要着急:“不严重,我是很轻微的过敏。”

    许景铭:“你对所有花粉都过敏?”

    纪乔真:“不是,我只对百合花过敏。”

    许景铭:“你喜欢什么品种的花?”

    纪乔真:“我喜欢玫瑰。”

    许景铭点了点头,意识到自己对纪乔真的喜好知之甚少:“你还有什么想法,喜欢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纪乔真有些不好意思,温温吞吞地变着法儿透露了一些自己的喜好。

    就像小学语文考试中用一系列名词造句的试题,把尽可能多的要素不留痕迹地往里面塞。

    许景铭据此列了个清单。

    洗澡前,纪乔真钻进衣柜里拿睡衣,顺手挑了下明天出行的衣服。

    他拿了一件路景的同款,放在自己身前比划,侧眸问向刚刚走进房间的许景铭:“这件好看吗?”

    许景铭看到后,神情微微凝滞。

    纪乔真:“嗯?”

    许景铭走到纪乔真身边,不动手色把他手里的衣服拿走,放回衣柜,转而取了件自己的衬衣:“不如这件好看。”

    许景铭像纪乔真刚刚那样,把衬衣放在纪乔真的身前比划,看向他的目光渐渐深沉、灼热。

    纪乔真仍处于懵懂的状态,好像并不理解刚刚那件衣服和现在这件有什么不同。

    许景铭最爱的便是他这样懵懂纯然的神情,趁着纪乔真呆愣之际,扯下衬衫上的领带,缠上了他的手腕。

    “……”

    纪乔真终于意识到自己演戏过了头,来不及开口,便瞬间失重,整个人被打横抱起。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从浴室到卧室。

    纪乔真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细致白皙的肌肤上满是被折腾出的痕迹,眼角渗着泪意,已经红得不能看了。

    许景铭却还是不满足,放任他休息短暂的时间,气息都没匀,又被拖回来一阵翻云覆雨。

    明明说着不怪他,却好像带着惩罚的性质,宣泄这段时间的思念成疾。

    纪乔真开始还在享受,后面就逐渐脱力了,恍惚的意识中,觉得这个男人不是霸总文学中描述的天赋异禀,是有点变态。即使有过预判,战况还是超出想象。

    他断断续续地说:“你是不是忘了我上次,之前……”

    是怎样疼得连路都走不动的。

    许景铭不为所动,提醒他:“一个月了。”

    纪乔真:“但是……”

    许景铭从身后咬他耳垂:“我很想你。”

    纪乔真:“我明天还要拍戏……”

    男人嗓音低哑,灼热气息倾洒:“和我商量?叫我名字。”

    纪乔真顺从,嗓音轻轻发颤:“阿景。”

    依然是脆弱动人的语气语调,听到这两个字,许景铭内心却明显地惊慌了一下。

    虽然他的名字中也含景字,却从来没有人喊过他阿景,包括他的母亲。

    他却喊过路景小景。

    许景铭不想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回想起关于路景的一点一滴。纪乔真眼中炽烈纯粹的爱意,会让他有种无处遁形的难堪。

    许景铭微微停顿:“怎么改称呼了,嗯?”

    纪乔真缩了一下,眼底雾濛濛地反问:“不好听吗?”

    为了增加可信度,纪乔真又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祁俊的小名也叫阿名,昨天我听到有人这么喊他,我不想你们重名。”

    许景铭心脏一紧,事实证明,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比之前更不好受。他忽然就接受了:“好听。多喊几声听听。”

    纪乔真情深意切地应了。

    许景铭身形愈发紧绷,扣住他的双手,俯身,用吻堵住了他喉咙间破碎的呜咽。

    纪乔真意识到许景铭完全忘记了打商量才是喊名字的初衷,却已经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许景铭瞎折腾,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纪乔真庆幸他的先见之明,在昨晚向董诚请过了上午的假。

    许景铭也已经透支,睡得很沉。床头柜上,摆放着他睡前放好的胸针收纳盒。

    纪乔真摩挲着那枚银色胸针,思索着低喃出阿景二字。

    1551听到纪乔真的声音,也从休眠状态中清醒过来,来不及八卦昨晚的事情,就问出困惑:“阿景?路景?宿主为什么叫路景这么亲切?”

    纪乔真:“不是路景。”

    1551:“咦?难不成是许景铭——对噢!许景铭的名字中也有景字!没事啦!”

    纪乔真却道:“也不是许景铭。”

    1551:“咦?”

    纪乔真:“是许景铭他哥。”

    1551:“……”

    它迅速地从当初调给纪乔真的资料卡中,找到了许景铭他亲哥——姓许名景川这张。

    1551发现许景川小时候,小名真的叫阿景。直到许景铭出生,两人同了字称呼才改变,许景铭并不知情。

    再一看。

    原主“初遇”许景川那天,许景川穿了一身深蓝色西装,右胸口处别了个银色胸针。

    再一看。

    许景川喜欢吃溏心蛋。

    再一看。

    许景川最喜欢的花种是玫瑰。

    再一看。

    ……

    1551:窝草。

    许景铭捕捉到他的异常,沉声问:“怎么了?哭过了?”

    纪乔真不准备让许景铭知道他拍过了哭戏,吸了吸鼻子,软乎乎地答:“没呢,可能吹了点风,有点感冒。”

    许景铭:“谁让你穿那么少?”

    纪乔真心道,还不是衣柜里你的便服太少,找不到一件厚的?

    他嗓音中混着自然的、稀薄的哭腔:“我穿的够多了,是戏服比较薄。”

    许景铭:“让他们把空调开开,回头电费报销。”

    纪乔真:“好。”

    所处城市偏南,秋冬季节湿冷难耐,大多数场景是外景拍摄,空调也拯救不了。纪乔真却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回头许景铭让他添衣,路景的衣服他是不会穿的,便直接应下。

    许景铭:“嗯,别喝醉,我十一点来接你。”

    纪乔真啊了一声,犹豫着说:“十一点可能有点早。”

    许景铭似乎有些不悦:“你想在外面待到什么时候?”

    纪乔真:“今天开机,大家都很兴奋……”

    许景铭:“不能太晚。”

    纪乔真:“好,那我十一点回去。”

    适当地忤逆,一方面不让许景铭太飘,一方面衬托他乖顺。

    许景铭显然吃这一套,为情人的听话感到满意:“把地点微信发给我,我在门口等你。”

    纪乔真挂了电话,发现祁俊正路过他的身后,男人眉眼含笑:“在和谁打电话?”

    纪乔真把手机收进兜里,礼貌道:“家里的阿姨,和她说我会早点回去。”

    祁俊想,这小家伙还真是一个乖宝宝,掸了下烟蒂:“确实应该早点回去,晚上不太安全。”

    纪乔真弯唇笑:“不是小孩了,也不是小姑娘,怎会不安全。”

    祁俊又顺道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可不就是小孩儿。”

    纪乔真:“二十多了。”

    祁俊:“刚出头,年轻得很。”

    1551旁敲侧击:“宿主,祁俊对你有意思呀,他是不是想追你。”

    纪乔真:“追倒说不上,最多想玩玩。除非他有读心术,见了我一面,就知道我有有趣的灵魂。”

    1551:“万里挑一的灵魂之所以重要,是在皮囊千篇一律的情况下。宿主的美貌已经万里挑一,让人看着就觉得灵魂有趣。”

    纪乔真:“行了,不用吹彩虹屁,你给的资料卡不是说,祁俊对待感情较为轻浮?”

    1551还是个单纯的系统:“虽然是这样,但若他这次动心了呢?”

    纪乔真:“不太可能,昨天我听组里人说,他前天才和小男友分手?”

    1551:“也是。小男友哭得死去活来,祁俊眉头都没皱一下。”

    纪乔真:“原剧情中他还追过路景,可能就是好这一口长相。如果没有祁俊,许景铭和路景不一定会那么迅速地复合。所以说,危机感很重要。”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容易得到便不易珍惜,都是这个道理。

    从全组嘲到全组宠,纪乔真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没有人能抗拒和一个长得漂亮、演技优秀、性格单纯、家境不凡的人成为朋友。虽然纪乔真才刚刚出道,却是肉眼可见的潜力股,眼见着当红明星祁俊都与他交好,质疑过纪乔真的人都按捺下羞耻心,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

    积攒下整个剧组的人脉,无疑是好事,但这种场合少不了觥筹交错。原主酒量不行,一醉就断片,势必不能喝多。离聚会结束还有很长时间,纪乔真借口上厕所,倚在栏杆上吹着深秋的晚风。

    1551看着纪乔真被吹得通红的鼻尖,问道:“宿主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啦?”

    纪乔真:“今晚月色不错。”

    1551探了一圈,确定这是个多云的夜晚:“……月亮呢?”

    纪乔真:“……这不重要。”

    1551:“好,不重要。”

    纪乔真:“里面太闷了,出来透个气。”

    1551为宿主重新的正经回答感到感动,“透气可以,就是风好像有点大,天凉了,宿主明天多穿点衣服。”

    纪乔真:“是啊,天凉了,好久没生病了。”

    1551:“???”

    哪怕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许景铭依然鬼使神差地,十点就离开了集团。

    再哪怕接收到一些消息,答应在门口等,许景铭依然忍不住上到剧组所在的楼层。

    包厢的门开了一条缝,玄关处的镜面中,纪乔真笑容干净纯粹,在一群年轻人中夺目扎眼。

    许景铭看着眼前的一派和气,胸口却莫名发堵——好像他们才是同个世界的人。尤其是组里的男一号,和他差不多高的身高,宽肩长腿,往纪乔真身前一站,几乎把人完整地挡住了。侧过身的时候,炙热的目光带着他最熟悉不过的占有欲,黏在纪乔真身上。

    有这么好看?

    许景铭蹙着眉,把目光重新锁在纪乔真身上,不得不承认答案是肯定的。纪乔真手里拿着酒杯,红酒在杯中摇晃。唇色比以往更为妖冶,像夜间出行的妖精。偏偏唇角还绽着笑容,似乎没有收起的打算。明明是乖得不行的笑容,却勾人而不自知。显然是把昨晚才醉倒的事忘诸脑后了。

    许景铭脑海中不禁浮现起纪乔真的醉容,很安静,但也很漂亮。想到他那副模样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有些焦灼难耐。

    好在纪乔真下一秒正好出来上厕所,刚闯出包厢门,就被许景铭扣住手腕,往大门的方向带。

    纪乔真没做好离开的准备,语气中带着措手不及的惊慌:“你怎么就来啦,不是说好十一点吗?”

    许景铭声线微愠,语气也重:“想来就来了。”

    纪乔真抽了抽手,商量着说:“你,能不能轻一点。”

    许景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重了,低眼一看,少年白皙的手腕上已然多了一圈红痕,眸光不由定住,低声叹:“这么娇气,嗯?”

    纪乔真没再吭声。

    到车上的这一段路格外长。

    许景铭把人放在后座上,锁上车门,压着纪乔真去吻他的眉眼,很快发现他眼眶的浮肿:“真哭了?谁欺负你了?”

    纪乔真侧过头:“没有。”

    许景铭:“继续骗?”

    纪乔真:“……”

    许景铭:“你们导演和我说了剧组的一些非议,是不是因为这个?”

    纪乔真是惊喜的,他没想到董诚竟然直接替他表达了想表达的信息,如此一来便省事儿多了。

    许景铭不知道他眼眶红肿,声音哽咽的缘由,想必董诚也没有告诉他今天拍的是哭戏。作为一名导演,也确实无需将拍摄细节事无巨细地告知投资人。

    这点正中下怀,也顺水推舟达成了目的——

    成功让许景铭误以为,他今天情绪不佳,是被外面的流言蜚语中伤导致的。

    “我心态不好。”纪乔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整个人缩在阴翳中,眼神闪烁,被脆弱感笼罩。

    许景铭想到纪乔真被恶劣的言辞攻击——虽然没有具体听到别人说了什么,但从纪乔真的状态来看,也能想象出骂得有多难听,面上覆上一层寒霜:“谁说的那些话?”

    “不止一个人。”纪乔真回避着许景铭的视线,“其实也不怪别人多想,我确实……”

    许景铭见他偏过头,轻吻了下他的耳垂,以示安抚:“是我的问题,没考虑到这点,早上应该停在偏点的地方。”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对方不是公众人物,无需注意什么。现在则不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捕捉、放大、加以揣测。

    给纪乔真资源,是为了他的演艺道路能更加顺畅,送纪乔真去片场,是为了不让他迟到。非常直接的初衷,却没有考虑到旁人的非议。

    如果自己的举措非但没有帮助到他,反而影响到他的未来,纪乔真也就不会再有跟着他的理由——他本来就无意于找金主,是自己循循善诱,开出了让百分之九十的新人都无法抗拒的条件。

    想到这里,许景铭心脏无端跳空了一拍,更无法忽视纪乔真低落的情绪。

    他平时话少,惜字如金,这时却组织措辞,极力安慰:“董诚说你过去那段时间很努力,以你今天的表现,就算没有我这层关系,也一样会让你进组。所以你能配上这个位置知道吗?”

    纪乔真眼睛亮了一下,闪过孩子般雀跃的欢喜,有些不敢置信:“导演夸我了?”

    许景铭点头,低声道:“不用告诉他们你进组的原因,没有人能质疑你。”

    说完这些,纪乔真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转了不少。

    许景铭第一次在哄人开心这件事情上获得这么充裕的成就感,见纪乔真状态依旧不比以往,继续问道:“你会开车?”

    “会。”纪乔真语带困惑。

    许景铭:“这车你拿去开,抽空找个时间过户。别再担心了,也不许再哭。”

    听到这话,纪乔真睁圆了眼睛:“这怎么行……”

    许景铭:“有什么不行?”

    他决定做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

    1551看着纪乔真多出来的虚拟财产——在过户后就会变成切实存在的财产,已经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积累到的财富,叹道:“还可以这样???”

    亏它早上的时候以为纪乔真让许景铭送他只是想炫个富……它果然是个单纯的系统。

    面对1551穷追不舍的问题,纪乔真难得耐心地解释:“第一,只有这车能配得上我身上的衣服。”

    1551:“确实。”许景铭任何一件衣服价值不菲,被放进卧室衣柜里的,更是价格高昂。

    纪乔真:“第二,这车不给我,以目前的舆论形式,可能真没法收场。”

    1551:“也对。”

    纪乔真:“第三,排面使人快乐!”

    1551:“………是挺快乐。”

    纪乔真:“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提醒我一下?”

    1551:“没问题。”

    纪乔真:“我得在那之前,把这车卖了。”

    1551:“……………”

    纪乔真:“这车是限量的,还有升值的可能。”

    1551:“……不戳。”

    紧随其后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许景铭身上的味道清冽好闻,宛如雪后松林,带着荷尔蒙的气息。

    纪乔真轻笑说:“今天能不能放过我。”

    许景铭霸道地封住他的唇:“不可以。”

    纪乔真趁着间隙道:“那可不可以回家再说,剧组就在附近……”

    听到剧组二字,许景铭眸光一凛,明知故问:“怕谁看见?”

    纪乔真:“怕狗仔,怕粉丝。虽然粉丝……我可能还没多少。”

    没听到剧组成员的名字,许景铭心中莫名踏实,升上愉悦。

    “行,那先回家。”许景铭整理好纪乔真的衣衫,“以后在外面,再不听话……”

    纪乔真红着脸:“我哪儿没听话。”

    他说这话的时候,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有种让人想保护,却也想破坏的纯然。

    许景铭也说不上来纪乔真具体哪里没听话,难不成往后阻止他和同事往来?略感心虚地丢下“狡辩”二字,便再次吻了上去。

    纪乔真:“好。”

    所处城市偏南,秋冬季节湿冷难耐,大多数场景是外景拍摄,空调也拯救不了。纪乔真却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一时半会回不了家,回头许景铭让他添衣,路景的衣服他是不会穿的,便直接应下。

    许景铭:“嗯,别喝醉,我十一点来接你。”

    纪乔真啊了一声,犹豫着说:“十一点可能有点早。”

    许景铭似乎有些不悦:“你想在外面待到什么时候?”

    纪乔真:“今天开机,大家都很兴奋……”

    许景铭:“不能太晚。”

    纪乔真:“好,那我十一点回去。”

    适当地忤逆,一方面不让许景铭太飘,一方面衬托他乖顺。

    许景铭显然吃这一套,为情人的听话感到满意:“把地点微信发给我,我在门口等你。”

    纪乔真挂了电话,发现祁俊正路过他的身后,男人眉眼含笑:“在和谁打电话?”

    纪乔真把手机收进兜里,礼貌道:“家里的阿姨,和她说我会早点回去。”

    祁俊想,这小家伙还真是一个乖宝宝,掸了下烟蒂:“确实应该早点回去,晚上不太安全。”

    纪乔真弯唇笑:“不是小孩了,也不是小姑娘,怎会不安全。”

    祁俊又顺道在他头顶揉了一把:“可不就是小孩儿。”

    纪乔真:“二十多了。”

    祁俊:“刚出头,年轻得很。”

    1551旁敲侧击:“宿主,祁俊对你有意思呀,他是不是想追你。”

    纪乔真:“追倒说不上,最多想玩玩。除非他有读心术,见了我一面,就知道我有有趣的灵魂。”

    1551:“万里挑一的灵魂之所以重要,是在皮囊千篇一律的情况下。宿主的美貌已经万里挑一,让人看着就觉得灵魂有趣。”

    纪乔真:“行了,不用吹彩虹屁,你给的资料卡不是说,祁俊对待感情较为轻浮?”

    1551还是个单纯的系统:“虽然是这样,但若他这次动心了呢?”

    纪乔真:“不太可能,昨天我听组里人说,他前天才和小男友分手?”

    1551:“也是。小男友哭得死去活来,祁俊眉头都没皱一下。”

    纪乔真:“原剧情中他还追过路景,可能就是好这一口长相。如果没有祁俊,许景铭和路景不一定会那么迅速地复合。所以说,危机感很重要。”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容易得到便不易珍惜,都是这个道理。

    从全组嘲到全组宠,纪乔真只用了一天的时间,没有人能抗拒和一个长得漂亮、演技优秀、性格单纯、家境不凡的人成为朋友。虽然纪乔真才刚刚出道,却是肉眼可见的潜力股,眼见着当红明星祁俊都与他交好,质疑过纪乔真的人都按捺下羞耻心,和他交换了联系方式。

    积攒下整个剧组的人脉,无疑是好事,但这种场合少不了觥筹交错。原主酒量不行,一醉就断片,势必不能喝多。离聚会结束还有很长时间,纪乔真借口上厕所,倚在栏杆上吹着深秋的晚风。

    1551看着纪乔真被吹得通红的鼻尖,问道:“宿主怎么一个人跑出来啦?”

    纪乔真:“今晚月色不错。”

    1551探了一圈,确定这是个多云的夜晚:“……月亮呢?”

    纪乔真:“……这不重要。”

    1551:“好,不重要。”

    纪乔真:“里面太闷了,出来透个气。”

    1551为宿主重新的正经回答感到感动,“透气可以,就是风好像有点大,天凉了,宿主明天多穿点衣服。”

    纪乔真:“是啊,天凉了,好久没生病了。”

    1551:“???”

    哪怕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许景铭依然鬼使神差地,十点就离开了集团。

    再哪怕接收到一些消息,答应在门口等,许景铭依然忍不住上到剧组所在的楼层。

    包厢的门开了一条缝,玄关处的镜面中,纪乔真笑容干净纯粹,在一群年轻人中夺目扎眼。

    许景铭看着眼前的一派和气,胸口却莫名发堵——好像他们才是同个世界的人。尤其是组里的男一号,和他差不多高的身高,宽肩长腿,往纪乔真身前一站,几乎把人完整地挡住了。侧过身的时候,炙热的目光带着他最熟悉不过的占有欲,黏在纪乔真身上。

    有这么好看?

    许景铭蹙着眉,把目光重新锁在纪乔真身上,不得不承认答案是肯定的。纪乔真手里拿着酒杯,红酒在杯中摇晃。唇色比以往更为妖冶,像夜间出行的妖精。偏偏唇角还绽着笑容,似乎没有收起的打算。明明是乖得不行的笑容,却勾人而不自知。显然是把昨晚才醉倒的事忘诸脑后了。

    许景铭脑海中不禁浮现起纪乔真的醉容,很安静,但也很漂亮。想到他那副模样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有些焦灼难耐。

    好在纪乔真下一秒正好出来上厕所,刚闯出包厢门,就被许景铭扣住手腕,往大门的方向带。

    纪乔真没做好离开的准备,语气中带着措手不及的惊慌:“你怎么就来啦,不是说好十一点吗?”

    许景铭声线微愠,语气也重:“想来就来了。”

    纪乔真抽了抽手,商量着说:“你,能不能轻一点。”

    许景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道重了,低眼一看,少年白皙的手腕上已然多了一圈红痕,眸光不由定住,低声叹:“这么娇气,嗯?”

    纪乔真没再吭声。

    到车上的这一段路格外长。

    许景铭把人放在后座上,锁上车门,压着纪乔真去吻他的眉眼,很快发现他眼眶的浮肿:“真哭了?谁欺负你了?”

    纪乔真侧过头:“没有。”

    许景铭:“继续骗?”

    纪乔真:“……”

    许景铭:“你们导演和我说了剧组的一些非议,是不是因为这个?”

    纪乔真是惊喜的,他没想到董诚竟然直接替他表达了想表达的信息,如此一来便省事儿多了。

    许景铭不知道他眼眶红肿,声音哽咽的缘由,想必董诚也没有告诉他今天拍的是哭戏。作为一名导演,也确实无需将拍摄细节事无巨细地告知投资人。

    这点正中下怀,也顺水推舟达成了目的——

    成功让许景铭误以为,他今天情绪不佳,是被外面的流言蜚语中伤导致的。

    “我心态不好。”纪乔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整个人缩在阴翳中,眼神闪烁,被脆弱感笼罩。

    许景铭想到纪乔真被恶劣的言辞攻击——虽然没有具体听到别人说了什么,但从纪乔真的状态来看,也能想象出骂得有多难听,面上覆上一层寒霜:“谁说的那些话?”

    “不止一个人。”纪乔真回避着许景铭的视线,“其实也不怪别人多想,我确实……”

    许景铭见他偏过头,轻吻了下他的耳垂,以示安抚:“是我的问题,没考虑到这点,早上应该停在偏点的地方。”

    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对方不是公众人物,无需注意什么。现在则不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捕捉、放大、加以揣测。

    给纪乔真资源,是为了他的演艺道路能更加顺畅,送纪乔真去片场,是为了不让他迟到。非常直接的初衷,却没有考虑到旁人的非议。

    如果自己的举措非但没有帮助到他,反而影响到他的未来,纪乔真也就不会再有跟着他的理由——他本来就无意于找金主,是自己循循善诱,开出了让百分之九十的新人都无法抗拒的条件。

    想到这里,许景铭心脏无端跳空了一拍,更无法忽视纪乔真低落的情绪。

    他平时话少,惜字如金,这时却组织措辞,极力安慰:“董诚说你过去那段时间很努力,以你今天的表现,就算没有我这层关系,也一样会让你进组。所以你能配上这个位置知道吗?”

    纪乔真眼睛亮了一下,闪过孩子般雀跃的欢喜,有些不敢置信:“导演夸我了?”

    许景铭点头,低声道:“不用告诉他们你进组的原因,没有人能质疑你。”

    说完这些,纪乔真的心情肉眼可见地好转了不少。

    许景铭第一次在哄人开心这件事情上获得这么充裕的成就感,见纪乔真状态依旧不比以往,继续问道:“你会开车?”

    “会。”纪乔真语带困惑。

    许景铭:“这车你拿去开,抽空找个时间过户。别再担心了,也不许再哭。”

    听到这话,纪乔真睁圆了眼睛:“这怎么行……”

    许景铭:“有什么不行?”

    他决定做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

    1551看着纪乔真多出来的虚拟财产——在过户后就会变成切实存在的财产,已经是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无法积累到的财富,叹道:“还可以这样???”

    亏它早上的时候以为纪乔真让许景铭送他只是想炫个富……它果然是个单纯的系统。

    面对1551穷追不舍的问题,纪乔真难得耐心地解释:“第一,只有这车能配得上我身上的衣服。”

    1551:“确实。”许景铭任何一件衣服价值不菲,被放进卧室衣柜里的,更是价格高昂。

    纪乔真:“第二,这车不给我,以目前的舆论形式,可能真没法收场。”

    1551:“也对。”

    纪乔真:“第三,排面使人快乐!”

    1551:“………是挺快乐。”

    纪乔真:“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提醒我一下?”

    1551:“没问题。”

    纪乔真:“我得在那之前,把这车卖了。”

    1551:“……………”

    纪乔真:“这车是限量的,还有升值的可能。”

    1551:“……不戳。”

    紧随其后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许景铭身上的味道清冽好闻,宛如雪后松林,带着荷尔蒙的气息。

    纪乔真轻笑说:“今天能不能放过我。”

    许景铭霸道地封住他的唇:“不可以。”

    纪乔真趁着间隙道:“那可不可以回家再说,剧组就在附近……”

    听到剧组二字,许景铭眸光一凛,明知故问:“怕谁看见?”

    纪乔真:“怕狗仔,怕粉丝。虽然粉丝……我可能还没多少。”

    没听到剧组成员的名字,许景铭心中莫名踏实,升上愉悦。

    “行,那先回家。”许景铭整理好纪乔真的衣衫,“以后在外面,再不听话……”

    纪乔真红着脸:“我哪儿没听话。”

    他说这话的时候,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有种让人想保护,却也想破坏的纯然。

    许景铭也说不上来纪乔真具体哪里没听话,难不成往后阻止他和同事往来?略感心虚地丢下“狡辩”二字,便再次吻了上去。

    纪乔真怎么能背着他,一声不响地去接吻戏?

    少年显露出的胆怯却给他带来一丝安慰,许景铭压着心头的情绪,低低哄着:“把吻戏删掉,我同意你接这部电影。”

    纪乔真却避开他的目光,尾音轻颤:“导演说不能删。”

    许景铭蹙眉:“导演是谁,为什么不能删?”

    他想到另一种可能,抬手捏起纪乔真的下颌,迫使他与自己对视,声线中透出危险:“你该不会借着这个机会……嗯?”

    纪乔真被迫仰着头,看向他的眸光依旧坦诚:“如果世界末日要来了,最后时刻我肯定会吻你。”

    许景铭听到他吃痛的闷哼,手微微一松:“嗯?”

    纪乔真:“电影中的情境是这样,导演说必须要表现,你别生气。”

    许景铭也刚到家不久,仍穿着挺括的西服,衬衫熨帖,一丝不苟。

    纪乔真攥过他的领带,踮起脚尖,温热的唇贴上他冰冷的下颌。

    许景铭感受着纪乔真的举措,心中愠气稍平,控制欲和占有欲却烧了起来。

    他一把扣住纪乔真的腰,强势地往怀里带,咬他的唇,撬开他的牙关。

    心道他大概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唇有多适合亲吻,柔软、温热,一个轻微的触碰,可以带来直抵灵魂的颤栗。

    更别说在人前乖巧礼貌,却在情动时破碎地呜咽,露出撩人的脆态,像妖精蛊惑着他的心智。

    听到他的喘息,感受到他的颤抖,会迸发出强烈的征服欲,充盈着挤占整个心脏。

    许景铭无法想象另一个男人俯身去吻他,推到墙上亦或是压在怀里,感受着他的柔软与温度,目睹着他这副模样。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www.mimiread.com 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

    这一点上,他不想做出让步。

    “如果吻戏是必须的。”许景铭嗓音压低,“不要接这部电影,我可以给你其他资源,多少都行。”

    纪乔真红着眼眶摇头:“这个机会很难得,不会有可以替代的资源。”

    许景铭:“什么机会?”

    纪乔真:“曲向清的电影。”

    相关推荐:系统:白莲和绿茶才是绝配穿成绿茶女配后我出道了白月光,黑绿茶绿茶女王[快穿]绿茶宗师网游之射破苍穹抗日之铁血使命使命1941九重华锦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