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 第23章 一朝触仙颜
  • 第23章 一朝触仙颜

    作品:《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沈元景说道:“我今日便要离开,你既能找到此地,也算有些缘分,与你一点好处,也说得过去。”

    李莫愁大喜,又要磕头,还是被他拦住,道:“我不能无故出手,报仇之事终究还是要你自己来,便传你一门《九阴真经》吧。你若真是有心苦练,等满了那个十年之约,江湖上能胜你的,也没有几人,区区一个陆展元,自然不在话下。”

    她虽然只是初出江湖,也不算是全无见识,《九阴真经》的大名自然是听过的,说道:“愿听仙人安排。有此神功,我若还不能自己报仇,哪还有脸提及此事,干脆回古墓了此残生算了。”

    沈元景点点头,又道:“不过,这秘籍我也不能白白给你,须得答应我三件事。”李莫愁毫不犹豫回答道:“莫说三件事,便是三十件我也应得,但请吩咐。”

    他道:“头一件便是,从今往后,你不可滥杀无辜。”初始见面,他语气还是温和的,这句话便十分严厉了,李莫愁能听出其中意味,忙不迭答应道:“江湖儿女,道义为先,这个是自然要能够做到的,哪里需要算到什么要求里面?”

    沈元景道:“我说了便不会反悔。还有两件事,现下想不到,等以后再说吧。”说着伸手一招,一个小石块飞了过来,他用手一掰,断成一大一下两块,双手一握,石粉簌簌而落,很快各现出一个人像,和他十分类似。

    他将小的那个石像丢过去,道:“这个给你,将来若有人拿大的石像找你,帮他办两件事即可。”

    这一手握石成像,实在不像是武功能做到的,李莫愁心里震撼,仔细端详了一下,恭敬收在怀里。

    沈元景便开始教授她《九阴真经》的口诀,将近万字,李莫愁只背诵了五六遍,就已然记住了,自觉已是非常难得,可还莫名觉得对方似乎有些不耐烦,顿觉委屈。

    ……

    转眼又是一年,杨过由一个小小婴儿,长成了一个人嫌狗厌的顽童。他继承祖父天资,又家境殷实,不过四岁,便身形高大,整日领着一群娃娃,在村子里面追鸡逐犬,充当混世魔王。

    穆念慈心底善良,时常接济本地贫民,又武功高强,数次赶跑见色起意来调戏她的流氓恶霸,甚至打折了好几人腿脚,本地人对她是又敬又怕,不敢轻慢。她一女子有此本领,方能在这乱世安稳下来。

    沈元景带她来此后,将大部分金银都赠与她了,然后躲入深山老林,不见外人,一意苦修,两年终于有所成就,将明玉功第一层调整得当,并修炼成功,才出山稍稍活动。

    甫一出山便听到了窝阔台登基,要出兵灭金的消息。经过两年的谋划,窝阔台取得二哥察合台的支持,压过四弟托雷,成功登上蒙古大汗的宝座。之后他便积极整顿兵马,拟定攻略金国的计划。

    此时正是宋绍定三年,金正大七年,完颜守绪还沉溺在一片祥和之中,心心念念在华山上替沈元景修建宫殿。时局越是稳定,朝廷民间越是笃信太华仙人,宫殿的规模是一增再增,多有征发民夫,迫其日夜不停、冬夏不休的劳作,以致于民皆有怨言。

    在蒙古大军蠢蠢欲动的节骨眼上,他更是急切,强行将宫中两百多宫女派遣出去,送到华山,名为参与宫殿群落的修建,以示对太华真仙的诚意。

    那边军士跋扈,竟然真个就信了,让这些宫女搬石抬木,毫不怜惜。此时天气炎热,便是军士也经受不了这种大太阳下的劳作,何况那些宫女身子骨并不强健,短短十多日,累病死了一半。

    这日晚间休息,百姓吃过稀粥菜叶,窝在工棚忍受蚊虫叮咬,驻扎于此监工的金国官军却肉食不缺,饮酒享乐,好不快活。

    一名谋克出来小解,路过大殿,听到有声音传来,过去一看,原来是剩余那些个宫女,都悄悄聚于清虚大殿里面,祈求真君庇佑。

    一名宫女清声唱着:“……七月流火,八月萑苇。蚕月条桑,取彼斧斨……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音色凄凉哀伤,便是有许多听不懂词意的,也暗自垂泪。

    他正要离去,随意瞥了一眼,便从月光下头,见得一片雪白。因是天气炎热,这些个宫女都穿着单薄,又多日劳作,衣衫破碎,不慎露出了后背肌肤。

    这谋克不由动了淫心,径直入内,扫视了一眼慌张的众人,从里面拖了姿容尚可的一名宫女,拉到清虚真君的神像后面,欲行不轨之事。

    带头那名宫女鼓噪众人,一涌而上将之赶出大殿,这人狼狈逃回军营,领了手下兵士一齐过来报复,将百余名宫女尽数拿住,在殿内做下禽兽之事。

    呼号惨叫声响成一片,那领头的宫女不堪受辱,大呼:“悠悠苍天,曷其有常!”一头撞死在清虚真君的石座下。

    事后这名谋克让人将这些宫女尽数杀死,血流满地,随后吩咐将尸体丢入谷底,只让手下不要到处乱说,并不着意掩饰。这消息很快整个华山周近,无论军士官府,还是劳工百姓,人尽皆知。

    此事传到金国南京,完颜守绪大怒,下令彻查,才知这谋克乃是军中大将完颜陈和尚的妻弟,要如何处置,也十分为难。

    大臣张天纲道:“此事若不能安置妥当,后患恐大矣。出宫女之太华营造宫殿,本就有些荒谬,不过是陛下一片心意,也勉强说得过去。可如今这些人尽丧于军士之手,若不严惩,非但丢了陛下脸面,还会失了公允,恐百姓心中怨恨,不肯尽力。

    况且在真君大殿上行污秽之事,有损仙颜,不是洗净青砖,上几篇祷文能平息得了的。不拿这人人头祭拜,到时候真君震怒,不肯再庇佑我国,悔之则晚矣。”

    完颜陈和尚不以为然道:“这谋克乃忠孝军中悍卒,屡立大功,方有朝中诸位今日在堂上侃侃而谈。不过一件小事,死些个无用的宫女,便斩杀有功之士,恐寒了将士们的心。到时候北虏袭来,谁人还愿意舍生忘死?”

    殿内众人分作两派,吵闹不休,完颜守绪踌躇不定,听他又说:“况且我国不能整备强军,奋发向上,如同南蛮徽钦二帝一般束手就擒,神仙怎么庇佑得过来?等我率军打退来犯之敌,陛下再加尊号,真君大度,定然不会计较些许小事。”

    这完颜陈和尚在大昌原一战,率四百骑大破蒙古军八千之众,乃是金国少有的大胜,完颜守绪深信任之,遂顺其意,下令罚这谋克百金、革除职位,责令回家反省了事。

    相关推荐:我为人皇,你们还想西游?洪荒人皇天尊人皇我在洪荒有点凶网王之最强装逼系统小神兽的万千宠爱[娱乐圈]末世胖妹逆袭记最强装逼打脸系统重生成鱼,天下无敌催眠谜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