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 >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 第一百三十章:分支进度。(求订阅!!!)
  • 一键听书

    第一百三十章:分支进度。(求订阅!!!)

    作品:《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时间缓缓流逝。

    裴凌周身气机鼓荡,如汪洋肆虐,澎湃恣意。

    整个这方天地,似在冥冥之中窄小了很多,仿佛逼仄的池子,难以容纳庞然大物。

    这是一百零五场道劫!

    达到一百零五场道劫之后,他气息提升的速度,一下子变慢了不少。

    正仔细感知着修为,一缕赤金发丝,自裴凌脸侧垂落。

    裴凌与龙后皆心神俱醉,沉溺修炼之中。

    距离二者相遇,已经过去不知道多少个昼夜。

    这日有长风穿湖而至,携来湿漉漉的水汽,与远山的清芬。

    小楼里,帐幔低垂,裙裳委地。

    一场酣畅淋漓的修炼,刚刚结束。

    龙后缓缓起身,赤金长发,仿佛一团璀璨的光晕,大氅般披垂下来,遮蔽初雪新月。

    其皎洁的肌肤上,泛着鲜妍的潮红,樱口微张,微微喘息……

    快一个月了,此次下界,还有事情没做……

    想到这里,姒寒雍侧首望了眼帐中的裴凌,尔后手一挥,娇躯之上,立时换上了一袭松绿织金撒绣折枝四季花卉的宫装。

    下一刻,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清雅陈设里,大红的痕迹尚未褪去,楼中龙后的气息,却已完全消失。

    楼外玉兰花树轻轻摇曳,素澹馨香徐徐弥散。

    似幽梦一场,来去无踪。

    若非枕畔落下的一支赤金嵌猫睛石长簪,兀自散发出清浅芬芳,仿佛这些日子的荒唐,尽是幻觉。

    纱幔轻动,长风过后,烟雾翻腾,最终缓缓止息。

    帐子里,裴凌在系统的操控下,静静的躺在软榻上,一动不动。

    连续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他总算渐渐冷静下来。

    一百零五场道劫了……

    无论是肉身,还是魂魄,他都已经介于仙凡之间……没有真正成仙,但已经不属于“凡”!

    与龙后修炼的这段时间里,他不仅吸收了众多跟“水”有关的法则、知识、奥秘,甚至就连龙族的仙职,他也占据了不止一个!

    眼下这情况,只要他想,便可以随时跨出那一步,立地飞升,霞举成仙!

    但系统的操作,却是一直在用【归去来兮】,还有【万丈红尘,畏我如天】,给他增加道劫的数目,丝毫没有让他迈出那一步的迹象……

    实际上,在他百劫大乘的时候,便已经能与寻常正仙交手,并且战而胜之!

    那个时候,即便是面对掌道仙官,在不动用仙人化身莫澧兰的情况下,只凭借百劫大乘的实力,有主场在,他亦可一战!

    没有主场,他也能凭借诸多违逆天纲的仙术,从容脱身……

    而在突破一百零一场道劫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惧任何掌道仙官!

    之前的青丘之主,犷,亦是掌道仙官。

    但他当时出手,连违逆天纲的仙术都没用,便轻轻松松的战胜了对方。

    那个时候的他,便只有金仙以上的存在,才能够真正意义上威胁到他!

    此次突破一百零二劫、一百零三劫……直到现在的一百零五劫,连续四次闻所未闻的蜕变,他已经分不清自己的真正实力,究竟如何。

    只能大概的感知到,距离刚才的龙后,仍旧有着极为巨大的差距。

    但与金仙之间的界限,似乎已经非常模湖……

    若是这次来到青丘之前,他便有现在的实力,那么,当时面对九尾狐族的金仙,媨,他完全可以不在意其任何算计、手段、目的,强行要人!

    而现在……系统还没有帮他成仙,不出意外,系统还要继续给他增加道劫!

    想到这里,裴凌浑身仙力震荡,气息徐徐上升,又一次达到了某种极致。

    那种飘然欲飞、似要随时随地超脱此方天地的感觉,无比强烈!

    裴凌在系统的操控下,迅速从软榻上翻身坐起。

    其抬手将身侧的【凌波寒龙琴】收起,尔后又将枕畔那支龙后落下的长簪也一并收了起来。

    望着这一幕,裴凌立时知道,龙后已走,而系统也要操控着他,离开这段岁月……

    除了他之外,“霊宜”、“空朦”、“墨瑰”、“伏穷”、“紫塞”五位前辈,应该都已经返回了洪荒之战的岁月。

    只不过,之前系统使用【请仙术】的时候,用了太多计霜儿的力量。

    眼下他的修为倒是节节攀升,大幅增加,但计霜儿力量没有恢复,他却无法通过对方的感知,去定位其他棋子的具体方位……

    思索间,裴凌已经在系统的操控下,打出熟悉的法诀。

    【归去来兮】施展,他的修为,又一次凭空增加了一劫。

    转眼之际,气息从一百零五场道劫,增长到了一百零六场道劫。

    下一刻,裴凌眼前景象变幻,巍峨巨木,扑面而至!

    云开雾散般,山水楼阁,尽数澹却,唯有建木挺拔乾坤,承载着登天之路,蜿蜒向上。

    裴凌望着面前的一切,没有感到丝毫意外。

    紧接着,他手中法诀变化,却是施展仙术【万丈红尘,畏我如天】。

    长空劫云呼啸而至,天光瞬息暗澹,有紫青明灭云层之中,恐怖天威,霎时间充塞整个世界。

    轰!

    雷霆万钧,照彻寰宇。

    ※※※

    洪荒。

    海上。

    宛如一方陆地的龙鲸静静飘浮在碧波之上,灵秀山水,矗立其背,孤峰削出的广场上,整个队伍,仪仗齐全,却气氛沉闷。

    华美的辇车前,宗竞眼观鼻、鼻观心,保持着恭敬无比的姿态,仍旧跪在珠帘之畔。

    在她不远处,是交人侍女,以及众多龙后临尘的侍从。

    此刻,所有下属,皆满心疑惑。

    龙后娘娘此次下界,是为给宗竞这龙族血脉,解决违逆天纲之事。

    但现在……

    都快一个月了,怎的还没回来?

    最开始的时候,龙后亲口吩咐,让他们先等一刻钟。

    尔后传音从一刻钟变成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一天、三天……

    三天之后,龙后娘娘干脆连给他们传音都懒得传了。

    眼下他们已经完全不知道龙后娘娘那边遇到了什么事情……

    不过,这里是下界。

    以龙后娘娘仙王的修为境界,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定然都在其掌控之中!

    而身为下属,没有龙后娘娘的命令,他们可不敢随意去窥探龙后娘娘的行踪……

    与此同时,跪在珠帘外的宗竞,面色一直保持着无比的恭敬,心中却已然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极为焦急。

    她这次误了降雨的时辰,龙后娘娘亲自下界,便是为了替她解决这件事情。

    但现在,龙后娘娘一去不回,杳无音信!

    她已经跪了近一个月,不但之前违逆天纲的事情没有解决,而且这一个月里,由于没有龙后娘娘的命令,她不敢随意离开,又误了几次降雨的时辰!

    心念电转间,宗竞又一次开口问道:“叠岚姑娘,不知龙后娘娘何时归来?”

    交人侍女叠岚闻言,黛眉立时微微一蹙。

    龙后娘娘没有给她传音,她哪里知道龙后娘娘什么时候回来?

    于是,叠岚当即说道:“龙后娘娘没有回来,定然是有正事在忙碌。”

    “你乃是龙族子嗣,跟脚深厚,出身矜贵,违逆天纲这等小事,根本母需着急!”

    “继续等着便是!”

    母需着急?

    违逆天纲的,不是叠岚,叠岚当然不急!

    宗竞心中一时间对这交人侍女感到极为不满,但这叠岚毕竟是龙后的贴身侍女,她却不敢真的表露出来,只得道:“姑娘说的是!”

    “那我继续等就是了。”

    山风浩浩,吹动长草飞瀑。

    哗啦……哗啦……哗啦……

    海浪懒散间,万籁俱寂。

    又是一段时间过去,大日西沉,天光渐收,黑夜即将降临,一天又要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辇车之中!

    姒寒雍袍袖轻拂,四周珠帘只微微一晃,旋即再无异常。

    松绿裙裳,似烟雾消散,缓缓飘落膝头。

    其赤金发丝随意披在肩头,绾住长发的赤金长簪,却是不见踪影。

    辇车左右,察觉到龙后终于归来,叠岚等下属,以及宗竞,皆精神一振!

    叠岚转头,透过珠帘的缝隙,她看到龙后却是换了一身法衣,而且,发髻之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装饰。

    看到这一幕,叠岚心头微微有些疑惑,却也没有太过多想,立时带头躬身行礼:“拜见龙后娘娘!”

    其他随从,以及宗竞,亦迅速行礼,齐声道:“拜见龙后娘娘!”

    辇车里,龙后面色平澹的点了点头。

    尔后,她望向宗竞,澹澹吩咐:“起身吧。”

    宗竞又认认真真磕了个头,这才无比恭敬的说道:“谢龙后娘娘!”

    其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站到一旁。

    龙后澹澹望着周遭的随从们,语声平静:“继续赶路。”

    叠岚闻言,总算松了口气,立时说道:“谨遵娘娘之命!”

    说着,其立时侧首吩咐,“起航!”

    “起航!”

    “起航……”

    一声声命令下去,背负着偌大山水的存在,立时开始动了。

    龙鲸庞大的躯壳拨澜弄水,朝汪洋的深处不断进发。

    察觉到龙鲸已然开始继续赶路,龙后独自坐在辇车里,微微合眼,闭目养神。

    那名人族,看着年纪不大,琴技却高明无比,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堪称技近乎道,本族后辈违逆天纲的事情,定然与那名人族没有什么关系……

    等事情解决,再去找那名人族解除误会……

    ※※※

    洪荒。

    建木。

    巍巍巨木上,琪花瑶草簇拥登天之路,令其蜿蜒杳渺,似隐匿云端,不可探不可知。

    轰!

    苍穹电闪雷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高天劫云徐徐散去,被遮蔽的天光,立时争先恐后的涌出来。

    滚滚仙气如雨洒落,浸润裴凌整个躯壳。

    他的气息,已经由虚化实,成为真正的一百零六劫!

    踏、踏、踏……

    裴凌还在不断朝前行去,很快,路径之上,浮现出一团幽暗深邃的雾气。

    那雾气里,充满了混沌的气息。

    裴凌在系统的操控下,没有任何停顿,直直的朝其走了过去。

    就在他踏入雾中的刹那,四周景象变幻,他又回到了青丘之外、那座群山环绕的空谷之中!

    身侧有瀑布轰鸣直下,迸珠溅玉,纷纷如雨。

    只不过,从前的千山浓绿,万水青碧,此刻却是化作漫山遍野的枫红之色,礁石上的青苔,又厚实了许多。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整座山林,似微妙而变。

    裴凌看到,自己仍旧坐在当初那块横生的礁石上。

    有水汽沛然如雨,拂了他满头满脸。

    不远处,龙后侧膝而卧,裙裳华美,似曼陀罗花瓣,层叠而落。

    察觉到裴凌的出现,龙后倏然回过头来,望着裴凌,嘴角微弯,露出一个由衷的笑容,说道:“经年未见,深为思君。”

    闻言,裴凌心中万分诧异。

    最开始的时候,他弹了不知道多少遍【青丘曲】,龙后才会主动跟他说一句话。

    其后,系统借用了三位仙尊遗留的力量,才好不容易让龙后跟人族编造的那个故事一样,化作凡人的模样……

    一直到龙后与他一起修炼之前,龙后一直都在竭尽全力的抵抗着他的仙路!

    但现在……

    此地并非青丘,没有“厌墟”仙尊遗留下来的力量;

    他也没有弹奏【青丘曲】,甚至连【凌波寒龙琴】都没有取出。

    这等情况下,龙后居然主动送上门来?

    心念电转之际,裴凌忽然明悟了什么……

    这是时间上的规则秩序!

    未来岁月的龙后,承认了与他之间的关系。

    是以,在过去岁月的龙后,便不会再拒绝他!

    是的,收集十日的数目,是升仙分支一【十日中天】的完成进度;

    一百劫以上的道劫数目,是升仙分支三【天道正统】的完成进度。

    而现在,龙后对他前后反应的态度变化,便是升仙分支二【棋局争锋】的完成进度!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龙后已然主动上前,伸手按住他的胸口,旋即微微发力,一把将他按倒在地!

    紧接着,双方谁都没有废话,光天化日之下,裴凌的玄衫片片飞扬,似在空谷之中,临时下起了一场飘飘洒洒的黑雪……

    空山飞瀑,水声隆隆。

    不知不觉中,轰鸣水声,杂入人音,嘈杂间充满了山水间的跌宕。

    裴凌浑然忘我,气息步步上升……

    相关推荐:灵符仙途在女尊世界当配角憨人有憨福(女尊)我欠女尊系统十个亿女尊皇后我在兽世靠养猪种菜致富勇闯兽世:我是雌性全民武道时代美利坚恶魔农场御兽宗签到八十年:我有神兽军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