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001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花城,绿景花苑。

二月的天,纵使是南方城市,也依旧寒冷。风吹在脸上,像刀子一般。帽子、围巾、手套等冬日标配在路上随处可见。

常非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快速把这只手滑入衣兜里。而另一只提着小行李箱的手,骨节处已有些泛红。

“失策,太失策了。”他想,“早知道就该把手套也带去。”

他刚从一个更南的城市出差回来,那边的气温比今日的花城要高个十度,他想着十几度便没带手套,却没想到回来时花城骤然降温。

北风一吹,他又哆嗦了一下。

脚下的步子不自觉地加快,他熟门熟路地往绿景花苑22栋楼而去。

绿景花苑是个中档小区,在花城这个城市,算是中规中矩,多是一些工作了的年轻男女租住。小区内的绿化做得尤其好,一路过去,皆是绿油油的花坛。花坛中种着一年常绿的灌木,夹杂着冬日也能开花的月季。每隔几米,便是张开枝叶的大树。有些树冬日还绿,有些在秋季时就已掉完了枯叶。

常非的目光从一排被裹上“白衣”的树木中溜过,最后往上抬了抬。路边,路灯像是休眠的战士,虽然没有亮起,却依旧挺直身躯。

想起今天手机上收到的停电通知短信,常非嘀咕了一句:“这一整天了,还没来电吗?”

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多,按照往常,路灯早就亮了。

“不会这一整晚都不会来电吧?”常非又嘀咕道,“等等,家里有手电筒吗?有蜡烛吗?”

这时,他已经来到了一条分叉路口,往左走是去往他要去的22栋楼,往右走有一个便利店。

“算了算了,微信问问室友们吧。”常非艰难地从兜里把手拿出来,掏出手机后点开微信,往他和他室友的群里发了一个语音。

群名十分简单,就是他们的房号――602。

常非:两位大哥,家里有手电筒吗?有蜡烛吗?需要我从便利店带点什么吗?

在原地吹了会儿冷风,群里有人回复了。

高彬:还没来电吗?我在诊所呢,有个患者伤了腿,估计得缝几针,回家会很迟了。

常非:没有啊!我刚出差回来呢!小区内路灯都暗的……

高彬:不羁还没回来吗?宋不羁

常非:算了算了,我给羁哥打个电话吧。

宋不羁是他的房东。他自己住这个房的主卧,把另外两个卧室分别租给了他和高彬。

常非翻出宋不羁的号码,打过去。

一分钟后,拨号自动挂断。

常非:没人接啊!

高彬:那你还是去便利店买个手电筒吧,以防万一。

常非:我也这么想……羁哥这种十次电话八次没人接的不靠谱……家里八成也没有手电筒……

常非收了手机,把手塞回兜里,往右转了转,快步往便利店走去。

十几分钟后,常非回到了家。

“羁哥果然不在家吧……”常非开了门,客厅昏昏暗暗,唯有窗边开着窗帘的一处有些光亮。

“羁哥――羁哥?”常非提高声音,叫了几声,没人应。

“羁哥每天神出鬼没的不知在干啥。”常非一边嘀咕着,一边放下小行李箱,打开便利店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手电筒――他总共买了三个,一人一个――打开,放到餐桌上。客厅顿时亮堂了些。

没电,自然也开不了空调。房间里虽然比外面稍好些,但还是冷。

常非抖了抖身体,又打开自己手机上的手电筒,一路照明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几分钟后,换上厚重珊瑚绒睡衣的常非走了出来。

他刚下飞机便回了家,还没吃晚饭,肚子早已闹起了情绪。

借着手电筒的光,他往厨房的电饭煲里看了看――空的。

“看来彬哥今晚吃的是外卖啊。”他喃喃说道,看到了厨房垃圾桶里的外卖袋子,“那我就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常非厨艺能力为一。这唯一的“一”,就是他只会煮泡面。

泡面是他们三个的常备物品,厨房的小柜子里多得是。常非拿了两包出来,“嘶拉”一声撕开,把两包都放进了锅里,然后盛了适量的水,倒进锅里。

他没有立即开煮,而是走向了冰箱。

“当然不能单单吃泡面啦,自己煮嘛,番茄、青菜、鸡蛋、香肠……想放什么放什么。”

常非想放一点腊肠和鸡蛋。鸡蛋就放在冰箱旁的流理台上,他先拿了一颗。腊肠在冰箱里,于是他接着拉开了冰箱门。

“什么……”

双眼倏地瞪大,嘴巴不自觉地张开,常非左手一松――

“哐当”一声,鸡蛋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冰箱里,一个个肉块被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从高到低,俨然组成了两条手臂,而手掌却不见踪影。

血从各个尸块的切割面上流出――不知为什么,冰箱门关着的时候血没有留下来,而随着冰箱门的打开,已渐渐被冷凝的血顺着冰箱隔板,一路流到了冰箱门上……

常非从最初的惊吓过后,忽又死死地盯着外侧那排肉块中最前面那块,渐渐红了眼。

那是一个人手腕的部位,那儿有一颗黑痣。

---

纪律刚夜跑完,正准备回家,就接到了同事谢齐天的电话――

“纪队,绿景花苑出命案了。”

纪律应了一声,立即转了个方向,往绿景花苑跑去。

他现在就在绿景花苑不远处,跑过去不过十分钟。

纪律往左手腕上的手表看了一眼,八点四十三分。

八/九点钟,夜生活才刚开始,街道上车来人往,花红酒绿,十分热闹。

纪律身手敏捷,行动迅速,在人群中左钻右窜,丝毫没受人潮的影响。不到十分钟,他就跑到了绿景花苑门口。

思路客

一分钟后,他来到了22栋楼。片刻后,他来到了现场――602室。

门口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纪律从裤兜里摸出两只鞋套,分别套上,然后撩起警戒线,快步走了进去。

屋内,先到的痕检员已经开始勘察工作了。

纪律站在玄关处,左右扫了一眼――前面摆着一张餐桌,桌子上放着一个开着的手电筒。再过去,是三间房间。左手边是客厅,客厅外是阳台。右手边是厨房和卫生间。此时厨房里的冰箱门大开,旁边站了两个人。

谢齐天打着手电筒,在和旁边的同事说话,余光瞟到门口的纪律,一喜,忙走过去:“纪队,你来了。”

纪律淡淡地“嗯”了一声,问:“停电?”

刚才一路过来,外面还亮堂堂,一进入这个小区,就瞬间暗了下来。

“可不是嘛。”谢齐天说,“问了,是从今早七点开始计划停电的,线路检修。”

“停这么久?”纪律的右眉往上斜了斜,“出了什么状况?”

谢齐天苦笑了一下:“用电高峰期,小区变压器突然不行了,供电不足,跳闸了。”

纪律抬步往厨房走去:“大冬天的,用电高峰期,啧,个个就这么怕冷啊?”

“您以为谁都跟您一样靠一身正气抵抗寒冷呢?”谢齐天把手电筒往前照,跟上纪律,“普通人类还是很怕冷的。”

纪律不置可否,来到了冰箱前,停下。

厨房里还有另外一位年轻小刑警,他恭敬地喊了一声“纪队”,然后在纪律“你先说说”的眼神中紧张地讲述起了目前的情况:“冰箱里总共有二十……二十八块尸块,左边冷冻室的尸块能组成两条腿,右边冷藏室里的尸块能组成两条手臂,手、脚、头部和身体不在这里。报案人是这儿的一个租客,名叫常非,是一鸣律师事务所的实习律师,在那边――”

“一鸣?”纪律挑了挑眉,往客厅那边看去。

那边,有痕检员开着探灯在勘验现场痕迹,纪律很清楚地就看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他低着头,双手无力地垂在双腿间,看不清表情。

“常非今天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回到这儿时差不多八点。”谢齐天接过了话,继续说,“他进房间换了睡衣,准备煮个泡面,没想到一开冰箱,就看到里面有尸块。”

另一边的煤气灶上,打开的锅内,泡面已被冷水泡得发软,膨胀了数圈。

“纪队你看这儿――”谢齐天把手电筒的光对准了冰箱冷藏室那边的某个尸块上,“这儿有个黑痣。”

“黑痣。”纪律眯了眯眼,说,“不会报案人刚好认识死者吧?”

“哇,纪队你太厉害了!”年轻小刑警立即崇拜道,“进队前就听说了纪队的丰功伟绩,真的超神啊!”

谢齐天轻咳一声,心道,小子,你这马屁拍得不是时候啊……

果然,纪律抬眸扫了小刑警一眼,冷峻地开口:“勘探现场时说话这么咋咋呼呼的?学校老师就教了你这些?”

“啊?”小刑警顿时愣住了,“不是……”

纪律却不再理他,对谢齐天说:“让白卓赶紧过来。”

白卓是他们局里的法医。

“已经通知小白哥了。”谢齐天说。

纪律点了点头,转身往客厅走去。

客厅的沙发上,常非一动不动地坐着,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像。

纪律走到他旁边,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他一眼,发现他竟然穿着一件小黄人的睡衣,他忍不住抽了抽眼。

接着,他往沙发上一坐,开了口:“常非,报案人?”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