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101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里, 纪律连轴似的转,忙完了这个还有那个,连周末都搭进去了,总算是把工作暂且忙完,暂时能喘口气了。

但是他没有怎么高兴。

因为最近他和宋不羁“吵”了一架。

也不能说是吵,只是俩人在一件事上意见不和,纪律忙的时候说话的语气与方式便不由自主地带了点命令的口吻。

宋不羁自从和他谈恋爱以来,还没被纪律用这种口吻对待过,便闹了小脾气,坚持己见, 也不理纪律,即使晚上纪律回来俩人见面了,他也是哼几哼。

这件事和金大发有关。

天热了, 金大发开始掉毛了。而它又爱每个房间都蹦跶过去, 于是每个房间每天都会有它的毛。

纪律有洁癖,不太能忍受自己住着的房子里每天狗毛乱飞,于是免不了勤奋打扫。但是这一个月实在太忙,他很多时候并没有空来处理狗毛的问题。

而宋不羁在这些事方面, 却又是个无所谓的性子。他觉得明明不是很脏, 或者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就没想着勤奋去打扫。

但纪律受不了。

于是纪律提议干脆去把金大发的毛剃了。

宋不羁当场就表达了强烈的反对,列举了一系列狗剃毛的坏处,重点是剃了之后丑。

纵然纪律比起宋不羁更像有个主人样,但这一次, 金大发坚定地站在了宋不羁这边,无论纪律怎么诱哄它去剃毛都没用。

它金大发这么帅,才不要去剃毛呢!

二人一狗僵持不下,无法达成共识,于是便陷入了奇怪的状态里。

白天纪律去上班,这没什么,纪律每天起床的时候宋不羁都还没起。但是晚上纪律回来时,场面就很奇葩了——经常是宋不羁坐在沙发上,金大发也坐在沙发上,就坐在宋不羁旁边,一人一狗,同个姿势,同个表情,控诉似的注视着勤勤恳恳地拿着吸尘器吸狗毛,然后再拖一遍地的纪律。

这会儿金大发已经是条大狗了,坐起来时的身子,比宋不羁还要高小半个头,再加上顺滑飘逸的毛,整个身体看上去也比宋不羁胖。

也不知道宋不羁都是怎么训练的,竟然能和他一样,让一条狗安安静静地端坐着,他打扫到哪,狗的眼珠子就转到哪,厉害得很。

纪律被这么盯了几天,被盯得背部直发痒。但总算,工作暂时结束了。

他回到家,打算跟宋不羁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然而难得一次早点下班回到家,却发现家里没人,连狗也没有。

纪律:“……”

这是遛狗去了?

纪律看了看时间,晚上快九点了。

没记错的话,宋不羁如今晚上一般遛狗的时间是七点半左右吧?

这都快九点了,平常时候他早该遛狗回来了。

想也不想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嘟嘟”几声后,宋不羁懒洋洋的声音传来。他“喂”了一声。

电波好像把声音经过了磁性处理,听起来比平常更为低沉撩人。纪律心口痒了痒,问:“还在遛狗?”

宋不羁语调缓慢地说道:“是啊。”

纪律:“什么时候回来?”

宋不羁:“再过半小时吧——你这是在家里啊?今天这么早下班呐?”

纪律:“嗯,在哪遛?”

宋不羁:“碧水佳苑。”

纪律:“……”

走那么远去遛狗?

纪律:“你和常非不是约在中间的公园遛吗?”

宋不羁“哦”了一声:“大发愉快地跟着番茄回家了。”

纪律:“……”

纪律:“我过来接你。”

宋不羁:“行啊。”

于是,十几分钟后,纪律开着车,来到了碧水佳苑。

碧水佳苑就在市局附近,虽然离得近,但自从住到宋不羁家里后,纪律也是很久没回来过了。

和侯一笙和常非打了个招呼后,纪律就带着宋不羁往停车的地方走去。

宋不羁拉着狗,跟在他后面,借着路灯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会儿,突然说:“我以为你今天也要很迟回来呢。”

纪律停住脚步,转过身体,等他走近了,才问道:“你是特地过来接我下班?”

结果错过了?

宋不羁把牵引绳放到纪律手上,半真半假地说道:“大发想它爹了啊,跟我念叨了好久它爹好久没遛它了,它想它爹了,于是死活拉着我过来找它爹了——喏,它爹,拉着你儿子啊。”

纪律握紧了牵引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问:“会认床吗?”

宋不羁:“啊?”

五分钟后,宋不羁站在纪律搬到他那之前住的公寓里,啧啧称奇:“你都这么久没来这边了,怎么还保持得这么干净?不会有什么贤惠的田螺姑娘每天晚上帮你打扫的吧?”

纪律给金大发倒了碗水,回头说道:“没有贤惠的田螺姑娘,有一周来一次的保洁阿姨。”

宋不羁:“……好吧。”

纪律朝宋不羁走来,边走边脱了上衣。

“一起洗?”纪律偏头在宋不羁脖子上亲了亲,心痒得想把眼前的人直接扛起扔到床上。

宋不羁“唔”了一声,没躲,双手反而不老实地摸上了纪律的腹肌。但他口中却说:“我们还在冷战呢。哼,我跟你讲,我绝不同意把大发剃毛了!”

纪律虽然是打算今晚跟宋不羁好好谈谈这个问题的,但这会儿他并不想谈。他直接堵住了宋不羁的嘴,然后半搂半推地把他带到了浴室。

---

第二日是周六,纪律终于恢复了正常工作时间,不用去上班。生物钟把他叫醒后,他看了眼旁边睡得正熟的人,然后静悄悄地起了床,去遛狗。

遛完狗回来时间也还早,纪律想了想,决定今日一天放纵下自己,于是便回了房间,又上了床,一手搭在宋不羁腰上,闭上眼,开始睡回笼觉。

房内空调开得有点低,虽然宋不羁很享受这样的温度,并不觉得冷,也并不觉得自己会因此生病。但当摸到的体温偏低时,纪律还是忍不住操起了他万一会感冒的心,动手拉了空调被,盖到俩人身上。

宋不羁睡得熟,没什么反应。

纪律再次醒来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铃声一响,纪律就瞬间睁开了眼,然后一把按成了静音。

是夏霁打来的电话。

纪律偏头看了宋不羁一眼,他被铃声这么一吵,眉头稍稍皱了皱,腿也不安分地动了动。

亲了亲他的额头,纪律悄无声息地下了床,去外面接电话。

夏霁是问他要不要和宋不羁一起出来玩。现在他们一伙人,正在一个什么农庄享受忙碌工作后的放松。

纪律直接拒绝了。

那边,夏霁被挂了电话,丝毫不恼,反而对谢齐天他们说:“看吧,还是我了解老纪,肯定不来啊!”

俞晓楠在一旁补充道:“就是啊,纪队现在可不是孤家寡人了,不陪对象陪你们这群单身狗啊?”

金子龙之前猜纪队会过来,此时闻言不服道:“晓楠姐,你好像也是单身狗啊……”

“呸,”俞晓楠挥了挥拳头,“我能跟你们一样吗?你们赌错了愿赌服输啊!今天的费用你们包了啊!”

纪律不知道夏霁等人在拿他和宋不羁下赌,此时他正站在冰箱前,打开了冰箱。

冰箱里空空如也。

眼看就要中午了,宋不羁醒来肯定会饿。纪律换了身衣服,去附近超市买菜了。

超市不远,步行也不过十分钟。

纪律刚走没多久,门铃就响了。而金大发也在同一时间发出了有陌生人的叫唤声。

床上,宋不羁眉头皱得更深,他动了动,把脑袋往里钻了钻,甚至把枕头一头翻起压到脑袋上,但这也无法阻止门铃的穿透声。

“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啊……”宋不羁烦躁地坐起,抓了抓头发,打着哈欠揉了揉半睁的眼。

门铃还在继续响,似乎不响到主人过去开门就不停止。

宋不羁跳下床,往房门口走了几步后,才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于是他又折回来,往床上翻了翻,没翻到衣服。

这会儿他还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的,也没想太多,直接就把薄被裹到身上,困倦不已地走了出去。

金大发见主人出来,立即过去摇了摇尾巴,蹭了蹭。

宋不羁含糊地说道:“大发别闹。”

他已经来到了门口,下一秒,直接打开了门。

门外的俩人没料到门内会是这么个状况。

一个头发凌乱、一脸困意的小青年,裹着一床被子来开门。而且这被子……是他们儿子的吧?

纪妈妈迟疑着抬头看了看门牌,又迟疑地看了看宋不羁,迟疑地道:“小宋?”

宋不羁对上纪妈妈的眼睛,再听到她的声音,一个激灵,彻底被吓醒了。

这这这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啊这是?!

---

五分钟后,宋不羁穿戴整齐地重新出现在了纪妈妈纪爸爸面前。

并不怕生的金大发已经被纪妈妈投喂的牛肉干降服,乖巧地趴在纪妈妈脚下,见到宋不羁过来,也只是尾巴摇得更欢快些了吧。

“叔叔好,阿姨好。”

宋不羁这辈子不知道忐忑为何物,此时却有了那么点忐忑不安。

——谁来告诉他,碰到这种前一晚和男朋友啪啪啪了,第二天就被男朋友父母抓到的情况该怎么处理?

——而且重点是,他当时乱七八糟的形象啊……只要有眼的,肯定能看出他开门时什么都没穿……反而掩耳盗铃般地裹了个被子……

想拿块豆腐撞一撞。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08 20:20:13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