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06、10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景华区公安局送出了花城二中学生跳楼自杀这个案子, 内心大大地松了口气。然而市局刑侦大队的人,就不太愉快了。

会后,俞晓楠跟谢齐天吐槽:“看了他们传过来的一系列调查资料,自杀没毛病啊……他们各种取证调查的手段也合理合法……如果不是现在某位……唉,我的美容觉,我的减肥餐,都要离我而去了啊……”

谢齐天把右手上的资料往左手上一拍,说:“你有什么减肥餐?忘了你昨晚吃了几斤小龙虾?”

俞晓楠“哼哼”两声:“做个人别戳破不好吗?夏哥——夏哥——等等我,我们一起去拜访第一个跳楼者的父母啊——”

会上,纪律把他们分成了几组, 夏霁和俞晓楠去走访第一个跳楼者的父母,谢齐天和金子龙去走访第二个跳楼者的父母。纪律他自己,则和白卓去拜访第三位跳楼者的父母。

马晓燕的儿子名叫马锦博, 是花城二中高三(1)班的班长。马锦博同学迄今为止的人生就是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 成绩门门优异不说,体育才艺等的表现也十分突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的优等生。

如今, 优等生马锦博在昨天一大早爬上了他这栋教学楼的天台, 在当时不少经过的学生眼皮底下,一跃而下,摔落在地,死了。

景华区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就进行了现场封锁和调查取证,结果无不意外地显示, 马锦博同学是自己跳下来的。

虽然是自己跳下来的,但也可能是受到了什么逼迫、威胁。于是公安局民警高效率地查了马锦博的手机、电脑等各种设备,从寝室到教室,再到他家卧室,查得仔仔细细,但还是没有找到任何一丝和“威胁”之类有关的线索。

于是,警察们得出了跳楼自杀这一结论。

和前两起学生跳楼事件如出一辙。

“三起案子一模一样就很可疑了。”白卓说,“是不是这个理啊,纪队?”

纪队开车,他们正去往马晓燕办公室的路上。

“你看了前两起案子的尸检报告,有什么收获?”纪律问。

白卓叹了口气:“什么收获?什么收获都没有!妥妥的跳楼死,没任何问题。”

白卓之所以跟来,是因为马锦博的尸体,还在景华区公安局,他顺路去看看,再和当时对前两起跳楼学生的尸体进行尸检的法医好好聊聊。

景华区公安局和马晓燕的办公室隔着一条街,近得很。

纪律和别人一起的时候,除了工作上的事,话很少。白卓静了一会儿,憋不住了,说起了闲话。

“老纪啊,我问个问题哈。你和宋、宋……宋不羁,对,宋不羁一起的时候,也不爱说话?他不会想打死你吗?”

纪律勾了勾唇,没说话。

“哎哎,你都笑了!我的妈,你竟然笑了!”白卓大惊小怪,“我去,我突然好奇了,宋不羁到底有什么魔力啊……”

纪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别打他的主意。”

白卓瞪眼:“我又不是同性恋,我还能打他的主意?老纪同志,别想太多好不好?想太多容易秃头啊,秃头了可就不帅了……”

纪律:“……到了,下车。”

白卓叽叽喳喳说了一路,心满意足了,心情愉快地下了车。不过一下了车,他就正了神色。

死人何时都令人沉重。

而他们作为公安机关的工作人员,身上的责任更是重大。

纪律和白卓顺利进了马晓燕的办公室。

纪律按例问了几个问题,马晓燕一一作答。

“纪队长,”马晓燕得体地说,语速把握在合适的一个区间,“先前我也说了,锦博是个从来不让人操心的一个孩子,各方面都很优秀,他有大好的前途,我们是计划在他高中毕业后,把他送出国的,他也很期待国外的生活。你们警方给我一个自杀的结论,我是无法接受的。”

《控卫在此》

“请你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锦博是你们的孩子,他平时从没表现出任何自杀倾向,突然之间别人告诉你,他是自杀的,你们会信吗?”

纪律:“找出真相是我们的职责。”

马晓燕点点头,说:“纪队长的能力我自然是相信的,梁局也保证你是最好的。”

纪律:“调查期间,我们需要去您家里勘查一番,到时候请您配合。”

马晓燕:“这是自然,只要于调查有利,任何方便我都配合。”

纪律:“那到时候我再联系您。”

出了市政大楼后,纪律和白卓紧接着来到了隔了一条街的景华区公安局。

调查这三起跳楼案子的民警跟纪律他们详细说起了之前的调查经过,说完之后苦笑道:“纪队,你说,我们这调查也没问题吧,硬要说他杀的话……可能性真的几乎为零啊。”

如果不是马晓燕,马锦博的案子估计也很快就会结案了。

纪律:“你们的调查没问题。”

见纪律肯定了他们的调查,民警们松了口气。

纪律:“带我们去看看尸体吧。”

于是,在民警的带领下,纪律和白卓去查看了马锦博的尸体。

跳楼死亡的尸体不太美观,白卓摇着头叹息了几声,然后戴上口罩手套等开始工作。

他粗粗检查了一遍,说:“确实是跳楼死亡。”

景华区公安局的法医在一旁补充道:“死者身体上没有其他伤痕,也不是喝下药物或吃下什么东西中毒而死。确实是跳下来之后摔死。”

白卓点了下头,说:“尸体麻烦你们运来市局吧,之后我再仔细检查。”

傍晚时分,纪律和白卓回到了市局。不多时,马锦博的尸体也送过来了。白卓吃了个晚饭后,就进入了尸检工作当中。

纪律在市局加了会儿班,回到小区时,刚好看到宋不羁和常非在遛狗。

侯一笙偶尔会和常非一起遛狗,但大多数时候,他都不在。

两只金毛在小区里撒欢似的跑,你追我赶,十分欢乐。

金大发第一时间瞅见纪律过来,便蹬开腿,忙不迭地跑了过去。跑到跟前了,后腿一蹬,前腿一抱,便挂到了纪律腰上,亲密地蹭着他。

番茄见状,也一溜烟儿地跟过来,作势也想跳起来抱上去。但无奈金大发占据了好位置,番茄左看右看,最后竟然一把抱住了纪律的后腰。

纪律身上拖着两条十分有分量的狗,步履重了重。

宋不羁见状,顿时笑了起来。

“被两条狗前后夹击,感受如何啊纪队?”宋不羁弯唇笑得十分愉悦,“哎,常非,你说这像不像古代什么妃子,求皇帝宠幸啊?”

常非对于宋不羁的形容默了默,然后他说:“大发和番茄都是公的,那得是男妃吧?”

宋不羁:“男妃女妃不都是妃嘛,差不多差不多——纪队打算先宠幸哪个呢?”

纪律看了他一眼,宠幸一般地把手往前面挂着的金大发的脑袋上拍了拍,然后手往后探去,往番茄的脑袋上拍了拍。

“下去。”纪律说。

金大发“汪”了一声,尾巴摇得欢快,却还是听话地爬了下去。

番茄见状,也跟着松了前腿。

两条狗又一起撒欢去了。

宋不羁走过来,拍了拍纪律身上被两条狗搂抱住而皱起的衬衫,说:“下班挺早呀,晚饭吃了吧?”

本来这段时间他们都是一起吃晚饭的,但今天既然纪律他们接手了这么一个重要的案子,不能一起吃饭也在所难免。

纪律“嗯”了一声,问他现在回不回去。

“回去吧。”宋不羁说,“也遛了半小时了。”

金大发被叫了回来,很是不舍,一走一回头的。最后纪律拉着牵引绳,把它拉回了家。

回到家后,纪律先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出来,他看到宋不羁坐在书桌前,翻着一个笔记本。

正是刘文韬的笔记本。

纪律走过去。

宋不羁感觉到他的靠近,指着翻开的一页,说:“你看,这些数据,就是他那会儿给我检查后,写下的我身体的各项数据。”

比起现代化的各种仪器,比起电脑打字,刘文韬似乎更习惯书写。他在笔记本上写了不少数据,每个数据旁还都写了分析。

虽然写得并不多,但是宋不羁还是基本能看明白。自己的身体检查出来没什么问题。

和他之前去医院体检时,体检报告上写的差不多。

但是刘文韬临死前,却问出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异常”这样的问题。

所以,他肯定是从数据上看出了什么。

纪律听了宋不羁的猜测后,沉吟了一会儿,而后说:“或许注册了‘m1’之后的身体各方面数据,不是你现在这样的。”

宋不羁一愣,一拍额头,说:“对,有可能。”

纪律:“不用想太多,总之你现在身体没什么问题,这就行了。”

宋不羁本来就不是个纠结的性子,翻看刘文韬的笔记除了好奇便是一时兴起,他把笔记本往前翻,翻到记录注射了“m1”之后可能会有的后遗症这一页,指着上面的文字,说:“这些特性,我觉得卢浩才都挺符合的。”

作者有话要说:  我觉得自己……很佛系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