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10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易暴躁、冲动, 继而生起残虐的心理,做出无法挽回的事。

“他们认为杀人带来的是快感,是自身力量强大的证明。”宋不羁尝试着代入他们的情绪与想法,缓声分析着,“他们需要靠不断地杀人来激发这种快感……”

“花城二中突然之间学生跳楼频繁,肯定不是偶然……那些跳楼者的背后肯定有什么人,这个人不用在现场就能让那些学生心甘情愿地跳下去……肯定使用了什么手段……我觉得不是威胁这么简单的。”

“尤其是马锦博,”纪律接着说,“不管是按马市长的说法,还是其他人的说法, 马锦博都是个目标明确、积极努力的人。如果有人以某个原因威胁他,他不会采取跳楼自杀的方式。他应该是个聪明人,明白跳楼自杀这种方法是最没用的, 反而让威胁他的人得逞。”

宋不羁:“但现在的问题是, 这个所有人口中不会自杀,甚至不会受威胁的男生,在不少学生面前,跳楼了。”

纪律沉吟了片刻, 问:“假设这三起跳楼案都是有计划的谋杀。那假设你是凶手, 你要做到学生跳楼时你不在现场,但是学生一定会跳下来,你有什么办法?”

“我?”宋不羁脱口而出,“我有附身能力啊,我可以附身在什么东西上, 偷偷推他一把……”

开玩笑般的话语刚说完,他就摇了摇头,正色道:“我现在不知道,如果世上真有这种杀人手法,那就太可怕了。”

杀人者不在现场就可以杀人,那就几乎不会留下痕迹。那是不是说明他可以永远逍遥法外?

纪律拍了拍他的肩,说:“不管是这个凶手,还是卢浩才,我们都会抓住。”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第二天,调查继续。

宋不羁心里实在是在意,便又以顾问的身份去市局帮忙了。

这次他过去的时候,梁局刚好也在。他正对刑侦大队的成员们下达完指示。

“宋同志也来了啊。”梁局的眉头丝毫未展开,看上去分外严肃,他说,“行,辛苦你帮我们查案了,有线索有想法及时告诉纪律,告诉我。”

宋不羁神色端正地应了声“是”。

梁局走后,其他人也都散了,各自忙碌去了。

宋不羁跟着纪律往外走。

“前两起案子的资料,你先看看。”纪律递给他两本案卷,是景华区公安局随案移交过来的。

案卷都不厚,宋不羁主要看各种笔录,很快便看完了。

他们这会儿在车上。

纪律今天和马晓燕市长打好了招呼,去她家勘查一番,重点勘查马锦博的房间。

宋不羁看完后,合上两本案卷。

第一起案子的死者是个男生,名叫林云翔。他是高三(5)的学生,据身边同学老师所说,林云翔是个比较腼腆的男生,平时较少与同学打闹玩笑,更多时候是安安静静地在教室里看书做习题。他不是升入高三后才这么认真,而是一直以来就这么认真,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二十。

案发是半个月前。那天晚上,上完晚自习后,有的人直接回了寝室,有的人去了小卖部买夜宵零食。而林云翔却去了天台。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天台上想了什么,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跳下来的。总之,他跳下来了。

随着一起摔落在地的,还有林云翔在做的各科习题和他的手机。

当时,沉闷的重物落地的声音惊动了下了晚自习后在路上走动的其他同学。紧接着,惊叫声就此起彼伏。

他的死,是立即就被发现,然后报警的。

虽然是晚上了,但警方来得很快。

警方没有在天台上发现第二个人的足迹,也没有发现其他可能被杀的线索。反而,他们在随着一起摔落在地的习题上发现了林云翔写下的一句话——

死吧,一了百了。

笔迹经过鉴定,确实是林云翔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句遗言,交代了他自杀的事实。

这是警方把这起跳楼事件定论为自杀的重要依据之一。

案卷里有一张照片,就是这句话的特写。

宋不羁特别注意了一下,这个男生的字虽然不算特别好看,但也并不丑,即使是连笔,也连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他想,这应该是个清秀的男孩子。

第二起案子的死者是名女生,名叫颜子秋。颜子秋是高三(8)班的学生,平时不怎么起眼,没想到在死之后却大火了一把,让全校都知道了她的名字。她成绩中下,与班里同学关系倒不错,平日里说说笑笑什么的都有她的份。

案发是林云翔死后一个星期。

五一之后,花城二中的学生们中午都有了午睡时间。午睡是在寝室睡的。案发那天中午,颜子秋趁寝室的其他同学都睡下之后,独自一个人去了寝室楼的天台,毫不犹豫地跳下了。

午休时间学校静悄悄的,校园里都没什么人。颜子秋的尸体还是过了十几分钟后,被保安发现的。

当警察赶来时,学生的午睡时间也结束了,大伙儿都知道了这一消息。

警方同样没找到任何他杀的线索,于是,这起案子也被定论为了自杀。

宋不羁心想,如果是他来查这两起案子,恐怕会得出和景华区公安局民警们一样的结论。

虽然他内心可能会下意识地把这些死了人的案子往“m1”那边靠,但是客观线索面前,也只能得出一个自杀的结论。

至少单看案卷上的记录整理,他是真看不出任何谋杀的痕迹。

宋不羁叹了口气,说:“花样年华,这么年轻,就这么死了。”

可惜了。

“我觉得吧,查这两起案子的民警没毛病,这无论让哪个人查,大概就只能得出自杀的结论。”宋不羁说,“如果真有凶手,恐怕这就是凶手的目的。”

纪律:“如果真有凶手,三起案子,同样的手法,是同个凶手。”

宋不羁“嗯哼”一声:“你说,这三个学生跳楼时,凶手会不会躲在不远处看?”

“你想啊,刘文韬在笔记里写的,注射了‘m1’之后的人,可能会有一种想看猎物在自己面前脆弱、绝望,直至死亡的冲动,这能给他们带来快感。”宋不羁说,“凶手可能案发时就在附近。”

纪律:“前提是真有凶手。”

宋不羁:“我知道。不管怎么说,马市长的怀疑挺有理有据的。”

二人来到了马晓燕的家。

马晓燕不在家,她丈夫请了假在家。

马晓燕的丈夫也是知名人士,纪律同他点了下头,就让他带他们去马锦博的房间。

房间里,确定马晓燕的丈夫离开之后,宋不羁悄声对纪律说:“这马锦博是跟着马晓燕姓啊?真难得啊……”

纪律“嗯”了一声,双眼在马锦博的房间内打转起来。

这就是一个正常男孩子的房间,不怎么干净,但也没有很凌乱。他的房内有一张书桌,书桌上有一个小型的展示柜,柜子里放着一个又一个汽车模型。除此之外,便是一台液晶电脑,和几本书了。

书桌下也有抽屉,不过抽屉里东西不多,宋不羁翻了一会儿,没翻出什么不正常的东西来。

床、衣柜……所有地方都不放过,纪律和宋不羁把马锦博的房间彻底搜查了一遍,尤其重点搜查了他的书桌,但是,如景华区公安局的民警所言,找不到任何一丝支持他杀的线索。

哪怕就像头发丝那么细的线索,也没有。

马晓燕的丈夫这时走了过来,他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纪律指了指书桌上的电脑,说:“这台电脑我们需要带回去调查。”

他点了下头,说:“好,我把线拔了,你们带走吧。”

既然来了,纪律和宋不羁便把其他房间也检查了一遍,同样没收获。

离开前,马晓燕的丈夫突然问:“你们是不是也认为锦博是自杀……”

纪律很官方地回答:“案件我们还在调查。”

马晓燕的丈夫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看得出来,你们都认为这是自杀。你们刚才,不也没找到什么线索吗……找不到线索,就只能是自杀了啊……”

纪律:“电脑我就先带走了,有消息再联系你们。”

宋不羁和纪律出去一上午,就带了台电脑回来。电脑交给了技术人员去检查,宋不羁来到纪律办公室,吹了会儿冷气。

“对了,”宋不羁说,“马锦博的手机呢?现在的学生,人手一个手机吧,他们平时用手机更多吧?”

纪律:“他的手机在跳下来时就摔碎了,技术人员还在提取有用数据。”

纪律又说:“也联系了相关社交软件的公司,调取数据。”

如果能从马锦博的各种社交软件中发现什么线索,那案子或许就能进一步了。

但同时,他们又希望别真的发现了什么。杀人案,没有就再好不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太热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