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1、011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昨晚从市公安局出来后,常非随便找了个旅馆住。

他没睡着。

一闭上眼,眼前浮现的就是冰箱里的那一块块尸块。尸块上的那颗黑痣如影随形。

他揉了揉泛着血丝的眼,拉了拉根本就没脱的衣服,又拿起床上的手机,解开锁屏――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通话记录的列表,列表最上面,是一串未保存的座机号,显示的通话时间是五分钟前。

1200ksw.net

手机屏幕渐渐暗了下来,最后,他僵着身体出去退了房。

外面太阳已升起,一晚上没开过灯的常非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照得下意识地闭上了眼。再睁开时,眼底泛起了红,眼角有了泪珠。

常非揉了揉眼,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昨晚随便乱走,逮着旅馆便进去,根本没注意到是哪里。

如今一看……竟然就在他工作的律所附近。

一鸣律师事务所与绿景花苑隔着两条街,常非平日里都是骑车过去的。今日倒是可以直接走过去了。

他低下头,又揉了揉眼,苦笑了一下。

初春的清晨,春寒料峭,虽有太阳,但冷风也瑟瑟。常非是个怕冷的人,冬日里基本是全副武装,而现在,冷风从他稍开的领口灌进来,他却仿佛没感觉似的,垂着手慢慢地往律所走去。

一鸣律所的上班时间和检察院法院一样,上午是八点半上班的。常非平时不会迟到,但也不会早到那么多。

他走到律所的时候,才不过七点。

律所门还关着,里面静悄悄的。常非翻了翻衣服、裤子的口袋,除了一个即将没电的手机,什么都没有。

他颓然地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下,低下头,把脑袋深深地埋进了膝盖里。

---

侯一笙是个十分有时间观念的人。这个有时间观念是指,比如上班,他会准时在上班前五分钟到达办公室,不会早,也不会迟。再比如,约了客户,他也同样会是在约定的时间前五分钟到达,不会早,也不会迟。

他克制力极好,从不会出现因为前夜诸如喝酒之类导致第二日起不来这种事。他每日都详细地规划了行程,这个时间做什么,那个时间做什么,十分清晰。

这一日,他如同往常一般来到律所。8点25分,一秒不多,一秒不少。

然而刚走到门口,他就停住了。

律所的门已经开了,可以看到里面其他同事开始忙碌起来了。但是门口……

他垂下眼皮,定定地看去。

门口的台阶上坐着一人。这人不知坐了多久,露在外面的双手都被冷风吹红了。可他好像无所感似的,一动不动。

侯一笙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他走到常非面前,冷冷地问:“你坐门口干什么?”

常非露在外面的手指轻微地动了动,仿佛是条件反射。

然后他缓缓地抬起脑袋,没有焦距的眼看向侯一笙。

侯一笙看着他通红的双眼,心里没由来地“咯噔”一下――这是出了什么事?但他面上却依旧冷冷,说:“起来。”

常非似乎这才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轻启双唇:“侯律师……”

接着他的双眼更红,眼底浮现了一丝水汽,像是一个见到亲人的迷路孩童。

坐了许久的身体动了动,常非撑着膝盖,缓缓地起身。不过由于维持一个姿势太久了,等他站起来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腿麻了。

麻痹的双腿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

险些――他被侯一笙稳稳扶住了胳膊。

---

侯一笙的办公室内,常非乖乖地坐在沙发上。

办公室内的空调已被打开,侯一笙一进去就脱了大衣,回头看了眼常非被冻红的双手,摸出一个一次性纸杯,倒了热水,递到常非面前,简单地说:“拿着。”

常非自毕业进律所以来,一直跟在侯一笙身边,十分佩服他的专业水平,于是工作上便很听他的话。侯一笙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虽然有时候被指使得多了,也会忍不住和朋友吐槽下侯一笙,但被交代的工作,还是会认真去完成。且不说工作以来对侯一笙有多了解,但基本的了解还是有的――端茶送水这种事,侯一笙是万万不会做的。

于是,常非惊了。

这一瞬间,他被侯一笙这番出人意料的动作惊得短暂地忘了黑痣,忘了尸块,忘了命案。

怔愣中,他茫然地伸手,接过了一次性纸杯。

热水的温度透过一次性纸杯传递到手心。双手的冷意似乎在一瞬间瓦解。但常非却好像突然有点惧怕这样的热度,拿着纸杯的手颤了颤,几滴热水溅了出来。

一滴热水溅到了常非的手背上,他的手更是猛地一颤。

侯一笙皱了皱眉,弯腰抽走了纸杯。

“怎么回事?”

常非抬起头,看着面前侯一笙冷然凝眉的模样,张了张嘴,没说话。

侯一笙坐到他旁边的那张单人沙发上,翘起腿,定定地看着他。

常非工作上崇拜侯一笙,对他也是全方位信任。对他来说,侯一笙不仅是律所里负责带他的老师,也是十分令人信赖的兄长。此时他就这么坐着,这么看着他,就令他仿佛有了主心骨。

他茫然地想:“侯律师这么厉害,或许他能告诉我怎么办……”

他的双手渐渐停止了颤动,主动拿起桌上的一次性纸杯,温热的暖意再次传来。

常非没有隐瞒,把昨晚发生的事一字一句地告诉了侯一笙。

侯一笙听完,右手扣了扣沙发扶手,说:“死者是你……男朋友?”

常非把事情对人说完,就像松了心里的那股情绪似的,觉得没什么力气了。他往后靠了靠,背抵着沙发,轻轻点了下头。

“昨晚你一开冰箱,一看到尸块上的黑痣就知道?”侯一笙再次确认,“而今天早上,警方通知你他们正式确定了死者身份,是你男朋友。”

常非又轻轻点了下头。

侯一笙没再说什么。

他本就不怎么会安慰人,而且他认为,常非不需要安慰,常非只是现在一时受到了冲击,等他缓过神来,他会自己调节好。

他沉吟了一会儿,问:“需要请假吗?”

“请假”这个词,从侯一笙嘴里说出来,与他刚刚亲自接了热水送过来一样令人震惊。

常非的眼底明显浮现惊讶。他受宠若惊地摇了摇头:“不、不用请假……”

侯一笙是个工作狂,从常非跟了他以来,他就没见他请过假,也对所里的请假管得十分严格。不过严归严,若你真有要事,侯一笙也是会准假的,并不会为难你。

侯一笙点了下头,说:“你刚才说昨晚过来的一个警察认识我?”

“嗯。”常非说,“他说是你的好友。”

“那你尽管放心,”侯一笙说,“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个好警察。”

常非轻轻“嗯”了一声。

“回头我帮你问问案件具体情况。”侯一笙刚说完,他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侯一笙放下二郎腿,淡声说了句“进来”。

助理小米出现在门口,恭敬地提醒:“侯律师,十分钟后您要见一个客户。客户已经来了。”

“知道了。”侯一笙说完,助理便退了回去。

常非忙站起来,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侯律师,占用了你的工作时间……”

他知道侯一笙每天的工作都安排得很妥当,都快精确到秒了。显然刚刚,侯一笙是牺牲了某个安排,来迁就他……

侯一笙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

---

整个上午,常非都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手上的案子。

他的办公室是个大办公室,实习律师们都在这。他们都看到了常非今日的不对劲,看着他从侯一笙的办公室出来,以为这不对劲和侯一笙有关,便安慰了他一番。

――毕竟大伙儿都知道,侯一笙有多严格,多不好搞。

常非也没说别的,就解释了一下和侯一笙无关。

直到中午过后,常非接到了市公安局的电话。

当时,正是午饭时候,有人订了外卖,有人出去吃。常非没有订外卖,也没有出去,他什么胃口都没有。

侯一笙虽然是个工作狂,但每日的吃饭时间也很固定。中饭是十二点,晚饭是七点。

十二点刚过,侯一笙走出办公室,准备如同往常一般去吃饭。然后,他听到了常非打电话的声音。

“嗯,我现在有空……”

“你们过来吧……”

“好。律所前面有家咖啡店,我在那里等你们吧。”

挂了电话后,常非深吸一口气,低头收拾桌面上的资料。

“警方?”

常非被突然出现在旁边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是侯一笙。

“侯律师。”常非叫了一声,又点了下头。

办公室里还有别人,侯一笙下巴往门口一抬:“出去说吧。”

三分钟后,常非跟着侯一笙来到了律所前面的咖啡店。

咖啡店不仅卖咖啡,也卖甜品蛋糕。

俩人坐下后,侯一笙问:“你吃什么?”

常非说:“拿铁就好。”

侯一笙看了他一眼,点了一杯拿铁,一杯黑咖啡,以及几份小蛋糕。

蛋糕上来后,侯一笙一推,把它们推到了常非面前,说:“吃。”

常非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不饿……”

侯一笙扫了他一眼:“你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吧?”

常非一愣,这才意识到,是啊,从昨天下了高铁后,他就没再吃过东西了……他竟然,没感觉到饿……

“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侯一笙说,“现在,吃点东西。”

常非点点头,开始吃蛋糕。

十分钟后,市公安局的人来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