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1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杨希的父母在一个工具厂上班, 这个厂距离他们住的小区,大约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他们每天开车来回,早出晚归。

纪律和宋不羁在中午饭点的时候,驱车来到了杨希父母工作的厂。

到的时候,杨希的父母还在吃饭。

纪律来之前没有联系过他们,此时这么进去,对他们表明身份后,他们脸上顿时浮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杨希的父母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偏静的地方,小心翼翼地问:“警察同志,您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杨希的母亲不知想到了什么, 急忙快速问:“是不是我儿子出什么事了?”

纪律看向她,淡淡地问:“为什么警察找你,第一时间就想到是不是你儿子出事了?”

资料显示, 杨希的母亲和马晓燕同岁, 但是相比起光彩照人的马晓燕,杨希的母亲就显得沧桑得多了。

她皮肤粗糙,眼尾都是皱纹,唇上似乎因为缺水, 显得有点干。她身上穿着厂子里的工作服, 很是宽大。工作服是长袖的,但是这会儿他们站在外面,虽然太阳没有直射,有遮挡物挡住阳光,但依旧是热的。她露在外面的双手, 才短短几分钟,就已经冒出了汗。

她下意识地舔了舔唇,说:“不然还能是什么事啊?警察同志,该不会我儿子真的……”

话没说完,她的身体先晃了晃。

杨希的父亲一把拉住她,呵斥道:“说什么傻话?好端端的诅咒儿子干啥?也有可能是我们家水管爆了……”

杨希的母亲:“水管爆了怎么需要警察过来……”

纪律看着他们夫妻俩的动作,说:“目前杨希还好好的在学校里。”

他加重了“目前”俩字的语调。

杨希的父亲:“听到了没?儿子没事!整天不知道瞎担心什么……警察同志,别见怪啊,妇道人家,就这样的……”

宋不羁暗暗摇了摇头,心道,你老婆担心的才是对的……

杨希的母亲却敏感地察觉出了纪律那句话中特意加重的词,她挣脱了丈夫的手,上前几步,似乎是想握住纪律的手,但是她看了看自己因为做工而粗糙甚至不是很干净的手,又把手缩了回去,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急切地确认:“警察同志,您刚才说‘目前’是什么意思……那以后呢……以后是不是……”

杨希的父亲皱眉道:“你又在瞎担心什么?你说你整天不好好赚钱,整天想这些有的没的,有意思吗?儿子好好的在学校里呢!这没事都会被你担心到有事吧?!”

听起来,杨希的母亲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她似乎每天都在担心儿子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纪律和宋不羁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

纪律直接说道:“今天来找你们,就是为你们儿子的事。”

杨希母亲身体一震,眼底的担忧、急切,以及某种躲避般的情绪一览无遗。

宋不羁心想,他们应该是赌对了。

杨希母亲明显隐瞒着什么,连她丈夫都不知道。或许这十几年来,她一直在担心受怕,一直在担心当年的事什么时候暴露……

可是,为什么她会担心暴露?

纪律:“半个月以来,花城二中已经有三名学生跳楼身亡了。你们知道这件事情吧?”

他们住的小区就在花城二中附近,他们的儿子就在花城二中上学,平时里也有厂子里的同事说八卦一样说这些事,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知道。”杨希的父亲说。

杨希的母亲也神情闪烁地点了点头。

纪律:“经过调查,我们有理由相信,凶手还会杀一人。”

“等等——”杨希的父亲抬手打断了他,“这不是自杀吗?什么凶手?怎么会有凶手?”

虽然现在没有具体证据证明这是计划妥当的谋杀,但是纪律仍冷静地说道:“是谋杀。”

杨希的母亲身体猛地一僵,既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抖动了起来,她张了张嘴,说:“希希、希希……”

杨希的父亲不耐地拉了拉她的身体:“你抖什么?这和儿子有什么关系?”

纪律:“我们基本能确定,凶手要杀的第四人是你们儿子,杨希。”

“你说什么——”杨希的父亲吃了一惊,“我儿子怎么会被杀人狂盯上?警察同志,你们搞错对象了吧?”

纪律看向杨希的母亲:“您说呢?我们搞错了吗?”

纪律本以为今天过来见杨希的父母,也不会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已经做好了多花心力多来几趟的准备,没想到,和当年的事有关的只是杨希的母亲。而她防御太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而导致她不堪一击的原因,是对儿子的担心。

杨希的父亲震惊而疑惑地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婆,拉着她胳膊的手松了松,紧接着又紧紧拉住,逼问道:“警察说的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杨希的母亲很瘦,此时一阵风吹来,把她宽大的工作服往一侧吹了吹,工作服贴到了她身上,更显得她瘦弱至极,摇摇欲坠。

她的眼角突然流下了泪。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喃喃地说,“林家那孩子跳楼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再是颜家那孩子……没想到连马市长的儿子也……”

杨希的父亲狠狠地打断她的话:“你给老子说清楚,到底他娘的是怎么回事?死的那三名学生怎么了?和我儿子有什么关系?!”

杨希的母亲抬头看向他,神情凄楚。眼泪越流越多,但是她抹也不抹,慢慢在三人面前说起了当年的事。

“希希五岁的时候,幼儿园不是举行了一次活动嘛……去植物园……”

2005年6月10日,萌芽幼儿园的老师组织小朋友们去植物园游玩、野餐。那会儿的六月,气温不如现在这么炎热,而且那天是个阴天,据说挺凉爽的。

在植物园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小朋友们玩得也很开心。但是就在要回去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把他们带来的大巴车,坏了,启动不了了。

而夏日的雷雨说来就来,就在那会儿,倾盆大雨立时便下了。老师们把小朋友们带到坏了的大巴上去避雨,然后商量怎么回去的问题。

即使他们能在大巴里等雨停,但是雨停后怎么把小朋友们送回去也是个问题。

就在他们商量不下的时候,马锦博的父亲打来的电话,问自己儿子怎么还没回到幼儿园的事。他已经在幼儿园等了几分钟了,原定幼儿园的大巴是这时候回来的,没想到现在连个影也看不到。

渐渐地,也有其他已经到达幼儿园的家长打来了电话。

老师说明了情况,让家长们耐心再等等。这时候,马锦博的父亲突然说,反正是回家,不如他们自己开车去植物园接各自的孩子好了。

于是,经过与家长们的商量,老师们也同意了这一做法。有车的家长带着没车的家长过来植物园,不管怎样,先让小朋友们离开植物园再说。

“当时马市长的老公有车,就问谁要坐他的车一起去的……儿子怕打雷,我很担心,就第一个上了他的车……接着林灵强……他现在改名了吧……还有王佩兰也上来了……我们四个,就一起去植物园……”

但是没想到,在去往植物园的途中,他们途径一个路口,一时不查,撞上了一个过路的人。

那人被撞倒后,手上的伞掉在了一旁,人也没有爬起来,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们四人都吓了一跳,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说话。后来,马锦博的父亲咳嗽了一声,拉回了大伙儿的注意力,让坐在副驾驶的林灵强下去看看。

林灵强被吓得无法思考,直接开车门下去了。十几秒后,他就匆匆回来了,惊惶地说道:“死了、死了……我们撞死人了……你撞死了人啊……”

话落,油门被猛地踩了下去,车子如离弦之箭一般消失在雨幕中。

“林灵强说那人死了,我们也就信了……我们太害怕了啊……金定宇说虽然车是他开的,但一旦警方追究起来,我们三个也都是有责任的……他是律师啊……肯定比我们懂……他说他会找人压下这件事,让我们都别对外声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等他们佯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地接了各自的孩子回家,再次经过那个路口时,那个被他们“撞死”的人却不见了。

“我们后来也是看了报道,才知道原来那人没死……我当时就松了口气……幸好没死啊……”

而再后来,也正如金定宇所说,除了一份报纸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简略地报道了这个事件外,其他再没和这件事情有关的了。

等过了几个月,杨希的母亲发现真的没有人追究当时的责任,这才完全放了心。

就这么过去了十三年。

但是就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杨希的母亲却收到了一条短信。

——还记得十三年前你们犯下的罪吗?我,来复仇了。

当时她就吓得差点把手机摔了。

十三年前……

十三年前唯有发生了那么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

而且这条短信里说的“罪”啊“复仇”啊……直接就令人想到了当年他们“撞死”人逃逸的事情……难道当年被他们撞的那人死了?!

她惴惴不安,想去找其他三人问问却又不敢。

因为当年确定没什么事后,他们曾经又见过一面,互相约定,忘了这件事,不再联系,路上即使碰到,也装作不认识。

好像这样,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而这十三年来一直平安无事,当年的事真的好像就像一场梦,没发生过似的。

但是一条短信打破了这种平静。

杨希母亲心底的愧疚、恐惧被一寸寸地勾起,她甚至想,一报还一报,也好,反正她的命也不值什么钱。

但是等了几个月,什么都没等来,她还活着,而短信也没有再发来。

于是她又想,是恶作剧吧,或许是发错了。当年的事,除了他们四个,还会有谁知道呢?

她稍稍放了心,也考虑起到底要不要去找其他三人问问,看看他们有没有收到那条短信。

但还没等她考虑出什么名堂来,第一起跳楼案发生了。

当杨希放学回家在晚饭时和他们说起这件事时,她没放在心上,还问他高三是不是压力很大,压力大就放松放松,千万别想不开。

那会儿自己儿子是怎么说来着?是了,他说他肯定不会跳楼的。

于是她放了心。

直到当晚当玩手机时,看到微信群里一个人发的链接,点进去,发现跳楼而死的这人竟然叫林云翔!

林云翔……

她知道林灵强的儿子叫林云翔……

当年其他三家孩子的名字,她都记得……

就像当年那事一样,她记得很清楚。

她立即就去了杨希房间,问他跳楼死的这人是不是叫林云翔。杨希给了他肯定的答案。

她不太记得当时她是怎么出的房间,就记得自己后来躲到了卫生间,颤颤巍巍地翻出了那条没删的短信,心里的恐惧逐渐放大——

“短、短信还在……你们看……”杨希的母亲哆哆嗦嗦地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花了好半天才解了锁,打开。

杨希的父亲等不及,立时便夺了过来,快速翻了起来。

几秒后,他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双眼瞪着手机,简直要把它瞪出一个洞来。

纪律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腕,把手机从他的手上拿了过来,和宋不羁一起看向那条短信。

——还记得十三年前你们犯下的罪吗?我,来复仇了。

是通过网络发送的一条信息,估计找不到发送人。

纪律双目一沉,说:“不好意思,麻烦您和我们走一趟了。”

杨希的母亲点点头,又急切地问道:“我儿子、我儿子他……”

宋不羁温和地对她一笑,安抚般地说道:“杨希没事,警方派了人保护他。”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