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17、11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金定宇被带去了市局问话。

金定勇也跟着一起来了市局。

当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几个男性, 纷纷都对金定宇表达了关心,但最后都被金定勇客套地“赶”了回去。

“宋?我记得你姓宋对吧?”市局一走廊里,金定勇狐疑地打量着宋不羁,问,“你在市局工作啊?”

宋不羁微微一笑:“不,我男朋友是市局的。”

金定勇脸色一变:“男朋友?刚才那个?太——太令人震惊了。”

如果不是金定勇眼底一闪而过的嫌恶太明显,宋不羁大约就信了他的话,只是太令人震惊了。

但其实……宋不羁在心里“呵呵”了两声,当下做了决定:“金先生,我那房子, 不出租了。”

金定勇:“什么?我钱都付了!”

宋不羁:“您先前给的钱是让我给您重新买一些家具,这钱我原封不动地还给您。反正我们合同没签,您定金也没付, 是吧。”

金定勇:“宋先生出尔反尔可是没信用啊, 就这样你还想把房子租出去啊?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不介意凶宅的呢。”

宋不羁:“这就不需要金先生您操心了——难道您想住在一对同性恋住过的房子里?”

宋不羁后面一句说得十分直接明白了,金定勇脸色再次一变,知道他刚才看到了自己眼中的厌恶,于是便也不再遮掩, 冷声道:“恶心!”

宋不羁脸色一冷, 右手紧了紧,很想上去就给他一拳。

但,不行。

他想,不行。

在这里打人就是给纪律找麻烦。

而且与这种人生气,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于是他只是冷冷盯了他一眼, 便转身离开了。

纪律在给金定宇做笔录,估计还要一会儿,他便直接去了纪律的办公室。

忙活了这么几天,跳楼案总算有了一点进展。

但是仍旧不能放松警惕,崔成不知什么时候会对杨希下手。

宋不羁靠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慢慢地思考起来。

如果真如他推测的这样,当年被撞的那受害人是崔成的女朋友之类,那崔成可能花了好几年才找到当年的肇事者,可能特地去学了催眠——但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那肇事逃逸的四人,反而对他们的孩子下手?

难道……

宋不羁又想到一个问题。

当年那件事发生后,那四人约定不再联系,即使路上碰到也当不认识。这种情况下,他们会一致地把孩子送到同个高中吗?虽然花城二中在花城确实数一数二,但比花城二中好的,或者是差不多的,也不是没有。

这难道不是巧合?

寒意渐渐从心底升起。宋不羁心想,崔成难道是计划了好多年?

---

金定宇的笔录结束了,纪律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看到了在外面的金定勇。

金定勇一脸冷意地在外面走来走去,见到他们出来,脸上明显浮起一抹厌恶。他瞟了纪律一眼就把视线移开,走到金定宇身旁,问他如何了,这警察有没有刑讯逼供,要不要投诉。

金定宇虽然强自镇定着,但经过这一场笔录,内心已经慌乱了不少。他压着声音说了声“没事”,便匆匆往外走去。

金定勇喊了一声“哥”,忙跟上。

纪律看了眼手机,是宋不羁刚才发来的信息,跟他说自己在他办公室。

纪律往办公室走去。

一走进去,他就发现宋不羁睡着了。

他就这么靠在椅子上,歪着脑袋,睡着了。

房间里开了空调,又开了风扇,风扇还是对着人吹的。

纪律从另一张椅子上拿过小毯子,盖到了宋不羁身上,又伸手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说:“真不怕感冒啊。”

宋不羁虽然睡着了,但熟悉的气息靠近,他仍是有所觉。

他不知道从睡梦中听到了什么,低声喃喃了一句:“你在啊……”

纪律弯下腰,把脸凑到他面前,轻声问:“谁在?”

宋不羁“吧唧”了一下嘴,没答。

纪律心想,真睡着了。

就在他准备直起身的时候,突然看到宋不羁嘴唇又动了动。

“纪律啊。”他说。

声音很微弱,不仔细听完全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纪律天生凌厉的眉目柔和了下来,低头在他额上亲了亲。

让他多睡一会儿再叫醒他吧。

纪律小心翼翼地关上门,走了出去。

外面除了值班的,该下班的都已经下班了。纪律走到俞晓楠他们的大办公室,看起了白板上写着的内容。

上面是目前他们在调查的这三起跳楼案的简单信息。

上面有已经跳楼死亡的三名学生的名字,以及可能促使他们跳楼的原因。在三名学生的名字中间,是崔成的名字。他的名字被着重圈了起来,加上了一个五角星的标志。

白板的另一边,是杨希的名字,他们推测的下一个可能跳楼的对象。

白板上还贴了一小张纸,那是他们从报纸上复印下来之后,剪下来的关于十三年前那起交通肇事逃逸事件的报道。

夏霁他们去询问林云翔和颜子秋的父母了,还不知道结果如何。但就今晚金定宇的笔录来看,十三年前他们撞了人逃走的事实已经确定无疑了。

林云翔的父亲林鑫,颜子秋的母亲王佩兰,马锦博的父亲金定宇,以及杨希的母亲阮怡琴。

金定宇一开始还不承认当年是他开车撞的人,但当纪律把杨希母亲阮怡琴说的往事告诉金定宇,又将他们已经去询问林鑫和王佩兰之后,他终于不再遮遮掩掩,承认了。

他承认自己当年确实是他开的车,也承认是他踩下油门开走的,但是他说当时是听了林鑫说的那人已死的消息后手脚大乱,脑子空白,下意识地就把车开走了。等他们接了孩子开回来,他才恢复了理智,想报警。但是那路口却已经没人了

阮怡琴和金定宇都说,当年下车查看被撞者是否死亡的是林云翔的父亲,当年叫林灵强的林鑫。

林鑫说他们撞的那人已经死了——他当时为什么会以为那人已经死了?

夏霁和俞晓楠负责去找林鑫问话,大概明天才有结果。

纪律揉了揉眉心。

每次一有案子的时候,他们几乎都是连轴转的,每天多几分钟的休息都是奢侈,连吃饭都经常不能好好吃,囫囵吞下是常有的事,纯粹就是补充个能量,让自己能继续工作下去。

杨希那边已经派了人暗中盯着,保护着。一旦他有任何奇怪的举动,比如想跳楼的时候,肯定会阻止他。

纪律在心里梳理了一遍这三起跳楼案,以及近日来的调查,又回忆了一番他们的布置,确定没什么遗漏了才关了办公室的灯和门,回他自己的办公室。

没想到就在这时,夏霁匆匆从对面过来。

---

杨希这几晚一直在和崔老师聊天。

这会儿刚下了晚自习,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微信,想看看崔老师给他回复了什么。

他在晚自习时就听到了手机震动,但他很有原则,上课时坚决不看手机,说认真做题就认真做题。他这一坚持就是三年——初中他还没手机。

前面是同班同学勾肩搭背地往外走,边走边说笑。杨希默默地跟在他们后面,听到他们在商量着今晚要不要去吃夜宵。

杨希自己肯定是不去的。吃夜宵代表着他要花钱,他不想多花钱。

他已经点开了微信,低着头边走边看崔成发过来的信息。

晚自习开始之前,杨希问了崔成一个问题——他觉得自己高考考不好,怎么办?

距离高考已经没几天了,上周的补习结束后,高三学生们已经没有补习了,老师们也没有多留作业了,反而让他们多休息休息。

杨希不敢放松。

他怕一旦松懈下来,自己的成绩会更烂。

他的心里充斥着一股考不好的紧张。这种紧张直接导致他整个人的状态下滑,他实在很担心他高考连平时的水平都发挥不出,最终考不上大学。

崔成在一个小时前回了信息过来。

杨希逐字逐句地念过去,等念完后顿时觉得茅塞顿开,多日来的阴郁好像瞬间烟消云散了。

对啊,崔老师说得对。

再差难道比最后一名还差吗?这可是鼎鼎有名的花城二中啊!每年花城二中的最后一名也有书读呢!再说他可是从来没考过最后一名呢!

杨希信心满满,手上“啪啪”地给崔成回着信息。

杨希脑补了很多内容,但其实崔成回的只有一句——想想你们学校的最后一名,人生不止高考这一条路。

……如果是宋不羁看到这句话,怕是不会有和杨希同样的脑补。

杨希沉浸在被激励的兴奋中,全然没想到即使是花城二中的最后一名,也是考不上普通大学的,最多也就是去专科学校混几年,再差的直接就不读了。

然而杨希自己的心愿是一定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正在这时,前面走着的同学突然回过头来,问:“杨希,吃夜宵,去吗?”

xiaoshuting.info

杨希发信息的手一顿,茫然地抬头:“我?”

他性子不算孤僻,但是因为沉默内向的性格,很少主动融入群体,这么多年来也默认地都是独来独往。他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和谁关系都比一般差了一点,属于毕了业就应该不会再联系的那种。平时也很少有人会特地来问他你要一起去干嘛干嘛吗,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

所以此时听到有人这么问他,他着实愣了一愣,没反应过来。

“夜宵?去吗?”前面那同学又重复了一遍,他勾着旁边同学的肩膀,路灯下竟笑得有些亲切,“同班三年了都还没和你一起吃过夜宵,我们这都快毕业了,以后也没机会了——去吗?”

这人是杨希班里的班长,老师面前说得上话,同学关系处得也好,重要的是他成绩好,高考发挥没失常的话,肯定是进重点大学了。

杨希很羡慕这样的人。

他曾经幻想过如果自己也成为了班长这样的人——他父母会很高兴吧?

于是下意识地,他脱口而出:“去……”

他大概从没说过这类词,或者从没人问过他这些问题,所以当这个“去”说出来时,它是微弱的,不自信的,但是又透露出一丝期待。

班长笑了笑,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走,一起吃夜宵去!”

在没人看到的地方,班长悄悄呼出一口气。

——这样,就算接近了杨希吧?

他父亲是市公安局一名普通的警察,从小他就听着他父亲讲各种警察的故事长大,心里对警察的崇拜已经扎根成了一根大树。

当纪律安排了人暗中保护着杨希时,班长的父亲——虽然在不同队,但不知怎么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跟对纪律说,他儿子和杨希同班,平时可以正大光明地盯着,就让他帮下忙。

纪律和领导们商量之后,就把班长叫去谈了一次话,接着,班长就被委派了这么一个重要的任务,盯着杨希,看到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后,立即联系他们。

没想到的是,班长不仅和杨希同班,竟然还和他同个宿舍。

这是杨希第一次在晚自习结束后来到食堂。

班长热情又大方,又保持着令人舒服的距离,问杨希想吃什么。

杨希看着琳琅满目的夜宵们,咽了咽口水。

但他零花钱真有限。

最后他买了根玉米。

班长咬了一口手里的烤肠,感叹道:“玉米啊,这么健康,杨希,我得向你学习。”说罢又咬了一口。

这是杨希第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到“我得向你学习”这种话,当下又是一愣。

紧接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感受涌了上来。

他想,他说向我学习呢。

晚上回到寝室后,杨希窝在床上,把晚上经历的第一次与自己的感受详详细细地告诉了崔成。

他在微信里写道——

崔老师,我第一次觉得,我这样的人,也是能被人学习的。我觉得很开心,真的太开心了。班长明天还约我,说帮我考前再突击一下。

崔老师,班长很厉害的,成绩特别好,有他这几天帮我突击,我肯定就能考上一个好大学了吧?

我真的好开心啊!

杨希发信息时几乎不用感叹号,但是他今晚竟然用了一个感叹号。

崔成看着手机里收到的信息,笑容渐渐阴起。

作者有话要说:  不瞒你们说,我明天又去考试……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