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18、118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对林云翔父亲林鑫和颜子秋母亲王佩兰的询问结束了。

他们两位同样把当年的事情烂在了心里, 而且烂得还挺彻底。

他们不仅全然没把自己孩子的死和当年的事情联系到一起,甚至连当年一起逃逸的几人是谁都记不大清了。

而且,那条预告复仇的短信也没注意到。

不过,这也是能理解的。

现在微信等聊天工具流行,短信的功能已经丧失很久了,除了必要的通知类短信,便是无穷无尽的垃圾广告信息。许多人可能一个月都不见得会特地点进短信看一眼。

林鑫和王佩兰的手机里也收到了一模一样的复仇预告短信。但这条短信被淹没在广大的垃圾短信里了,他们并没有看到。

警察们翻了好久也没翻到,最后不得不直接搜索。

对于十三年前的那场交通肇事逃逸,林鑫和王佩兰都只是记得大概。宋不羁听说之后, 心想,如果警察们这次不提,他们怕是会直接忘了。

也是经由警察们提醒, 林鑫才艰难地想起来当年他在那场事件里做过什么事。

“对、对, 你们说得没错,我想起来了,我当时下车看了。”林鑫恍然大悟一般的话听得俞晓楠差点把手中的笔转个方向戳他脑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人啊, 一旦上了年纪, 记性就变差了。”林鑫呵呵笑着,看上去丝毫没把这事儿放心上。

“人死了啊。当时我还下去看过了,摸过她鼻子呢,死了的。”林鑫十分肯定地说。

俞晓楠手劲一大,笔在纸上划了长长一条线。

夏霁咳嗽一声, 示意她冷静,然后对林鑫说:“林先生,你看过当年的报道吧?”

夏霁把复印下来的那份报道放到了林鑫面前。

林鑫凑近了一看,这才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说:“看到这个,我就想起来了,好像还真没死……不过我也是记得很清楚啊,明明我摸她鼻子,是没呼吸了。”

俞晓楠心说,就你这个样子,还不知当时摸的到底是哪里呢。

不过当时天气条件很差,他们又在高度紧张之下,弄错了也正常。

接着他们又问了几个受害人相关的问题,毕竟目前看来,林鑫是唯一一个近距离接触过受害人的人。

“是女的,长发。”会上,俞晓楠说,“林鑫说当时被他们撞的那人长发扎起,穿了条裙子。”

“年纪大约多大不知道吗?”宋不羁问。

“他不太记得了。”说话的是夏霁,“就说不老,绝不超过四十岁。”

这话林鑫说得极其肯定,因为就他自己所说,超过四十岁的女人在他心里就算老了。

“我看他根本就没注意看。”俞晓楠哼了一声。

“王佩兰很多东西也不记得了。”谢齐天说,“她甚至不记得当年坐在车子里的还有谁。”

众人:“……”

纪律敲了敲桌子:“总结一下,十三年前发生了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四名肇事者分别是林鑫、王佩兰、阮怡琴和金定宇。十三年后,花城二中三名高三学生相继跳楼死亡,分别是当年三名肇事者的孩子。而在跳楼案发生的半年前,四名肇事者的手机上都收到了一条短信。目前我们怀疑三起跳楼案和四名学生的一个补习老师崔成有关,跳楼案有可能是谋杀……”

时间有限,短会很快就结束了。

调查当年受害者的还在调查,纪律却把崔成请到了市局。

“崔老师。”询问室里,谢齐天给崔成倒了一杯水,放到他面前,“我们今天的这个询问持续的时间可能有点长,您渴了就喝喝,水不够我再去给您倒。”

崔成穿着简单的短袖长裤,肚子在坐下来时像是怀了一对双胞胎。他习惯性地眯起眼睛笑:“多谢。”

纪律走了进来。

---

宋不羁今天没有去市局,他跟纪律说最近睡眠不足,需要多睡睡。

他还真多睡了一会儿。

睡醒后,他反复给自己做了心里建设,最后深吸一口气,上了电梯,直接往地下停车场而去。

他把车开了出去。

当年发生交通肇事逃逸案的路口如今依旧是个路口,不过经过十三年来的发展,当年还是泥土路的路口,早已经铺上了一层水泥。

而当年车辆很少的这条路,如今则是经常堵车。

因为这个路口出去,就有一个小区。这小区如今位于老城区,是房租比较便宜的,于是很多刚入社会没什么钱的小青年们喜欢租这里。每天上下班高峰期的时间段里,旁边的马路经常水泄不通。

宋不羁驱车来到了这个小区。

根据他们的调查,当年发生事故的这个路口旁,就这么一个居民区,而那被撞者,是打着伞走路的。他们推测,她住的地方离路口不会很远,十有八九当年就是这小区的居民。

但是十三年前住在这里的,并不表示现在也还住着。

市局的警察们警力有限,还没查到这个小区来。他们剩下的人,分成了两组,一组去查崔成当年教书的学校了,以及当年他是不是有女朋友这事儿。另一组就是查受害人。这一组的警察还在路口附近的医院查。

距离路口近的有两个医院,一个是某大学的附属医院,一个是花城第五医院。其中花城第五医院刚好便是十四年前搬到这边来的。

宋不羁停了车,戴了墨镜,又拿了把伞,这才下了凉爽的车,步入了烈日炎炎的地面。

他深吸一口气,克制住回身的冲动。

这车里车外,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啊!

小区的物业倒是提早就联系好的,宋不羁过去的时候,得到了好几张笑脸。

十三年前,电脑已经慢慢开始流行,很多用人单位已经把职工的信息输入进电脑,方便随时查找。小区也是如此。

但是这个小区大约年岁大的关系,十三年前的住户信息还是用笔一个一个登记出来的。

当物业指着桌上厚厚的一叠纸,告诉他这就是十三年前所有的住户信息时,宋不羁的眉头狠狠跳了一下。

已经习惯了如今电脑上快速而简单的查找方法,面对着需要一张纸一张纸翻过去的原始查找方法时,那心情还真是一言难尽。

尤其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受害人叫什么。

只知道是女的。

哦对了,根据那篇简短的报道,以及林鑫不靠谱的回忆,大概确定了女子是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这么大的年龄范围,不知道到时候会找出多少个符合条件的女性住户。

宋不羁道了谢,坐下来,一边漫不经心地翻了几张,一边思考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加快查找速度。

宋不羁一心三用。

他一边看着每张纸上的住户资料,一边把符合条件的女子用铅笔圈出来,一边跟物业聊天。

“小姐姐,十三年前你们这的工作人员现在在哪呀?”

“这个我不知道呢——霞姐你知道吗?”

霞姐是个老员工了,闻言说:“好久了,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问问华姐。”

“华姐就是我来之前在这工作的吧?”

“对,她可能知道。”

于是在宋不羁的拜托下,霞姐微信联系了华姐,问来了十三年前在这工作的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宋不羁道了谢,在手机里存下了这个信息,打算等翻完这一叠人员信息,再去拜访这位唐桂英阿姨。

二十岁到四十岁的女性很多,尤其这个小区在当时算是位于老城区中心地带,不管是交通,还是距离老城区的各公司单位都很方便。是以不少青年中年人士住这。

宋不羁平时看书的速度挺快,但是翻看这些个人员信息……他不敢快,怕一快就看漏了。

《仙木奇缘》

于是半天下来,他才看了……可能是五分之一吧。

“这样太慢了。”他喃喃说,“至少得找个人再来一起看吧……”

他没料到,当年这小区住了那么多人,而且这住户登记单,挺密的……

看久了头晕。

宋不羁中午和霞姐他们一起点了外卖,吃饱喝足后,给纪律打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下目前进度,然后继续开始看。

半个小时后,来了一个小民警,纪律叫过来的,加入了搜查的行列。

霞姐他们闲的时候,也帮他一起看,进度加快了不少。

一天下来,还剩五分之一没看。

已经找出来的符合条件的女性名单,被宋不羁复印了一份,晚上带回了家。

回到家时,纪律还没回来,宋不羁发了个信息给他,然后就牵着金大发出去了。

常非已经在楼下遛狗了。

这几天纪律忙,宋不羁也跟着忙,于是这几天遛狗时都没有碰到。

常非问起了跳楼案目前的情况。

“侯律师也在用他自己的资源查十三年前的事。”常非说,“我晚上回来时,听到他在和一个人打电话,事情好像有点眉目了。”

宋不羁眉目动了动:“有眉目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爱你一万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5-25 20:56:18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