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19、11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侯律师有个客户, 就住在当年发生事故旁边的那小区。”常非说,“侯律师第一次去找他时,我也去了。他在那住了二十多年,对十三年前发生的事有点印象。”

宋不羁点了下头,常非继续说下去。

“他住的房子,就靠近那条马路。十三年前那天,下了很大的雨,他坐在家里,说突然听到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但是视线太差了,他看不清, 如今事情过去这么久,也记不起太多。后来他说等他想起什么了再联系侯律师,今天晚上他打电话来, 应该是想起了什么。”

宋不羁双眼一亮, 说:“最好是知道那个被撞的人是谁。”

常非笑了笑:“希望吧,不过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宋不羁叹了口气,把今天翻了一天住户信息的事跟常非说了。

“那么多,已经翻出那么多了……”宋不羁比划了一下, 苦着脸说, “大海捞针啊。现在我就希望,医院那边能有好消息……”

如果能在医院那边顺利找到那天被送过来的人是谁,那案子肯定能更进一步。

宋不羁和常非慢慢地在小区走着,边走边说着话。

半个小时后,纪律和侯一笙一同回了小区。

虽然他们俩走过来时的表情和平时没多大区别, 但是宋不羁却隐隐看到了一丝凛然。

“出什么事了?”等纪律走近了,宋不羁低声问道。

该不会杨希出事了吧?

不,应该不是,如果杨希出事了,纪律这会儿就不会回来了。

“回去再说。”纪律说。

宋不羁点了下头,把金大发叫了回来。

回到家后,纪律压了压眉心,说:“怀疑上崔成后,我就派了人暗中盯着他。就在一个小时前,盯他的那人被一块钢板砸了,左手臂骨折了,现在在医院。”

还是出事了。

宋不羁心中一紧,问:“钢板是从上面砸下来的?”

“嗯。”纪律说,“他和另一人暂时换了班,去吃饭,吃饭途中被上面掉落的一块钢板砸了。钢板是不大,被一户人家放在阳台,阳台好好的,没任何问题,是有人扔下来的。”

宋不羁:“‘m1’团队其他人……”

崔成在他们的监视范围内,应该不至于去做这件事。是其他人的可能性很大。

纪律:“查了附近监控,什么都没拍到。”

宋不羁:“他们有备而来,肯定避开了监控。那户人家没什么稀奇的吧?”

纪律:“没有,房屋主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案发时他们在外面看电影。”

宋不羁拍了拍脑袋,又闭了闭眼,脑海内瞬间浮现出崔成这个人。崔成眯着眼,笑得和蔼可亲,继而笑容突然扭曲……

宋不羁冷然地睁开眼,说:“他们可能要对杨希下手了。”

---

“杨希——”

班长从宿舍床上跳起来,冲到旁边杨希的床边,手上还抓着一张试卷,说:“你看这道题,挺有意思的,我觉得今年高考考到类似题型的可能性很大……”

班长不嫌麻烦地跟杨希讲了一堆。这种是新题型,对逻辑思维要求比较高,杨希有些地方没有那么容易转得过弯来,班长就耐心地重复一遍又一遍。

“班长,”完全讲完后,杨希舔了舔唇,腼腆地说,“谢谢你。”

班长摆摆手:“同学之间互帮互助嘛!”

在昨天之前,杨希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和别人说这么多话,而且交流的感觉还不错。

班长却是暗暗心道,爸爸和纪叔叔突然让我不要再管了……肯定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吧……但是不行,我已经有点进展了,如果就这么放弃……万一因为我放弃了杨希就出了什么事……

班长拿着试卷的手不自觉地捏紧了,他在心里想道,爸爸,纪队,对不起,这次不能听你们的,杨希已经是我朋友了,我不能扔下他不管……

正在这时,杨希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屏幕亮起的时候,杨希和班长一同看了过去。

是条微信信息。

“哟哟,”班长揶揄道,“大晚上的,不会是女朋友吧?”

杨希脸倏地红了,还被呛得咳嗽了一声,结巴道:“不、不是女朋、朋友……”

班长那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说:“那是谁啊?总不会是你爸妈查岗吧?”

杨希把手机拿起,划开信息,说:“是我补习班的一个老师。”

纪律他们并没有把案子具体情况告诉班长,班长只知道有坏人可能盯上了杨希,让他多注意杨希有没有异常举动就好,如果有,就及时告诉他们,其他不用他管。

现在……

班长偏头看着杨希读信息的神情,心说,这算异常的举动吗?

如果说杨希刚才对着自己的时候还是腼腆的话,那现在这会儿看着微信信息,他的表情就变成了一种崇拜,甚至是狂热……

班长刚才的两句问话是玩笑居多,也不是真想知道给杨希发信息的人是谁,但这会儿却突然好奇了。

不过杨希没有听出班长开玩笑与否,他看完信息后,继续说道:“他很厉害的,讲的数学课我都能听懂。我可喜欢他了。”

班长回想了一下杨希的数学水平,暗道,杨希都能听懂,那这个老师讲的课该不会是很简单那种吧?

于是班长问道:“这么厉害?介绍给我,我介绍给我妹,她数学不太好。”

一说到崔成,杨希就开心起来,不过他说:“我先给崔老师回完信息。”

班长点了点头,礼貌地移开了视线,不去看他的手机。

杨希回完了信息,说:“崔老师就在我们对面的朝花夕拾工作,专门教高三数学的,他……”

杨希从来没有与人分享过什么,一段话说得磕磕绊绊,但是他的双眼却是亮的,显然是很努力把他心目中的崔老师推出去让更多人认识。

ddxs.com

班长听完后,点了点头,说:“行,我先记下,等高考结束后和我爸妈说下。不过我妹现在才初三,等她去崔老师那补习,还得两三年。”

杨希想了想,说:“要不我在微信上问问崔老师,看看他下半年是不是还教高三。”

班长笑了笑,说:“那你还不如直接把他的微信推给我呢,我自己问。”

杨希却是摇了摇头,说:“崔老师以前说过,微信不能随便加陌生人的,他的微信里全都是朋友。”

班长奇怪地说道:“你不是他的学生吗?”

杨希认真地说道:“也是朋友。”

“哦……”班长点了下头,“你们关系真好。”

在学校里都没有和教了三年的老师有这么好的关系,没想到杨希他竟然和一个补习班的老师关系这么好。班长想道,这个什么姓崔的老师,真这么厉害吗?

班长不太信。

他想,既然如此,我高考结束后就去朝花夕拾看看,看看这个崔老师究竟如何。

他爸爸在市局工作,所以每周五放学后,他都去市局,等他爸下班,然后俩人再一起回家。而这一周周五刚好便是高考结束,他就在自己学校考,他父母也不准备来接他,就让他和往常一样考完了去他爸单位。

到时候考完了,先去趟朝花夕拾。

班长想好了之后,就从杨希的床上站了起来,用试卷拍了拍了杨希的肩膀,说:“不早了啊,睡觉吧,高考前咱们得养足精神。”

他们本来是个四人寝室。但是高考前,另外两位室友每天晚上被爸妈接回家去住了,所以如今寝室里只有他和杨希俩人。

杨希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班长扫了一眼,还是这个崔老师。

杨希扭头对班长腼腆地笑了一下,说:“好,谢谢班长。”

班长去洗漱睡觉了。

睡觉去,他拿起手机,准备跟纪队报告今晚的情况。点开微信后,他又突然想起,在纪队的眼里,他已经脱离这件事了。

于是他想了想,放下了手机。

---

远处的夜空黯淡了不少,好像有乌云逼近。突然,云层中猛地划过一道亮光,紧接着,闷雷响起。

崔成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背后的窗户紧闭,但是仍然能听到外面传来的轰轰雨声。

他手上拿着一个杯子,杯子里泡着几朵胖大海。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而后说:“市局在盯着我,你们小心点。”

他对面坐着一个人,裹着一身黑色长裙——

赫然是何小贝。

何小贝手中手里端着一杯红酒,闻言浅啜了一口,勾唇一笑:“老崔,你这就太小看我了吧。我能是被警方发现的吗?”

何小贝的笑中带着明显的傲慢,与平时她表现出来的很不一样。

崔成说:“不是你,是卢。”

何小贝摊了摊没拿酒杯的手,说:“那我就管不了了。”

崔成此时的双眼虽然也如平时一般眯着,但是却给人一种冷酷的感觉,他说:“我让他隐秘地把盯着我的那警察处理了,他倒好,直接砸了一块钢板下去,人没砸死,反而弄出大动静。”

何小贝:“他故意的呗。”

作者有话要说:  这样,我这段时间多存点稿,然后快结尾时,每天日六这样发,可好?……有种这样就能早点写完的错觉……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