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12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杨希跳楼又被警察们救下的消息在午休后瞬时传遍了花城二中的角角落落。同学们的议论声如瓢泼大雨般停不下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当时, 班长的父亲赶了过来,他先是对儿子的行为表扬了一番,然后就是一顿骂。

班长虽然被骂了,表面上也做出一副诚心认错的模样,但心里的喜悦却止也止不住。

他帮着一起救了杨希。

杨希的父母自然也过来了。他们这几天一直请了假呆在家里,就怕儿子出什么事。这会儿接到警方的电话,更是第一时间赶过来了。

那会儿杨希刚被救下不久,整个人都还处于一脸懵的状态,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他母亲一路跌跌撞撞地跑过来,跑过来之后便是抱着他一阵大哭。

“妈……”杨希有些手足无措, 抬眼看到了距离他们几步远的父亲。

他父亲红着眼看了他一眼,没有过来,反而向警方询问起了事情经过。

大热的天被别人紧紧地抱住, 只一会儿, 杨希就觉得热得不行了,身上黏糊糊的很难受。但抱住他的这个人是他妈妈,他不太敢推开。

阮怡琴大哭了几分钟,周围人面面相觑, 不知怎么上前劝一劝。不过还好, 哭了几分钟后,她略微松开了杨希,双眼通红地问杨希:“你为什么要跳楼……”

她哭了这么一场,嗓子哑了不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被风呛住了一般,咳嗽了起来。

杨希忙拍了拍他妈妈的背,却是茫然道:“我没跳楼啊。”

阮怡琴止住了咳嗽声,抬头瞪圆了双眼,说:“还说没有!那你到天台来做什么?!”

杨希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好像这会儿才看清了,自己确实是在天台上。接着他看到了班长,仿佛找到救星一般,朝他说:“班长,我和班长一起在教室里学习的……”

班长虽然忍了没有哭,但是双眼也是通红,他到现在还痛的双臂提醒着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纪律让两个人留下来处理现场,自己则把杨希和班长都带回了市局。

---

花城二中对面,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里,崔成站在一间教室里。

这间教室看出去,刚好能看到花城二中高三教学楼。他站在窗户边,手上拿着一副望远镜,从杨希踏进了天台开始看,一直到现在警察们把杨希带走。

“呵。”他冷笑一声,转身扔下望远镜,看似不紧不慢地往外走去,但其实他的脚步保持在一个均匀的快速上。

他拿出手机,打给了何小贝。

“失败。撤。”

他言简意赅地说完后,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下了楼梯,往朝花夕拾的后门走去。

在那里,已经有一辆车停着了。

崔成上了车,启动车子,往外开去。

而就在这时,车子后方一面墙旁,从后视镜里看不到的一个角落里,有什么动了动。

---

市局里,班长和杨希被分开询问。

班长这边很快就结束了,然而杨希那边却是阻碍重重。

杨希先是弄了半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接着死活不承认自己的失常和他的崔老师有关,连他母亲坐在一旁苦口婆心地劝他都没用。

他重复来重复去就一句话——崔老师肯定不会害我的。

旁边的监控室里,梁局和俞晓楠都一脸严肃地看着里面的杨希。

听到杨希不知第几次说这话时,俞晓楠忍不住说道:“……这崔老师究竟是给他灌了多少迷魂汤啊!”

还真是没见过这么维护一个人的。

简直可以说是迷信得丧心病狂了。

“整一个邪教组织似的,被洗脑了。”俞晓楠说。

说完后,她才想起来自己旁边站着的是谁,忙小心地偏头看了看梁局。

梁局对她说什么似乎全然不在意,锐利的双眸紧盯着询问室,从头发丝到脚,无一不透露着严肃、谨慎。那背脊仿佛不会被压弯,笔直得像用尺子画的直线。

对比之下,俞晓楠深深觉得自己平时太吊儿郎当了。

她整了整面目表情,背脊也有意识地挺直了。

对杨希的这一场询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当纪律从杨希口中问出了他和崔老师之间的事时,梁局也离开了。

杨希的手机被警方拿去全面检查了,谢齐天和金子龙也立即去对面的朝花夕拾教育培训机构了。

当时金子龙在宿舍楼里等了十分钟,杨希还是没有过来,就觉得可能不好。当下他便通知了纪律,只是纪律那会儿已经接到了班长的电话,快赶到事发地了。变故比预料得来得快,等金子龙得到消息赶去,杨希已经被救下来了。

金子龙深觉自己在这一起案子里没发挥到作用,明明他是距离杨希最近的,却还是没阻止杨希。于是,他主动请缨,去朝花夕拾逮捕崔成。

然而,等他们俩过去,说明情况后,朝花夕拾里的老师们发现,崔成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金子龙骂了句脏话,和谢齐天一起又马不停蹄地去调监控。

而市局内,纪律刚对杨希问完话,他的手机就响了。

纪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侯一笙。

俞晓楠不知道电话那端的人对纪律说了什么,她就看到询问室里,纪律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他拿着一支笔的右手也不禁越握越紧。

——发生什么事了?

紧接着,俞晓楠看到纪律挂了电话,快速朝外走去。

不过几秒,那脸色很凝重的人便出现在了她面前。

“梁局呢?”

纪律是知道梁局刚才在监控室里观看的,但是这会儿……已经走了?

俞晓楠没想到纪律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这个,忙说:“梁局十分钟之前就出去了,纪队——”

俞晓楠瞅着纪律的脸色,试探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纪律又快步往外走去,留下一句:“找,找到梁局——别单独行动,找到后通知我。”

俞晓楠一头雾水。

梁局即使出去,也是回办公室之类吧?就算不在办公室,也是可以打电话的吧?

怎么听纪队这语气,可能是找不到梁局了?

募地,俞晓楠想到了什么,身体一抖——不会吧……

她不再耽搁,匆匆出了审讯室,去找梁局。

---

崔成开的车很低调,大众款,放在车流里属于看过就忘的。

他也没有怎么遮掩自己的样貌,上了大马路后,便一路往青山区而去。

途中,他接了个电话。

“老崔,卢浩才不见了,我估计他还是去找警察的麻烦了。”

崔成低低骂了一句,接着说:“那就不管他了,他自己找死。”

警察再不济,也是人多,卢浩才格斗技术再好,就算能以一敌十,但是他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有一个纪律。

崔成从来不敢小瞧纪律,因为据老板所说,纪律很强,是他从警几十年以来见过的最厉害的,不仅是身手方面,还有心智方面。

对于这样的人,崔成他们一开始就觉得该杀掉,不然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但是最终做决定的是老板。老板说不杀,他们就不杀。

何小贝打电话过来也就是跟崔成说一声。他们这群人,没有所谓的同伴之情,反正死了一个卢浩才,还会有第二个卢浩才。

“还有一件事。”崔成又听到何小贝说,“我检查了库存,刘文韬研究出来的‘m1’,只剩三支了。”

崔成说:“老板前段时间不是在找新的研发人员吗?有结果了吗?”

何小贝:“还没有。不过老板看中了一个,但是那人宁死不屈,给再多的钱也不做,还嚷嚷着要去告发我们。我和小宝把人绑了过来——老崔,到你上场的时候了。”

崔成咧开嘴一笑:“明白。”

他看了眼时间,说:“我大概两点左右到。”

何小贝:“行。”

电话挂断,崔成想了想,还是给卢浩才去了个电话。

虽然他们对于卢浩才的死活不在意,甚是卢浩才死了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另一件好事——毕竟剩下的“m1”只有三支了,不够分。

但是老板还没完全撤出来。

老板的本事自然是不用崔成担心的。但是以防万一,崔成还是想让卢浩才注意下。

然而电话响到自动挂断,卢浩才也没接电话。

崔成又骂了句脏话。

“最好你把警方的注意都吸引走,老板顺利出来。”

嘀咕完这句话后,崔成猛地一踩油门,加快了行驶速度。

大中午的车流本来就不多,往青山区的这条新路车辆更是少,他的车速慢慢上涨,快逼近120码了——

“宋不羁”被猛涨的速度弄得头晕目眩,感觉快吐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努力在存稿已经存了四章还是五章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