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25、12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和梁局有关的这件事, 是夏霁偶然间听到梁局在办公室里打电话,他只是经过,也就听到一句——“m1”势在必得。

当时他以为梁局在和纪律之类的人打电话,对电话那端的人说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抓到“m1”团伙。

但是,当他们开始查十三年前的那起交通肇事逃逸案时,夏霁又发现一件事——梁局似乎对这件事特别关注。以前就算是命案,梁局也只是过问下案情,而不会特地过来监控室听他们审讯。但是自从调查这件事以来……梁局变了。

夏霁没有证据,做出猜测也只是凭多年来办案的敏锐直觉。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想太多了。

《天阿降临》

但后来便发现了一件和马晓燕有关的事。

夏霁的父母也都在体制内工作, 只不过是下面地方的机关单位。

马市长有天下到夏霁母亲工作的单位视察。好巧不巧的,马晓燕那会儿接到个电话,她特地走到了女厕所去接。

当时她以为女厕所没人, 就接通了。但没想到的是, 夏霁的母亲那会儿刚好在杂物间里。厕所的杂物间门半开着,她母亲站在里面,被其他东西挡住了身形,马晓燕没注意到她。

马晓燕接了电话, 就说了几句。但仅仅这几句, 也足够令人浮想联翩。

“梁局,当年的事我们可是有约定的,现在你的人揪着这事不放是怎么回事?”

“别忘了当年是谁提拔你的。”

“对,你当年失去了孩子,现在我儿子也死了, 我没什么可怕的了。”

之后马晓燕便挂了电话,等她再出去,她便又是那个优雅端庄的市长了。

夏霁的母亲几经思量,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了夏霁。夏霁结合梁局最近行为的异常,心里有了模糊的猜测。

于是就在那一晚,夏霁把这些事告诉了纪律。

纪律一直在查内鬼,一个个排除,又不得不怀疑上看上去最不可能的人。在夏霁送来这个消息时,他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可能是松了口气,也可能是犹不敢置信。

梁局是他最不愿怀疑的一个人。

谁都有可能是内鬼,但这个人绝不可能是梁局。

纪律先前一直这么坚定地认为。

但他仔细地查了队里所有人,嫌疑一个个地都被排除了。

那一瞬间,所有嫌疑都指向梁局。

梁局知道他们队里接手的每个案子,知道他们每天的工作进程,甚至知道他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他有可能就是提前通知了卢浩才,让他离开的人。

他甚至有可能,就是“m1”团伙背后的人。

梁局今年五十二岁,二十五年前“m1”首次进行研究实验时,他二十七岁。

当年的实验对象中,年龄最大的便是二十七岁。

梁局可能就是当年的那个实验对象,经历过注射“m1”,尝过它带来的好处,所以这会儿才——

他说“m1”势在必得。

对当年的事最清楚的是现在还活着的当年参与过这一事件的人。纪律怀疑上梁局后,就先查了梁局的资料,再联系了纪爷爷,请他老人家帮忙,看看能不能拿到当年参与实验的那些人的具体资料,比如真实姓名和照片。

纪爷爷答应了,不过让他别报太大希望,毕竟当年的资料,没有意外是全都毁了。

纪律稳了稳心神,拿出宋不羁留下的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和俞晓楠一起进了审讯室。

---

夏霁带人去了梁局的家。

十三年前梁国栋和妻子赵碧春还住在老城区里,但后来市局新建,搬到了新区,梁国栋也搬了家。

他在市局附近一个中档小区买了房,距离市局仅十分钟车程。

不出意外地,人去楼空。

夏霁挥了挥手,让其他人开始搜查。

他自己则站在玄关处,从左到右,全方位地扫了一遍。

房内的装修格局,就如同小区里其他房子的装修,没有刻意调整过。

赵碧春听说是个温柔贤惠的女人,于是房子里也都被收拾得井井有条,甚至地上看上起连一粒灰尘也没有。

一尘不染。

这是夏霁的第一感觉。

干净得他都不忍心踩进去了。

但他叹了口气,还是迈开了脚步。

不过他没有去客厅,反而先去了书房。

书房就在卧室的隔壁,门开着。里面有一侧墙壁全是书,密密麻麻放满了。

夏霁扫了一眼,扫到书桌上时,发现上面放着一张a4大小的纸。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也能看出纸上一行一行的黑字。

上面写了字。

---

审讯室里,金定宇坐得相当自在。

他背靠着椅子,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双手交插放在腹前,脸上是怡然自得的表情。见到纪律和俞晓楠进来,他甚至对他们微微一笑。

不等纪律开口,金定宇就说:“说吧,纪队,想问我什么,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纪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公事公办地掏出证件,说:“我们是市公安局的侦查人员……”

金定宇顿时嗤笑了一声:“纪队,不是吧,这种浪费时间的话就别扯了吧?”

纪律没理他,丝毫不受影响地说完了开场白。之后,纪律又例行问了他姓名年龄等基本问题,问得金定宇都开始主动问了:“纪队,你们还想不想让我交代了,快点进入正题好吗?”

金定宇似乎很想和他们分享什么,但纪律不紧不慢:“这是你上次的笔录——十三年前你和林鑫、王佩兰、阮怡琴交通肇事逃逸的事,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一份打印出来的笔录被推到了金定宇面前。

金定宇漫不经心地拿起,一目十行地扫了一遍,大约没仔细看上面写了什么,就说:“上次告诉你们的半真半假,我重新说一遍呗。”

纪律:“你说。”

金定宇:“其实我撞了人后就知道撞的是谁了。”

纪律双眸沉了沉:“你当时就知道?”

金定宇这次承认地十分爽快:“是啊,那个路口旁边的小区,我认识啊,你们梁局当年住那嘛。他当年可还不是局长,我曾在司法部门工作过,我老婆又从政……你懂的,纪队。”

纪律冷冷地看他,不接他的话。

金定宇:“我还和他老婆一起吃过饭呢,就撞到她的前两天,那天她就穿了这么一条白裙子,我能不认识嘛?”

金定宇这会儿交代得倒是比先前说得详细多了。

事情开端一样,他开车,带了另外三位家长一起,去接他们的孩子。但是途径一个路口时,天气差视线差,他看到路口有人经过,当时就踩下了刹车。但下雨天路滑,车速又不慢,紧急刹车也来不及,“砰”的一声,车子便撞上了一人。

那人撑了把伞,穿了一袭白裙,被撞出去好几米远,头发在雨中披散了一地。

等车子平稳下来后,金定宇借着车灯往那人身上一看,便基本认出了她是谁。但他不动声色,让林鑫下车去查看了。

林鑫回来后说被撞的那人死了。

金定宇说已经记不清当年是什么心态了,就记得一种“不能暴露”的情绪。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撞了人,撞的还是当时就已经在公安系统内有重要地位的梁国栋的老婆。

于是在林鑫回来后,听到对方已被撞死的时候,他瞬间便把车开走了。

纪律问:“你学的是法律,比谁都清楚逃逸的后果吧?”

金定宇:“那又如何?当年我老婆的事业正在上升期,如果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了她的前途——她现在恐怕可能就不是市长了吧?”

俞晓楠忍不住了,压着阴阳怪气的语调,说道:“听起来你还挺关心你老婆嘛,可惜你老婆不见得关心你。”

金定宇摊了摊手:“正常啊,哪有夫妻过了十几年还有爱的?更何况后来又发生了那些事——”

当时金定宇开车离开后,以为这件事就会这么过去了,毕竟当天的某小报上就刊登了一个很小篇幅的报道,连监控中截取的照片也是模糊不清。那会儿他都准备拿关系去压报道了,没想到除了这么个小报道外,没其他什么媒体报道。他那会儿还在想,是不是监控没拍到他们具体模样的关系。不然铁定不会只刊登这么一副模糊的照片。

但是没想到,就在第二天,他被马晓燕告知,梁国栋的老婆赵碧春流产了,现在在医院。于是马晓燕买了一堆礼品和补品,让他一起送去。

马晓燕早两年因为工作上的事和梁国栋有了接触,自此认识了,平时关系还算可以。这会儿他老婆流产住院,她去看看也在情理之中。金定宇心里有鬼,又琢磨着报道的事,想着正好去看看赵碧春的状况,便也一起去了。

但是这一去,便被当时的梁国栋发现了异常。

梁国栋发现了金定宇的异常。

“你们不知道,你们梁局那个老狐狸,其实他在我撞人之后不到一个小时就查了监控,认出了我,记下了其他三人。但他在保存了一份监控后,就把其他重要的监控记录都删了。”

但是梁国栋不动声色,并没有揭穿,反而等他老婆出院后,找了马晓燕。

“梁国栋这个人,啧,太阴狠了。”金定宇说,“他当时找了我老婆,跟她说他老婆的流产是我造成的,是我开车把他撞成这样的。”

“他给我老婆看了保存下来的监控记录,据我老婆所说啊,虽然不是很高清,但辨认出谁是谁问题不大。你们梁局呀,就用这一份监控威胁我们。”

梁国栋说他可以不追究责任,但是必须答应他一个要求。

“这个要求,也亏他说得出口,他可是一个警察啊!”金定宇说到这里,似乎仍是不可置信,摇了摇头,他接着道,“他竟然说,等我儿子,还有当时车上另外三人的孩子十八岁的时候,高考前,杀了他们——你们听听,这像一个人民警察能说出来的话吗?!杀个人在他嘴里就跟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吗?!”

俞晓楠听得心脏一颤,梁局他……

“他妈的梁国栋就是故意的,他当时说什么,等你们的孩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在高考前杀掉,最令人心痛吧?眼看着孩子就要长大了,上大学了,有所成了,但是突如其来,死了——”金定宇说,“这话我可是到现在都还记得啊,太他妈不是人了!”

纪律眼神越来越冷,说:“但是你和马晓燕也答应了。”

“对,我们答应了。”金定宇爽快地承认道,“如果只是个逃逸,我们哪用得着答应。但当时梁国栋的手里,他妈的竟然还有份我老婆受贿的证据!”

金定宇说,十三年前他老婆的事业正蒸蒸日上,绝不许有一丝差错,于是他们商量之下,同意了。

而且他们觉得,十三年后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兴许梁国栋只是吓吓他们呢。

但以防万一,他们也做了措施。

“虽然对不起锦博,但是没办法,我们只能先把他当做将死之人看待了。”金定宇说得毫无愧疚,“但是我们肯定不能没有后代,于是一年后我和我老婆偷偷又生了一个。”

这个孩子生得几乎没人知晓,现在也被金定宇和马晓燕安排在国外读书,连户口都没迁进来。

听到这里,俞晓楠简直出离愤怒了,她“啪”地一下拍了下桌子,站起,脑袋略垂,气势汹汹地逼近金定宇,厉声道:“你们这样还算为人父母吗?你们有权替其他家庭做决定吗?你们简直比魔鬼还可怕——”

俞晓楠气得头发都快要炸了,她双手紧握成双拳,抵在桌面上,手背上连青筋都爆起。但她终是忍了下来,没有出手打人。

纪律继续冷声讯问:“现在为什么选择主动说出来?”

金定宇:“你们梁局跑了呗。他都暴露了,我还有必要瞒着吗?而且——”

金定宇忽然变换了个姿势,双手放到了桌上,身体凑前了些,说:“——我现在看我老婆也不顺眼。”

不等纪律问,他就继续说了下去:“我老婆这个人吧,事业心是真的很强,她的梦想可是当国家元首呢,厉害吧?但是,啧,她什么梦想都好啊,就不该背着我找上别的男人啊!”

说到这里,金定宇的表情突然扭曲了下。

“为了她的事业,以前锦博放学上学都是我接送。我还帮她隐瞒了受贿的事——其实不仅仅是受贿呢,你们去查,肯定能查到不少精彩的。估计你们梁局手上有不少这方面的证据,就不知道他有没有留给你们了。”

“我为她牺牲这么多,但她呢?她竟然爬上了别的男人的床!那男人肚子大得跟酒桶似的,头上都没几根毛了,有什么好?就因为官位高?对她前途有利?呵呵,反正都是完,不如大家一起完。”

金定宇大约是把这些年藏在心里的话都吐出来了,吐了十几分钟还没吐完。

纪律抬手准备打断他。

就在这时,纪律的手机响了。

是夏霁的来电。

纪律站了起来,走到一旁先接了电话。

“老纪,梁局——梁国栋承认犯罪事实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02 11:37:54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