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2、13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何小贝说得无心, 但是崔成听者有心。他心里“咯嗒”了一下,心说,万一真有这个可能……

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的直觉,突然就想起了卢浩才之前说起过的在嗨秀ktv走廊上碰到一只小老鼠的事。

当时卢浩才说,他第一眼见到这只小老鼠就觉得不对劲,那不是老鼠该有的眼神,更像是人。于是他当时紧追不舍,但最后还是没能逮住仔细观察。

崔成在心里回想了一遍最近几个月他们或多或少参与过的这几起案子——

二月,他们想再招募一两个人才,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 盯上了高彬。高彬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但内心早已扭曲至极, 腐烂不堪, 实在是个可塑之才。于是,一天夜里,他让何小宝往高彬的房里留了张纸条,真诚地向他发出了邀请。

条件是杀掉一个人。

这个人随他选。

而高彬果然如他们所料, 只需要推动一把, 他就动手了——他杀了简为源,以一种残忍至极的方式。

在高彬把尸块们放到冰箱里后,何小宝再次潜入,在一块尸块上刺下了“m1”的标记。

而当时,宋不羁作为命案现场的房东, 参与了调查。

崔成心想,听说当时定高彬罪的最直接证据是被一个不知名人士送到市局的……这个人不会是宋不羁吧?如果是,他又是怎么找到这些证据的?

三月,卢浩才杀了意外听到他打电话的欧杰。卢浩才做事虽然动静大,但是不该留的证据肯定也不会留下。而且当时染了血的衣服和凶器都被他从天台带走了,警方从始至终都没有找到。

当时警方虽然怀疑卢浩才,却没有证据。不,应该说警方最初怀疑嗨秀ktv里好几个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员工,但最终的怀疑对象却是卢浩才。

为什么?

崔成心想,这起案子宋不羁也参与了调查。

四月,王余被杀的这起案子,和宋不羁的关系就更大了。

这起案子中,不仅刘文韬和宋不羁接触过,连何小贝和何小宝也和他接触过。而且宋不羁是主动找上的何小贝……

等等,警方是什么时候盯上何小贝和何小宝的?

崔成仔细回想了一番,陡然想起一个更匪夷所思的事。

当时他和卢浩才都在何小贝的家里。卢浩才刚进来,就用望远镜往下看去,说底下一只橘猫跟了他一路,给他的感觉像是人。

卢浩才的直觉虽然不是他们几个当中最敏锐的,但是他说老鼠和橘猫给人的感觉都像人……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肯定就是这里开始,警方盯上了何小贝和何小宝。崔成心想。

“老崔,”何小贝见他久久不说话,不耐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说,“怎么,你还真认为他在我们周围了?”

崔成却突地站了起来,说:“老板在四楼?”

何小贝瞪了他一眼:“干嘛?”

崔成不和她废话,说:“我去找老板。”

话落,他便匆匆走了出去。

---

卢浩才的讯问笔录已经整理出来了,宋不羁从纪律那拿到手,在看。

他昨晚回来后问过纪律卢浩才的事,纪律说审讯是张局审的,他还没来得及看过,只听张局说卢浩才交代了不少,其中包括杀欧杰的动机。于是今天一到市局,宋不羁就先看起了笔录。

笔录上面,卢浩才不仅“炫耀”了杀欧杰的过程,还“炫耀”了之前他杀的一些人。据说最终这些人是以失踪论处的,因为他们的家人和警方都没有发现尸体。尸体被卢浩才填埋进了施工中的水泥地底下。

宋不羁一目十行地扫过前面的“废话”,翻到卢浩才叙述犯罪动机上。

“为什么杀?”卢浩才说,“想杀就杀了,需要理由吗?”

笔录如实记录了当时卢浩才说的话,虽然转化成文字后已经足够平铺直叙了,但是宋不羁看着这些文字,脑内浮现出的就是卢浩才得意洋洋不可一世的表情。

“欧杰?你说哪个?那些贱民的名字老子怎么可能记得住。”

“ktv?死在嗨秀那个啊,早说嘛,那小屁孩啊,对,老子杀的,一刀捅中了他的肚子,血啊,流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为什么杀?想杀就杀了,需要理由吗?那句台词你们知道吧,小孩子才需要理由,成年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厕所?你小子这么一说老子想起来了,那小屁孩啊,竟然偷听老子打电话,谁给他的胆啊?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他听到了什么我怎么知道,反正听到一句话是死,听到一个字也是死。”

“电话的内容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反正新时代就要来临了,被你们知道就知道呗。”

“‘m1’你们不知道吧?奇迹一号!那可是好东西啊!老子虽然以前就很厉害,但靠‘m1’老子才成了天下第一,来几人老子打死几人,老子一拳下去能砸扁一个地球!”

“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后这个世界就是老子的世界——你们全都要给老子臣服——”

神经病的气息已经透过纸张流露出来了,宋不羁忍不住捏紧了这几页纸,转头问纪律:“卢浩才最后不会被判定为精神病然后免受处罚吧?”

“不会。”纪律说,“卢浩才犯下这些事时,杀欧杰时,都是完全刑事责任人。不过这个鉴定的流程还是要走的。”

宋不羁点了点头,这方面他不懂,如果最后卢浩才因为精神病什么都脱了罪,那他肯定是不甘心的。

“放心。”纪律拍了拍他的肩,“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不仅是卢浩才,还有“m1”犯罪团伙其他人。

讯问中,张局自然也向卢浩才问起了“m1”团伙其他人,卢浩才也毫不隐瞒地炫耀了出来。

“他们啊,和老子一样,注射了‘m1’之后的新人类。当然,他们都没有老子厉害,老子天下无敌!”

“名字?老子叫卢浩才!你们给老子记住了,老子叫卢浩才!”

“他们当然也杀过人,没杀过人怎么可能进我们组织。我们可是新人类,新人类就是要把旧人类踩在脚下,想杀就杀。”

“怎么可能被警察找到尸体,警察那帮蠢货……怎么可能想得到我们是把尸体填进了水泥地里。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板就是老板,处理尸体的方法都那么先进!”

“多少人怎么可能记得请,我们五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有一连串吧?不过老子杀的是最多的哈哈哈哈哈——”

宋不羁越看越心寒,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还算是人吗?

但是——

宋不羁深吸一口气,问:“卢浩才没透露他们我五个人分别是谁?”

“没有。”纪律说,“其他问题卢浩才基本是问什么答什么,但每当问他们其他人的名字时,卢浩才就不说。我听张局说,好像有股力量在阻止卢浩才说出来。”

宋不羁脱口而出:“是不是崔成搞的鬼?”

崔成的催眠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如果真能这么控制一个人……那卢浩才,或者说他们所有人都被下了这么一个绝不说出“m1”团伙人员信息的催眠的话,也是有可能。

纪律:“上午市里有名的那位精神科医生会过来,和司法鉴定的人员一起,先大体看看卢浩才的情况。”

宋不羁点了下头:“现在的问题是五个人。你说梁国栋在信上写了他有五个杰出的作品,而卢浩才又说五人,如果卢浩才说的这五人不包括梁国栋,那——这第五人是谁?”

这也是看到梁国栋的那封信后纪律他们在研究调查的。

这第五人究竟是谁。

但是当他们把卢浩才、何小贝、何小宝和崔成,甚至是梁国栋周边的人际关系都排查了一遍后,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

“当初如果不是我附身在橘猫身上跟着卢浩才,恐怕也发现不了他和何小贝有关。”宋不羁说,“这第五人既然到现在还没现身,还没暴露,那说明他肯定藏得很深,表面上肯定就查不出他和卢浩才他们的关系了。”

纪律点了下头,说:“不错,这么查肯定查不出。”

“但是梁国栋有计划,他打算做什么,那这个隐藏在暗中的第五人肯定要配合他们,”纪律说,“只要有行动,就有暴露的可能。”

“嗯。”宋不羁想了想,说,“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怀疑这第五人还是你们警方内部的,你得多注意些。”

纪律“嗯”了一声,说: “待会儿一起审讯马晓燕。”

宋不羁:“马晓燕有什么要跟你交代?”

纪律:“她这十几年也不是白被梁国栋威胁的,手上掌握了一些信息吧。”

宋不羁:“你不急着去找她……她手上的信息没什么用?”

纪律:“马晓燕提出再次减轻刑罚,但是梁国栋是什么人?我不认为梁国栋会轻易把重要把柄放到别人手里。马晓燕手上掌握的大概就是无关紧要的。”

正如纪律所预测的一样,马晓燕所谓的抓住的梁国栋的把柄,果然是无足轻重的。

“赵碧春私下里看过几次心理医生……”宋不羁说,“马晓燕怀疑梁国栋家暴?等等,为什么是家暴?这个逻辑我不理解,正常人的思维不该说当年流产导致的抑郁之类吗?”

纪律:“我估计心理医生告诉我们的也就是赵碧春有轻微的心理疾病,没其他内容。”

如果赵碧春有严重的病症,那么他们市局这帮人肯定不会什么都没听说。

梁国栋在市局工作这十几年,赵碧春也来过不少次。市局许多人都见过她。这是个一眼看上去就给人温柔感觉的女人。

她整个人都是柔和的,连穿的衣服也是素净舒服的,笑起来的时候眼尾流露出现的神色,更是温柔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bidige.com

大家都喜欢她。

这样一个女人,实在是看不出什么心理疾病。

宋不羁:“马晓燕的意思是赵碧春外在的性格都是装的,暗地里可能是被梁国栋给打得乖顺了——哎,纪队,你们以前见到赵碧春,她身上有被家暴的痕迹吗?”

纪律:“没有,但有些家暴是看不出的。”

以防万一,纪律和宋不羁之后便去找了那心理医生。

马晓燕说的这位心理医生是个女医生,她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在宋不羁说明来意后,心理医生先说这是病人的隐私不能透露。

“宋医生,”宋不羁看了眼医生的名牌,说,“你知道最近弄得花城人心惶惶的那视频吧?知道花城市公安局被人持枪闯入吧?”

宋不羁简单地说完后,纪律又拿出了调查许可,心理医生叹了口气,说:“那位赵女士啊,原来她是……”

心理医生摇了摇头,从后面柜子里抽出一个文件夹,翻了翻,说:“她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会经常梦到以前流掉的孩子。”

宋不羁:“她有没有聊到她丈夫?”

心理医生:“聊到过,从她的描述看,她的丈夫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果没有她丈夫,她可能在当年孩子流掉的时候就寻死了。”

心理医生透露,赵碧春多年来经常梦到当年流产流掉的孩子,最初的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得了轻微的抑郁症,但是梁国栋坚持让她去看心理医生,直到她恢复。

“她来我这时啊,说当年给她看的心理医生已经过世了,”心理医生说,“但是在抑郁症好了几年后,她又再次重新梦到了那流掉的孩子,就在她丈夫的陪伴下找上了我。”

“她丈夫我见过几次,对她挺体贴的,也会在治疗时在外面等。赵女士这些年就是会梦到孩子,其他倒没什么,没有再次抑郁的倾向。”

“也是个可怜人啊,三十几岁怀上第一胎,又意外流掉,然后再也怀不上了……唉……”

作者有话要说:  啾咪~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