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5、13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杨希已经到了目的地。

“叔叔, 我找个人,等下付你钱,你等下。”杨希没钱,但崔成已经告诉过他,等到了自然会有人帮他先付钱。

这个人就是来接他去见崔成的人。

司机很好讲话:“没事,我等着。”

杨希立马下了车。

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一人。

肯定是他。

杨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笃定。

但周围没其他人,就他醒目地站着……不是他还是谁?而且他穿的衣服,是一身警服。

杨希想起崔成电话中说的来接他的这人能证明他的清白。

难道警方已经知道崔老师不是真正的犯人?崔老师是在和警方联合演戏,为了找出真正的犯人吗?

一瞬间杨希想了很多,他往那人那边走去。

刚好那人也看到了杨希, 抬了头。

他对杨希一笑,大步走了过来。

“杨希是吧?崔老师让我来接你。”

杨希忙不迭地点了几下头:“崔老师呢?”

“别急,等下你就能看到他了。”

杨希跟着那人走回了出租车旁, 看到他替自己付了钱, 然后出租车扬长而去。

“走吧,带你去见崔老师。”

这是一片正在建的商场,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

不过杨希这会儿没注意周围, 他的心思都放在崔老师身上, 他问:“你是警察对吧?”

他眼底的期待太过明显,男人笑了笑,说:“对,所以你放心,其实崔老师是被我们保护了起来。”

“可是……”杨希说, “可是崔老师电话中不是那么说的……”

“那是我们对外的说法,傻孩子。崔老师被犯人陷害了,我们正在借此引出犯人。”

杨希跟着他走,迟疑地问道:“这样真正的犯人就会出来吗?”

那人靠近了杨希,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这件事源于十三年前,当时你在上幼儿园,可能没印象……”

男人把十三年前的事半真半假地告诉了杨希。

杨希听了之后,拍了拍脑袋,用力回想了一番,说:“你说的事我好像有点印象……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没错,就在那天呀,你妈他们撞死了个人,这人查了十几年查到了你们,要报复你们呢。”男人说,“崔老师就是犯人推给警方的替罪羊。”

杨希为崔成抱不平:“那人太坏了,竟然陷害崔老师!”

“没错,你想啊,上次那人想杀你没杀成,这次见你独自跑出来,会放过这个机会吗?”男人说,“傻子都知道这是个好机会。所以犯人肯定会今天对你动手,当他出现的时候啊,我们警察就会出现把他制服住。”

杨希偏头看了那穿着警察制服的人一眼,说:“你、你们……”

“放心,你看到的只有我一人——我们总不能全都大摇大摆地出现吧?那犯人肯定被吓跑了。”男人朝杨希胸有成竹地一笑,“我们其他人都埋伏在四周,把这个商场啊,围了个遍,能应对一切突发情况,绝对不会让你和崔老师有事的。”

说话间,男人带着杨希已经来到了商场的楼梯间。

“电梯还没弄好,辛苦你爬楼梯了——崔老师就在楼上。”

没人说话,楼梯上显得很静,只有俩人踩在台阶上的脚步声。

走了两层,杨希突然小声地问道:“这么做真的能帮崔老师吗?”

“当然。”男人眼露精光,经过楼梯转角时往外看了一眼,建筑工地空荡荡的,他不动声色地勾唇一笑,说,“你难道不相信警察?”

杨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相信,就是担心崔老师……犯人既然能让我跳楼,是不是也会对崔老师做什么……”

“别担心,”男人轻声说,“我们也派了人保护崔老师的——进去吧,就是这儿。”

出现在眼前的是商场的顶楼,还在装修,地上都是装修材料,墙也没刷。

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杨希转了转头,一路以来的紧张顿时升到了顶点,他抓了抓两侧的衣服下摆,问:“崔、崔老师呢?”

“这呢。”男人安抚地一笑,对着空房间说道,“崔老师,杨希来帮你了,现在是安全的,你出来吧。”

对面,一个小门缓缓被推开了,一个圆润的黑色身影走了出来。

正是崔成。

---

其实从杨希跳楼到崔成跑路再到现在,没过多久。但杨希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他有很久没见过崔老师了。

面前的崔成还是熟悉的大肚子,还是熟悉的眯眯眼,连嘴角和蔼的弧度都是和平时一模一样的。杨希顿时红了眼眶。

“崔老师……”他张了张嘴,唤了一声。

这声音听起来,就像离家多日的孩子再次见到了父母。

崔成笑眯眯:“杨希同学。”

接着崔成谨慎地往四周看了看:“没人吧?”

带杨希上来的男人点了下头:“没人——那杨希同学,你们先聊,我也去埋伏起来哈。”

杨希不疑有他,等男人出去后,往崔成那边走了几步,问出连日来的担心:“崔老师,你没事吧?”

崔成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臂,说:“好孩子,谢谢你,老师没事。”

杨希感受到手臂上崔成手心的温度,一瞬间眼眶又红了:“我还担心……担心……”

他从来没有掏心掏肺地对别人说出过心里话,此时虽然想说,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合适地表达出自己的内心。

“我真的好担心你啊崔老师……”说来说去,杨希也只是说出“担心”一词。

“我知道,我知道,好孩子。”崔成一叹,说,“十三年前的事我也听警察说了,没想到……不过你放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要相信警察们肯定会抓到真凶的。”

杨希抹了抹眼睛,说:“刚才那警察,他说犯人今天会对我动手……”

“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崔成放缓了声音,“现在就我和你两个人,他如果要杀你,这是很好的机会,还能再次嫁祸给我……”

杨希用力地点了下头:“对,还能嫁祸给崔老师你,那犯人肯定会动手。那我们需要做什么吗?”

崔成:“不用,警方都安排好了,我们就等着犯人出来就好。来,跟我说说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上午的考试怎么样?”

说到高考,杨希“啊”了一声,继而沮丧地低头道:“我下午没去考数学,我爸妈肯定很伤心。”

没去考试,已经是放弃高考了。但是这是为了帮崔老师……杨希想,值得的。

崔成拍了拍他的肩:“抬起头来——你放心,警方知道你如今的特殊情况,他们有安排的,等今天的事结束后,会安排你补考的。以前也有这种先例。”

“真的吗?”杨希双眼一亮,显然很期待。

“真的。”随口胡诌的话被崔成讲得像真的一样,“来,现在告诉我你上午考得怎样。”

杨希便开口把上午考试的情况和心里想法告诉了崔成。

崔成如同往常一样和他交流。

而聊着聊着,杨希的眼神渐渐迷离,他在崔成的指引下,往窗的方向走去。

这一层的窗户还没装玻璃,只空出了几个窗户的位置。那窗户边的墙壁,只堪堪到膝盖。

一个成年人,只要双腿一跨,就能跨出去。

而下面是没人的空地。

“很好,杨希同学,你做得很好,就这么往前走,往前走,然后跳下去,只要跳下去,我就能恢复清白了,犯人就能被抓住了,你也安全了。”

崔成的声音低而柔,像是从遥远时空传来,传进了杨希的耳朵里。一声一声,这声音对杨希来说好像带着说不出的蛊惑意味。

杨希的身体已经出现在了窗户边,只要一步、两步,就能掉下去。

崔成站在他稍左一点的位置,继续让他前进。

而变故,就在这时候发生——

谁也不知道阮怡琴是什么时候上来的,又是怎么跟过来的,总之,阮怡琴突地出现在了这儿!

她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都是水珠,也不知是雨还是汗。她如同一只羽毛全都竖起的老母鸡,双眼通红,张开双臂,迅猛无比地冲了过来!

她一辈子可能都没有这么跑过,她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跑这么快。冲过来的刹那,她连声音都没发出,心里只想着两个字——孩子。

她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像母鸡护崽一样,猛地把自己的身体冲进了杨希和崔成之间,同时一把把杨希推向了房间里面!

她的冲势快而猛,从她出现在房间里到这会儿推开杨希,不过四五秒。饶是崔成,也没反应过来——

阮怡琴瘦弱的身体撞过来时,崔成完全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窗户边飞去,他咬牙拉住阮怡琴的胳膊,死命地想把她从自己身上拉开,控制住往外倒的趋势,但是——

阮怡琴就像长在他身上一样,掰也掰不动!

“一起下地狱吧。”

掉出窗户前,阮怡琴低低喊了一句。

风把这句话送到了崔成耳朵里,崔成更是拼了命挣扎,但是迟了,迟了,他已经摔出了窗户。

“砰。”

肉体摔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血很快流了一地。

崔成死了。

阮怡琴也死了。

警笛和救护车的声音交织着响起的时候,杨希已经在纪律和宋不羁的陪伴下愣愣地对着崔成和阮怡琴的尸体看了五分钟。

纪律和宋不羁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崔成和阮怡琴从楼上掉下来。

他们一路赶来,还是迟了。

当他们赶到商场顶楼的时候,看到杨希正怔怔地看着窗外发呆。

宋不羁气不打一处来,立时就上前揪住杨希的领口,狠狠骂了几句。

然而再骂,时间也不可能回转,杨希更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儿地问“发生了什么事”。

纪律上前按在了宋不羁揪住杨希领口的手背上,对他摇了摇头。

宋不羁颓然地往后一退,退到了还没刷的墙上,粗糙的触感像是在提醒他发生了什么。

他一路过来完全把热抛到了脑后,此时热意好像先前的大雨一样,细细密密地涌上来,热得全身无力。

纪律一手牵了一个,一手拉了一个,把他们带到了一楼。

宋不羁坐在阴凉处休息。

其实这会儿还是阴天,哪儿都是阴凉处。但宋不羁莫名地觉得,只要站到天空下,那无形的阳光好像就能透过厚厚的云层照射下来。

热得很。

难受得很。

杨希跪倒在尸体面前。

刚才纪律已经简单地检查了尸体,他听到纪队说,崔老师是摔死的,而他妈妈……他妈妈摔在了崔老师身上……他妈妈……在摔下来之前……在半空中就被崔老师杀死了……

他妈妈的背心处,明晃晃的一把刀,很是显眼。

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们和救护车一起来了,现场立即被封锁了。

杨希在民警们的陪同下,被救护车带去了医院。

此外,通过搜查,他们发现在这个商场周边,有四名被砸晕的警察。

这四名警察都是青山区这片区的派出所民警。他们醒来后讲述了他们遇到的事。

“我们几个接到命令巡查这个商场,好家伙,刚到就后脑勺一痛,不知道就被谁打晕了!”

“我倒是有看到那人,好像穿着黑衣。”

“胖不胖不知道,反正力气很大。”

“该死,如果我们小心一点,无辜者也就不会……”

说这话的是雷钧。他也被打晕了,和其他三位民警一起。

现场勘查结束后,崔成和阮怡琴的尸体被抬走了。民警们结束了工作,也纷纷回去了。

现场只剩纪律和宋不羁。

宋不羁身上的热意已经被夜晚的凉风吹散了。

他坐在台阶上,静静地看着纪律走过来,把他拉了起来。

回去的车上,宋不羁低声说:“我没想到一个不到一百斤的女人能把一个将近两百斤的男人撞下去……”

更没有想到阮怡琴就这么死了。

阮怡琴和崔成是死在他和纪律面前的。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摔下来,第一次这么深刻地意识到自己的无力。

那声沉闷的响声仿佛还响在耳边。

停了一两个小时的雨又下了起来,声势之大,仿佛要冲刷掉所有残留在地上的血迹与深藏暗处的罪恶。

杨希的父亲乍听到这已经发生的事,犹不敢置信,他紧紧地抓住前来告诉他这消息的民警,大吼:“你他妈在骗我吧?我儿子不是在参考高考?我老婆怎么会死?”

slkslk.com

他好像一瞬间忘了自己接到过儿子没去考试不见了的电话。

怎么才几个小时,就发生了这些事呢……

医院里,他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杨希。

杨希被医生全面检查了一遍,除了有点擦伤外,没其他大碍。

只不过精神有点恍惚,神色呆滞。

而杨希一见到父亲,眼珠子终于动了动,他趴到自己父亲身上,突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轰隆隆——”

外面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与医院里的哭声一道,组成了一曲悲剧。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