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6、136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崔成掉下来死亡的消息瞬时传到了梁国栋耳中。

“噼里啪啦——”

无数杂物被扫落到地, 响了一连串的声响。

“老崔死了?谁能告诉我老崔怎么就死了?!”

梁国栋怒不可遏,阴狠的双眸缓慢地扫过眼前的何小贝和何小宝。

卢浩才的被抓在他的计划内,但是崔成的死却不在他的计划内。

何小贝和何小宝噤若寒蝉,俩人悄悄地对视了一眼,却被梁国栋狠狠地各踢了一脚。

“看什么?看我!”

“你们俩说说,老崔怎么死了?那个死婆娘怎么出现的?我不是让你在周围监控吗?你就没发现那死婆娘上来?!”

梁国栋如利剑一般的视线射向何小贝,看得何小贝升起一股股想逃离的冲动。

但她不敢。

她握紧了双拳,指甲嵌入到肉里,痛感压制住了她内心的恐惧。她说:“她是从商场后门上去的,不在我的监控范围内……后门那是大雷打晕警察的地方……”

简而言之, 后门那是大雷监控的地方。

梁国栋依旧怒不可遏,他倏地踢出一脚,踢翻了旁边的桌子, 说:“找借口, 失败了就会找借口!”

何小贝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来。她很想反驳,她想说是崔成失败,又不是她失败, 关她什么事。如果是她出马, 铁定不会失败。

何小贝沉默了许久,这会儿倒是干脆利落地开口问道:“老板,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梁国栋冷笑一声,“他们弄死了我的人,你以为我会善罢甘休?去, 联系大雷,让卢浩才行动!”

“还有,”突然间,一个温柔却清冷的声音响起——

房间的角落里有一把椅子,上面坐了个人——赵碧春。如果不注意去看,完全不会意识到房内还有第四人。

“换地方,这里不能呆了。”

赵碧春静静地注视着站着的三人,开口说道。

---

那边梁国栋在发着火,安排着下一步计划,这边纪律和宋不羁还在回市局的路上。

外面“轰隆隆”的雷雨声透过车窗玻璃传进来时声音已经小了很多,但这声音同肉体摔在地上的闷响声一起,一同回响在宋不羁的脑内,响得他脑门阵阵地疼。

这不是宋不羁第一次见到尸体,却是第一次目睹一个人的死亡。

红灯时,纪律握住他的手,说:“想听故事吗?”

宋不羁靠在椅背上,轻声问:“什么?”

温热的触感紧紧包裹住他的手,宋不羁瞬间觉得耳边的声音好像小了许多。

绿灯亮起,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雨幕之中。

纪律沉稳的声音在狭小的车内响起。

“我跟你说过我以前脾气很差对吧,那会儿成绩也不好,我妈成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看看隔壁一笙考了几分,你再看看你考了几分,你连人家零头都没有’,而且那会儿我还很叛逆,自命不凡,什么都没看在眼里。后来我爸妈看不下去,一气之下把我扔进了警校。”

“刚进警校的时候我还是那副脾气,自以为其他人都是纸糊的,全都不是我的对手,于是看不顺眼的,打,不听话的,打,总之差不多打遍了整个警校,我也出名了。”

听到这里,宋不羁笑了笑,却没说话。他知道纪律重点想说的话在下面。

“直到我在警校第三年的时候,公安厅下来了个人,每周一次给我们上课。我第一次被打趴下,就是在他手上。那时候还是心高气傲,很不服,每周他来的时候我都去找他挑战,但是每一次被打倒的都是我。”

“打得多了,和他的关系倒也越来越好。他给我讲他曾经遇到的一些棘手的案子,凶恶的犯人,还告诫我要沉得下心,不然肯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他说得语重心长,可那会儿我哪里听得进去啊……”

说到这里,纪律自嘲地一笑。

“后来,我还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那是个连环杀人案,凶手杀的都是在校的大学生,查下来,几名死者唯一的共同点都是家境不错,脾气差劲,小团体中的老大,而且都去过同一家酒吧。但是凶手潜伏得太深了,省厅最终决定放个诱饵。本来这个诱饵轮不到我,但是我那天刚好去省厅送材料,看到了他,听到他和同事在办公室说这个案子。”

“听到之后我就想,这不就是我吗?还有谁能比我更适合这个任务?于是我就自告奋勇地要去当这个诱饵,还特别兴奋,自信满满地有了我出马,凶手肯定能立马落网。那会儿我爸还是省厅的领导,因着这层关系,他们商量了之后,最终同意了我去当这个诱饵。”

“一个星期后,那个凶手果然盯上了我,我每次去那酒吧时,总感觉有人在看我。事情很顺利,我自然很得意。我那天坐在酒吧里,虽然还是在警惕着,但是已经在想象逮到凶手后的场景了。幻想着幻想着,我就想出了一个主意,觉得自己肯定能一把制服凶手。于是我假装自己喝醉了,往酒吧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走去,扶着墙吐。那小巷深更半夜的不会有人,我想那凶手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果然,那人尾随我出了酒吧。”

“刚开始事情如我所料发展,凶手出手了,对我亮出了凶器。如果那会儿我放出信号,让埋伏在暗处的警察们过来,肯定能立马逮住凶手。但我那会儿太过心高气傲,认为区区一个普通男人,肯定几下就能把他打倒了。于是我没有放出信号。”

“但是没想到,那人的身手不错,又仗着刀在手,一时半会儿我竟然没制服住他。我更没想到的是,酒吧里的酒保竟然和凶手是一伙的,那晚的酒里被下了药,打到一半,药性发作了,我很快就觉得没力气——其实之前死者的胃里也被查出安眠药的成分,他们早就提醒过我让我当心喝下去的酒,但是……”

但是凭纪律的傲性,怎能允许凶手就这么得逞呢。于是他死命地还击,但是已经软下去的身体还击起来也没什么效果,眼皮也越来越厚重……他的身上身上被凶手划了几刀。

阴暗的小巷子里,凶手步步紧逼,眼看着就要给浑身是血的纪律最后来一刀时,那人出现了。

“我当时已经快睁不开眼了,但是我还是看到了,他就这么冲上来,挡在了我面前,刀刺入了他的心脏……”

当时的情况太过危急,除了以身挡刀外,任何动作竟然都来不及做。

埋伏在暗处的警察们终于倾巢出动,逮住了凶手。

可是,那人却就这么死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在我面前。”纪律的声音有点哑,也很轻,“他还是为救我而死。”

宋不羁冰冷的左手覆到纪律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上,用力握了握。

雨声渐小,车内也再次安静了下来。

“m1”犯罪团伙没抓到,警察们紧张的神经就不会松下。大晚上的,市局仍然灯火通明,连张局都还在局里坐镇指挥。

纪律和宋不羁回来时,俩人身上都看不出什么异样了。

专家已经给卢浩才初步检查过了,证实了现在的卢浩才确实精神出了问题。

但是案子再紧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

半夜过后,市局大部分办公室的灯光都灭了,回家的回家了,值班的睡在值班室。

雨也已经停了,半夜的天空比晚上七八点的天空还要亮,真的仿佛就像水洗过似的。

一夜安宁。

“昨天去青山区搜查,怎么样?”第二天一大早,纪律就叫了夏霁、谢齐天和金子龙过来,询问昨天他们调查的结果。。

夏霁三人本来是昨天中午从市局出发的,按计划到青山区该是下午两点左右。他们也确实是在两点左右到达青山区了,但从青山区市区到乡下,又要大半个小时,于是在两点半左右的时候,他们到达了第一排要调查的房子那。

就在他们调查这一排房子时,杨希失踪了,阮怡琴也不见了。

调查进度并不快,因为有些房子白天没人,也无法真的确定梁国栋他们是不是藏在里面。于是夏霁他们便把这几处房子记了下来,打算晚上再查。

他们一排一排地调查过去,就在他们快调查到梁国栋他们呆的这一排房子时,杨希可能去往某个商场的消息传来,崔成也可能在那的消息让夏霁当机立断地决定先去那商场。

因为他们距离那商场不远。

但没想到,他们也没赶上。

他们赶到的时候,刚好看到阮怡琴从商场后门那冲了上去。

之后直到晚上,他们才再次去调查梁国栋可能的藏身之处。

但那会儿,已经迟了。

梁国栋他们已经离开了。

---

虽然夏霁他们去的时候梁国栋一行人已经离开,但是他们也确定了那伙人这几天住的地方——刚下过雨,地还是湿的,尤其有段路是泥土路,车子驶离的轮胎痕迹很明显。这痕迹和宋不羁那天看到的车辆所使用的轮胎一模一样。

而在那房子里,梁国栋一行人对于住在这的痕迹没做什么遮掩,夏霁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证据——毛发、指纹等都被提取了,后来也确实证实是梁国栋他们的。

那一排住户全部被问了话,但是如同上次雷钧他们几个走访调查一样,住户们十分肯定地说这儿绝对没有外人入住。

“估计也是被崔成下了催眠。”夏霁奔波了一天一夜,此时坐在椅子上,忍不住按了按眉心,“小谢和小金还在青山区那边查监控,我估计梁国栋他们还在青山区。”

就算不是在青山区,但他们是从青山区离开的,查青山区的监控,应该能查到什么的。

“辛苦了。”纪律说。

今天是高考的第二天,但是杨希已经不打算参加了。

他将在今天上午从青山区的医院过来,一同前来的还有他的父亲,以及雷钧和他的搭档。

雷钧他们开警车把杨希和他父亲送到了市局。

杨希在他父亲的陪伴下,进了询问室。负责向他们问话的是纪律和俞晓楠。

2k小说

雷钧和他的搭档把杨希送到后,在市局逗留了一会儿,和市局的领导们交流了一下工作情况。

“谁能想到那么一个瘦弱的女子会把崔成撞出窗户呢。”雷钧对夏霁感慨道,“也怪我们,太大意了,四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人放倒。”

雷钧的搭档也惭愧地说:“没错,我们四个真是太大意了……连累了一个无辜的人……”

夏霁看了他们一眼,说:“谁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接下来咱们再加把劲,把那帮犯罪团伙逮到就行了。”

“好嘞!”雷钧说,“既然那帮人潜伏在我们青山区,我们就责无旁贷,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挖出来!”

雷钧的搭档:“那夏副队,我们先回去了。”

“嗯。”夏霁点了下头,把他们送到了办公室门口。

“哎,”电梯刚下到一楼,雷钧就突然捂住了肚子,说,“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去个厕所,你等我下哈。”

“吃坏东西了吧?快去快回啊。”

雷钧快速往厕所跑去。

然而,他趁没人注意,打开楼梯间的门,一溜烟儿地溜了上去。

——要去厕所,就要经过楼梯间。

雷钧的搭档全无注意,站在一楼大厅边玩手机边等着。

雷钧虽然是基层派出所的警察,但是从警几年,也是来过市局多次的。对于市局的楼层分布,他早已烂熟于心。

更何况还有梁国栋这个在市局当过多年局长的人在。

没人比他更熟悉市局。

来之前,梁国栋就推测过,卢浩才最有可能在哪个审讯室。

现在,雷钧就往这个审讯室走去。

一路上碰到不少人,但因为他穿着警服。市局内每天来往警察不少,现在又是特殊时期,每个人都行路匆匆,即使面对面碰到了最多也就点个头然后又各自继续去忙。

谁也没有把雷钧放到心上。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