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39、13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颜子秋的父亲今天本来应该如同往常一样在街上开出租的。但中午时分, 他接到了一个订单,客人要求在下午一点的时候去青山区一个办公大楼接他。他要去景华区一家咖啡馆见客户,完事之后再把他送回去。

客人给了一个不错的价格,刚好被他抢到了。

——但他不知道,这个订单被设置成了只有他能看到。

——这是条赴死之路。

他美滋滋地停车去吃午饭,打算等吃完午饭就去接客人。

去的路途一路畅通,十二点半的时候,他就已经到了客人指定地点等着。

下午一点整,一个穿着衬衫提着一个公文包的年轻人来到了他的车前。年轻人弯下腰敲了敲车窗。车窗降下,年轻人问:“是颜先生?”

颜子秋的父亲点了下头, 让那年轻人上来。

年轻人微微一笑,正是雷钧。

雷钧从善如流地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年轻人上来后就把公文包规规矩矩地放在大腿上, 靠在椅背上, 平视着前方。

颜子秋的父亲有心搭讪,刚好车内的广播播放到一则年轻人就业的新闻,就问:“小伙子一表人才,做什么工作呐?”

雷钧礼貌地一笑:“卖保险呢——哥你如果有什么需要, 找我, 给你最大优惠。”

颜子秋的父亲心说,卖保险的啊,啧,装得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买什么保险啊, 我才不买呢。但他嘴上却应得爽快:“行啊,到时候家人朋友有需要了,就找你啊,加个微信呗。”

雷钧笑道:“这儿显示的就是我的手机号,绑定了微信的。”

雷钧说的是他们使用的这款打车app上显示的号码。

“行,”颜子秋的父亲说道,“那回头加你。”

雷钧说:“这年头虽然大部分人都有社保农保了,但能报销得少啊。现在我们一款针对孩子的保险卖得很好,孩子生病感冒啊,都可以报。而且啊,等孩子到十八周岁时呢,还能给你们十八万呢!”

颜子秋的父亲先是大惊:“还能给这么多钱?!”

但下一秒他又重重地长叹一声:“我本来有个女儿……但她被人害了啊……”

雷钧忙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您回想起了伤心事。”

“不要紧。”颜子秋的父亲勉强笑了笑。

二人没再说话。

车子平稳地驶向目的地。

---

颜子秋的母亲按着短信上发来的信息,来到了这家咖啡馆。

一个人咖啡馆。

这家店她曾听她女儿说过,说来这喝咖啡的都是一个人,大家都有自己的伤心事,坐下后点一杯咖啡喝,谁都不打扰谁。

王佩兰心想,这地方多适合她啊。自从女儿死后,她就觉得这世上只有她一人了。

丈夫?她丈夫在女儿死亡的第三天就回去上班了,一副钱比女儿重要的模样。呵。

王佩兰走进店内一看,却发现这店内的情况和自己想象得有点不一样。

来这喝咖啡的竟然大多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顿时,她荒谬地有了种受欺骗的感觉。

她想,不,不,我要离开。

但是下一秒,手机响起——是那个人的来电。

“王阿姨,您到了吗?”电话中是一个沉稳的男声。

王佩兰忙定了定心神,说:“我到了,您……”

“路上有点堵车,麻烦王阿姨您等五分钟。”

雷钧挂了电话后,颜子秋的父亲问:“客户已经到了啊?”

“是啊,王阿姨是个很守时的客户呢。”此时他们已经快到咖啡馆了。

这个咖啡馆在一个安静的小街上,平日里人流量就不是很多,此时高考日,人流量更是少。但是咖啡馆周围停车不太方便,雷钧便让他去停在几百米外的商场停车场。

“我这边结束了再联系您。”雷钧说,“大概需要半小时,您可以去商场逛逛。”

“好嘞。”颜子秋的父亲说,“那您结束前十分钟告诉我,我把车开过来。”

“行。”雷钧说。

而咖啡馆里,王佩兰已经坐下了,当服务员问她喝点什么的时候,她随便指了个黑咖啡。

她在想事情。

她是今天上午突然收到一条短信的。

短信来自一个不认识的号码,上面说杀死她女儿的凶手有俩人,其中一人昨天死了,但是另外一人还在逃,而他知道那人藏身在哪。

崔成身亡的消息王佩兰已经知道了。她本来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原来竟还有同伙吗?……但是这人是谁?他为什么知道?

王佩兰试着回复了过去,问了出来。

那人也“如实”以告——他不仅说出了已死的这凶手的名字,还把她女儿跳楼时的一些细节都讲了出来,顿时,王佩兰便深信不疑。

还有第二个凶手,她想。

但她也没想到,这人说的这些所谓的细节,是媒体曾报道过的,比如颜子秋是从哪儿跳下来的。

那人约了下午三点的时间,在这间咖啡馆里,说要把第二名凶手的资料亲手交给她。

但是……

但是为什么刚才的电话中,那人的声音听起来这么有礼貌呢?按她接到短信时的想象,这人应该是挺冷酷的。

正思考间,服务员把黑咖啡端上来了。王佩兰局促地说了声“谢谢”。

正当她准备端起杯子喝一口咖啡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她面前。

她抬起头,一点一点地往上看去。

“王阿姨是吧?您好,我是电话联系您的那个。”雷钧坐到了她对面,也叫了一杯和她一样的黑咖啡。

他们坐的地方周围没什么人,服务员也在稍远的地方。尽管如此,王佩兰还是放低了声音,说:“你、你是谁……怎么知道有第二个凶手……”连警方都没跟她说过这件事。

雷钧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您知道昨天已经死了一个凶手了吧?”

王佩兰点点头。

雷钧:“那您说既然凶手已经死了,为什么警方还不发声明?他们今天可还是在调查呢。”

王佩兰一愣。

是啊,警方好像还真没发声明,相关新闻报道也没出来……昨晚她习惯性地开了本地的新闻台,也没放到跳楼案的新闻……

雷钧拿出公文包,说:“这就是了,因为还有第二个凶手。”

王佩兰看着雷钧的公文包,脆弱又茫然地道:“那人是谁?”

雷钧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折叠的纸。这是一张a4纸,但是被他折叠成了四分一的大小。

“信息在这里。”雷钧把这折叠纸往桌上一放,说,“您看看。”

王佩兰颤着手去拿,指尖刚放到纸上,就倏地收回了,说:“你、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是不是要钱……”

雷钧顿时笑了:“王阿姨,我做这些事,不是为了钱。”

“那你……”王佩兰不解地问,“那你要什么?”

“王阿姨,别紧张。”雷钧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包餐巾纸,抽了一张递给王佩兰说,“看看您,坐了半天了额头上还都是汗,先擦擦吧。”

王佩兰勉强扯了扯嘴角,接过,随意地往额头抹了抹。

“还有这儿、这儿……也都是汗呢。”雷钧在脸上鼻子上点了点。

王佩兰不想在这种时候擦什么汗,但她又拒绝不了面前之人的体贴,便把餐巾纸展开,快速在整张脸上抹了一遍。

雷钧微微笑了笑。

擦完了汗,王佩兰把餐巾纸捏成一团,握在了手心里。

“信息给您,您先看。”雷钧把纸往王佩兰那边推了推,建议道,“然后您就把它交给警察吧,让他们去查去找,肯定能找到的。这样您女儿黄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王佩兰慢慢地展开了那张纸。当上面的信息资料映入眼帘时,她愣了愣,说:“这……”

虽然她识字不多,但这三个字她是认识的。

马晓燕。

这不是市长吗……那个谁的家长……

上面除了“马晓燕”的名字,还有她的基本信息,什么住址、办公地址之类。

王佩兰一边看,一边把咖啡端起,喝了一口。

没想到的苦涩味入口,王佩兰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吐出来。

她呛咳了一下,忙放下杯子,把捏着的餐巾纸往嘴上擦了擦。

——这一瞬间,她完全没想起这两天听说的马晓燕夫妻被警方带走的事。

这时候,雷钧站了起来,说:“接下来怎么做,您自己决定吧,我走了。”

“哎——你——”王佩兰想喊住他,但是雷钧已经速度很快地走出了咖啡馆。

走到马路边,雷钧打了个电话给颜子秋的父亲,让他过来接。

高考的第二天,没下雨,阴天,不热,还有微风习习吹在身上,挺舒服的。

雷钧转向市局的方向,露出一抹得意的笑,然后理了理领子,揉了揉表情,继续等。

五分钟后,颜子秋的父亲把车开过来了。

回青山区的路上,颜子秋的父亲见雷钧心情不错,就问道:“谈成了?”

“成了。”雷钧微微一笑,“大成功。”

---

如果时间能够到倒流,宋不羁心想,他肯定选择当时跟着雷钧出去。不管怎么样,也要跟上。

但他没有预知能力,不知道后面这些事会发生得这样快。

当时,宋不羁正趴在玄关处的柜子底下。

他听到了雷钧和何小贝他们的对话。

雷钧从里面的房间出来后,就先去睡了个觉。也没睡多久,一个小时左右吧。

这期间,房子里静悄悄的。

宋不羁就这么趴了一小时,因为何小贝依旧坐在客厅里,正对着他。

何小贝坐在那,竟然做起了瑜伽。

……太有闲情逸致了。宋不羁心想。

而何小宝,就坐在电脑前,鼠标声和键盘声偶尔响起,不知道在做什么。

一个小时后,雷钧睡醒出来了。他摸了个泡面吃,吃完后一言不发地往外走。

宋不羁暗道一声“不好”,忙想飞出去跟着。

但就在这时,房间里里面的那扇门,雷钧进去过的那扇门,打开了,梁国栋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刚走出来,似乎就察觉到什么不对,总之目光立即就扫了过来。

那目光之锐利,连这会儿身为蚊子的宋不羁都如芒在背。

他心道,不好,梁国栋发现了。

但是率先做出动作的却是雷钧,他和宋不羁同方向,自然也感受到了梁国栋逼人的视线。他恭敬而谨慎地转过身,问:“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梁国栋:“你后面有只蚊子,打死它。”

蚊子身上的寒毛立即竖起,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随时准备恢复身体逃走。

其实附身对象被打死了也没关系,他不会死。只是他会立即恢复原身,但这种被迫状态下的恢复,往往他不能选择恢复在哪,而是在还没来得及考虑的时候,直接恢复在原地。

yqxsw.org

——那样就完了。

雷钧虽然觉得这命令莫名其妙,但还是回转了身体,瞅见蚊子,抬起两只手就过来。

宋不羁忙躲了开去,接着便又重新趴回了玄关柜子底下。

雷钧还没问什么,何小贝就眯了眯眼,从瑜伽垫上站起来,说:“这只蚊子……是不是和之前那橘猫那老鼠一样?”

雷钧和何小贝都看向梁国栋。

梁国栋的敏锐度达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是他们俩比不上的。他说是就是。

“像人的气息。”梁国栋沉声说,“找出来,打死。”

话落,雷钧就伸出脚,踢了踢柜子。

柜子整个地抖动了一下,宋不羁目前的蚊子身体也紧跟着一抖。

但他趴在地上,不出来。

雷钧还想再踢一脚,梁国栋就冷声道:“你还不走?”

雷钧说了声“是”,就开门出去了。

宋不羁在开门的刹那紧接着飞了过去——

这会儿梁国栋和和小贝姐弟都还没过来,他能趁此机会飞出去的!

作者有话要说:  听说你们今天考四六级?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