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4、014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此时是下午三点左右,房前家门口,太阳晒得到的地方,有老人家在晒太阳,也有小孩子玩得火热。

高罗家位于一排居民房的中间,不同于其他很多把一楼租给了做鞋卖鞋的,高罗家没有挂上任何鞋厂的名字。

四层楼的房子里,一楼大门紧闭,二楼灯光大亮。透过半开的窗户,隐隐可见里面有个人影。

“是个女人。”宋不羁想,“还是个有点年纪的女人。”

派出所民警“咦”了一声,奇怪道:“怎么房子里有人?”

纪律偏头看了宋不羁一眼,示意他跟上。

宋不羁摸摸鼻子,心下十分怀疑,纪律已经从他身上看出了什么。

毕竟自从他恢复正常后,他经常能对上纪律看过来的视线。

――他在观察他。

宋不羁脑子里清晰地浮现出这个想法。

不过……

即使观察出他有什么问题,那又如何。

宋不羁不禁得意地想道:“老子有异能,量你怎么猜也猜不到。”

高罗家右边的那户房子外,有一个阿婆在晒太阳。阿婆坐在凳子上,靠着柱子,半眯着眼,十分享受。

纪律过去,蹲到阿婆面前。

宋不羁惊奇地发现,此时纪律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和蔼可亲的。

“阿婆,我们是警察。”虽然他们二人没穿着警服,但是派出所民警穿着,有眼的人一眼便能看到,于是纪律索性直说了,“您家旁边,这是高罗的家吗?”

阿婆年纪大了,反应迟缓,似乎还有点耳背,听到“警察”二字也没什么反应,反而对“高罗”这个名字起了反应。

“高罗?”阿婆喃喃说,“哦,你是说老高啊……”

“是的,老高。”纪律说,“老高原先是住在这的吗?”

阿婆转了转脖子,看向旁边那户大门紧闭的房子,说:“是啊,老高,我们原先是邻居。可惜……老高啊,就这么去了……”

阿婆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出现一种极为惋惜的表情,她说:“老高是个好人啊……我儿子女儿常年不在家,有时候碰到什么困难,都是老高照顾我啊……没想到这么好的一人……就这样没了……”

阿婆说得很慢,纪律便静静地听着。听她说完了一段话,才接着问:“阿婆,您知道老高在村子里有哪些亲朋好友吗?”

阿婆大约是没听清,径自说起了当年的火灾:“当年啊,晚上了吧,我和对面的张阿婆散完步回来,我俩正准备进家门呢,就看到鞋厂那个方向啊,天空都映得通红通红的。张阿婆当时一拍大腿,就说‘坏了着火了’,我们赶紧过去,一看,哎,果然着火了!”

“附近其他人啊,也被大火吸引过来了……火烧得真是大啊,我和张阿婆离得远,都感到滚烫滚烫的……老高在里面呆了那么久,那得是多烫啊……消防车来了后,扑了整整一小时才扑灭呢……鞋厂没了,老高也没了……”

“小伙子啊,”阿婆抬起手,拍了拍纪律的肩膀,“你们以后可也得小心点啊,这火灾真是可怕啊……生生就把一个人烧没了……现在好啊,村子里每天都强调消防安全,做鞋的、出租的家家户户检查过去……”

连“消防安全”这个词都从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家口中说出,可见下里村现在消防确实查得紧,宣传得广了。

cxzww.com

纪律应了几声“是”,再次问:“阿婆,您知道老高有没有什么熟人?”

阿婆这次像是听清了,不过说的内容却有点奇怪。只听到她说:“老高来我们村时啊,二十多岁,连三十都不到,还是个挺帅气的年轻小伙子呢,虽说独自带着一个儿子,但我们村里好些小姑娘啊,还是看上了他,其中就有当时我们村的村花呢……不过说来也奇怪啊,老高连村花都看不上,也没见他和哪个姑娘家走得近……倒是有一个关系挺好的,我以前啊,经常看到他们一起吃饭,一起喝酒……喏,就是他做工那鞋厂的老板,现在出狱了吧?叫什么来着……”

纪律和宋不羁都是心下一惊,这消息,刚才去真美丽鞋厂的时候,可没听那李总说起过。

原先大卖鞋厂的老板,和高罗关系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

纪律又问:“阿婆,那高家现在有人住吗?”

“老高有个儿子吧,白白嫩嫩,长得可好了。”阿婆陷入回忆,“我记得他小时候,生病比较多,便被人取了个‘病娘娘’的外号。那帮小兔崽子也真是,每次见到人,都齐刷刷的这么叫。这也是彬彬脾气好啊,换了哪个脾气差的,早揍了过去哟。”

“高彬现在还会回来吗?”纪律换了个问题。

“彬彬现在在大城市吧?老高还在的时候,我听他说起过,他们家彬彬可有出息了,考上了大学,学医呢,以后会是个大医生。彬彬也是个好孩子啊,老高去世这么些年了,这房子还一直留着,不卖,定期雇人来打扫。”阿婆抬头,伸出手指了指楼上,“这不就要过年了嘛,彬彬又请人来打扫了……”

宋不羁抬头看去,二楼的房间依旧灯光大亮。从这个角度,看不出房间里有没有人。

纪律向阿婆道了谢,站起来,朝高家走去。

纪律先是敲了敲门,房里没反应。

宋不羁说道:“哎,纪队,人在二楼呢,可能听不到敲门声,不如你大声喊一喊?”

纪律扫了他一眼,把门前的位置让给他:“你来。”

宋不羁满脸问号:“嗯?”

派出所民警这时在旁边说道:“哎,不是,纪警官,这不太好吧,主人家不在,我们就这么进去,不就相当于擅闯民宅吗?万一被投诉,我不是要……”

民警挠了挠脑袋,一脸纠结。

纪律同样扫了他一眼,不过这一眼,就冷多了。

“六年前大卖鞋厂火灾一案有问题。”纪律说。

民警“啊”了一声,茫然道:“问题?什么问题?哎,纪警官,这不就是一件因鞋厂消防不到位不小心着火的事故吗?这还能是刑事案件不成?”

纪律扯了扯嘴角:“你说呢?”

民警小心翼翼地瞅着他神色,斟酌道:“这事故当时不都闹到了市里省里嘛,上面派来的专家们也都得出了事故这个结论啊……”

纪律冷笑一声,没说话,又看了宋不羁一眼。

宋不羁指了指自己:“我?哦,我也觉得纪队说得有道理。”

――虽然不知道纪队是怎么觉得当年的火灾有问题的。

不过宋不羁确实也认为当年那场大火有问题,首先便是李总手腕上那金手表。

宋不羁敛下眸子,遮住某种情绪,再抬起头时,对纪律笑了一笑,然后伸出手,重重地敲了敲门,边敲边喊:“有人吗?警察!”

宋不羁的声音比纪律大多了,楼上那打扫的人显然听见了,隐约可听到房内传来一个模糊的声音。

半晌后,门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再接着,门便被打开了。

一个钟点工打扮的阿姨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们是……”保洁阿姨疑惑的目光在三人间穿梭,看到派出所民警身上穿的警服时,吓了一跳,“警察?”

派出所民警无奈,亮了证件,然后轻咳一声,说:“你好,方便我们进去说话吗?”

虽然下午时分,做工的还在做工,但留在家中的老人孩子以及家庭主妇可不少,他们又在这外面站了许久,早就引起别人的注意了。派出所民警觉得纪律小题大做,实在没必要,便不想在外面“丢人现眼”。

保洁阿姨迟疑地把他们请了进去。

一楼好像还没打扫过,一眼看去,水泥地上灰扑扑的,墙旁的柜子上也蒙了一层灰。

几句话问下来,他们已经大概了解这位保洁阿姨的情况了。她是被高彬请来,每个月打扫这房子一次,已经打扫了五年。

“警察同志,”保洁阿姨惴惴不安地说道,“我没犯什么事儿吧?不是我家人朋友出事了吧?”

纪律说了声“没事”,又问:“你每次来打扫的时候,高彬都不在?”

保洁阿姨摇了摇头:“不在的。高先生在我们公司留了把钥匙,所以他不用亲自过来。”

宋不羁笑了笑,开玩笑地道:“他就不怕他家东西被偷啊?”

保洁阿姨一愣,而后焦急地辩解道:“我们可是正规公司,都是有素质的人,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警察同志,你这话可不能乱说!”

宋不羁:“开玩笑开玩笑,姐您别生气哈。”

保洁阿姨的年纪都足够做宋不羁的妈了,此时被他这么一通叫“姐”,保洁阿姨顿时火也发不出来,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红。

纪律一个眼刀丢给宋不羁,然后问保洁阿姨:“我们上去转转方便吗?”

“这……”保洁阿姨迟疑道,“高先生毕竟不在家……”

宋不羁忙严肃地摆了摆脸,说:“姐,高罗先生当年的死亡有疑点,我们此番过来,就是重新调查。”

“不是被烧死的吗?”保洁阿姨一惊,“还能有什么隐情吗?”

纪律没说话,派出所民警也不知道说什么,宋不羁含糊地“嗯”了一声。

“姐,这样吧,我们上去,您就在旁边看着,我们保证只是看看,不做其他的,行吧?”宋不羁又道。

最后,保洁阿姨同意了,把他们带去了楼上。

“这个房间是老高先生生前的卧室。”二楼靠南的房间,就是保洁阿姨下来前在打扫的房间。

“你们就看看啊,东西别乱动。”保洁阿姨不放心地交代。

“姐,我们知道的。”宋不羁笑着应道。

卧室就是普通的卧室,一张一米八的床放在房间的中间,床上床单被子等物品都没有,床头柜上一盏上了年纪的台灯。床的对面是个电视机柜,柜子上放着一台同样上了年纪的电视机。电视机柜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床旁的衣柜里,同样什么都没有。

二楼北面的房间,更是空荡荡,除了一张三人座的木质沙发,便是冷冰冰的大理石地面了。

他们往三楼而去。

三楼南面的房间,是高彬以前的房间。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