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14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中途, 何小贝和何小宝直接换了道,和前面的梁国栋三人分开了。

他们俩往市区方向开去。

嗯?

花猫稍稍抬起了脑袋,何小贝他们这是往林云翔父母的住宅而去?

刚刚听到的从车内传出的梁国栋的声音是说让何小贝何小宝把剩下的人都带去四号点,那他们应该去带所谓的剩下的人了……

和十三年前的事有关的人中,林云翔的父母是主要的,也是目前为止还没下手的,更是何小贝他们负责的。

宋不羁没思考多久,他在梁国栋的车开出视线外之前,就从何小贝这车顶上跳了下去。

花猫灵活地在空中翻了个身,轻巧落地, 然后直朝梁国栋那车奔去。

就算不能完全追上,但只要梁国栋的车在视线范围内,不跟丢, 那也行。

改了道的何小贝突然双目一凝, 从后车镜中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怎么,姐?”何小宝休息了会儿,额头的冷汗已经不冒了。只不过受伤的身体还是影响到了他的敏锐度。

“有东西从我们车上下去了。”何小贝说。

“什么?”何小宝往窗外看去。

这会儿花猫早就跑得不见了踪影,何小宝自然是什么也没看到。

“不管了。”何小贝发狠一踩油门, 车速又加快了, “我们也没时间去管这些了,先把一号夫妻带去四号点再说。”

何小宝低了低头,轻声说:“要我说,带去什么四号点,直接找到他们, 炸了就行了。”

何小贝:“老板决定的事,谁能改变?”

何小宝不说话了。

---

纪律按定位的显示追着,俞晓楠和他一起。

纪律的手机就放在仪表盘上,从五分钟之前开始,那定位器移动的速度就变慢了。

他心里顿时有了不太妙的预感。

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俞晓楠被先前的爆炸炸得灰头土脸的。她那会儿就在爆炸的边缘,只差一点儿炸/弹就直接炸飞她的车,幸好她在纪律的提醒下躲避及时。

“幸好何小宝扔的那炸/弹爆炸范围小,不然啊……”俞晓楠摇了摇头,心有余悸,“不然恐怕我们很多人都得交代在这了。”

那炸/弹爆炸的范围大概就是一间普通大小的房间那么大,警察们稍微往旁边一躲避,就躲过了。不过也有像俞晓楠这般躲得狼狈的,灰头土脸不说,还有直接掉水里的,大夏天的染了一身臭。

但是还活着,就是万幸。

俞晓楠也注意到了定位器移动速度的变慢。

不过她并不知道定位器是装在一只猫身上,而猫在车上的。她和夏霁想的一样,定位器直接装在了车上。

于是她说:“奇了怪了,他们是降低车速了吗?干什么?给我们时间赶上去啊?”

纪律把手机扔给她,沉声说:“你看一下,是往哪里移动的?”

俞晓楠“唔”了一声,手指在手机上按了按,半晌后,她说:“纪队,是往东南方去的,本来没什么吧,但是我缩小了地图,看到东南方有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十三年前那起交通肇事案的案发点。”

俞晓楠认真起来业务能力也是极强的,不然她不会成为市局刑侦队唯一的女刑警。

纪律不怀疑她的判断,当下便说:“你联系张局,让张局调动那边的派出所……”

接着,他自己也通知了其他围捕小组们。

一时间,四面八方,红蓝闪烁的灯光全都往一个地点而去。

“咦,纪队,不对劲啊,定位器不移动了,这是停在哪了……我看看……”俞晓楠低头专心捣鼓了起来。

纪律心里一紧,心想,难道被发现了?但是被发现了的话也该逃啊,宋不羁没那么笨不可能呆在原地任他们宰割……而且如果有异变的话,他应该会通知自己……

就在这时,纪律放在俞晓楠那的手机响了。

“是个陌生号码。”俞晓楠说,“本地号码。”

纪律看都没看,直接从俞晓楠手中接过了手机,按了接听。

果然,手机那端是宋不羁。

“何小贝何小宝和梁国栋他们分开了,何小贝何小宝应该是往林云翔父母的家去了……”

“梁国栋我跟丢了,但是我看他们离开的方向,很像是朝着……”

宋不羁说了个一级路的名字,纪律立即接道:“十三年前交通肇事案的路口,梁国栋肯定往那开了。”

“对,”宋不羁快速说,“你看得到我在哪吗?嘶——”

纪律立即紧张地问:“怎么了?受伤了吗?你在那别动,我很快过来。

宋不羁应了一声,把手机还给加油站的工作人员,道了声谢。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说:“哎,你不会为了找猫跑了这么久吧?还被猫爪给划伤了……”

宋不羁勉强笑了笑,在他的脚边,有一只因为跑了太多路而疲惫不堪的花猫。

他追丢梁国栋后就立即恢复了身体,接着那花猫便往旁边一倒。他去抱它,准备把它抱到路边。谁知就在他快碰到花猫时,花猫一抬爪子,抓了宋不羁一手臂。

宋不羁无奈,又不能真把这猫丢在马路中间,于是忍着痛把猫抱到了一边。

所幸花猫抓了那么一下后,好像再没什么力气了,半闭着眼由着宋不羁抱。

“对不起。”宋不羁小声地对它说。

他是看准了旁边有个加油站才在这恢复身体的。

他把花猫抱到加油站后,就借了加油站工作人员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不到十分钟,纪律和俞晓楠就到了。

宋不羁抱着猫上了后座。

“我去,小宋哥,真是你啊?”俞晓楠还是不敢置信,“刚才纪队说打电话过来的人是你,哇靠我还在想怎么会是你?你竟然也在这啊?”

宋不羁状态不太好,再加上后遗症又发作,更是想懒洋洋地瘫着,于是半死不活地回了一句:“没你们纪队在我睡不着啊。”

俞晓楠:“……”

纪律轻咳一声,已经重新启动了车子。

但他也看到了宋不羁右手臂上的划痕,有两道还渗出了血迹。他沉声问:“手臂怎么回事?”

猫咪被宋不羁放到了地上,他弯腰摸了摸,说:“被猫挠的——没事,等天亮了去打个疫苗就行。”

俞晓楠回头看了眼那好像睡过去了的花猫,说:“小宋哥,你这哪捡来的猫啊?还活着吗?”

宋不羁靠到了椅背上,“嗯”了一声,实在不想多说话。

俞晓楠平日里也刷了不少猫片,是半个猫奴,要不是现在时间地点都不对,她大约能拉着宋不羁说上一箩筐的话。

“诶不对,”俞晓楠突然说,“纪队你手机呢,那定位呢?定位器真被发现了?”

俞晓楠没有把定位装置和宋不羁联系到一起,她虽然不清楚宋不羁为什么会半夜三更地带着一只猫出现在这儿,但也下意识地认为是纪律的安排。

何况宋不羁给她的感觉一直有点神秘,好像他做出什么奇怪的事都不奇怪。

“嗯。”纪律简短地应了一声,“我们直接去十三年前的案发地”

---

而这时候,何小贝和何小宝俩人也已经到了林云翔的父母家。

这会儿还是下半夜,距离天亮大约还有三个多小时。

正是大部分人们陷入沉睡的时候。

林云翔的父母也不例外。

虽然他们因为失去儿子这段时间以来都睡得不好,有时候甚至根本睡不着,但是大半个月过去了,他们现在晚上也不会整晚整晚地睡不着了。

只是睡着了也很不安稳。

这会儿林云翔的母亲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她从床上爬下来,往没开灯的客厅走去。

客厅里有个高瘦的身影,藏在暗处。

“是你吗?儿子,是你吗……”

林云翔的母亲还没来得及看清这个人是胖是瘦,就被从她后方出现的何小贝一拳砸晕了。

何小贝挥了挥吃痛的右手,往卧室方向抬了抬眼,示意何小宝进去。

何小宝虽然两条手臂都受了伤,但做起这种事来十分迅速,手臂上的伤竟好像不存在一般,不一会儿,他就把林云翔的父亲搬了出来。

几分钟后,俩人把夫妻俩搬下了楼,塞进了后备箱里。

就在这时候,两辆警车一左一右地开了过来!

“该死!”何小贝咒骂一声,一把从车内掏出枪就往警车上准备扫射!

但比她更快的是警察们。

警察们似乎早有准备,在何小贝举起枪的瞬间就往她手腕处开了一枪!

何小宝眼见不好,瞬间把何小贝往旁边一扑,子弹射中了他的肩胛骨!

何小宝夺过何小贝手里的枪,低声对她说道:“你先走。”

何小贝:“你……”

“我解决他们,你走。”何小宝把她往驾驶座推了推。

何小贝一咬牙,转身就走。

“站住!放下武器!”警察们喊了一声,正准备再次开枪拦下何小贝,何小宝就不要命了似的冲了过来,往两辆警车上疯狂地扫射!

被他这么一阻拦,何小贝“轰”的一声开车走了。

---

警笛声在还没靠近的时候就从四面八方传进了梁国栋的耳朵里,他往四周一看,指了指他们来时的路,对脸色有点发白的雷钧说:“你去,拦住纪律。”

对梁国栋来说,其他警察来再多他也不担心,但如果是纪律……其实纪律来他也不担心,只是他总归还是欣赏纪律的,但凡有一丝可能,他就想把纪律收入麾下。

他们开来的车被停在了路边,赵碧春随他们下了车,这会儿就站在车边。

车子没关,马达声在这个注定不平静的下半夜清晰可闻,车灯照在雷钧的脸上,更显得他整个人异常苍白。

他胸前的衣服上还沾着血迹,看上去就像从地底爬上来的不见太阳的僵尸。

他听了梁国栋的话,左右动了动脑袋,“咔咔”声同样清晰可闻。他应了一声,然后往车子的后备箱走去,那里有枪和子弹。

雷钧挑了两把趁手的,然后大摇大摆地往来时的那头走去。

随着他越来越快的走动速度,他右肩上裹着纱布的地方渗出了血,不过在黑夜里不甚明显。

赵碧春看了会儿雷钧的背影,又听了会儿越来越近的警笛声,柔声对梁国栋说:“国栋,别担心,我们的夙愿肯定会实现的。”

——是的,我的夙愿肯定会实现的。

——今晚就是你的死亡之日。

梁国栋走过去,握住赵碧春的双手,说:“外面凉,你去车上坐着吧,等我解决了那些人,我们再一起走。”

赵碧春微微一笑:“不用,我陪你一起。”

梁国栋目光柔了柔,说:“今晚让你和我一起奔波了,都没有准时睡觉,辛苦了。”

赵碧春微笑着摇了摇头,体贴地说道:“不要紧的。”

即使在目前这个好像被警察们围困的情境下,赵碧春仍然一丝不乱,她好像一点儿也不担心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看着梁国栋的眼底从始至终是柔和的包容笑意。

警察们终是来了。

来的最早的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们。

他们先是把这条路封道了,再是三辆警车开到了距离梁国栋三四米的地方。

“梁——”

然而不等警察们喊话,梁国栋就拿出了一把枪,对着警车警察就是一顿射击。

“卧槽!”

有警察爆了句粗话,三辆警察在梁国栋疯狂的射击中往后退了几米。

先到的这批警察们都没枪。

肉体相搏肯定不是子弹的对手。

于是警察们退了几米后开始联系上面,问下一步行动。

但是梁国栋不放过他们,见他们退了之后,扛着枪主动往前走,等走到合适的距离后,就又开始出手。

黑夜里,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直刺入耳。

警车们又退了好几米,梁国栋才罢休,嗤笑一声,转头往回头。

三辆警车就这么和梁国栋对峙着。

接着过来的便是何小贝了。

何小贝过来的时候车速快得吓人,最后的急刹车使得轮胎在地面上发出了一阵更为刺耳的声响,刺得人耳膜一震。

“只有你一个?”梁国栋见她停车下来,皱了皱眉。

“是。小宝被警察们缠住了。”何小贝说,下了车后先打开了后座的门,“路上碰到了这人,一起带过来了。”

一个五花大绑的成年男子被何小贝粗鲁地拽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男子的嘴上还被塞了一团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布。

“这是……”赵碧春走了过来,瞟了一眼,说,“金定宇的弟弟?”

“是。”何小贝说,“金定勇向来和他哥狼狈为奸,虽然我们没查到,但是当年的事可能也和他有关,干脆一起杀了得了。”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没什么区别。

“堵着他干嘛?”赵碧春问。

何小贝踢了自从下来后就扭来扭去的金定勇一脚,说:“太吵了,我就堵住了他的嘴。”

说完后,她看了看梁国栋,征求了下他的意见,然后把堵着金定勇嘴巴的那团布给拔了。

“呸呸呸——”金定勇连吐了好几口痰,然后哀求道,“大哥、大姐,我和我大哥没关系啊,他做的事你们找他啊,和我无关啊……”

金定勇侧躺的姿势不太对,从他这个方向看梁国栋,又是逆光,于是他没看清梁国栋的脸。他以为是哪个平时他大哥得罪的人,反正他大哥背地里做的混账事多了,有这种绑架报复之事他一点也不奇怪。

“你们是不是想找我大哥要钱啊?可以啊,你们放了我,我带你们去找我大哥啊——”

“闭嘴,老实点。”何小贝又踢了他一脚,然后走到后备箱,打开,从里面拉出了两个人。

正是林云翔的父母。

林云翔的父母被塞进去之前是昏迷着的,但是经过这一路的颠簸,他们早就醒了。

只是身上绑着绳子,他们又被颠得头晕眼花,此时一点力气也没有。

他们不像金定勇一样大呼小叫,安静地趴在地上颤抖。

梁国栋却不放过他们,过去重重地踢了他们两脚,冷声道:“十三年前你们做的好事,还记得吧?”

林云翔的父亲被踢得被迫抬起了头,他先看到了面前的梁国栋,再接着看到了梁国栋身后不远处的赵碧春。

赵碧春站的地方路灯敞亮,照得她的脸白如鬼魅。

林云翔的父亲“啊”了一声,颤声道:“是、是你……”

当年是他下车查看被撞者的,对于她的脸记忆犹新。这会儿一看到和十三年前好像没多少差别的赵碧春,被他深埋脑海的记忆瞬间就活了。

“是、是我做错了事……你、你们放过我老婆……放过她……”

然而没人听他的。

金定勇依旧苦苦哀求,然而也没人听他的。

何小贝谨慎地望了眼四周,闪烁的红蓝灯光越发地近了。

梁国栋沉声对她说道:“抓紧时间。”

何小贝点了下头,快速从车里拎出包裹,把炸/药一个一个地绑到了那三人身上。

“放过我,放过我啊祖奶奶……是我大哥的错,不是我的错……和我无关啊……”

“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放过我啊……”

“我还有儿子要养啊……我儿子才小学……”

梁国栋让赵碧春上了车,他把他们开来的这辆车开进了这路口旁的小区——十三年前他们住的小区。

何小贝把炸/弹绑完后,就往梁国栋那边走去。

“站住!”

纪律他们终于赶到了,俞晓楠下了车,对何小贝举起了枪。

其他警车纷纷停在后面,红蓝灯光一闪一闪,映衬得警察们脸上的表情严峻异常。

夏霁和另外一个警察分别拎了一人上来。一人是雷钧,一人是何小宝。

“小宝——”何小贝忍不住往何小宝那看去。

何小宝刚好被放到了路灯下,他浑身上下都是血,双眸紧闭,看上去像是死了。

“你们竟然杀死了他!你们竟然杀死了他!”何小贝顿时红了眼,大叫起来,“我要你们全部人陪葬——”

“砰”的一声,首先发动攻势的竟然是梁国栋!

“老王小心——”纪律大吼一声,转了身。

梁国栋从车上下来了,扛着枪走到了路边,对准何小宝就来了一枪。

旁边押着何小宝的老王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何小宝就被射中眉心,死透了。

“老板——”何小贝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下意识地往何小宝那边走了几步,双眸中竟然流下了眼泪。

“活着也是拖累。”梁国栋冷笑一声,“你难道需要这样的拖累?”

何小贝明明愤怒不已,但是半晌后却还是低低应了声“不需要”。

“纪律,好久不见。”好像还是上下级的关系似的,梁国栋对纪律露出了一个熟悉的表情,“没想到你能追到这。”

俞晓楠在旁心说,这不是很好猜么,还没想到呢……

纪律没有和梁国栋叙旧的打算,他说:“金烨,现在放下武器投降还来得及。”

梁国栋呵呵笑了两声,说:“还查到了我真名,纪律,你确实不简单,只可惜呀……”

梁国栋摇了摇头,也不再废话,对何小贝说:“动手。”

话落,梁国栋便一边朝纪律他们开枪,一边往车那边撤。

何小贝同样在往车那边跑——

然而俞晓楠的子弹却射到了她面前。

何小贝往后看了她一眼,嗤笑一声,对着她就来了一枪。

小宝已经死了,她再无所畏惧。

何小贝速度很快,又很灵活,即使在警察们的围攻中也不见弱势。在跑到路边的时候,她回头对那帮追过来的警察们露出一个得逞的笑。

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被她从怀里掏了出来,她用力一按上面的按钮——

怎么可能?

失效了?

爆炸呢?

何小贝不敢置信地连按好几下——

怎么可能?!

---

何小贝愣在原地的时间太久,已经走回到车边的梁国栋察觉到了不对。

就在这时,俞晓楠一颗子弹射中了何小贝的手腕,她拿着那引爆器的手被迫松开了,引爆器倏地掉落到地上,往旁边滚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纪律在俞晓楠出手的同时也发了一发子弹出去,他是朝梁国栋射过去的。

但梁国栋显然比不敢置信的何小贝反应迅速多了,他的身体往旁边稍稍一斜,就恰当好处地躲开了子弹。

其他警察们也纷纷行动了,有枪的拿枪牵制着梁国栋三人,没枪的悄悄地往赵碧春那摸去,企图从后摸到梁国栋身边,还有拆弹专家们也都到位。

何小贝愤怒地大叫一声,竟生生地把子弹从手腕中挖出,往旁边一扔,然后双眼阴狠地一沉,大步朝俞晓楠走去。

“站住!”

“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砰——”

子弹射中了何小贝的膝盖,何小贝右腿一弯,就往地上摔去。

纪律给夏霁使了个眼色,然后和夏霁一起,一左一右地往梁国栋逼近。

梁国栋右手举着枪,在路灯下缓缓地对他们露出一口白牙,说:“你们一起去死吧——”

说话的同时,四枚子弹几乎一同射出——

梁国栋的子弹是朝着躺在马路中间被绑了炸/弹的金定勇而去的——他想引爆炸/弹。

纪律的子弹几乎在同一时间射出,他的子弹是朝着梁国栋的子弹而去的——

子弹射中了子弹——仿佛两个高手无形之中对了几十招,刀光剑影火光四射——梁国栋射出的那枚子弹被撞开了,“噌”的一声弹向一边,两枚子弹在地面上碰撞出更为激烈的火花。

金定勇看着距离自己一米之遥的子弹,眼珠子快要爆瞪出,身下凉飕飕的。

而另外两枚子弹,一前一后射中了梁国栋。

从前面射入,射中梁国栋肩膀的是夏霁的子弹。

但是有一枚子弹,是从梁国栋的后背心射入,威力之大,竟然直接穿透了他的心脏,带着血肉掉落到地上。

梁国栋顿时僵住了身体,倒下去之前不敢置信地回过头,看到了双手握枪的赵碧春。

之后的残局就很好收拾了。

梁国栋死了,何小贝的炸/弹失效,被团团围上的警察们制服住。赵碧春把枪扔到一边,举起了双手。

东方的天幕微微亮了。

---

短暂的两个小时休息后,纪律和夏霁对赵碧春进行了审讯。

审讯的过程很轻松,因为赵碧春很配合。

在纪律和夏霁还没问什么问题的时候,就全都主动交代了。

赵碧春被戴上手铐坐在审讯室里,但她的表情依旧是柔和的,好像就在家里似的,好像就和以前她来市局时同他们亲切地聊几句似的。她的优雅从容和马晓燕的不同,她的温柔好像深入骨髓,不管处于何种境地,都能无差别地展示出来。

“我知道你们想问我什么。”赵碧春柔柔一笑,“不着急,给我一杯水,我们慢慢说。”

在今天凌晨的追击和围捕中,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有点灰头土脸的,但是赵碧春是个例外,她穿着白裙,却依然纤尘不染,连头发丝都没乱掉一分。

夏霁倒了杯水,放到了赵碧春面前。

“谢谢。”赵碧春说,然后拿起杯子,浅浅喝了一口。

“那封匿名信,是你寄的吧?”纪律等她咽下这一口水,开门见山地说。

“你很聪明,纪律。”赵碧春说,爽快地承认,“不错,信是我寄的。”

纪律:“你想要梁国栋死,因为你父亲?”

赵碧春感兴趣地朝他一笑,说:“纪队还知道什么?”

“你父亲姓章,叫章泽。我查过二十五年前的‘m1’实验,除了具体的实验对象很难查到外,当年参与实验的科学家们却好查得多。”纪律淡淡地说,“据说当年主持实验的科学家主要有两个,其中一个就姓章——是你父亲吧?”

纪律这话虽然是问句形式,却说得相当肯定。

赵碧春赞赏地点了点头:“不错,章泽是我父亲,是二十五年前‘m1’实验的科学家之一。你们既然都查到了这里,那应该知道我杀梁国栋的动机了吧。”

赵碧春双手交叠放在腹前,说道:“梁国栋当年设计引爆了实验基地,害得我父亲死无全尸,我自然恨他。虽然我父亲为了所谓的研究确实抛弃了我们母女,但他毕竟是我父亲,我仍然爱他。他其实会给我写信,他当年告诉过我他要去一个岛上参加一个秘密实验,成了的话就是人类进化史上伟大的成就,肯定能让我以他为荣。他当年说等他成功,就带我去玩。”

“其实那会儿我那么大了,哪还需要他带着去玩呢。但他承诺我了,我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我等着他成功的那天。我相信他能成功,他在那一领域真的很有天赋。但是梁国栋——梁国栋让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我本来不知道梁国栋就是当年设计引爆基地的罪魁祸首。但他——当年和他交往后,我很快就发现了他身上的与众不同,他比常人敏锐多了,他的思维也比常人缜密多了,他的身手甚至迅猛得异乎寻常。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人,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我父亲曾在信中给我写到的新人类。”

“我想梁国栋肯定和‘m1’的实验有关。但是我知道我如果直接去问肯定问不出什么,我一个弱女子,也没什么门路,即使去查肯定也查不到什么。于是我就去学了催眠——呵,崔成的催眠还是我教的,也是我引诱着梁国栋找到崔成的。”

“大概我天赋不错吧,催眠学了不久就小有所成,但我担心用在梁国栋身上仍旧不行,保险起见嘛,我就多学了一段时间。后来啊,我在梁国栋身上用了催眠。呵,他果然老实交代了,他就是杀了我父亲的凶手。”

“但我不能让他死得这么轻松。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表面上虽然人模人样的,一副社会精英的样子,但他骨子里疯狂得很,他想杀光人类毁灭这个世界,再重建新世界呢。这二十五年中,他不放弃地继续进行‘m1’的研究,样本就是当年他从实验基地带出来的‘m1’试剂。他先后绑了不少研究员们,刘文韬是其中最出色的,也是研究得时间最久的。每次那些研究员研究出所谓新的‘m1’了,他就注射一下。啧,这么多年不知注射了多少,他能压到现在才疯我也是佩服他呢。”

“他还真的以为最后胜利属于他呢,恐怕啊,在你们这么多人围住他的时候,他还幻想着一把枪就把你们全都打死呢。他早就疯了,如果不是我这段时间一直用催眠控制着他,他怕是早就□□裸地冲到大街上逮着谁就是一顿打。”

“如果不是他彻底疯了,你们以为你们这么容易就抓到他,抓到他手下那伙人?虽然我自己不注射‘m1’,但要我说啊,我父亲研制出来的这‘m1’还真是神奇,竟然真的能让人的能力在一段时间内提升到极致。如果是正常状态下的梁国栋啊,我怕你们还真不是他对手。”

“但是我不可能让他活着的,他杀了我父亲,让我后来一直空等着我父亲给我的承诺!他怎么能杀了他!我要让他在他以为美梦成真的那一刻死亡!我要让他一瞬间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你们看,我这不是成功了吗?他死了。他死之前还以为他要赢了呢。”

赵碧春的语气其实不算激动,甚至还是柔和的,只是听入耳,依旧有入骨的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她虽没注射过“m1”,但也疯了。

---

“m1”犯罪团伙死的死,刑拘的刑拘,审讯工作还在进行,笔录和证据都在整理,后续工作一堆,等起诉到检察院再到法院,得是大半年后了。

不过暂时的,警察们全都松了口气,连日来紧绷的神经松了,彼此碰到时脸上的笑容也多了。

且说宋不羁那天凌晨附身到引爆器上后,直接让引爆器失灵了。

在附身之前他甚至没来得及和纪律多说什么。

那会儿俞晓楠已经持枪下了车,纪律拉了手刹,也准备下车。接着宋不羁就拉住了他。

他只说了三个字——

引爆器。

何小贝虽然没有特意把引爆器拿出来炫,但纪律和宋不羁都看到了她拿在手里的那玩意儿。

引爆器是个关键。

纪律下了车后,宋不羁也不知不觉地就附身到引爆器身上去了。

幸而后来虽惊险,却也算顺利。

那些炸/弹终是没被引爆。

宋不羁在这之后没有跟着回市局,而是被纪律送回了家。

连续附身消耗的精力很大,尤其附身在花猫身上时,他拼尽全力跑了很多路,实在是累得不行。

于是回到家后,他就像那只花猫一样,双眼一闭,就睡着了。

当然,那只花猫也被带了回来。

宋不羁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后神清气爽。

出来后他看到餐桌上已经有热乎乎的早饭,金大发的狗粮也倒得充足。旁边还有一只小碗,碗里那是……猫粮。

那只花猫就趴在猫粮旁。金大发在一旁瞅着花猫,好奇又期待。

宋不羁低头笑了笑。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纪律把这些都默默做了。

昨天清晨回到家的时候他直接睡死了过去,连澡也没洗,于是他先去洗了个澡,然后再出来把早饭吃了。

纪律这会儿应该在市局,宋不羁知道他们的后续工作很多,接下来也会比较忙。

于是他想了想,给纪律发了条微信,问他中午自己去找他吃饭好不好。

等了一会儿纪律没回,他就找了个纸袋子出来,把花猫往袋子里一放,然后抱着花猫准备带它去宠物医院检查检查。

还没出门,金大发就撒娇般地蹭了过来,抬头“汪”了一声,眼神渴望。

“好吧,”宋不羁说,“带你一起去。”

“哎,大发你说,咱家的新家人叫什么名字好?和你姓还是和我姓啊?要不和纪律姓?唔……叫花大福吧,听起来是不是很有福气?”

宋不羁一手抱着猫,一手牵着狗,一路和金大发絮絮叨叨地说着。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纪律回了一个字过来。

“好。”

白云裂开一道缝,阳光从后露出真容,天空一下子亮堂不少。

宋不羁把脸上的墨镜往上一抬,对着阳光眯眼笑了笑。

虽然夏天依旧很热,阳光打在身上依旧不舒服,但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他想,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呢。

细碎的阳光打在他身上,把他的背影拉得长而温柔,偶尔有狗叫声和猫叫声响起——

“汪!”

“喵——”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

我知道自己写的有很多问题,许多时候笔力不足表述不当等等一堆一堆的(逻辑方面我更是知道……),总之真的很感谢大家这几个月以来的支持,鞠躬。

接下来几天番外还是日更,如果实在更不了会提前说明~

再次感谢,么么哒。

--

下篇耽美开这个~求点到专栏预收下~啾咪~

《目标是天庭首富》

清冷寡言远古大神美人 攻 x 史上最年轻穷得响叮当一心只想做首富土地公公 受

土地公公东摸摸西摸摸,从一身破烂的袍子里,摸出十三文钱,自以为帅气地甩甩头,咧开一口自信的小白牙,说:“钱是少了点,以后再补——美人儿,先跟公公……呸!哥哥我回家吧!”

---

但是紧接着要写的是一篇言情,专栏里有预收的那个,《长安77号诡店》,算命看相风水八卦灵异鬼怪……

又名《姑姑扑街实录》《我在店里见了鬼》《818睡在我隔壁的仙女和老僵尸》《那些年同我相过亲的奇葩男》……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