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现代 > 冰箱里的男朋友 > 146、番外一
  • 一键听书

    146、番外一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闲着的时候觉得时间太多, 怎样都过得很慢,而忙碌的时候,又觉得时间太少,恨不得自己有个三头六臂。

    转眼间,两个月时间匆匆而过。

    这两个月间,“m1”犯罪团伙的案子有了新进展。宋不羁在绿景花苑的房子租出去了。金大发和花大福成了好朋友,你追我赶,形影不离,家里很是热闹。

    《踏星》

    八月底的时候,纪律抽出一个周末的时间, 正式带宋不羁回了趟家。

    自从和纪律在一起后,宋不羁已经不像最初那么排斥夏天排斥热了。虽然家里的空调还是从早打到晚,他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或者闹小脾气了, 还是会去睡冰箱, 但他也会在晚上稍凉一些的时候和纪律出门散个步。如果实在白天要出门,他嘴上会抱怨几句,但最终还是会乖乖出去。

    八月底,天还是热, 而省城比花城更热。

    但这会儿宋不羁在意的却不是天气, 而是……

    “哎,你说我买这个去好不好啊?你爸会喜欢吗?”宋不羁有些焦虑地刷着某宝,“还有这个,送你妈妈是不是挺合适?”

    “不行不行,我看这玩意儿有差评。送你爸妈的东西肯定不能有差评, 有差评就表示有不好。”

    “咦,你爸会抽烟是吧,我看这打火机很不错啊……不对,送人打火机是不是不太好?这是鼓励他抽烟了吧?那不行,我肯定不能送打火机……你妈妈会打死我吧……”

    “啊……还有你爷爷奶奶……他们喜欢什么啊?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

    宋不羁坐在餐桌前,絮絮叨叨地说了老半天。

    他平日里一副我怎样都很好看或者一副管你们喜不喜欢我你们肯定是喜欢我的模样,如今在要正式登门去纪律家拜访前却陷入了某种焦虑。

    他觉得送什么都显得不太好,他总能挑出毛病来。

    他脑子里弯弯绕绕,不知道怎么想到了一个词,婚前焦虑症。

    呸!他和纪律这又不是结婚!婚前个鬼!

    宋不羁甩甩脑袋,又抬起头,看着在厨房弄晚饭的纪律,塌着脸求助:“纪律,我到底买点什么礼物啊?”

    纪律倒是很冷静,他慢条斯理地把番茄炒蛋盛出,提醒道:“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过去了,你这会儿再下单也来不及了。”

    宋不羁:“那怎么办啊……”

    纪律把番茄炒蛋端到饭桌上,站到了他旁边,低头好笑地看他,捏了捏他一边写着发愁一边写着忐忑的脸,说:“你前几天不是买好了吗?”

    纪律捏了下就松了手,宋不羁摇了摇头,说:“那些我觉得都不太好了……”

    “有什么不好?”纪律好笑地挑眉,“这不都是按他们喜好挑的吗?”

    宋不羁诚恳道:“不够贵。”

    纪律:“……”

    宋不羁把手机翻给他看:“你看,这拐杖是不是更厉害?比我们买的那个看着要好吧?”

    纪律看着这上面拐杖的价格,果然够贵,比前两天买的那根要贵,但他着实也看不出这两根拐杖有什么大不同。

    于是他转身走回厨房,说:“小心爷爷拿拐杖打你。”

    宋不羁吃惊地瞪大眼:“爷爷会拿拐杖打我啊?!”

    纪律:“你再纠结再瞎买他真会打你。”

    宋不羁:“……”

    宋不羁平时也不算个喜欢买东西的人,主要还是他太懒了,有人能代劳的事他就不想多干。然而在确定了去纪律家正式拜访的日期后,他就突地勤奋了起来。逛商场、逛网店……总之逛了几天后买了一堆玩意儿,接着又从中挑挑拣拣,好不容易挑出几样觉得还可以的礼物。

    按纪律的意思,大概就是你人过去他们就很开心了,再拎点小礼物就完全可以了。但是宋不羁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如果这次带过去的礼物不到位的话,会使得纪律的家人不喜欢自己。

    ……总之大概就是见家长前焦虑症吧。

    吃饭的时候宋不羁消停了会儿,吃完饭后遛狗时他又开始了絮絮叨叨,碰到常非和侯一笙后还一个劲儿地请教他们意见,尤其是侯一笙,这几天宋不羁一看到他,就恨不得贴过去问个透彻。

    最后纪律没办法,只得动手把宋不羁拎了回去。

    “哎纪律,我觉得……”

    宋不羁刚张了个嘴,就被听他念了一晚上的纪律封住了嘴。

    “没有你觉得。”

    “你很好,礼物也很好。”

    “别担心了。”

    宋不羁被抗去了浴室,俩人洗了个黏黏腻腻的澡。

    宋不羁没力气了,忘了要纠结礼物的事。

    第二天,纪律起了个大早,把他们俩的东西稍微收拾了下,然后出门遛狗买早饭。

    金大发好像知道要出门似的,从前一晚就很兴奋。倒是花大福镇静多了,能趴着就不坐着,能坐着就不站着,懒洋洋得像是没骨头。

    花猫的状态比两个月前好了很多,吃得好睡得好,肚子圆了不少,也更亲人了。

    这次去纪律家,也是要把金大发和花大福带去的。

    遛弯回来后,宋不羁还在睡。

    纪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现在一路开回去刚好赶得上午饭。于是他便去把宋不羁叫醒了。

    宋不羁哼哼唧唧,抱着被空调吹得冰凉的被子在床上滚了几圈,这才揉眼睛起床。

    纪律把什么都收拾好了,搬到了车上,宋不羁吃完早饭后,招呼了一下花大福,和它一同往车走去。金大发早就迫不及待地跳上了车,从降下的车窗里探出脑袋,对宋不羁和花大福“汪”了一声,咧嘴笑得很开心。

    “哎,”宋不羁打开后备箱看了看,“东西都带了吗?”

    “都带了。”纪律走过来,把花大福放进后座,“行了啊,别瞎纠结了,上车。”

    后备箱被关上,宋不羁磨磨蹭蹭地走到副驾驶座旁,拉开车门坐进去,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说:“我还是有点担心……”

    “不是之前见过了吗?”纪律说,“还担心呐?”

    宋不羁:“说不上来。就觉得有些不一样吧。我这是第一次去你家拜访,很正式的这种吧,哎,没经验,怕给你丢人。”

    纪律“嗯”了一声,说:“我也没经验。”

    宋不羁偏头看他,俩人的目光对上。这一瞬间,他们好像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柔软的情意。

    ——如果不是在意你,爱你,又怎会在见你的家人前紧张兮兮呢?

    午饭前,俩人到了目的地。

    纪妈妈早几天就知道他们要来,今天中午准备了一桌子的饭菜。不过中午一起吃饭的就纪妈妈和纪爸爸俩人。

    “你这孩子,来就来吧,还提这么多东西干嘛?”纪妈妈往纪爸爸那招了招手,“老纪,过来帮忙拿进去。”

    “阿姨,不用不用,我提。”宋不羁忙拒绝。

    开玩笑,怎么能让公……纪律的父亲提东西。

    宋不羁二话不说,拎起几个袋子就往里面走。

    “这孩子!”纪妈妈乐呵呵地跟在宋不羁后头,走了进去,让纪律和纪爸爸把剩下的带进来。

    “中午先在家里吃。晚上一起去纪律爷爷家吃饭,行吗?”纪妈妈温柔地征求宋不羁的意见,“还有纪律他叔叔一家,纪婧,那小姑娘你记得吧?”

    宋不羁点了下头,对这个安排没有异议。

    反正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要见的。而他,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一顿饭吃得开开心心。

    金大发和花大福刚到时有些怕生,但它俩是个谁给吃的谁就是主子的性子,于是一顿饭下来,已经很自在了,能满屋子的你追我赶了。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金大发在瞎乐。因为花大福懒得跟它跑。

    纪爸爸纪妈妈有午睡的习惯,饭后半小时就上了楼,去卧室了。

    宋不羁一开始还端着坐着,这会儿长辈一走,就没了正形,瘫到了沙发上,摸摸腹部,和花大福一般眯着眼,说:“吃太饱了。”

    吃饭时纪妈妈一直很热情地问他这个吃不吃那个吃不吃,他一时没忍住,便多吃了点。这会儿吃饱喝足,血液都往胃里涌了,困倦感立即又上来了。

    纪律坐到他面前,抬手覆上他的肚子,揉了揉,说:“去我房间睡一会儿吧?”

    宋不羁想到自己一觉睡到晚上的可能性,说:“还是不睡了吧。”

    纪律笑了笑,说:“没事。”

    宋不羁半遮着嘴打了个哈欠,说:“不过去你房间也好,看看有没有什么秘密,嘿嘿。”

    “嗯。”纪律边应了一声,边俯下身,嘴唇凑近他的眼角,亲了亲。

    “干嘛呀……”宋不羁嘟囔了一声,情不自禁地颤了颤睫毛。

    纪律拉起他,一本正经地说:“你眼角有泪滴。”

    “那肯定是打哈欠打的……”说着说着,宋不羁又打了个哈欠。

    宋不羁跟着纪律去了他的房间。

    纪律的房间风格如同他在花城的一样,充满“纪律”感,整齐而干净。

    不过却又多了几分柔软。

    “这是鲜花诶,”宋不羁看到电视机柜旁放着的一束插花,过去一看,一闻,说,“还有淡淡的清香——是你妈妈准备的吧?”

    纪律“嗯”了一声:“她就爱捣鼓这些。”

    宋不羁笑嘻嘻:“阿姨很有生活情调嘛。”

    纪律的房里还有个小书架,书架上有一些专业书籍和杂书,但是放在最上面那排的两本相册引起了宋不羁的注意。

    宋不羁回头看了眼纪律,对他眨了眨眼:“我可以看你的相册吧?”

    这会儿他突然精神起来了,连肚子好像也不撑了。

    是相册啊,里面有纪律以前的照片吧?

    纪律主动走过来,把两本相册拿下来,放到宋不羁手上,说:“可以。不过里面我没多少照片。”

    旁边明明有椅子,但宋不羁偏偏坐到了地上。他把相册放到了地板上,一腿弯曲着抵在另一条腿的大腿处,另一条腿伸着,上身下倾,翻看着相册。

    “这是你高中啊?”被打开的这本相册里面是一些穿着校服的学生,看上去像高中生。

    “嗯。”纪律说,“高中时同学拍的,每人都有一份。”

    照片上是高中生活的日常,有课间时的玩闹,也有向老师请教问题的认真,有午休时趴着的各种奇怪睡姿,也有运动会时的激情,有趴在走廊上看景聊天的温馨,也有一言不合就抡起拳头的“暴力”……

    ……抡起拳头的往往是纪律。

    先前听纪律说的时候他还半信半疑,这会儿看到照片了,他“啧啧”了两声,说:“你以前过得很精彩嘛,突然挺想和你当同学的。”

    看看年少时的你是什么模样,是怎样的少年轻狂,是怎样的小霸王坏脾气……

    从这些照片中,仿佛能看到曾经的那个纪律,这个热热闹闹的班级。

    纪律:“按我当时的脾性,看上你了就直接把你抢过来了。”

    宋不羁抬眸看他,双眸中充满趣味:“强取豪夺吗?”

    纪律:“嗯哼。”

    “不不……”宋不羁想象了一下以前的自己,说,“估计有点悬。我那会儿是特地表现出了高冷的模样,和谁都不接近。主动靠过来的,直接无视。”

    纪律:“无视有用吗?直接把你抢回家。”

    宋不羁笑道:“土匪啊你?”

    第一本很快就翻完了,都是纪律高中的班级照。宋不羁翻开了第二本相册。

    这本相册一打开,就看到了一个全身□□的婴儿。

    “哈哈哈……”宋不羁笑了起来,“纪队,你以前胖乎乎的呢!这也太可爱了吧!你看你这小胖手……”

    宋不羁作势捏了捏照片中婴儿的小胖手,想象了一下那个手感,被萌得不行。

    “你小时候照片不少啊,这是在哪玩呢?”

    “哎,你小时候就不怎么爱笑啊?你看阿姨笑得多甜。”

    “咦,这是侯律师吧?你俩这是几岁呀?三岁就认识了啊?”

    “这是阿姨拍的吗?叔叔这是在打你屁股吗?哈哈哈哈……”

    这本相册比高中那本厚多了,里面有纪律从出生到初中的照片,几乎全部都是他,也有和别人合影的,比如侯一笙。

    午后时光,宋不羁津津有味地翻完了两本相册,精神振奋,完全清醒了。笑了好半天,感觉肚子里的食物也消化了不少。

    他已经开始吃纪律拿给他的水果了。

    下午,纪爸爸纪妈妈午睡醒来。

    一家人收拾妥当后就起身去纪爷爷纪奶奶家了。

    纪爷爷比纪爸爸严肃多了,不过宋不羁却觉得有点亲切。因为纪爷爷这副严肃的样子,很像纪律平时的模样。

    莫名地,他不那么紧张了。

    纪爷爷也就外在严肃,等宋不羁真和他聊起来的时候,发现老人家其实很和善。

    宋不羁和纪爷爷聊天的时候,纪奶奶就和纪妈妈在旁边聊,各聊各的,话题有时候还串在一起,气氛很是和谐。

    纪婧一家过来后,因着纪婧活泼开朗的性子,家里的热闹度又升了升。

    晚饭自然也吃得融洽又开心。

    晚上,宋不羁睡在了纪妈妈特地给他收拾出来的客房里。

    宋不羁过去睡的时候,纪律没说什么,但是当宋不羁洗完澡出来,猛然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人。

    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脚,笑说:“你不在自己房间来我房间做什么?”

    纪律让他坐下,自己拿过毛巾帮他擦头发。

    “哎,”头发被擦了一会儿,宋不羁又不依不饶地问,“你还没说你过来做什么呢。”

    纪律把手指插入他的头发,揉了揉,说:“睡觉。”

    宋不羁“啧啧”两声,仰起脑袋,笑得眉目弯弯:“你自己房间不能睡啊?”

    纪律捏住他的下巴,俯下脑袋,呼吸喷洒到他的脸上,说:“不能。”

    而后,双唇相贴。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通通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22 22:11:30

    初澄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6-22 23:14:59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