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现代 > 冰箱里的男朋友 > 147、番外二
  • 147、番外二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和纪律冷战了。

    这次的冷战时间已经超过了六小时。

    原因很简单, 宋不羁再次去睡了冰箱。

    因这原因的关系,宋不羁也无法去找常非吐槽,只能自己一个人纠结。

    他盘着腿,双手环胸,坐在家里客厅的沙发上,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虽然身体的各项检查都没什么问题,刘文韬死之前也说他没事,但是始终无法解释这异能从哪来为何会出现在他身上。纪律对于这点,一直保持怀疑态度,他宁愿宋不羁是个普通人, 也不愿他带有这么一颗不定时的炸/弹。

    谁知道炸/弹会不会有爆炸的一天。

    宋不羁虽然表面上应得很乖,但是却并没有完全放心上去。对他来说,这附身的异能从他记事起就存在了, 他使用得得心应手, 也并没有出现过什么无法挽回的大问题,以至于潜意识里认为它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危害。所以许多时候,宋不羁是左耳进右耳出的。

    而这次他之所以去睡冰箱,是因为金大发和花大福。

    纪律刚从外地出差回来, 俩人多日不见, 彼此都想念,晚上的时候免不了折腾一番。这一折腾,就折腾得宋不羁身体极累,只能靠白天来补觉了。

    而金大发和花大福却不让他好好睡,一猫一狗凑在一起不知交流了些什么, 由金大发带头,打开了卧室的房门,冲向了房内的床。

    宋不羁侧身趴着睡得香喷喷的,腰部却猛地被一个挺有分量的暖和玩意儿一压,立时醒来——

    “卧槽花大福你搞什么?”

    宋不羁瞪着自己腰上的花猫,无力地挥手赶它:“快下去!”

    花大福“喵”了一声,非但没下去,反而趴下了脑袋。

    宋不羁腰部本就不舒服,被那么一压——花大福自从来到家里后,吃得好睡得好,圆润了很多,总之这会儿他的腰更是不舒服,而且猫的身体贴过来,有点热。

    有花大福作乱还不够,金大发也跳了起来,两只前爪搭在床上,歪着脑袋吐着舌头直溜溜地盯着宋不羁看,那眼神仿佛在说“睡什么睡,起来陪我玩啊”。

    宋不羁头疼不已,这一猫一狗怕是要上天了。

    他实在困倦得紧,不想和它们俩多纠缠,于是沉下脸,让它们赶紧滚,自己去外面玩。

    然而宋不羁的佯怒对它们没用,它们完全不怕他。

    宋不羁有气无力地心想,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只要纪律摆出这么个神情,它们俩不管闹得多厉害都会乖乖停下。而他……而他试了几次都不管用……

    赶不走金大发和花大福,只能是宋不羁走了。

    于是他心念一动,便从床上消失了。

    花大福掉落到床上,疑惑地转了转脑袋,找不到主人,对着金大发“喵”了一声。

    金大发立即附和地“汪”了一声——主人呢?

    纪律只要有空,中午就会回家和宋不羁一起吃饭。

    这天中午,他一回到家,金大发和花大福就忙不迭地冲了过来——他们俩平时也会在他回来时跑过来求抚摸,但是今儿金大发却没有跳起来抱住他腰,反而冲他“汪汪”了两声,然后脑袋往卧室转去,一副让他赶紧去看看的模样。

    花大福更是直接,站在客厅里,一扫尾巴,扬了扬脑袋,直接让纪律跟它走。

    纪律心下一紧,他上午给宋不羁发了几条信息,但是宋不羁一条也没回,他就以为宋不羁是还在睡,但看金大发和花大福的动作神色……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于是他匆匆走到卧室——

    嗯?人呢?

    床上空无一人,被子还是早上他离开时的模样,只不过床上多了一些猫毛……

    纪律看了看房内其他地方,床边还放着宋不羁的拖鞋——他其实不喜欢赤脚走路,在家的时候纪律也几乎没见过他赤脚的模样,如果他是起床了,那肯定会穿拖鞋。

    刚才进来的时候,卧室的门是开着的,如果不是宋不羁打开的,那就只能是……

    纪律把目光投向跟进来的金大发,蹲下身体,摸了摸它的脑袋,问:“门是你打开的吗?”

    金大发得意洋洋地“汪”了一声。

    纪律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又站起来,指了指床上的猫毛,居高临下地对花大福说:“你跳到了他身上吧?”

    花大福睁着圆溜溜的大眼,一声不响。

    猫毛掉落的位置刚好是早上离开前宋不羁腰部的位置,纪律稍稍一想,就想到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严肃地教训道:“以后再打扰他睡觉,就扣一顿饭。”

    话落,也不管金大发和花大福什么反应,他又快步走出了卧室。

    宋不羁既然不在卧室,又没出门,那只能在一个地方了。

    纪律三两步来到厨房,打开了冰箱门。

    冰箱里琳琅满目,卷心菜、番茄、金针菇、胡萝卜、果酱、罐头、酸奶……一应俱全。

    “宋不羁。”纪律喊道。

    没人应。

    纪律想起第一次和宋不羁见面时的场景,想起那会儿他从冰箱里听到的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于是屏住了呼吸,凝神细听冰箱里的动静。

    听了一会儿,纪律笑了笑,目光对准了一根胡萝卜。

    他还真是喜欢胡萝卜啊?一次两次的,都附身到胡萝卜身上。

    确定人在这里后,纪律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做起了中饭。

    纪律做饭讲究简单和快,于是十几分钟后,两菜一汤就出锅了。

    宋不羁是被饭菜的香味勾醒的。

    昨晚吃的饭早就在那一场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中消耗光了,而他早上没吃饭,睡到这时候早就饿得不行了。

    他只觉得有无数诱人的香味在他鼻子前飘啊飘的,把他肚子里的馋虫全都勾了出来。

    于是,在纪律刚把饭菜端到餐桌上时,宋不羁就现身了。

    “好香!”宋不羁双眼一亮,就往餐桌上扑。

    谁知更快扑上来的竟然是金大发。

    金大发一见到宋不羁,就“呜呜”地抱了过来,激动地蹭了蹭他的腰。

    花大福落在金大发后面,在地上扫了扫尾巴,直瞅着他。

    宋不羁哭笑不得:“不要吧两位,你们还想折腾我啊?”

    一边说,宋不羁一边把求助的目光转向纪律。

    也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猫猫狗狗都不怕他?

    纪律拍了拍宋不羁的脑袋,让它下去,接着他拉着宋不羁坐下,说:“先吃饭。”

    宋不羁饿得不行,一靠近餐桌就拿起碗筷,吃起了饭。

    “是得快点吃。”纪律瞅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附身到了胡萝卜身上。”

    宋不羁:“……”

    宋不羁面露苦色,说:“不是吧,我就随便选的,这也能选中胡萝卜?”

    胡萝卜们的性格大同小异,羞涩怕碰触,喜欢把自己放角落缩成一团……宋不羁想了想,立即又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必须在后遗症出现前多吃点啊!

    不然得再饿三小时吧!

    宋不羁时间倒算得挺好的,在后遗症来临的前一秒,他堪堪放下了碗筷。

    只见“嗖”的一下,宋不羁一蹦一米远,瞬间远离了纪律,缩着脑袋躲到了冰箱旁,眼珠子滴溜溜地乱转,就是不敢看纪律。

    纪律有种被气笑的感觉,扒拉了最后几口饭,开始收拾餐桌。

    宋不羁见他往厨房过来,立即贴着冰箱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外挪,等挪到厨房外的墙上了,他立即加快了速度,一溜烟儿地跑向了客厅,把自己缩在了沙发和墙角中间。

    金大发和花大福好奇地盯着宋不羁一连串儿的动作,对视一眼,紧接着一猫一狗兴奋地朝宋不羁奔去。

    “别、别过来啊——你们别过来——”

    宋不羁心里大呼一声“卧槽”,身体却更快地行动了起来,在一猫一狗碰到他之前,先从那角落逃了出来。

    然而人的速度始终不如猫狗快,宋不羁很快就被追上了。

    等纪律简单地收拾完,就看到宋不羁被金大发和花大福逼到了墙角。

    宋不羁蹲着身,把脑袋埋进了膝盖里,嘴里不断地念叨着“离开,离开,你们快离开”和“别碰我,别碰我,别碰我”。

    而金大发和花大福呢,似乎发现了新乐趣,一猫一狗非但没离开,还兴奋地直叫。金大发伸出舌头舔了舔宋不羁的胳膊,它一舔,宋不羁就身体一抖,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纪律叹了口气,走过去,拎走一猫一狗,又拎起了宋不羁。

    宋不羁见到他也是吓得一抖,毫无章法地挣扎了起来。

    然而宋不羁的力气显然比不过纪律,纪律稍稍一用力,就把宋不羁制服住了,带回了卧室。

    金大发和花大福也跟到了卧室外,却被纪律无情地关在了门外,门上了锁。

    宋不羁一脱离纪律的控制,又立即缩到了角落。

    纪律稍稍走近一些,他就吓得身体一抖。

    “别低头,抬头看我。”纪律停住了脚步,在床边坐下。

    许是纪律声音太温柔,宋不羁也知道纪律不可能真的对他如何,于是他慢慢地抬起了头。

    看到他发红的眼角,纪律无奈:“被猫狗欺负得哭了?”

    宋不羁没说话,就眨巴了一下眼睛。

    纪律站起来,往旁边走了几步,朝他招招手:“去床上躺着,我不靠近。”

    躺着总比长时间蹲着舒服。

    宋不羁没站起来,犹犹豫豫地往床那边移了移,一边贴墙移动,一边小心地转着眼珠子偷看纪律。

    纪律说不靠近就不靠近,宋不羁顺利地挪动到了床上,缩着身体躺在了距离纪律最远的那边。

    纪律拉了把椅子,对宋不羁说:“这是你第几次违反承诺随便附身了?”

    宋不羁咬着被子的一角,缩在床边,眨了眨眼,依旧没说话。

    “这次不能就这么算了。”纪律头疼似的看着他卖萌,正了正脸色,严肃地说,“你好好反省反省。”

    纪律的口吻就像平时教训金大发和花大福似的,宋不羁这会儿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

    但他没想到,纪律下午不仅一个信息都没发给他,连他后遗症过去后主动发信息给他——他是回了,但是回复得十分冷淡!

    而下午下班回来后纪律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反省得如何了”!

    宋不羁气呼呼,心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好好反省给你看,不和你说话了,哼!

    于是,从下午开始到晚上,整整六小时的时候,俩人没说过一句话,连吃晚饭也都是沉默地吃完,吃完后宋不羁就撤了。

    到晚上洗澡时,宋不羁听着浴室里传出的水声,又看到金大发和花大福凑在一起探头探脑的模样,心说,哼,还不和我说话,晚上你和猫和狗去睡吧!

    于是他不再管纪律,自己一个人进了卧室,还把房门反锁了。

    纪律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了门外。

    他开了两下门发现打不开,就不再开了,而是自若地走向了次卧。

    房内宋不羁自然没睡着,他听到了纪律的开门声,也听到了纪律离开的声音。他咬了咬牙,心说,哼,谁先低头谁就是小狗!

    然而当半夜的时候,宋不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时——他脑内天人交战,一方说不能妥协,一方说不就低个头嘛睡觉才是大事——他腾地一下翻身下床,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纪律房内的床头灯还亮着,他看到宋不羁气鼓鼓地走到自己面前,说了句“我是小狗”,然后掀开被子快速躺了进来。

    纪律低声笑了笑,关了灯。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意外的话,六月最后一周都是番外。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