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房间的格局摆设和楼下高罗的房间一模一样,只是电视机柜旁,还摆了个书架。书架旁,又摆了张书桌。

而且――

那床上,床单、被子、枕头……一应俱全。

纪律问保洁阿姨:“高彬回来住?”

“应该是吧。”保洁阿姨说,“高先生让我每次来打扫的时候,把他的床单被子也洗洗。不过我过来时都没碰见高先生。”

纪律点了下头,往书架看去。

书架上摆了不少书――《基础化学》、《有机化学》、《系统解剖学》、《局部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

宋不羁拿了一本出来,竟然是医学生大学本科的教材。

随意地翻了翻书,宋不羁说:“高彬这是把他大学的教材都搬回来了吧……”

纪律不置可否,目光从那些书上一本本滑过,最后落到书桌上的一盆仙人球上。

保洁阿姨看到了纪律的视线,忍不住说道:“这仙人球也就我来时给它浇浇水,一月一次,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活着,生命力真强大啊。”

闻言,宋不羁往仙人球那看了看。盆子里泥土是湿的,该是刚浇过水,连仙人球的刺上都挂了几滴水珠。

但,纪律不是在看仙人球。

“纪队,看什么这么入神呢?”宋不羁笑嘻嘻地凑过去,低头往仙人球那一看,这一看,便顿住了。

这仙人球旁边的桌面上,有一个英文字母,不,是一个英文字母和一个数字――m1。

“这是什么?”宋不羁不知道简为源的左腿脚踝内侧有这么个文身,但是此时看到这个花式的“m1”,他心里陡然升起了奇怪的感觉。

纪律把视线从这“m1”上移开,注视着宋不羁。

宋不羁莫名其妙,看他做啥?

“这是什么?”他又问了一遍。

这时那民警也凑了上来,看了一眼就说:“这不就是一个字母和一个数字嘛,纪警官,这没什么问题吧?”

纪律直起身,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问题大了。”

宋不羁:“……”

民警挠挠脑袋:“呃,这是当年高彬读书时写在桌上的吧?很多小孩子都喜欢在桌面上画画写写,很正常啊。”

纪律不应他,问保洁阿姨:“书桌上这‘m1’,以前有吗?”

保洁阿姨被这么一问,有点懵,她弯下腰仔仔细细地看着那“m1”看了一会儿,才不太确定地说:“好像没有吧……”

“好像?”纪律反问。

保洁阿姨抓了抓身上的围裙,说:“这字母这么小……警察同志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到……”

那就是说无法确定这一标记是什么时候写上去的喽。

宋不羁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纪律说:“是最近写上的。”

“嗯?”宋不羁抬头看他,“为什么?”

他以为纪律还是不会回答他的问题,没想到这次,纪律解释了一下:“笔迹很新。”

宋不羁“哦”了一声。

把这个房间看了个遍后,再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其他房间,也没收获。

纪律再次向保洁阿姨道了谢,三人出了高家。

“纪警官,咱回去吗?”派出所民警问道。

纪律大步向真美丽鞋厂的方向走去,头也不回地道:“再去鞋厂。”

民警:“……”无奈,只得跟上。

宋不羁折腾了这么一天,早就觉得热了,所幸现在临近傍晚,太阳弱了不少,也起了风。他顿觉舒服很多。

真美丽鞋厂里,李总对他们的去而复返表现出了惊讶。

“警官们又过来了?还有什么需要李某帮忙吗?”李总同样把他们请到了办公室,同样喊人给他们倒了杯茶。

纪律开门见山:“你大哥现在住哪?”

当年大卖鞋厂的老板在火灾后被判了三年半,现在已经出狱。

李总愣了一下:“我大哥?警官,当年的案子已经过去了吧?我大哥牢也坐了,钱也赔了,鞋厂也不开了,这还有什么问题啊?”

纪律简单提了一句:“还需调查。”

“调查?”李总说,“不是,警官,这案子当时可是咱派出所以及市里省里领导一起查的,有问题当时就会发现吧?你说是吧?”

李总转问向派出所民警。

民警虽然也觉得这火灾就是个事故,没什么问题,但没办法啊,人家是市局来的领导,想找当年大卖鞋厂的老板,他就只能帮着喽。于是他说:“问你问题就回答,扯这么多做什么?李茂现在到底住哪?难道你要我回所里查?”

李总摸了一下手腕上的金手表,陪笑道:“不是,我这不是好奇嘛,怕对我大哥再有什么影响。得了,既然如此,那我就陪各位警官走一趟吧。”

“我大哥啊,自从当年的火灾后,就病了。出狱后,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现在在后山那静养呢。”李总边说,边把他们往下里村后山那带去。

后山虽然也有人住,但毕竟不是居民区,人烟稀少。纪律和宋不羁一路过去,只看到零星几幢房子。

“前面就是我大哥家了。”李总往前指了指,状似感慨道,“幸好我那嫂子不离不弃,在我大哥出狱后还照顾着他啊。不然我大哥一人,我还真不知道他怎么过活呢。”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李茂的房子外。

房子是普通的农村房子,三层楼高,房前有个小院子。这还没进去,就听到院子里传出了一阵狗叫声。

“大福,是我,别叫啊!”李总推开院门,呵斥了从旁跑出来的大黄狗一句。

大黄狗认识李总,果然不叫了,只是目光依旧在宋不羁等几个外人身上徘徊。

房子主人听到狗叫声,走了出来。

“哎,嫂子!”李总挥了挥手,笑道,“我大哥在家吗?”

李嫂子是个有点丰腴的中年女人,她看了纪律三人一眼,警惕道:“警察?老二,你这是做什么?”

李总圆滑一笑:“没大事,三位警察同志就是想了解一下当年火灾那事。”

李嫂子警惕心更重:“那事不都过去了吗?”

“这位是市里来的领导。”李总指向纪律,“领导同志还有点疑问,想找大哥了解一下呢――嫂子,大哥在家的吧?”

李嫂子狐疑的目光在纪律身上上上下下扫过。

宋不羁不指望从这个冷淡的纪大队长嘴里能说出什么讨人喜欢的话,也不指望那个派出所民警能站出来说什么。于是他上前,展开亲切温柔的笑,说:“姐,我们就是找李大哥问几个问题,很快就好的,您就让我们进去一会儿呗。”

宋不羁长得精致,尤其是他刻意讨好别人露出笑的时候,更是显得乖巧美好了。李嫂子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男人,尤其这男人还对自己笑得这么温柔……她当下就举手投降了:“那你们就问几个问题啊,十分钟,多了可不行。”

话落,似是解释一般,她又说道:“我老公身体不太好,需要静养。”

宋不羁爽快地应了一声,眼儿弯起,好似中了大奖一般高兴。

李茂躺在自己的卧室了,李嫂子进去说了一声后,便让他们进去了。

派出所民警刚想抬脚跟进去,却被纪律一拦,拦在了门外。

“在外面等着。”纪律说完,便关了门。

房间里一股药味传来,宋不羁揉了揉鼻子,看向床上的人。

那人瘦骨嶙峋,脸颊两边深深地凹陷进去。不过中年,头发却花白了大半。双眼也没什么神采,只在他们进来时看了一眼,便又重新看向了窗外。

完全看不出床上这人和大腹便便的李总是兄弟。

“李茂?”纪律走到他床前,问道。

床上的人应了一声,依旧没看他们,却问:“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一出声,宋不羁就惊了一惊,这声音,更是沧桑得可怕,甚至比老年人还像老年人。

“高罗当年是你鞋厂的员工吧?”纪律问。

像是突然回春了一般,李茂的眼底渐渐浮现出神采,他以一种与他身体状况不相符的速度,转回了脑袋,紧紧地盯着纪律。

“你、你说什么……”李茂问得有些急。

“高罗,当年火灾唯一的死者。”纪律慢慢说道,“是你鞋厂的员工吧?”

“你问他、问他做什么……”

宋不羁看到,李茂的面上,皮肤表面,轻轻颤抖了起来。

“因为当年的事,你被判了刑。一般来说,正常人出狱后,会重新开始吧?但你不仅没有,反而把鞋厂给了你弟弟。”纪律说,“我翻了当年的案卷和高罗的资料,高罗是邻村的人,在邻村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工资在当时来说也算不错。但和妻子离异后,高罗不仅辞了那份工作,还带着儿子来到了你们村,进了你的鞋厂打工。”

“为什么他偏偏选择来你们村?二十几年前,你们村发展得还不如他原先的村子好,工资待遇更是没有他之前的工作好――为什么?”

纪律连问了两个为什么,问得李茂双唇直打颤。

好半晌后,才听到李茂沙哑着声问:“你们到底来干什么……”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