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现代 > 冰箱里的男朋友 > 150、番外四之二
  • 一键听书

    150、番外四之二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常非刚搬去和侯一笙同居那会儿是挺不自在的。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侯一笙是自己的老板。

    他觉得和自己的老板住在一个屋檐下, 工作生活都在一起,好像什么隐私都没了。

    而且刚开始那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常非总觉得自己有点小羞涩。

    侯一笙其实不算个难相处的人,他只是比常人多了几分严谨,比常人更喜欢守时,每日制定计划表做事。只要不打乱他的计划,而自己本身工作又认真负责,那侯一笙一般是不会怎么着你的。

    和侯一笙工作了大半年,常非早就摸准了他的脾性。

    虽然一起生活是头一遭, 但常非发现生活中的侯一笙也差不多是这样。

    所以除了同居刚开始的不自在,常非适应得还挺快。

    他没想到的是,侯一笙竟然买了条金毛。

    侯一笙对此的说法——路上偶然间见到, 一时心软, 就买了。

    常非从没把“心软”一词和侯一笙联系到一起。

    且不说工作上侯一笙是怎样的正经严肃,单是看他的脸,也万万想不到“心软”。

    所以那一瞬间,常非回到家, 见到腿边蹭着一条小金毛的侯一笙, 顿时生出了他很可爱的念头,但也有不敢置信。

    侯一笙告诉常非它叫番茄。

    至于为什么取这么个名字,侯一笙又没说。

    于是从此以后,常非彻底沦为了一个狗奴。

    俩人一狗就开始了共同生活的日子。

    渐渐地,常非就觉察到了侯一笙对他的不同。

    其实如果当初宋不羁没有跟他说侯一笙喜欢他, 纪律没有告诉他侯一笙暗恋他,他可能就不会特地去注意侯一笙的言行了。

    但他们说了,他也特地去关注了。

    经过这么一关注,他还真就关注到了。

    侯一笙作为律师,每天可能都会接触到不同的委托人,他会花时间去见委托人,但常非听说,以前侯律师也带过一个助理,但侯律师竟然会忘记这个助理的存在,以至于忘了带他一起工作。但常非却发现,侯律师从来不会忘了自己。甚至他忙到忘记了,侯一笙也会过来叫他。这点是得到了全律所上下的惊叹与羡慕。

    以前常非不觉得什么,但经由同事那么一说,再结合被告知的侯一笙喜欢自己的言论,常非就从中品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侯律师不喜欢养小动物这件事,是章大鸣告诉他的。

    章大鸣是一鸣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之一,律所名字中的“鸣”就是章大鸣的鸣。

    章大鸣是个厉害的律师,就是平时八卦了点,和工作时的他成鲜明对比。但他的八卦是有时限的,比如他突然听说了某个消息,然后找你八卦一下。如果还没八卦完就被叫去做别的事了,他就会忘记八卦这回事。

    章大鸣认识侯一笙多年,对他不算完全了解,但也很了解了。他听说常非租了侯一笙家房间那会儿,就来问过他是不是真的。常非说是真的,然后他就说侯一笙大概是吃错药了,说侯一笙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接着便自然而然地说到了侯一笙不喜欢养小动物。

    章大鸣说,侯一笙觉得养动物实在是太麻烦了,还很容易打乱他的时间安排,他实在是很不喜欢计划被打乱。

    那会儿常非摸摸鼻子心说,那侯律师给他买了条金毛是怎么回事……

    但那会儿他没胆问。

    直到后来在一起之后,常非面对侯一笙时胆子大了不少,才在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时问出来。

    而侯一笙的回答果然很侯一笙——

    你自己想。

    当时常非立马就想到一次侯一笙带他出去调查,他问侯一笙为什么会和他一起来,他说了三点理由,第三点也是“你自己想”。而当初问侯一笙为什么把房子租给他,侯一笙也是说了个“你自己想”。

    这个“你自己想”,想着想着就很容易想歪。

    于是当天晚上,常非就勇猛地扑了侯一笙。

    不过这都是他们在一起后的事了,这会儿刚和侯一笙同居还没多久的常非还没这个胆子。

    常非那会儿根本不敢想多,即使宋不羁和纪律都对他透露了侯一笙的心思。他仍觉得侯一笙喜欢自己这件事太玄幻了。

    他想,他有什么地方能让侯律师喜欢呢?

    在他心里,侯律师是高高在上的神,而他只是追随着神之脚步的平凡人。

    真正说开是那天,在他们纯洁地当了一个月室友后。

    那天侯一笙开完庭,一回到家就去洗了澡。

    这个庭被告有三四十个人,连续开了三四天终于开完了,侯一笙累了这么几天,总算放松了。

    他也不是时刻按照制定的计划过日子的,有时候实在累得很了,或者想放松了,他会改变下计划,先充分休息,之后再把要做的工作高效率地补回来。

    常非住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曾见过侯一笙有一次这样,当时他还提出了疑问。于是他本来以为那天晚上也是。

    因为一般情况下,侯一笙回到家后总先要运动一番再洗澡。

    那天晚上,常非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好像一下想到侯一笙最近大半个月以来实在是太辛苦了,想到这个的时候他完全没想起自己也是每天跟着侯一笙加班的。他又好像一下想到睡前喝一杯牛奶会睡得更好。

    于是鬼使神差地,他去倒了杯牛奶。牛奶倒到杯子里之后,他想了想,又特地放到微波炉里热了热。

    等侯一笙洗完澡出来,他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杯温热的牛奶。

    他拿起牛奶杯,脑袋往常非的房间转去。

    常非应该在房里洗澡,因为他听到了水声。

    侯一笙收回视线,坐下来,慢慢地喝了牛奶。

    脚边被更温热的身体蹭了蹭,侯一笙一边低头,一边对番茄说:“番茄,你说,我什么时候表白合适?”

    这话说出来,尤其还是对着一条狗说的,着实不像侯一笙的风格。

    但这会儿,他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

    他不是没想过表白,只是一直觉得,时机好像没到。

    二月份的时候常非经历的那些事,使得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走出。侯一笙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觉得如果是他经历了男友被室友分尸这事,肯定也是一辈子都忘不掉。

    忘掉了才奇怪不是吗?

    但是,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到了?

    想到这个,侯一笙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番茄听不懂主人在说什么,但这并不妨碍突然撒娇求抚摸。

    “好了,”侯一笙拍了拍它的身体,“去,自己去玩娃娃。”

    番茄喜欢叼着各种各样的娃娃玩,最近的新宠是一只小黄鸭。只要在家里,番茄去哪都带着它,连睡觉也非得压着它睡不可。

    这会儿小黄鸭就被番茄叼过来了放在一旁。

    番茄“汪”了一声,果真叼起小黄鸭走了。

    这时候,水声停了,侯一笙的思绪也被打断了。

    侯一笙把最后一口牛奶喝掉,站起来,往常非的房间走去。

    他想,既然考虑不出什么时机最好,不如不考虑了。拖拖延延实在是不像他的风格。

    于是,侯一笙敲响了常非的房门。

    “等下啊。”门内传来常非的声音。

    侯一笙等了一会儿,才等来常非开门。

    常非刚才大概穿睡衣去了,这会儿睡衣都有点歪。

    侯一笙想了想,直接动手帮他把睡衣扯正了。

    常非却大吃一惊,结巴道:“侯、侯律、律师……”

    侯一笙“嗯”了一声,说:“聊聊?”

    一分钟后,侯律师和常非面对面坐在沙发上。

    常非正襟危坐,对于侯一笙想聊什么完全没有底。他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开庭自己的状况,心说难道有哪里出错了吗……

    “常非。”侯一笙突然叫了一下他的名字,“发什么呆?”

    “啊、啊、哦……”常非忍不住紧张地搓了搓手,说,“侯律师,你找我是聊什么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吗?”

    侯一笙叹了口气,心说自己的表现难道那么不明显?再怎样肯定比纪律那家伙好很多吧?

    “没有特殊情况,我在家不聊工作。”侯一笙说。

    常非一愣,好像是的,同居的这一个月来,侯律师在家还真基本不说工作。

    那,聊什么?

    侯一笙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决定了的事,他会主动出击,快狠准地解决。

    于是他快狠准地问:“你愿意和我谈一场一辈子的恋爱吗?”

    常非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什、什么?”

    侯一笙却不再说了,只定定地看着他。

    他知道他听见了,听懂了。

    常非的心“砰砰砰”地快速跳动起来,仿佛要跳出喉咙。

    侯一笙工作时的表情向来很认真,此时他也很认真。但此时的认真和工作时的认真又有那么点不同。

    常非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会儿他还在学校,而侯一笙来他学校做演讲,他因缘巧合地侯一笙吃了顿饭。

    他想,他们其实已经认识三年了,尽管在他来到一鸣律所前他们是没什么交集的。

    常非的眼前又浮光掠影般地掠过了进了一鸣律所后发生的一幕幕,尤其是最近和侯一笙同居的这一个月。

    这一瞬间,他忘了其他所有事,只留下侯律师那副再认真不过的表情。

    良久,他才说:“你让我想想。”

    这么一想,就想了一周。

    侯一笙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他并不急,他只是从工作到生活,全方位地,润物细无声般地侵入了常非的生活。

    每个周六晚上都是他们去超市采购的日子。那周的周六晚,也同样如此。

    自从侯一笙表白后,常非面对他总有点心跳加速的感觉。这周周六一起去超市时,感觉尤其强烈。

    家里的冰箱里已经没什么食材了,于是他们重点便去了超市的食材区。

    常非喜欢吃番茄,侯一笙就去仔细挑选番茄。

    看着低头挑番茄的侯一笙,常非这会儿才意识到,自从同居以来,每次去超市,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过数次了。

    顿时,他的心跳更快。

    侯律师知道我喜欢什么。

    侯律师给狗取名叫番茄。

    侯律师……

    在常非自己都还没回过神来时,他的身体已经率先行动了。他突地上前两步,握住了侯一笙挑番茄的手。

    《基因大时代》

    手心与手背相触的瞬间,俩人心底皆是一震。

    侯一笙偏头看他。

    常非红着耳尖,小声地说:“我、我……”

    然而他“我”了半天,也没说下去。

    侯一笙笑了笑,说:“我知道了。”

    常非被这笑一迷惑,脱口而出:“你要当我的男朋友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追剧差点忘了更新……

    感谢19555801扔了1个地雷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