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7、01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办公室内的会客沙发都是单人沙发,宋不羁人高腿长,歪着脑袋缩在沙发上,一腿弯着,一腿伸直,给人一种可怜兮兮的感觉。

他的臀部就坐在沙发边缘,身体的下滑使得他的黑色衬衣往上滑了滑,露出一截柔韧白皙的腰身。开着的领口也被往上送了送,锁骨隐约可见。

他歪着脑袋,一侧的长发垂到他脸上,盖住他的半张脸。鼻子、嘴唇上也沾了几缕发丝,随着他均匀的呼吸声,轻轻颤动。

他的肤色偏白,从黑头发到黑裤子,这一身的黑色,更是衬得他肤色白得异常。

“不健康。”纪律想着,蹙了蹙眉,抬头望了眼空调的出风口。

这大冷天的,尽管室内开着空调,但就这么睡……不冷?

纪律转身出去,叫人拿了件厚重的军大衣过来,盖到了宋不羁身上。

宋不羁却被这个动作惊醒了。

“纪队?”宋不羁揉了揉眼睛,“你干嘛?”

纪律直起身,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翻开案卷资料,看了起来。

――竟然被他看到了。

纪律感到自己的耳垂微微发烫。

不过宋不羁看不到。他有轻微的近视,又不爱戴眼镜,远处的东西看起来就像隔着一层滤镜。而且此时他的注意力也不在纪律的耳朵上。

他想起自己睡着前看到的简父简母,抿了下唇,问:“简为源的父母……怎么样了?”

纪律头也没抬:“还能怎样?”

是啊,还能怎样呢。

宋不羁暗暗叹了口气。

自己的孩子被杀了,作为父母,还能是怎样呢?

“如果,如果是我被杀了……”宋不羁忍不住想,“那会有人伤心吗?”

低下头,他自嘲地笑了笑,毕竟是孤儿啊……

“想什么?”突然,纪律的声音响起。

宋不羁抬头看他,扯了扯唇:“高彬来了吗?”

纪律已经合上了案卷,说:“还没。”

宋不羁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说:“假设高彬真的犯案了,那纪大队长你就这么有把握高彬能在你们问话时承认犯罪事实?”

纪律静静地瞅着他,淡淡地说:“他不会承认。”

宋不羁:“……”

耍他呢?

宋不羁嘲笑道:“那你们还问什么?连个证据都没有。”

纪律没回答,反而问:“你说你案发时就在家里睡觉,那你没听到外面有什么异样?”

宋不羁又坐到了沙发上,翘了翘二郎腿,以一个十分放松的姿态说:“没听到吧。”

纪律抓住他的字眼:“‘吧’是什么意思。”

宋不羁伸出右手,摊了摊:“就是‘吧’喽。”

纪律问:“你睡在哪?”

宋不羁说:“我经常睡的地方。”

――他没有说“房间里”,也没有说“床上”,而是说“经常睡的地方”。

纪律没什么表情地继续问:“具体是哪?”

“纪队,你说一个人,在家,那他经常睡的地方会是哪啊?”宋不羁以一种“你该不是智障”的眼神看向纪律。

纪律表情未变,有力地吐出一个字:“说。”

“笨,自然是床上喽!”宋不羁说。

――嗯嗯,冰箱的隔板对他来说就是一张床。

纪律定定地注视了他几秒,注视到他说这句话前眉目弯了弯,但只是一弯,眼角并没有出现笑纹。同时,他放在腿上的右手小手指,也极轻微地一动。

“在说谎。”纪律心想。

而面上,他却没有露出丝毫,继续顺着话题问:“假设你是凶手,你在一个不确定有没有人在家的房子里杀人,杀人之前,你会不会去每个房间确认一下是否有人?”

“会啊。”宋不羁应得飞快。

纪律:“那你认为高彬动手之前没有打开你的房间确认下?”

宋不羁眨了眨眼:“他没看到我呗。”

纪律一字一字地重复道:“他没看到你?他为什么会没看到你?”

宋不羁摊了摊手,表情无辜:“那我如何知道?可能他瞎?”

纪律忽笑了一下,往后靠,靠到椅背上,说:“宋不羁,你身上疑点很多。”

“我知道啊。”宋不羁说,“但是你们连高彬作案的证据都找不到,更别说找到我的,是吧?毕竟,我说的都是实话嘛。”

“你说得不错。”纪律深以为然地点了下头,接着说出了一句让宋不羁大跌眼镜的话,“那不如你帮我们一起?”

宋不羁:“……”

宋不羁懒洋洋地说:“大哥,纪队,你问都不问我的意见就直接把我带去了下里村,生生浪费了我半天的休息时间,现在又准备让我帮你们白干活?哪有这么好的事啊?我看着也不像这么乐于助人的人吧?”

接着,纪律说了一句十分让他想揍人的话:“难道你以为你的房子在发生这么一起惨烈的命案后还能租得出去?”

话落,他又补充了一句:“我看你的另一个租客,常非,极有可能要搬出去了。”

宋不羁:“……”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常非?”宋不羁笑得很是虚假,“他都还没跟我说过这个问题,纪队你是如何这么神通广大就知道了的?”

纪律淡淡地说:“常非工作的律所,侯一笙,我兄弟。”

宋不羁:“……”

常非口中那个指使得他团团转的工作狂老板?

真是喜欢的人各有各的可爱之处,讨厌的人却都是相似的。

纪大队长这也活脱脱的是个工作狂吧!而且还把他这个算得上是陌生人的人指使得团团转!

宋不羁想了想,如果这纪大队长从昨天早上起床时就没睡过觉的话,那怎么着也有三十几个小时了吧?

工作狂!

……不过,警察也真的辛苦。

算得上是无业游民的宋不羁突然开始鄙视起了自己。

如果没有了房租收入……那怕得是重操旧业了吧……宋不羁叹了口气,妥协一般地问:“那如果我帮你们呢,你能保证我的房子能租出去?”

纪律言简意赅地道:“当然。”

宋不羁不放心地问:“真的?”

纪律挑了一下眉:“需要我写份保证书吗?”

宋不羁思考了几秒,斩钉截铁:“写!”

于是,五分钟后,宋不羁把一份新鲜出炉的保证书小心地折叠好,放进了衬衫的兜里――贴近心脏的那个位置。

保证书一式两份,一份他收着,另一份被纪律扔进了抽屉里。

再抬起头,宋不羁脸上的笑容真心实意了几分,他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是盟友了,我帮你破案,你帮我把房子租出去啊。”

纪律转了转手中的笔,问:“你有什么线索,直接说。”

在宋不羁的心中,纪律就是个靠着关系混到队长职位的傻大个,认定高彬是凶手也是自己告诉他监控视频中那可疑之处的缘故。所以对于纪律直接问起线索,在意料之中,既然是友好的合作关系了嘛,那他就告诉他吧。

“首先是高彬的父亲高罗之死。”宋不羁说,“你也听到了原大卖鞋厂那老板李茂说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但我怀疑当年的火灾,是人为。不过这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大卖鞋厂也变成了真美丽鞋厂,证据肯定是找不到了,我们先不提。我想说的是李总手腕上那金色手表。”

宋不羁顿了顿,问:“有水吗?”

纪律指了指茶水间。

宋不羁留下一句“等下继续说”,便过去了茶水间。

拿着一次性纸杯喝了一口水后,宋不羁说:“你见过高彬没有?高彬的左手腕上,也有一只差不多的金色手表。那手表不是什么好的牌子,大概就是普通商场里几百块那种。有次常非问我们,送男人礼物是不是可以送手表,我说可以吧,高彬说还是得看关系吧。他从来时就戴着这手表,我们一听就调侃那他带的这只手表是不是谁送的,有没有什么含义。”

“高彬当时笑了笑,笑得有些淡,说这手表是他和一个朋友之间的某个约定。我们再问,他就不肯再说了。纪队,你肯定也觉得高彬这手表和李总那手表之间有什么关系吧?他说的某个约定,可能就和当年的火灾有关。”

纪律冷静地说:“这些都是你的猜测。”

“没错,猜测。”宋不羁说,“这就要靠你们警察去证实了,查清楚高彬和李总之间究竟有什么交集。”

“其次就是先前我给你指出的那监控视频,高彬从一家他从来不去的饭店出来。”宋不羁说,“你可能不了解高彬,他是那种,一旦不喜欢某样东西、某家店、某个人……就会不喜欢到底的,碰都不会去碰。但是他却反常地从这家他不喜欢的饭店出来了――纪队,你也派人去找这饭店的老板问话了吧?”

“问了。”纪律说,“高彬确实在那个时间去了。他进去之后,点了一碗酱香肉饭,但是,一口未吃。”

“这就是了,”宋不羁似笑非笑道,“不喜欢的东西碰都不碰。他不喜欢这家店,自然也不会吃这家店的任何一口饭。”

“高彬从这家饭店出来是那天傍晚5点38分,距离你们得出的简为源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分钟。但很可惜,这家店外面马路上那个摄像头是旋转式摄像头,并没有拍到高彬进入饭店的时间。而且酱香肉饭是那家店的招牌,那个时间段又刚好是饭点,点的人估计挺多吧?”

《独步成仙》

“不错。”纪律说,“从店内的点单票据,无法知道高彬究竟是什么时候点的餐。”

“而且那家店店内的摄像头坏了有段时间了。”宋不羁摊了摊手,“那老板也住在我这小区,我有次碰到他,还聊起过呢。”

纪律点了点头:“还有吗?”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