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18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办公室的门关着,形成了一个私密的小天地。房内陡然安静,连空调出风口的呼呼声都听得一清二楚。

宋不羁拿起一次性纸杯,仰起脑袋,“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水。

从纪律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宋不羁仰起脑袋后脖颈线的弧度。正当他注视着这优美得恰到好处的线条时,宋不羁的喉结突然滚动了几下。

宋不羁喝得似乎有些急,水还从他的嘴角流出一丝。不自觉地,纪律的喉结也跟着动了动,咽了咽口水。

宋不羁放下纸杯,抬手擦了擦嘴角。

“刚才说到哪了?哦,监控。”宋不羁支着脑袋,想了想,说,“还有就是我自己的直觉了。虽然我说了案发时我就在家睡觉你们警方也不信,但既然现在我们都是盟友了,那我还是告诉你吧――案发前,我刚从外面回来。案发时,我刚睡下不久,还没进入深度睡眠,对外面发生的事……这么说吧,我后来想想,我当时还是听到一些声音的。”

纪律问:“什么声音?”

“首先是敲门声。”宋不羁说,“当时我是听到了隐隐约约的敲门声,但没放心上。而不一会儿之后,敲门声就消失了,我就更没放心上了。其次……”

宋不羁抿了抿唇,说道:“其次,我听到了倒水的声音。”

“等等,”纪律双眸锐利地看向他,似乎要看穿他,“你在床上睡觉,房门是关着的吧?你怎么会听到倒水的声音?”

倒水的声音并不大,一个睡着的人,即使还没完全睡熟,能听到?

宋不羁懒得解释也不会解释:“总之,我听到了倒水的声音。”

纪律定定看了他几秒,也没追问,沉吟了一会儿说:“简为源被杀前喝下了加了安眠药的水。”

“哦安眠药,”宋不羁说,“我家好像没有这种东西。”

“你对你家里有什么,你室友有什么,很了解?”纪律问。

宋不羁默了默,说:“行吧,我确实不太了解。但就我所知,常非每日忙得沾枕即睡,完全不需要安眠药。高彬每日坚持锻炼,每周去两次健身房,作息规律,也用不到安眠药。那么问题来了,就算高彬是凶手,他的安眠药是用来干嘛的?又是哪来的?”

“总不会……”宋不羁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总不会他专门用来杀人的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纪律说,“安眠药的来源还在调查,我们侦查员走访了绿景花苑周边所有药店,也没找到高彬买安眠药的记录,甚至也没其他人来买。去咨询的倒是有,但安眠药是处方药,一般药店不会卖。”

“那就是说,安眠药这条线索大概也是没什么用的。”宋不羁说,“我把我现在能想到的,都告诉你了啊,至于怎么利用,怎么找出证据,可就是你们警方的事了啊。调查方面,我可是一点也不会的啊。”

纪律扯了扯唇,刚想说话,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进来。”

进来的是谢齐天。

“纪队,高彬带来了。”

纪律点了下头:“先带去审讯室,我过会儿到。”

“好。”谢齐天应了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宋不羁,”纪律看着他,说,“刚才是谁说的,会帮警方破了这个案子。”

宋不羁眨了眨眼:“帮你们啊,可是侦查不是你们警方的义务吗?我就提供提供想法就好了吧。”

――想坑他和他们警察一样风里来雨里去地走访摸排找证据,门都没有!哼,他可是要在家里睡觉的!

“猜测没有证据支撑永远是猜测。”纪律瞥了他一眼,“你现在要么跟我去看看高彬的审讯,要么就好好待在我的办公室。别乱跑。”

宋不羁:“……”

看着纪律开了门,就要走出去,宋不羁在他身后喊了一句:“纪大队长,我可不是你手下的小弟!咱们是盟友!盟友你懂吗?”

……不过他确实想看看高彬的审讯。

于是吼完那句话后,他站起来,慢慢地跟着纪律往审讯室而去。

审讯室旁的监听室里,谢齐天和另外一个警察站着,见到纪律过来,俩人齐齐喊了一声“纪队”。

纪律淡淡点了下头,往审讯室看去。

宋不羁也跟着一起往里看。

“进去快十分钟了,一直这个姿势。”谢齐天说。

审讯室里,高彬坐在一张椅子上。他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二,上身微微前倾,背挺得笔直,双手交握,放在面前的桌上。

他略低着脑袋,不知是在看桌面,还是在看自己的双手,一动不动。

他今日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即使到了室内,也没有摘下来。他的大衣袖子刚刚好到他的手腕处,左手腕上一个金色的手表露在外面。

“走吧,进去。”纪律对谢齐天说道。

“待这儿。”纪律又对宋不羁说道。

宋不羁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一会儿,纪律和谢齐天出现在审讯室里。

宋不羁看到纪律他们出示了一下警察/证,然后正式开始了讯问。

问题是从最基础的问题开始的,比如姓名、年龄、工作等。这些问题在警方第一次找上高彬的时候都问过,高彬尽管已经回答过一次了,但当再次被问时,他也没有丝毫不耐烦。

宋不羁注意到,无论纪律问什么,高彬总是保持着他平日里的彬彬有礼。

直到纪律问到高彬的父亲。

纪律:“你的档案中显示你父亲已经过世,母亲改嫁别省了。父亲是怎么过世的?”

高彬:“火灾。”

高彬说这话时十分平静,语气和平时闲聊时别无二致。

纪律:“火灾怎么发生的?详细说说。”

高彬:“六年前,我父亲工作的大卖鞋厂线路故障发生火灾,我父亲当时还在里面,没能逃出来。”

话落,他低头苦笑了一下,似乎在悲伤。

同时,宋不羁还敏锐地注意到,高彬交握的右手大拇指,轻轻蹭了蹭左手腕上那金色手表。

审讯里,纪律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这个小动作,眸子闪了闪,继而又恢复平静,循着他的话题,问:“父亲意外去世后,没想过去找你母亲?”

高彬抬起脑袋,摇了摇:“既然她都离开我了,那我又去找她干嘛呢。”

谢齐天这时插了进来:“那你父母当年为什么离婚?据我所知,他们那个年代,基本上结婚了就不离了吧?纪队,你说是吧?”

“不错。”纪律点了下头,重复谢齐天的问题,“离婚的原因是什么?”

高彬苦笑道:“他们离婚时我还小,什么都记不得了。”

话落,他有些茫然地说道:“这些问题和命案有什么联系吗?”

谢齐天正了正神色,高深莫测道:“童年对一个人的性格形成很重要,了解一个人的童年经历有助于我们判断这个人的心理状况、作案动机……”

高彬无声地笑了笑,说:“警方怀疑我是凶手吗?”

谢齐天:“你很有嫌疑,常非也很有嫌疑,宋不羁更是有嫌疑。”

监听室里,宋不羁看到听了这句话后的高彬一侧唇角扬起,又倏地放下,好像昙花一现。接着便听到高彬说:“看来,我们三个是难兄难弟了,这不找到真正的凶手,嫌疑怕是洗不清了。”

“没错。”纪律抽出一张照片,拍到高彬面前,面无表情地问,“认得照片上的人是谁吗?”

高彬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这张照片,半晌后抬起头,说:“是我。”

“2月4日下午5点38分,你从老王盖饭这家饭店出来,”纪律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那5点到5点38分这个时间段,你在哪里?”

高彬温和地一笑:“警官,我那天正常下班的,正常下班时间是下午5点。下班后我就去吃饭了,途中接到一个顾客的电话。这些我都跟你们上次来我店里问话的警察同志说过。”

“下班后就去吃饭了,具体是几点,去的是哪家饭店?”纪律问。

“警官,这监控很明显了呢,我那天是去老王盖饭吃的晚饭。从我的诊所到老王盖饭,最多两三分钟,那就算我5点5分到的好了。”高彬说。

“但你当时并没有碰一口你点的那饭,什么来着……”纪律状似回忆了一番,说,“酱香肉饭。”

高彬不紧不慢地解释:“我也是点了才发现,这酱香肉饭的肉是用五花肉做的,我不吃肥肉。”

外面,宋不羁喃喃道:“他确实不吃肥肉。”

“你什么都没吃就在老王盖饭坐了半个多小时?”纪律问。

“没有,”高彬静静地说,“我后来还点了一份煎饺,晚上要工作,我总不能饿着肚子干活吧,警官,您说是吗?”

“不错,”纪律竟还点了下头,赞同道,“饿着肚子工作,确实不太好。”

高彬:“得到警官的认同我真是太高兴了。”

说这话时,高彬的眉目弯了弯,但眼底却没有笑意,好似挂着一副虚假的面具。

纪律突问:“我很好奇,高医生当年学的临床医学,毕业后也顺利进了花城医院。花城医院在我们本地也算鼎鼎有名,高医生是为什么在半年后就离职了呢?”

高彬微微一笑:“我也是进医院工作半年后才发现原来我更喜欢给动物看病,与动物相处。”

纪律点了下头:“那你明明不喜欢老王盖饭,怎么4号下班后还去那吃?”

高彬游刃有余地道:“警官你也知道,4号我们小区停电了,我常去的几个饭店都在小区停电范围内,没办法,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

出了审讯室后,谢齐天骂道:“这小子从头到尾都在耍我们!气死老子了!偏偏他说得还合情合理!证据!老子非找到铁证不可!”

纪律拍了拍谢齐天的肩,走回隔壁的监听室,说:“案发的时候绿景花苑停电,于是当日晚上,许多人都去对街的饭店吃饭。老王盖饭当晚的人流量很大,店内监控又坏了,我们很难查证高彬是不是后来真点了煎饺。”

谢齐天:“肯定没点!”

纪律:“先不纠结这个,老于老王回来了吗?”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