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19、019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讯问结束后,纪律和谢齐天走出了审讯室。宋不羁仍旧盯着审讯室里的高彬。

高彬依旧是那个姿势,双手交握放于桌前,背脊挺得笔直,好像无论如何都不能使他屈服。

宋不羁眯了眯眼,他看到审讯室内,高彬低下头,摸了摸手腕上的金色手表,嘴角向两边一扯,无声地笑了笑。

――以前的时候,高彬也是经常摸手表的吗?

他回想不起来,这才意识自己对两个室友的关注实在太少。

一般情况下,他是白天睡觉晚上清醒的,与他两个室友的作息刚好错开。他们三个,最多也就是晚上刚好碰到了,一起吃个饭,其他时候基本是各忙各的。

不过常非……他或许注意到了?

于是宋不羁掏出手机,点开常非的微信,发了个信息过去问。

这刚发完,纪律和谢齐天就走了进来。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常非回了信息过来。

常非:摸手表?彬哥偶尔会摸吧,我有次看到他在打电话时摸了一下。羁哥你问这个做什么呀?有什么问题吗?

宋不羁刚想回复,就被一股忽然靠近的热气熏得往旁边退了两步――与纪律保持距离。

纪律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联系谁?”

“怎么,纪队不让我回家,现在连我联系谁也要管了吗?”宋不羁靠在墙上,半笑不笑地看着纪律。

谢齐天和另外的警察陡然觉得房间内气氛有点奇怪,他们对视了一眼,谢齐天说:“呃,纪队,我去联系下老于。”

纪律点了下头,目光没从宋不羁身上离开过。

他有种奇特的想法,从宋不羁坚持自己就在家里睡觉时,他就直接想到了那天在现场,他在冰箱前听到的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那呼吸声不是来自任何一个房间内,而是来自当时他面前的冰箱里。

当时的冰箱里,除了那二十八块尸块,便是胡萝卜、酸奶等物。

虽然很难以置信,但……假设宋不羁说的是真的,假设他当时真在家里睡觉,只不过睡觉的地点是冰箱里……

――这大胆的猜测说出去谁都不会信。

――但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解释?

宋不羁被纪律的眼神看得不自觉地冒出了鸡皮疙瘩,好像自己在他眼里就像是一头被研究的小白鼠。不过他向来胆大包天,厚脸皮厚惯了,连在纪律面前谄媚讨好那样子都表现出来了,面对这种眼神架势,更是不在话下。

于是他就这么毫不让步地回视着纪律,环胸靠在墙上。

末了,纪律先敛下眸中颜色,看向审讯室内的高彬,说:“你有什么想法?”

宋不羁看了看纪律,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个有些流氓的表情,说:“我以为凭纪队的性子会严讯逼供呢,没想到这么‘温柔’,啧,这温柔也温柔过头了吧,什么都没问出来。”

“不过纪队幸好你们没有严讯逼供呢。”宋不羁又道,“你知道之前吧,有个人看常非长得好欺负,就在街上碰瓷常非,撒泼打滚一口咬定是常非撞的他。这事儿刚好发生在高彬的宠物诊所旁,高彬一看,立即默默地调取了自己诊所前的监控,直接把证据拍到了那人面前,还十分冷静地一条一条列举了能够告他的理由。那天之前啊,我都不知道高彬原来还有这一面……你说如果你们对他严讯逼供,他会怎么投诉你们啊?”

纪律不答他的话,继续等着宋不羁说下去。却见宋不羁摸下巴的手突然停住了,他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困惑。

“怎么?”纪律开口问道。

宋不羁盯着纪律看了半晌,有点不明白。

就在刚刚,他突然意识到,今晚他对纪律说的话,似乎比他今年说的话都多……虽然今年才过去不过一个月 。但他平时确实是个不废话的性子,平日里因为与别人错开了作息,面对面闲聊的机会也很少。

可是今晚……今晚竟然就不自觉地说了这么多话?

――他现在又不是白天时想对纪律摇尾巴的狗样了。

难道就因为是盟友了,所以十分负责任地把自己的想法与猜测都告诉他?

“不不不,我这么懒散的人,不可能的。”宋不羁又立即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纪律见他只盯着自己,迟迟不说话,便又再问了一遍:“怎么?”

宋不羁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地露出一个笑:“没事。”

纪律:“……”

“刚说到哪了?”宋不羁回想了一番,“哦,纪队你问我有什么想法没有是吧……想法嘛,还是那个手表――纪队你派人去查了吧?他们村子里有没有什么人和高彬和李总都要好的?然后刚好知道他们那手表的故事的?”

纪律:“还没结果。”

宋不羁点了下头:“总之我不觉得两个人都有摸手表这个习惯是巧合,这个金色手表,对于他们来说,肯定是代表了什么。”

纪律似乎是“嗤”了一声,宋不羁惊奇地瞪大了眼,然后听到纪律说:“你说的这个,跟没说一个样。有别的想法吗?”

宋不羁:“……”

诶,这人……

宋不羁突然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纪律一番,开口道:“诶纪队你说你长得也人模人样的,怎么说出的话这么不可爱呢?我好心免费帮你们破案,你就是这个态度?”

纪律:“你的房子不想租出去了?”

宋不羁:“……”

宋不羁:“我告诉你,你不好好对我我还真就不帮你们破案了!”

房子算什么,大不了换个小区买!

……可是他现在还有能买下一户房的钱吗?

纪律:“我怎么不好好对你了?”

宋不羁:“你……”

不对,这话怎么听起来哪里怪怪的?

纪律:“我是对你刑讯逼供了还是不给你饭吃不给你水喝了?”

宋不羁:“……”

“算了算了,纪队,咱们好好说话。”宋不羁心累地摆了摆手,“等我说完下面这话后,我就回家睡觉了啊。”

看到纪律似乎想说什么,宋不羁立即又道:“我可不是你们铁打的人民公仆啊纪队,我半天不睡觉都不行啊,可我现在都一天没睡了,一天啊!这再不睡觉脑袋就要不清醒了,不清醒就不能帮你们破案了呢……”

纪律:“……你说。”

宋不羁嘿嘿一笑,好像什么比赛胜利了一般,而后轻咳一声,抿了下唇,说:“刚才听到高彬说‘难兄难弟’……我突然觉得,我可能猜到了他的杀人动机……”

“有一次我们谈论到父母,我说我是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高彬立即就说从此以后他和常非就是我的家人,常非跟着也这么说。从此以后,高彬应该是真的把我们当作家人在对待了。他的家庭状况特殊,从小没享受过什么母爱,即使他父亲对他再好……他怕是也无法接受。”

“但是,常非突然有了对象,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个男的。高彬怕是立即就想到了当年他父母的事,可能觉得他父母当年的事会重演……”

说到这里,宋不羁停了下来,突然自嘲一笑:“我也真是差劲,一起住了一年,也没发现高彬的异常。”

宋不羁如愿以偿地回到了家。

明明昨晚才被警察们带出家门,明明不过一天没回来,但宋不羁却感觉到了强烈的陌生感。

像是一切都变了。

“很快就要从三个人变成两个人吧?”宋不羁茫然地想,“不,是变成一个人吧。”

虽然没有亲口问过常非,但宋不羁觉得纪律说得不错,常非肯定是想搬走的。

哪个正常人,会愿意住在一个发生了命案的房子里?

――这个命案还十分凶残。

――常非明显是正常人。

宋不羁摊开手掌,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手心纹路深深,复杂交错,“又有哪个人会和我一样不是正常人呢。”他想。

《仙木奇缘》

很快,他又恢复了精神,拍拍脸,往厨房走去。

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那一袋胡萝卜丢掉!

――一想起昨晚上在纪律面前表现出的那副丢人样他就想抓狂。

――丢人,真是太丢人了!

――狗样都比胡萝卜样强!

胡萝卜被扔到垃圾桶里后,宋不羁心情好了些,摸出一罐酸奶,喝了起来。

这时,大门处传来开门的声音。

常非回来了。

常非没想到一回来就看到宋不羁,他勉强朝宋不羁一笑,换了拖鞋走了进来。

宋不羁暗暗叹了口气――常非是报案人,是第一个看到冰箱里尸块的,尤其听说他还一下子就认出了尸块的身份,可想而知,他受到的冲击有多大。

宋不羁虽然长了一张精致的脸,但二十七年以来,穿着打扮和言行举止就从没精致过,平日里也很少会做些贴心细心的事。但现在,见到了状态这么差的常非,他难得地贴心了一回――把房内的空调开了起来,还特地调高了几度。

――虽然他本人宁愿出去吹冷风。

――但温暖的温度会让人觉得更为舒心。

“吃饭了吗?”宋不羁问道,把手中喝完的酸奶扔到了垃圾桶里。

常非点了下头,走到沙发坐下,疲倦地揉了揉脸,问:“羁哥你晚上发的微信是什么意思?”

宋不羁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回复常非。

他也走到沙发坐下,静默地看了常非几秒,然后慢慢说起了今日去下里村得知的一些事。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