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20、020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房内空调的温度渐渐溢出,整个房间顿时暖和了起来。

常非坐在沙发上,却像突然失了魂一般,身体轻轻地颤动起来。

他像是一个僵硬的机器人,艰难地转了转脖子,茫然而无措地盯着宋不羁的眼睛,说:“你说……彬哥……高彬是凶手?”

宋不羁看到他这样,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极为冷静地说道:“先前你借我的那书,福尔摩斯的名言――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昨天案发时,你还在高铁上对吧,所以不可能是你给简为源开了门。而我,虽然我无法给出什么证据,但我没有给他开过门。而除了你我,只有高彬有家里钥匙。而案发时间,恰好也符合高彬的下班时间……”

“但是,证据……证据呢……”常非喃喃道,要他相信自己算得上朝夕相处的室友是杀人犯,实在是很难……

宋不羁抿了下唇,说:“证据警方还在搜查。”

“羁哥……我、我是学法律的……我要看到确切证据,我才信……”常非用双手捂住整张脸,背脊深深地弯了下去。

宋不羁在没认识常非之前,认为学法的人该是理智到极点的――他以前大学的法学院,碰到几个法学学生,连女同学和男朋友吵架,女同学都不要求男朋友哄她,反而认真地、一条一条地跟男朋友分析双方的对错,找出吵架的根本原因。对于网上流传的这种“女朋友生气了怎么办?哄!用力地哄!如果哄不好,就是你还没用尽全力!”这种言论嗤之以鼻。

但是常非不一样,工作时的常非确实也是理智、认真型的,对待每个到手的案子都像对待学生时最严苛的教授布置的作业那般用功,哪怕这个案子再小,哪怕同类型的案子他接过多次了。

而生活上的常非,跟工作时就不太一样了。他不太爱整理东西,房内的书籍、笔记本等东西经常随手放,三个人住一起有些东西是共用的,基本上是谁方便就谁买一下,常非买得不少,但从来没有计较过。他甚至有些迷糊,刚起床时会有起床气,经常一大早乱着头发闭着眼睛刷牙,把洗面奶当牙膏也是常事。

宋不羁日夜颠倒,无论是高彬还是常非,他都接触得不算多,但严格说来,还是与常非相处得多。毕竟高彬作息规律,每晚雷打不动地十一点上床睡觉。而常非忙的时候却是经常熬到凌晨。宋不羁好多次半夜饿了去厨房找吃的,都会碰到同样饿了渴了的常非。

xiaoshutingapp.com

有次凌晨,家里只有一包泡面了,他们就坐在客厅里,可怜兮兮地分享着这一包泡面,然后常非感叹了一句:“幸好咱家里还有彬哥啊……如果只有咱俩,怕是顿顿外卖,顿顿泡面了。”

他们三个中,只有高彬会做饭,而且做得还不错,他只要有空,都会自己动手,每次也都会做宋不羁和常非的份。

当时宋不羁深以为然,接了一句:“明年、后年……我得让高彬继续住下来。”高彬住进来之后,他完全想不起之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吃的是什么饭了。

常非满足地吸了一口泡面,说:“我也要继续住,你和彬哥都是我哥!”

――常非是真的把他和高彬当哥。

自己的大哥极有可能是凶手这种事,真是想也不敢想,也从没想过。

宋不羁安静地等着常非缓过这一阵情绪。接着,他把他在监控视频中看到的也告诉了常非。听了这个后,常非沉默了很久。

经过半年多的相处,常非对于高彬的一些习惯与原则也算了解。比如高彬每日规律的作息,比如他对于不喜欢的东西碰都不会碰……他从来不吃肥肉,甚至连五花肉也不碰……

如果是在昨天,宋不羁告诉他,高彬去了这家他从来不去的老王盖饭,那他肯定不信。但现在……现在,他还能不信吗?

一个人的行为有异常,甚至顾不上自己的原则,肯定是有某种原因。

“昨天晚上坐在宾馆里,我想过凶手是谁,我想是不是外面来的……为源他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常非轻声说道,“但我也怀疑过你,怀疑过彬哥……我不想怀疑的,但是理智告诉我,你们俩是最有可能的……”

“但是如果是你们,我想不出你的动机,也想不出彬哥的动机……我记得,前段时间为源来咱们家吃饭时,彬哥还煮了一桌菜,我们四个相处得很愉快……”

说着说着,常非的声音又低了下来。他低下头,抓乱了头发,肩膀微颤。

宋不羁起身,去厨房拿起电热水壶,接了水。几分钟后,一壶热水烧好了。他把常非的杯子拿出来,倒了一杯热水,拿到了常非面前。

常非沉默地接过,双手握在杯子上,取暖。

好半晌之后,宋不羁听到常非轻声问:“警方现在还找不到证据是吗?”

“嗯。”宋不羁说,“昨天咱小区停电,到晚上九点十点的才来电,案发时所有摄像头都成了摆设。而他们在案发现场,也没找出什么有用线索。”

常非还低着头,似乎在注视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水。但宋不羁和他相处了这么久,还算了解他,知道此时他已经慢慢恢复了冷静。

“凶手很细致,下刀的手法……很利落。”回忆起昨晚打开冰箱看到的切面,常非缓缓地说道,“我回来的时候,客厅、厨房一切正常,没有挣扎、抵抗等痕迹,所以……所以我才怀疑你,怀疑彬哥。”

“确实。”宋不羁点了下头,同时内心暗想,纪律指使了他一天,从他嘴里捞出了他的猜测,但是却没把他们警方的调查告诉他?

就这样还想让他帮他们破案?!

一点诚意也没有!

此时,宋不羁脑子充斥着“这笔买卖亏了”的想法。

常非又继续说道:“昨天小区停电了……白天的停电确实是计划停电,但是晚上的停电却是意外……凶手应该也没料到停电……我觉得不大可能是预谋作案……很可能……很可能是当时凶手觉得天时地利人和……凶手的心理素质非常好,极有可能不是第一次作案。”

宋不羁猜测高彬是凶手,首先靠的是那监控中的异常,其次靠的是他回想起后听到的倒水的声音,他没告诉纪律的是,他能分辨出高彬和常非倒水之间的声音差别――高彬是个彬彬有礼的人,倒水的时候也是慢条斯理地倒,好像一切都不慌不忙;常非很忙,许多时候吃饭洗澡怎么快就怎么来,倒水时也是“轰”地一下快速倒满,然后“咕噜咕噜”大口喝掉。

此时听到常非冷静的分析,深感佩服,同时再一次觉得那纪大队长大概真的没什么本事。毕竟纪律没有这么有条理地跟他说过这些,怕是说不出来吧。

“停电,摄像头全部罢工,所以无法看到到底是谁进出了咱们这栋楼……咱们家……摄像头……摄像头……”常非喃喃着,突然猛地抬起了头。

宋不羁对上他猛然间精光四射的眼,一怔,然后不知怎的,他脑子里好像也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念头倏地闪了出来――

“行车记录仪!”

俩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

此时,市公安局里,纪律刚吩咐了人去联系高罗的前妻。高罗和前妻离婚后,高罗带着高彬搬到了下里村,而他的前妻则嫁到了外省。

“怎么,这案子很棘手?”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外面的办公室里都没什么人了啊!”

纪律笑了笑,头也不回地道:“大晚上的,就不许小朋友们下班回家了啊?”

“这庆功宴现在是摆不上了吧?”来人把手里的公文包放下,说,“我刚在走廊上碰到了匆匆忙忙的小金,这是连夜出去找证据呐?说吧,现在是什么情况?”

“凶手确认,没证据。”纪律言简意赅地说道,转过身,看向夏霁。

来人正是花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夏霁。

夏霁听了微微一笑:“需要我帮忙吗?”

“暂时不用。”纪律说,“俞晓楠呢?”

俞晓楠是队里的唯一一名女警,跟着夏霁去外省出差,今晚也该是一起回来了。

“让她回家了。”夏霁伸出右手食指,摆了摆,说,“纪队,你不会是想让晓楠过来加班吧?这可不行啊,她这几天跟着我已经熬了几夜了,好不容易回来,就让她先休息吧。”

“行吧。”纪律点了下头,“你也回去吧。”

夏霁在他面前坐下,笑道:“我一个皮糙肉厚的大老爷们,哪讲究那么多?你跟我说说,凶手是怎么确定的。”

案件详情他已经从谢齐天那里听说了,便不用纪律再复述一遍了。

“第一,案发现场很干净,没有挣扎、反抗等痕迹,门前、玄关处的脚印也能断定死者是自己进入房间的,可见死者和凶手之间认识。第二,每个尸块的重量几乎一样,凶手极有可能有强迫症。第三……”

纪律一点一点地把目前的调查与分析讲给了夏霁听。

“目前一组在查高彬学生时期和刚工作那段时期的情况,一组在查高彬父母离婚的真正原因,一组在下里村查高彬和真美丽老板的关系,一组在绿景花苑及周边走访居民和商家,还有一组……”

纪律顿了顿。

“我让他们去查案发时绿景花苑里的所有行车记录仪了。”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