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怎么,回来了?”夏霁接了个热水,回头看到纪律和宋不羁过来,一愣,一看纪律的眼神,瞬间反应过来,“有消息了?”

“嗯。”纪律点了下头,“小金找到了个行车记录仪,上面拍到了高彬。”

宋不羁默默地跟在他们后面往办公室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纪律为什么看到夏警官后仍旧是大步走在前头?夏警官不是领导吗?领导难道不走前头?

进入办公室后,夏霁拉了一把椅子,给宋不羁,说:“宋先生,刚才忘记了――我听说先前监控的可疑之处是你发现的,厉害啊。”

宋不羁心想:“这夏警官果然和某些人不一样啊,这么有礼貌。纪大队长先前也没和我道过谢吧?”

“小事情而已,夏警官客气了。”宋不羁微笑道。

纪律拿出手机,点开金子龙发来的视频。

――现在的行车记录仪,一般只要在手机上下载并安装了相应的app,就能随时查看并回放视频。而且许多行车记录仪都提供简单的视频编辑、分享功能,方便使用者把沿途的风景、心情分享至朋友圈微博等地。

视频很短,不到十秒。但就在这不到十秒的视频中,出现了高彬。

视频显示的时间是2月4日下午5点5分01秒,这辆车刚开进绿景花苑没多久,就拍到了不紧不慢往小区里面走的高彬。

被拍到的高彬是侧脸,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双手插在兜里。虽然一闪而过,但也足以让人认出是他了。

夏霁说道:“这车子也就刚好拍到高彬进入了小区吧,无法证明他接下来是不是真回了家。”

纪律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绿景花苑各栋楼的分布,开了口。

与此同时,宋不羁也握了握双手,开了口。

“高彬的方向是回家。”

“他是往家里走的。”

俩人同一时间说了出来。

话落,俩人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平静地分开。

这一切却被夏霁看进了眼底。“还不承认呢,这眼神,说不在意我可不信。”夏霁想道。

纪律低头,神色严峻地把这个视频来回放了几遍,突然开口说:“不对。”

“哪里不对?”这是夏霁问的。

“什么不对?”这是宋不羁问的。

纪律指了指这个视频中的高彬,说:“里面的衣服颜色不一样。”

夏霁和纪律搭档多年,只一秒就明白了过来,说:“你是说昨晚和今天,高彬里面穿的毛衣不一样?”

宋不羁向来懒得思考的脑袋这次不知为何转得特别快,他几乎是脱口而出:“昨晚高彬穿着一件深灰色的高领毛衣,今天他穿的是一件红棕色的低领羊毛衫,脖子上围了一条灰色围巾――昨晚家里发生了命案,被限制了进入,高彬如果没有回家,是不可能换了衣服的。”

夏霁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说:“他的衣服都放在家里?诊所没有?有没有可能现买?”

“不是现买。”宋不羁说,“他诊所有没有另外放着衣服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今天穿着的这羊毛衫,原本是晒在阳台的。”

――原本是晒在阳台的,已经晒了两天了,他昨天下午从外面回来后,还看到了。

纪律和夏霁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双眼中看出了一个讯息――这件被换下的深灰色高领毛衣,极有可能在分尸过程中沾到了血迹。

宋不羁这时又问道:“其实我有个疑问啊,那个……分尸的工具,你们找到了吗?”

“没有。”纪律沉声道,“案发现场没有,绿景花苑周边那些垃圾箱里也没有。”

“高彬的宠物诊所呢?”宋不羁说,“高彬平时除了在家,便是在他的诊所了,其他地方很少去。”

纪律看了他一眼,没说话,仿佛他问的是废话。

夏霁笑着解释道:“宋先生,没有确切证据,我们申请不下搜查证。”

---

没什么事了,宋不羁打了个哈欠,说:“夏警官,纪队,回见啊。”

宋不羁今晚第三次来到门卫那,刚好看到一个身材高挑气质独特的人走进来,同时听到保安热情地探出脑袋,对这人说:“侯律师晚上好啊。”

“晚上好。”宋不羁看到这人朝保安点了下头,听到他问,“纪律在吧?”

“在呢,您来得太巧了,纪队刚回来。”保安说。

“嗯,我去找他。”

“好嘞,您请,您请。”

宋不羁回想起半小时前自己在这儿东说西说说尽好话而保安大哥完全没有放自己进去的场景……虽然这从侧面足以说明保安大哥对于自己这份工作的尽心尽责,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

宋不羁和侯律师擦肩而过。

宋不羁余光瞟了眼侯律师,而侯律师连半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宋不羁:“……”

能进市局就这么拽?

“哥啊,”宋不羁推开门卫处的门,又一次走了进去,“刚才进去的人谁啊?怎么你直接就让他进去了啊?”

保安似乎看出了他的不甘心,神秘一笑,说:“小伙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才进去的那位啊,可是纪队的好基友!”

宋不羁以为自己听岔了,眼瞳不自觉睁大:“啥玩意儿,好基友?哥你还知道好基友啊……”

真是小看了市局的保安啊!

“那是,好基友呗!一鸣律师事务所知道不?咱花城鼎鼎有名的律所。侯律师啊,就是那律所的合伙人之一,侯一笙!”保安得意洋洋地揭露,“我听说啊,纪队可是和侯律师从小穿一条开裆裤长大的!”

“咳咳咳――”

宋不羁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猛烈咳嗽了起来。

侯一笙?

那个侯律师?

常非口中的工作狂老板?指使得他团团转的那个?

……这侯律师这么年轻?不是个中年大叔吗?

而且竟然是和纪律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

顿时,宋不羁觉得世界玄幻了。

这简直比他当年意识到自己的异能还要令人惊讶。

宋不羁告别了保安大哥的同时,侯一笙已经来到了刑侦大队,见到了纪律。

“侯律师,好久不见啊。”夏霁笑眯眯地打招呼。

无事不登三宝殿。纪律和侯一笙一起长大,明白他的性子,便直接问:“有事?”

侯一笙“嗯”了一声,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内存卡,说:“我行车记录仪上的内存卡,上面应该拍到了你们的犯罪嫌疑人。”

纪律接过,挑眉,抓住了重点:“你昨天傍晚在绿景花苑做什么?”

“有事。”侯一笙说,“我车当时就停在22栋前面不远处的路边。如果犯罪嫌疑人是从正门进来的,去22栋,一般都会选择走这条路,没有意外他肯定会被拍下。”

“报案人常非在你律所工作,你没见过他那两个室友?”纪律转了转手中的内存卡,问。

“没有。”侯一笙说,“走,去你们的视频侦查室。”

侯一笙十分讲究效率,从不在没必要和不重要的事上浪费一分一秒。而现在,他竟然因为一件与他根本没什么关系的案子特地来了一趟市局,这其中的动机,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去视频侦查室的路上,纪律瞥了他一眼,难得关心道:“打算定下来了?”

侯一笙没答,反而说道:“前几天阿姨打电话向我打听你身边到底有没有女孩子,你们队的女警如何,你对介绍来的相亲对象都不满意是不是喜欢她。”

纪律:“……”

远在家里敷面膜准备睡觉的俞晓楠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阿姨最后唉声叹气,说如果不是你从小就没表现出喜欢同性的征兆,她现在怕是得怀疑你喜欢男人了。”

纪律:“……”

走在一边的夏霁欲言欲止,十分想与侯一笙分享他今晚的所见所闻,但一看到纪律的表情,一想到未结的命案,决定还是先憋在心里。

到了视频侦查室,纪律把内存卡交给了图侦们。

图侦们动作很快,效率很高,立即就从这内存卡里调取了2月4日下午5点5分之后的监控视频。

5点5分,侯一笙的车子还在开,速度并不快。视频中,车从22栋楼前开过,接着停在了距离22栋楼约七八米的路边。

原来是手机响了,侯一笙接起了电话,和电话中的人说了几句,然后从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资料,一边打着电话一边翻阅了起来。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还没有疑似犯罪嫌疑人的人出现在视频中。而就在时间过去两分半,监控视频停在5点7分35秒的时候,远远地,高彬出现了。

“高彬花了两分半,从绿景花苑大门走到这里。”纪律指了指视频上的那一小点,“这旁边的那栋楼,是24栋。”

视频继续播放,高彬的身影逐渐放大、清晰。从23栋楼前经过,走过侯一笙的车,直到看不见。

纪律把视频往回放,暂停在高彬刚好出现在车前时的画面上。众人清晰地看到,此时的高彬,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里面一件深灰色的高领毛衣,双手插在大衣兜里,面容平静,双眼无波无动――虽然不至于给人坏人的感觉,但此时他的表情,也和他平时展露出来的温和有些差距。

“小金找到的视频拍到了案发前高彬进入绿景花苑的画面,侯律师的就更清楚了,高彬在案发前百分之九十是回了家。”夏霁说道。

“还不够。”纪律沉声道,“凶手心理素质高,心思细腻,对自己犯下的案子十分自信,没有铁证,不会承认。”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