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25、025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凌晨五点左右,宋不羁让哈士奇走回了笼子里,重新把笼子锁好。然后,他的身体,重新出现在了电闸旁。电闸的旁边,就是后门。。

――只要距离被附物的十米范围内,宋不羁可随意选择一个地点恢复身体。

门旁躺着那个装着一系列罪证的黑色行李箱。

――刚才还附身在哈士奇身上的时候,宋不羁把行李箱重新关上,并推到了这。

拿起放在行李箱上一同被推过来的白色手套和口罩,宋不羁戴上后,打开了后门。

接着,他提起行李箱,避过后门的摄像头,走了出去。

---

二十分钟后,市公安局。

“纪队,有人送来一个行李箱,外面贴着一张纸条,指名给您的。”门口保安大哥打了个电话给纪律。

行李箱?

脑内敏锐的神经一触动,纪律立即往外走。

“我过来。”

天还没亮,大街上还是一片静谧,路灯忠实地伫立在自己的岗位,照亮了市公安局门口吵吵嚷嚷的俩人。

“哥们,这箱子你就收了吧,让我走成吧?”出租车车主被保安拦着,走也走不成,只能发挥嘴上功夫了。

保安瞥了一眼地上的行李箱,那黑色的箱子上,还贴着一张纸条,纸条不知什么人写的,字迹歪歪扭扭,写着“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纪律收”。

“这箱子来路不明,肯定不能随便收啊……纪队马上就下来了,您等等呗。”保安说道,“耽误不了您几分钟的。”

“唉,”车主叹了口气,“我不就是接了个单子嘛,我也是看那人给的钱多嘛……”

“谁给的钱?”

车主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哎哟”了一声。保安立即转过身,叫了声“纪队”、“夏副队”。

“谁让你送来这个箱子的?”纪律又问道。

车主忙说:“您就是纪队吧?是这样的――我开了一晚上的车,正准备回家呢,突然看到路边有人拦车,就过去了。我问他去哪,他说市公安局。我一听这刚好顺路嘛,就让他上来。结果他把箱子搬到后备箱后,说他不去,让我把箱子送到这儿就行,还说跟您说好了,您知道的。本来我觉得奇怪,不想接了嘛,但是……嘿嘿,那人给了我三张红的……”

说罢,车主做了个数字3的手势,晃了晃。

“那人长什么样?哪里的路边?”纪律问道。

车主挠了挠头:“双景路后边有条小巷知道不,就是那小巷口。不过那人长什么样……天黑嘛,那儿刚好路灯照不到,我没看清……哦对了,就是有路灯也不行啊,那人脸上戴着口罩呢!”

纪律皱眉:“男性?一米八左右?”

“好像是吧……”车主回想道,“个头好像是挺高的……”

“好像?”纪律眉头皱得更深。

“警官,大晚上的,我真没注意这么多啊……”车主没想到自己送个箱子而已就会被警察盘问,悲从中来,“那人头发好像有点长,也可能是女人吧……”

夏霁拍了拍纪律的肩,又对车主问了几句,然后问了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让他走了。

黑色行李箱被搬回了办公室。

纪律嗅觉敏锐,尤其当了警察之后,对于某种味道更是熟悉。箱子还没打开,他就沉着脸说:“有血味。”

夏霁点了下头,戴上手套后打开了行李箱。

血腥味飘散出来,箱中的物品一览无遗。

夏霁抬头,和纪律对视了一眼。

“立即叫人去检测吧。”夏霁说,“这怕就是用来切割尸体的工具了。”

整个行李箱都被送去了化验检测,指纹、dna……甚至是纸上的字迹,一丝一毫都没放过。

“这个箱子……”办公室内,夏霁问,“你怎么想?”

“已经去调那个巷口的监控了,等等再说。”纪律揉了揉眉心。

“即使调出了这个监控,恐怕也没什么用。”夏霁说,“不说天黑清晰度差的问题,就说那的监控有几个是能用的,有一个就很好了吧――你心里也有怀疑对象吧?”

纪律看向他,冷静地说:“有。”

“宋先生?”夏霁了然一笑,“从你的表情我就能看出一二了。”

纪律没说话,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不过这个宋先生……”夏霁头疼似的按了按太阳穴,没说下去。

宋不羁大概是趁宠物诊所没人偷偷潜进去的。纪律明白夏霁的意思。哪怕是为了寻找命案的证据,这也是违法行为。

外面天还没亮,市局内的众人都像陀螺似的忙碌着。

而自从收到这个黑色行李箱,就像突然转运了似的,一切都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

短短半小时之内,纪律接到了好几通电话。

“纪队,高彬本科学的确实是临床医学,但是同时他辅修了兽医学,研究生时学的也是临床医学。他本科和研究生时的同学都说他为人友善,脾气温和,他专业技能学得好,其他同学有什么不懂的问他,他都会耐心讲解。但是其中有个同学想起一件事,说他曾经半夜看到高彬出现在解剖室,活生生掐死了一只小白鼠。”

“高彬的毕业实习就在花城医院,毕业后顺利进入。当年和他一起工作的医生护士都说高彬挺好的,只是有个很奇怪的现象――那段时间,只要是高彬接手的病情重大的患者,十有八九,都是死亡。有个老医生说虽然有些患者确实生还可能性不大,但是当时死亡率确实太高。而自从高彬离职后,死亡率就下降了。”

“纪队,我找了下里村的几个老人,那些老人家都算是看着高彬长大的。他们说高彬小时候人缘不错,无论是与同龄人,还是与长辈,或是比他小的,都相处得挺好。因为他父亲当年在大卖鞋厂工作的关系,高彬放学后经常去大卖鞋厂,等他父亲下班再一起回家。这一来二往,就认识了当年大卖鞋厂老板的弟弟李盛。有个当年在大卖鞋厂做工的人反应,当年高彬写完作业后,经常会与李盛一起下军棋。”

“纪队,联系上高彬的生母了。她说当年她和高罗离婚,是因为她发现高罗是个同性恋,有个喜欢的男人……质问之下她才知道原来高罗娶她只是因为违抗不了父母之命,传宗接代……”

“纪队,双景路上一个奶茶店的店员反应2月4日傍晚5点40分左右,她看到高彬推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纪队,找到一个有用的行车记录仪了,上面刚好拍到案发后高彬推着一个行李箱往小区外走。”

“纪队……”

纪律一一接完这些汇报调查走访进展的电话后,与夏霁对视一眼。

夏霁了然:“走吧,咱们一起去会会那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凶手。”

---

高彬被带入审讯室,已经有好几个小时。

然而他仍旧维持着进入审讯室时的姿势,背脊笔直,双手交握于桌上,面色平静,只是闭上了眼,仿佛在闭目养神。

听到开门的动静,高彬睁开了眼,对着进来的纪律和夏霁笑了笑。

纪律没有任何废话,“啪”的一下就把几张照片扔到了高彬面前。

“看看,认识吗?”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纪律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夏霁坐在他旁边,贴心地把照片往高彬的方向移了移,说:“仔细看看。”

高彬看到最上方的那张黑色行李箱的照片时,就倏地猛缩了一下瞳孔。他戴着金色手表的那只手,捏住了照片一角,看向下一张。下一张黑色行李箱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一览无遗。

再下一张,是一把带血的菜刀的特写。再下一张,一块摊开的布……高彬一张一张地看过去,他已经从最初乍看到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看到最后,他的嘴角甚至往上扬了扬。

看完后,他抬起头,看向了纪律和夏霁。

夏霁温和地说:“这是刚才有人匿名送过来的,上面的血迹、指纹等都还在检测中,但我想,没有意外,这血迹是死者简为源的,而这些所有东西上面,恐怕都能检测出你的指纹。”

“考虑交代一下犯罪过程吗,高医生?”夏霁朝他笑了笑,只是笑意丝毫不达眼底。

高彬慢条斯理地把照片一张一张整理好,推回给纪律,说:“匿名送来?两位警官,这真不是你们违法闯入我的诊所拿来的?”

――这是承认了这些是他的东西。

“我们倒是也想就这么闯入你的诊所呢。”夏霁说,“这匿名人平白无故抢了我们的功劳,等我们查到了是谁,肯定得好好教育一番。”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纪律冷着脸坐着――许多时候,都是他扮演冷面阎罗的角色,而由夏霁负责问话。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