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27、027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匆匆出了市局后, 又在外面转悠了一小时,恢复正常后这才回了家。

此时已是早上八点,太阳从高楼大厦后露出面容,阳光虽还是清冷的,但照拂在身上,仍有了一丝暖意。

宋不羁不太习惯这么早的阳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早起过了。

转了个弯,阳光直直地射过来,宋不羁偏头躲了躲,抬手挡在了额头。

常非已经去上班了, 宋不羁打开家门时,第一次觉得家里这么大这么冷清。

客厅通向阳台的推拉门开着,宋不羁走过去, 倚在门上, 抬头看到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有高彬的,也有常非的,都是四五天前洗了晒的。这几天都有太阳, 衣服早就干了。

原本在这堆衣服中间, 有高彬的一件羊毛衫,而现在……宋不羁叹了口气。

他往回走,风从他背后吹来,半长的头发被吹得往前飘,遮上了他的脸。他甩了甩头, 心道:“是时候去剪个头发了。”

——也算一场结束与开始吧。

他打开高彬卧室的门,先站在门口从左往右地扫了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中间那张床上。

床单一丝不苟,完全看不出这上面曾有个人被分尸。

“他怎么做得到呢。”宋不羁想,“在自己的床上分尸……这还能睡得下去吗?”

——此时,宋不羁已经完全忘记了,他昨晚上还喝了一瓶与尸块放在一起的酸奶。

宋不羁绕过床,来到衣柜前,动手推开。

他看向衣柜的最下层。

最下层是一个没有隔层的挺大的空间,可以用来放行李箱等大件。高彬那个黑色行李箱原先就放在这,但此时这里却放了两个纸箱子,纸箱子里塞了一些书。

警察们勘查现场时应该以为这两个箱子原本就放在这里的,就没有仔细查看。不然应该能发现纸箱子下压痕的可疑之处吧?

宋不羁想了想,把箱子搬了出来,然后他打开手机摄像头,趴到地上仔细观察。

原本黑色行李箱的压痕应该被高彬清理过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什么。但宋不羁愣是从看似光洁的木质地板上看出了某种痕迹。

“这边的地面更为干净,靠近纸箱边缘那地面,就脏了点。行李箱原本是放在这里的。”宋不羁满意地点点头,“我就说嘛,那纪队长不行,这点痕迹都发现不了。”

纸箱子被放了回去,宋不羁爬了起来,拍了拍裤子,再次低头看了看那两个放满了书的箱子后,叹了口气。

关上柜门,宋不羁的目光在房内又转了一圈。书桌旁边的方形小桌子上,透明的玻璃花瓶里插着一朵朵鲜花,白的紫的,清新淡雅。花瓶里的水已有好几天没换,花儿们都弯下了脖子,花瓣开始枯萎,出现了死态。

宋不羁默默地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关上卧室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刷刷刷”,窗帘全部被拉上,房内顿时暗了下来。宋不羁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然后把自己摔到了床上。

“睡觉,睡觉,睡半天吧,中午去找常非……”

没开空调的二月,宋不羁裸着上身,只在腰腹间盖了一条薄被,很快睡过去了。

---

“行李箱和里面那些作案工具上都提取到了高彬的指纹。其中作为切割工具的菜刀上只有最近的新鲜指纹,菜刀是新的。”谢齐天回了局里,实时跟进检测情况,向纪律汇报。

“现场勘查时没发现少了把菜刀?”女警俞晓楠也恢复了正常的上班生活,一早就来办公室报道。

她身高一米六,体重一零六,因骨架小,肌肉结实,就看上去格外娇小纤瘦。无数人被她的外表迷惑,以为是个软妹就上前调戏,最后反被天生神力的俞晓楠一巴掌拍得五脏六腑都差点吐出来。

俞晓楠臂力惊人,一手三十斤大米一手五十斤白面不在话下,随手推倒一个一米八的壮汉更是小菜一碟,是市局里的第一大力萌妹。

谢齐天惭愧地说道:“案发现场厨房的刀具都在……”

而这把作案工具,是新的。

俞晓楠明白了他的意思,厨房用具当时都在该在的位置,没有发现哪里有缺少,是以警方并没有意识到少了把菜刀。

“我明白我明白。”俞晓楠拿着保温杯,绕过谢齐天,经过时在他背上轻轻一拍,“大圣这几天辛苦了辛苦了,晚上请你吃点好的犒劳下哈。”

俞晓楠轻轻一拍并不重,谢齐天却还是作势往前一冲,踉跄了两步,回头抱拳道:“女侠,手下留情。”

俞晓楠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噗嗤”一下笑了,说:“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纪队?”

搜查证批下来了,夏霁带着金子龙等刑警去了高彬的宠物诊所。纪律则留在了办公室,继续和高彬打游击战。

高彬还没交代的事不少,比如作案用的这把崭新的菜刀是哪里来的,比如下在热水里给简为源喝下的安眠药是哪里弄来的……还有“m1”。

案件大体已经清晰,凶手也认罪,只是还有这些细节需要完善。

宋不羁离开后,纪律再次进了审讯室,只是所获甚微。揉了揉眉心,他说:“你去调取一下昨晚八点到今天早上六点,双景路上的监控,以及高彬的宠物诊所附近的所有监控,尤其是……”

尤其是早上那司机说的,那条小巷的出口的监控。

“行,我这就去!”俞晓楠风风火火地冲出了办公室。

那黑色行李箱,绝不是平白无故自己走出宠物诊所的。

纪律凝了凝双眸,继续工作。

---

中午,宋不羁和常非约在了一鸣律所旁的一家饭店。

虽然各自点了饭,但高彬的事让他们两个都食之无味。

常非用筷子扒拉了几粒米饭,轻声说:“他认罪了?”

“嗯。”宋不羁点了下头。

几个小时睡下来,他精神好了不少。

“他……”宋不羁刚开了口,就被饭店里吵杂的声音打断了。

皱了皱眉,宋不羁放下筷子,问:“你还吃吗?”

常非摇了摇头,站起来:“走吧,换个地方说话。”

二人来到同一条街上的咖啡店。

咖啡店清幽多了,中午时分人也不多。二人选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下说话。

xiashuba.com

“先前高彬不是和我们说过他父母离异了吗?”宋不羁开了口,慢慢把高彬父母离婚的真正原因告诉了常非,又告诉了他六年前烧死他父亲的那场火灾。

听完后,常非沉默了很久。

他无意识地拿着勺子在咖啡杯里搅拌,一圈、一圈又一圈。

太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宋不羁转了转身体,拿背对着外面。

“所以,他父母离婚的事在他心里留下了很大的一个阴影。随着他长大,那阴影不但没消失,反而越来越大,直到吞没他的良善、道德,扭曲了他的心。”常非低声说,“一起住了这么久,我竟然没发现他心里有这么大的阴影。他……”

“他可能是从杀害小动物开始的,后来犯罪升级,杀戮欲得不到满足,就开始动手杀人……他父亲死的时候他并没有亲自动手,直到为源……”常非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又说。

宋不羁抓抓脑袋:“小动物?你这么说很可怕啊,高彬是个兽医,平常都跟动物打交道……啊……”说着说着,他脸上突然变换了神色。

“羁哥你想到了什么?”常非忙问。

宋不羁抿了抿唇,说:“你记不记得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忘带钥匙了,就去他的诊所找他。”

“嗯。”常非点了下头。

“那会儿是快晚上七点了吧,你还在律所加班。我到他诊所的时候,门关着,我就打了他电话,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接,接起来后我听到电话中好像传来一个凄厉的猫叫声。挂了电话后,他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给我开门——不管从他诊所哪里走过来,都不需要这么久。我随口问他怎么这么慢,电话中那猫叫声怎么回事。他那会儿很自然地说我听错了,他刚才刚好在上厕所,就慢了点。”

常非默了默,有点不可置信地说:“诊所里会不会有密室?”

“我不知道。”宋不羁说。

即使是昨晚附身在哈士奇身上时,他也没发现诊所哪里有密室。不过当时他也没特地找,只专注在寻找作案工具上。

难道,再潜入一次吗……

这时,又听到常非继续说:“当初我和为源交往后,我们一起吃了顿饭,他还亲自下厨了,我以为……原来他只是表现得很开心,内心却在计划着怎么杀掉为源吗……可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干脆连我一起杀掉呢……我也是他厌恶的同性恋吧……他连他父亲都能……”

宋不羁也回答不了,只拿了高彬不断重复的话告诉他:“他说我们是他的家人。”

“家人。”常非咀嚼着这个词,扯了扯唇,“他就是这么对待家人的?”

常非的脸上出现明显痛苦的表情,半晌后深深呼吸又吐出,问:“羁哥,你跟我说说吧,为源他,是怎么被……分尸的。”

宋不羁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他的神色,见他虽然痛苦,眼底却浮现坚毅,便把他知道的案发经过说了出来。

说完后,常非又是一阵沉默,他放在桌子上的左手紧握成拳,拿着勺子的右手轻轻颤抖着,他闭上了眼,仿佛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菜刀……”慢慢地,常非睁开了眼,自嘲地笑了笑,“那菜刀,是新的吧?”

宋不羁不知道菜刀是新的还是旧的,于是说:“我不知道。”

“肯定是新的。”常非说,“常用的那几把刀,都在刀架上好好放着。但是有把刀……”

说到这里,常非又克制地闭上了眼。他再次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似乎在压抑某种情绪。

“那把刀,是我出差前和他一起逛超市时买的……他说家里的菜刀不太锋利了,买把新的……买来之后就放着,还没用过……没想到……”

没想到这成了高彬用来分尸的工具。

常非捂住脸,趴到了桌子上。

---

“纪队,联系了常非,常非证实作案工具菜刀是他和高彬一起买的。”

“纪队,高彬宠物诊所里的监控调取出来了,但是昨晚11点4分后,监控停止工作了——诊所内的电闸被拉了。”

纪律猛地抬头,看向来汇报的刑警,沉声问:“断电前拍到了什么?”

来之前就做好了被问这个问题的准备,但刑警还是十分困惑,他把手上的平板电脑递给纪律,不太自信地说:“一只哈士奇出了笼子,走到电闸前,跳起来拉下了电闸……”

纪律:“……哈士奇?”

他仔细盯着平板上的回放,果然看到了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哈士奇……

监控中最后出现的画面是这只哈士奇铆足劲儿往上跳的壮硕身姿……

视频放完了,纪律还盯着看了好久,刑警挠挠脑袋,疑惑地喊了声:“纪队?”

纪律把平板递还给他,说:“把这一段视频发给我。”

——哈士奇。

——竟然是哈士奇。

俞晓楠也飞快地调取了监控回来。

双景路上的某个监控里,拍到了正沿着路边往绿景花苑方向走去的宋不羁。宋不羁一身黑,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这个监控也是刚好在他经过路灯下时,才清晰地拍到了他的侧脸。

“这里还有个监控也拍到了,但是天黑光线差,看不太清。”俞晓楠指着一个黑漆漆的背影,说,“不过据我火眼金睛认定,这人应该就是纪队你要找的人。”

纪律盯着这背影,眯了眯眼。此时的监控显示时间是昨晚10点38分,而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已经过了绿景花苑,再往前,就是高彬的宠物诊所了!

但是,接下来的监控,要么坏了,要么没拍到,总之宋不羁从这之后,就失去了踪影。

而出租车司机描述的那个小巷出口的监控,坏了已有一段时间,黑色行李箱究竟是不是宋不羁拿出来的,也无法得知。

一个小时后,夏霁他们也从高彬的宠物诊所回来了。

“你绝对想象不到那诊所里都有些什么。”夏霁脸上带着笑,却很是沉重,“高彬办公室桌子底下的地上竟然有个暗门,一撬就打开了——”

那里面简直是一个小型的刑房,斧钺、锯子、刀、钻……各种各样,也不知高彬都是从哪里弄来的,看一眼就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而那小房间的中间,是一张不大不小的解剖台。台子上干干净净,但通过鲁米诺反应,夏霁他们仍然在上面看到了血迹。

而就在解剖台旁的那一面墙上,一撮撮毛被绳子绑住,挂在了钉子上。毛发有白的、黑的、黄的、灰的、白黄相间的……挂满了数十颗钉子。

“简直畜生啊!”俞晓楠听了愤怒不已,“竟然杀了这么多动物!”

204冰箱碎尸案的调查已基本结束,市局官方通过微博和公众号做了正式通报。后续便是案卷的整理、文书的撰写等工作,等一切弄好后,便是移交检察院了。

——只是关于“m1”,高彬依旧什么都没说。

纪律三天两夜没睡过,步入电梯前看到了在一个刑警陪伴下的简父简母。简母依旧在流着泪,只是从失声痛哭变成了沉默流泪。她不知哭了多久,双眼比起昨天又肿了一大圈。简父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步履蹒跚,仿佛下一秒就要摔倒。

电梯到了,纪律收回视线,走了进去。

外面华灯初上,夜空月明星稀。市局里的几株梅花开了,那花里白中透着粉,花蕊在风中轻摇,暗香浮动。

——明天,是一个赏梅的好天气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卷到这里完结。下面两章不是案情,走下感情哈~

这一章下面的【2分评论】也发小红包,截止到我明晚更新之前哈~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