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3、003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宋不羁睡了一觉醒来,仍觉得有些困。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昨晚游戏打了个通宵,刚准备睡,就接到他从小长大的北山福利院院长的电话,说院里的一条狗走丢了,让同样在花城的他帮忙留意一番。

宋不羁自然一口应下。不过他还是多问了几句,在哪里不见的,怎么不见的……这一问之后,他便回了一趟北山福利院。

狗是在北山福利院门口不见的。门口出去,有一个聋哑学校。福利院里的小朋友们担心狗是不是跑去了学校里,便进去找。

宋不羁虽然已经离开了北山福利院,但心里从来都当福利院是他的家。家里从小养到大的狗不见了,家人们在找,那他没什么正事,自然也是要回去帮忙找的。

找了一天,把福利院周边都翻遍了,也没找到狗的踪影。

宋不羁觉得这狗八成是被哪个狗贩子给打走了,便琢磨着给福利院再买一条。

回到家已近傍晚,还没来电。

宋不羁困得很,把没电的手机插上移动电源,又在某宝上找了找卖狗的,和商家聊了几句,便去睡了。

还是困啊。

他揉了揉打哈欠时眼角流出的泪,余光瞟到灶台上开着的锅。锅内一根一根的方便面早已泡成了一个一个白胖子。

“这是常非干的吧?”宋不羁心想,“这人回来了还没吃饭又被叫出去工作了?”

常非经常在他和高彬面前吐槽他的老板有多么多么地残暴,工作起来不分日夜,拿他这个实习律师当驴使。

摸了摸肚子,宋不羁也觉得有点饿了。

但是他不想吃泡面,还是点个外卖吧。不过说起来,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宋不羁放下揉眼睛的手,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冰箱那里……怎么回事儿?

这门上一道一道红色的痕迹是啥玩意儿?地上也有红的……

而且,窗外黑漆漆的,显然是晚上。但自己家里这灯是怎么回事?

宋不羁抬了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厨房的灯、客厅的灯、玄关的灯……竟然全都开着?平日里高彬和常非那俩家伙,不会这么浪费电吧?

而且不仅仅是灯……

宋不羁凝眉盯着客厅看了一会儿,总觉得客厅里哪里不对。

那加湿器,原先是在这位置吗?他们不是一直把加湿器放在电视机柜旁吗,现在怎么移到拐角处去了?还有那仙人掌……仙人掌是放在架子的这一层吗?

许许多多的细节都让宋不羁觉得十分不对。

咦,沙发上的那件外套是谁的?

宋不羁眯了眯眼,这黑色外套,尺码看着明显比他穿的大一个号。而比他的尺码大,就说明比高彬和常非的大。

不会进贼了吧?

宋不羁顿时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顺手撩起放在锅旁的一双筷子,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

纪律缓缓地转过头。

一个穿着黑衬衫黑裤子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这个男人年纪不大,顶多二十来岁,皮肤透出一种不健康的白。头发有些长,似乎很久没打理了,前面的一撮头发都快戳进领口里了。但他的五官却是极精致的。

纪律从小到大,审阅美人无数,几乎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男人面容,可以称得上是漂亮了。而且……犀利的眼神从他的眼睛、鼻子、嘴巴、下巴一一扫过,这张脸绝对没整过。

……只是这精致男人的穿着打扮,却和精致搭不上边。

目光从男人拿着筷子的右手上扫过,纪律扯了扯嘴角,不知怎的竟有些想笑。

不过纪律毕竟是纪律,平日里在警队队员面前严肃惯了,此时他的表情,在宋不羁看来,是黑云压顶一般的凛然。

宋不羁:“……”

他妈的现在的贼气势都这么强?比我这个主人还拽?

纪律面上一如往常的沉静,内心却泛起了波澜。

他敢肯定,从他接到命案通知,赶到现场,再到其他人都离开,这期间,并没有别的人进来。

大门是关着的,如果有人要进来,肯定是要先开门,而他并没有听到任何开门声。

――反而是直接听到了哈欠声。

――这个哈欠声,是直接响在房内的。

――那么,这个人本来就在房内?

“不,”纪律心想,“这人不在房内。”

――那他是如何进来的?

诡异的沉默在俩人之间流转。

纪律一动不动,直直盯着宋不羁。

宋不羁也一动不动,直直回瞪着纪律。

“这贼长得也太不像贼了吧?”宋不羁内心嘀嘀咕咕,“这年头有贼长得这么人模人样一脸正气身材还好的吗?这人要是亮出个警察证说他是警察我都信了!”

纪律身材高大,脚上一双黑色运动鞋,下身一条黑色运动裤,上身一件白色短袖t恤。t恤虽不是紧身的,但也隐隐勾勒出了他紧致的腰线和一块一块的腹肌。

大多数人留板寸,宋不羁肯定会觉得这人大约不是特别喜欢板寸,就是理发师手残了。但此时看着面前这人的板寸,他却生生瞧出了一股帅气。

这帅气好像是天生带来,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从他的眉眼、鼻子、嘴巴,以及坚毅的脖颈线条上,丝丝透出。

……这绝逼不是贼吧?

下一秒,宋不羁的双眼瞪得更大――

纪律抬起脚,缓缓朝他走了过来。

宋不羁一惊,深深觉得随着他的走近,他的气势也随之增加。

“这可不行。”宋不羁心想,“我才是这儿的主人,怎么能比一个‘小贼’势弱呢。”

《逆天邪神》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在脑子里想象着武侠片中那些大侠们的打斗手法,抬起右手,挥舞了几下筷子,摆出迎战的姿势,喊出预想的台词――

“站住!再过来就把你戳成筛子!”

纪律果然停下了脚步,阅美无数的脸上出现了震惊:“……”

这人……这是个什么发展?

只见眼前,那人一边挥舞着筷子,一边快速蹲了下去,把脑袋埋进了双膝间,同时还有细微的声音从中传出。

什么“戳成筛子?”

这人,在说什么?

纪律没料到这个发展,着实愣了愣。

“你……”把脑袋深深埋在双膝间的宋不羁又开了口,“你现在走,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追究你非法闯入我家的事实。”

声音虽然明显是个男人的声音,也挺好听,但实在是细细弱弱。纪律凝神听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

盯着还不断举着筷子挥舞的男人一眼,纪律问道:“你是602的房主宋不羁?”

“是我。”宋不羁抖了抖身体,内心一阵狂躁。

――卧槽卧槽!

――我竟然忘了胡萝卜是这么个性格!

――妈的这下出丑了!

“你好,宋先生。”纪律不咸不淡地说道,“我是花城市局刑侦大队的队长纪律,能请你起来说话吗?”

“好……好的。”宋不羁停下了挥舞筷子的手臂,双手在膝盖上一撑――

站不起来啊!

脑袋就是抬不起来啊!

“……纪警官。”宋不羁微弱地说道,“我遵纪守法,没做出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吧?您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纪律看着面前这人做戏一般的动作,扯了扯唇:“宋先生,几个小时前,你的家里发生了碎尸案。”

“碎尸案……”宋不羁喃喃。

纪律缓缓勾了勾唇角,加了一句:“尸块就放在冰箱里。”

下一秒,原本还在努力撑起身体的宋不羁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

空气突然安静。

好半晌之后,宋不羁才弱弱地干笑了一声,问:“纪警官,能不能麻烦你,把我拉起来……”

纪律:“……”

纪律没应声,上前两步,一把拉住宋不羁的左胳膊,一提――

“啊――”

像是个受到侵犯的姑娘,宋不羁猛地挣扎了起来。他毕竟是个成年男子,虽然看着弱,但真的用尽力气挣扎起来,力气还是不容小觑的。

纪律被他猛地那么张牙舞爪一般地一挣,不仅挣脱开了,而且宋不羁挣扎乱动的左手背还挥到了他的左脸上。

“啪”的一声。

空气又突然安静。

然而下一秒,宋不羁又“啊”了一声,然后往后退了好几步,再次蹲下身埋下脑袋,双臂还紧紧环在脑袋上。

纪律:“……”

和违法犯罪人员斗智斗勇将近十年的纪队长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一时竟不知是踹他一脚,还是揍他一拳。

“纪、纪、纪、纪警官……”宋不羁像是风中残叶一般的声音抖啊抖,终于抖出了后半句,“您有什么问题……不如明天再问我……”

纪律面无表情地拒绝了:“宋先生,不好意思了,麻烦你跟我去趟市局。”

宋不羁十分想哭,这丢人都要丢到公安局去了啊!

“胡萝卜!都怪胡萝卜!”他愤愤地想,“回来后就把冰箱里的胡萝卜全扔掉!”

纪律没开车,不方便带着嫌疑人回去,便打了电话给谢齐天。

十五分钟后,一辆警车停在绿景花苑22栋楼下。

缩着个脑袋的宋不羁被谢齐天押上了警车。

警笛声一路远离了绿景花苑,红蓝光芒在花城夜晚的马路上划下一道残影。

宋不羁坐在警车后座,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双手,叹了口气。

“没想到第一次坐警车是这种情况下。”他想。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