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30、030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从普陀山回来后, 宋不羁在家里窝了两天,之后去了趟北山福利院。

北山福利院位于花城的北部,毗邻北山。它是个老福利院,存在已有几十年。院长换了三代后,如今的院长姓宋。

宋不羁就是跟她的姓。

宋不羁每年春节都会去福利院,看看他从小长大的地方,看看把他养大的叔叔阿姨们,看看院里的小朋友们。

小朋友们很喜欢他过去,因为宋不羁每次都会带一堆吃的玩的,也就是这时候, 宋不羁才会把他停在车库落灰的车开出来。

从绿景花苑到北山福利院要开一个小时,春节期间市区里车很少,宋不羁慢慢悠悠也不过四十分钟就到了福利院。

一下车, 小朋友们就围了过来, 叽叽喳喳地抢着跟他说话,帮他从车上把一袋一袋的东西拿下来。

宋不羁陪他们玩了会儿,便去找宋院长了。

宋院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她笑起来眼睛就弯, 眼角都是和善的笑纹。

“每次都带这么多东西。”宋院长探头望向窗外, 看到愉快分零食的小朋友们,也不自觉笑弯了眼,“你每年捐的钱足够多了。”

宋不羁笑笑,没接这话,反而问起了年前丢的那条狗。

宋院长叹了口气:“这么久了, 应该是找不回来了。”

宋不羁说:“过两天等春节过去了,我去再买一条吧。”

见宋院长想拒绝,宋不羁笑说:“您也别觉得是麻烦我,我这是顺便呢,我自己也想买一条养养。”

宋不羁说这话是随口说的,但等真过了几天,去先前联系好的卖家那选狗的时候,宋不羁被一条狗……舔了。

那是条小金毛,看上去不过两三个月大,本来关在笼子里,百无聊赖地趴着。但等宋不羁一走近,经过那笼子的时候,小金毛就倏地站起来,响亮地“汪”了一声。

宋不羁脚步一顿,循声望去,低头便看到一只小金毛攀着笼子站了起来,圆溜溜黑亮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然后小金毛伸出了舌头——

宋不羁觉得垂在身体一侧的手背一湿——被舔了。

“汪!”

小金毛又叫了一声,还欢快地摇起了尾巴。

宋不羁心下一软。

——也不知是不是最近连续附身在狗身上的缘故,最近碰到的狗对他都挺自来熟的,而他自己,看到狗们,也不自觉地就想揉一把……

走在他前面带路的狗场老板回过头来说:“看来它挺喜欢你的呢——要不买两条?我再给你打个折。”

宋不羁蹲下身,伸出手。那小金毛竟也伸出右前爪,往宋不羁的手上碰了碰。

这个小动作瞬间萌化了宋不羁的心,他想:“那就养一条吧。”

“爽快!”狗场老板也是个爽快人,在宋不羁二话不说买了两条狗后,还送了他两袋狗粮、两条牵引绳和两个笼子。

小金毛宋不羁自己留了下来,另一条萨摩耶,被送去了北山福利院。

小金毛到了宋不羁家也不认生,一被放到地板上,就欢乐地跑了起来,但没跑几步,就突然停了下来,尾巴下垂,对着冰箱叫了起来。

宋不羁换了拖鞋,走过去,弯腰摸了摸小金毛的头,看着厨房里那两扇门的大冰箱,心想:“找人把这个冰箱搬出去扔了吧……再买个新的。”

——毕竟是放过尸块的,虽然后来清洗了,但还是膈应得慌。

他突地又想起那天晚上和常非的对话。

那天他和常非一同想到行车记录仪后,常非又茫然地反问他:“为什么彬哥会选择分尸呢?那么短的时间,杀人、分尸,还要小心血液四溅,大费周章地把尸块放到冰箱里……甚至是处理现场痕迹……为什么不选择更便捷的方法……”

宋不羁不知道,后来他在审讯室里也问过高彬,可高彬只是笑了笑,没解释。

“也不知道警察们有没有继续问出什么。”宋不羁想,“不如找个时间再去问问那纪队长……”

一想到纪律,宋不羁眼前便下意识地浮现出黑暗中纪律背对着他坐在床边,上衣上缩后露出的那精瘦的腰,以及白色的内裤……

打住打住!

被哈士奇上身那天在审讯室里说的话,宋不羁有一句没撒谎——他确实是纯零。

强行驱散眼前画面的宋不羁低声自言自语,似在坚定自己的决心:“远离命案,远离市局,远离纪律——世上比他帅的多得很呢。”

如此重复几遍后,宋不羁掏出手机,联系了个搬运公司,请他们帮他把冰箱搬走扔掉。

wucuoxs.com

接着他又飞快地在网上下单了新冰箱、狗窝、狗粮等一系列东西。

常非已经回来上班了。

当晚,常非回来后,换拖鞋时猛然发现脚旁边有个黄毛的一团,一惊,往后退了一步。

小金毛不怕生,又黏糊糊地蹭了过去。

宋不羁从客厅走过来,笑骂了一句:“这小东西,竟然见人就蹭,也不怕被拐走。”

常非已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弯腰摸了摸小金毛的头,笑说:“刚买的吗?”

“是啊。”宋不羁把脚伸到小金毛面前,任由它抓着玩,“去给福利院买狗,这小东西就看上我了。”

常非弯了弯眼,说:“很可爱——起名了吗?”

距离简为源被杀、高彬被捕,已经过去了二十来天,常非的状态虽然说不上多好,但比案子刚发生那几天精神了不少。

宋不羁懒洋洋地倚在墙上,说:“金毛嘛,姓金,金大发,大发大发,好名字吧?”

“还真是你的起名风格。”常非说。

当初刚来时,听说房东叫宋不羁,他就奇怪现在什么样的家长会给自己儿子起这名。后来才知道,“宋不羁”这名字,是他自己起的。

经过厨房时,常非克制不住地把目光往那显眼的大冰箱上瞟去。

宋不羁暗叹口气,拍了拍常非下意识僵硬起来的身体,说:“我联系了搬运公司,回头就把冰箱扔了。你、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走吗?”

他们还是没有谈过搬不搬走这个问题,这会儿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常非低着头,看向地面上自己的脚,却是答非所问:“今晚我们收拾一下,把彬……把高彬的东西都整理进箱子吧,如果他还要,我们就帮他送去他老家,如果他不要了……就扔了吧。”

宋不羁轻轻应了声“好”。

这是案发后他们第一次进高彬的卧室。

即使经过警察们的搜查,里面还是很整洁,只是大半个月不曾打扫,有些落了灰。

“床也扔了……”宋不羁顿了顿,又说,“桌子凳子我也都买新的吧,回头把这房间也重新粉刷。”

常非没说话,他一进入这房后,就愣愣地看向中间那张床——高彬交代,他是在床上分尸的。

“其实,对于高彬选择在床上分尸,我也觉得很奇怪。”好半晌之后,宋不羁听到常非低低开口,“新鲜尸体分尸,不管怎么小心,他手法怎么高超,都会有血液流出吧?我以前接触到的案例,凶手通常是在浴室、浴缸里分尸放血……高彬他……我想了很久,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宋不羁自己也有过猜测,猜测时才猛然意识到,原来他对高彬竟然是这样不了解。此时闻言,他只是道:“正常人理解不了变态杀人犯的心思很正常。常非,别想了。”

——别想了,越想越痛苦。

等收拾完高彬的卧室,已是半夜。宋不羁叫了一声“大发”,便带着它出门去遛了。

——宋不羁作息时间和别人不一样,遛狗时间自然也和别人不一样。卖家告诉他早晚各遛一次,于是,他便准备晚上□□点遛一次,凌晨三四点再遛一次。只是今天是第一天,小金毛自从下午到他家,还没带出去遛过,便在忙完后的半夜带出了门。

出了门,金大发显然很开心,一会儿往东跑,一会儿往西蹦。宋不羁也随便它走,它想往哪个方向走,宋不羁就拉着绳子跟着。

于是,宋不羁就过上了白天睡觉,晚上遛狗的悠闲生活。

家里要扔的东西都被清理走了,高彬的东西在常非去看守所问过他之后,也一起扔了。常非是主动要求去见高彬的,也不知那次见面他们说了什么,回来后常非沉默很久,问了也不说。

新买的冰箱也到了。冰箱还是个左右两扇门的大冰箱,左边那扇打开是冷冻室,右边那扇打开是冷藏室。只是原先的冰箱是银色的,这次买的是金色的。

原先高彬住的卧室被重新粉刷了一遍,里面所有的家具也都买了新的。

等全部弄完,已是三月中旬了。

宋不羁大出血一番,翻翻自己的银行卡余额,觉得再没有金钱入账不行了。

空着的这间卧室得尽快租出去——后来常非跟他说,他打算搬走,但是还在找房子,一时半会儿也没找到合适的,让自己再多给他点时间。

宋不羁答应了。

同时,宋不羁也准备联系联系纪律,那个答应帮他把房子租出去的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然而,等宋不羁把那张随着衬衫在洗衣机里滚过几圈的保证书挖出来,上面写着的内容早已糊成一团,不能看了。

内容不能看,那写在最后的手机号也不能看了。

宋不羁只从上面勉强辨认出了“1”和“5”这个数字。

真是日了狗了!

宋不羁揉了揉趴在自己脚边的金大发,用力一扔,把保证书扔进了垃圾桶里。

“算了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吧。”宋不羁喃喃说,“那混蛋可能早忘了,哄我呢。”

房子租不租得出去是一回事,狗嘛,还是得每天遛。

往常宋不羁都是凌晨四点左右出门遛狗,可这会儿他心情不太爽快,便提早了一小时出门。

金大发被他养了半个月,作息养得和宋不羁差不多。幸好金大发也听话,让它不吵闹就不吵闹,倒也没有影响常非休息。

宋不羁慢悠悠地跟着金大发往前走。

过了绿景花苑附近的一个红绿灯后,金大发拉着宋不羁进了一条小巷。

金大发最近喜欢往小巷里钻,哪里的小巷窄,便往哪钻。而这附近的小巷多是商店的后门,会放着垃圾桶或待扔的垃圾袋。金大发一看到这些就想奔过去挖宝,却总是委屈巴巴地被宋不羁一个大力拉走。

今晚金大发钻的这条小巷不是很小,因为宋不羁看到前面还停了一辆小轿车。

只是什么人会把车停在这种地方啊?

这条小巷最多也就够一辆车通行,而停上之后,连电瓶车要开过去都有点勉强。

宋不羁正在心里吐槽这车主没素质,突然被一个用力拉得向前冲了一下——金大发正卯足了劲儿往前冲,一边冲还一边大叫了起来。

“怎么了大发?”宋不羁担心凌晨扰民,便弯腰拍了拍金大发的脑袋,让它安静。

金大发听话地安静了下来,只是仍旧朝着那车从喉咙里发出低吼。

宋不羁好奇地牵着金大发走了过去。

谁知还没走进,一阵手机铃声突然炸响了起来——

“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宋不羁:“……”

静谧的凌晨三点多,一条黑漆漆的小巷里,突然响起的铃声——如果不是宋不羁胆大,怕是要被吓死了。

宋不羁胆子是真大,他除了最初听到铃声惊了一惊,便若无其事地继续朝着那铃声传来之地而去。

铃声是从前面停着的那车里传出来的。

小巷里没路灯,月亮被云朵遮住,而且对着宋不羁的是车尾,他看不清车里面有没有人。

越往车靠近,金大发的身体越紧绷,从喉咙底下发出的声音越低沉。

宋不羁弯下腰,靠近车门。

此时,云朵被风吹走,月光大亮。宋不羁的头发也被吹得飘到了脸上。

透过晃荡的头发,宋不羁看到车内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人,这个人脑袋略向一边歪,双眼紧闭,脸上呈现出痛苦的扭曲,一手横放在腹部。他的衣服是一种粉色,而手掌覆盖下的那颜色浓郁得好像黑色。某种强烈的腥味透过车门的缝隙飘出来。

旁边,金大发终于克制不住,再次叫了起来。

响彻了整条巷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柚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5 20:47:19

我只是颗植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5 23:25:43

柚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6 07:26:56

姜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6 13:56:33

姜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6 13:56:53

姜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6 13:57:16

洛尘摩诘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6 19:07:39

京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7 15:14:26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