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听书

32、032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十八岁那年, 宋不羁过完生日后,刚好是清明假期,便和一个朋友一起去了海边。

那个朋友也是在北山福利院长大的,比宋不羁小八岁。也是很奇怪,福利院那么多人中,宋不羁当时偏偏和这个比他小那么多的人最要好。

他叫欧杰。

去海边的时候欧杰才十岁,正是爱玩的时候。小孩子第一次见到海,很兴奋,游泳、玩沙、捡贝壳……两个人玩得很开心。

欧杰一口一个“不羁哥哥”的画面还停留在眼前,宋不羁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我认识他。”

夏霁看向纪律——宋先生不太对劲啊。

然而纪律却没有默契地看夏霁,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宋不羁身上,自然早就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从看清这两张照片起,宋不羁就不对劲了。

“宋不羁。”

纪律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 却像一束利箭, 笔直地射入宋不羁的脑海。

宋不羁一个激灵,脑袋一阵疼,然后情不自禁地抬手摸上了脑袋。

疼,很疼。

男孩的幻影消失, 纪律棱角分明的脸庞在眼中渐渐清晰。

“纪队。”宋不羁握了握本来放松放在沙发上的手, 指甲嵌入肉里的疼痛感让他清醒了些,他说,“我认识他。”

“不过既然你们都带来了这张证件照,证明你们也知道他是谁了吧?”宋不羁笑了笑,笑容极淡。

纪律缓缓说道:“欧杰, 男,十九岁,初中毕业,小混混,半个月前刚当上了包工头王贵富的保镖。十一岁之前生活在北山福利院,之后被亲生父亲找上门,带走了。”

纪律一段话说得平铺直叙,宋不羁心里却起了波澜。

欧杰他怎么初中毕业就不读了?

“不羁哥哥,我以后要造一艘大船!厉害的大船!”十岁欧杰的豪言壮语还响在耳边,宋不羁记得自己当时还鼓励他那要好好读书,等他梦想成真的时候再请他乘坐他的船。

欧杰刚离开福利院那年他们还会联系,只是后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呢,他们就断了联系。

“对,”不等纪律问,宋不羁就承认了,“我也来自北山福利院——那么纪队,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纪律却说:“没有了,你继续睡吧。”

宋不羁:“……”

啥玩意儿?发生了命案警察却没什么问题问他这个报案人?他还认识死者啊!

---

回市局路上,夏霁看向开车的纪律,玩味地摸了摸下巴,说:“老纪,这不是你的性子啊。”

明明有问题要问,却偏偏说没有问题,还示意他也别问。

这若没有什么目的,他夏霁这几年的刑警也白当了。

纪律言简意赅地解释:“宋不羁想知道欧杰的案件情况,他会来找我。”

夏霁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上下惊奇地扫了他好几眼,说:“所以你这是设了个套等他主动?看不出啊老纪,追人这么有一套。”

纪律皱眉:“追人?”

夏霁:“你对这个宋不羁可不一般吧?204冰箱碎尸案都过去一个多月了,你和他竟然还有联系。”

纪律眉头皱得更深:“什么联系?”

夏霁“啧啧”几声:“别不承认啊,我可看到你堂妹的朋友圈了,春节一起去了普陀啊,这么有兴致……”

纪律打断他:“不是一起去,是碰上。”

“是是是。”夏霁敷衍似的摆摆手,“那后来你们不都睡一起了嘛……”

纪律:“是两张床——纪婧都跟你瞎说什么?”

夏霁揶揄:“行行行,我看你什么时候承认——那等宋先生主动来找你,你准备告诉他案情?”

纪律没立即回答。

“我打算请宋不羁做咱们刑侦大队的特别顾问。”

---

市局,审讯室内。

“警察同志,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一个脑袋上光溜溜只有两边有着稀疏头发的中年大汉委屈地控诉,“我昨晚上就是去嗨秀k歌,怎么成嫌犯了啊我?”

“我还想控告那小子呢!不是我的保镖吗?不好好跟在我身边,瞎几把乱跑什么?!这还有没有保镖的素质了?!”

负责给王富贵审讯的是谢齐天和金子龙。

金子龙年纪轻,正是怀着一腔热血抓尽世上所有坏蛋的时候,闻言就竖起了眉头,双手重重往桌上一拍,冷眼瞪他。

桌子被拍得抖了一抖,抖得原本放在桌上的王富贵的手臂也抖了抖。

王富贵条件反射地往后一缩,继而又更凶狠地吼道:“凶什么凶?老子是嫌犯又不是凶手!老子说了老子一整晚都在包厢内!后来喝多了就睡了!根本不知道那混小子去哪了!”

fantuankanshu.com

谢齐天脸上表情丝毫未变,他跟在纪律身边久了,沾染上了他的一些镇静与面无表情。

“王富贵,你嘴里的混小子,是你雇来的保镖。”谢齐天冷静地说,“你现在承认你是嫌疑犯了?”

“呸!老子几时承认了?!”王富贵口水四溅,说得飞快,“老子是守法公民,做的合法买卖!你们再不放老子出去老子告你们违法拘留刑讯逼供!”

隔壁监控室内,纪律冷笑一声:“刑讯逼供都知道,知识面很广啊。”

夏霁站在他旁边,说:“王富贵,包头工,因近两年政府大力整治城市,统一给马路边的店铺外墙重新粉刷,统一牌匾,赚了不少钱。”

纪律:“一个包工头,请保镖,什么原因?”

审讯室内,谢齐天也在问:“为什么请保镖?”

王富贵油腻的胖手抹了一把脸,反问:“请保镖就请保镖,需要理由吗?”

谢齐天:“王富贵,欧杰是被人一刀刺死的,血啊,流满了驾驶座。你觉得凶手会冲着一个小小的保镖来?你怎么知道凶手不是冲你来?”

谢齐天的话没什么很大的威胁力,但王富贵却像被踩到尾巴一般,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眼珠子不自觉地左右转了一转。

金子龙立即冷声道:“王富贵,半个月前你突然请了欧杰做了你保镖,但在此之前,你从没有过请保镖的经历——半个月前发生了什么?”

金子龙比谢齐天咄咄逼人多了,完全没了第一次与纪律一起出现场时的激动迷弟样。

王富贵的眼珠子左右移动得更厉害,嘴唇颤动:“半个月前……”

下一秒,他仿佛要遮掩什么似的,恶狠狠地道:“半个月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谢齐天微微一笑:“什么都没发生过?王富贵,要不要我们帮你回忆回忆?那张血字……”

王富贵双瞳倏地一缩,快速道:“没有血字!”

金子龙腾地站了起来,又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难道你想成为下一个欧杰吗?!”

王富贵身体一抖,脑袋两边仅剩的几根头发也跟着一晃。他眼中颜色再三变幻,脸上表情也从凶狠变到惧怕再变到妥协。

“我说……”

---

“纪队,夏副,”谢齐天匆匆走出审讯室,跟两位队长报告,“3月2日半夜王富贵喝完酒回家,发现自家的饭桌上放了一张纸,那纸上用血写了三个字——去死吧。”

纪律和夏霁在监控室里都听到了,谢齐天便简要地报告了一番。

王富贵看到血字后,吓得酒也醒了,立马跑去卧室摇醒妻子曾洪梅,恶声问她晚上有没有人闯进来。曾洪梅睡得死,完全没察觉,便问王富贵怎么回事。

王富贵匆匆把血字塞进衣服里,烦躁地敷衍了几句,只说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但是曾洪梅眼尖,看到了丈夫手上那不知写着什么字的血书。

血字这件事也是曾洪梅透露给警方的。

曾洪梅还说,第二天下午,他丈夫身边就多了个脸上有疤的保镖。

“顺着血字这条线继续往下查。”纪律吩咐,“查清楚究竟是谁写了血字给王富贵。”

“是。”谢齐天应了一声,带着金子龙走了。

“老王和晓楠他们在走访嗨秀,”夏霁说,“走吧,纪队,咱们去拜访拜访死者的父亲吧。”

欧杰十一岁那年被亲生父亲欧春林接出北山福利院,从此和欧春林一起住在花城临江区的石门镇。

临江区位于花城的东面,石门镇又位于临江区的东面。纪律二人一路从市局开车过去,要一两个小时。

花城东部临海,石门镇就是临海的一个小镇,镇上原居民大多靠捕鱼为生。

欧春林就是一位渔民。

石门镇多石砌建筑,错落有致,粗犷古朴。街是石街,路是石路,随着地势起伏而蜿蜒绕去。

车子在街道窄小的镇中水泥路上开过,前面沿路停了一辆三轮车。三轮车横亘出来,挡住了去路。另一个车道上又有来车,纪律便把车停住,等来车先过。

“这种小镇就是这点不好,”夏霁说,“道路只够两辆车通过,一边路边要是停了车,就不好开了,很容易造成堵车。”

纪律不置可否,注视着前方来车。

说也奇怪,他们刚才一路开进来,也没见对面开过多少车辆,可这一停下,对面的车辆就像约好了一般,一辆接一辆地开来。

纪律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动了动,大拇指敲了敲。

夏霁偏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刚认识你那会儿,你那脾气,真是一点就爆。现在倒是越来越沉得住气了啊。”

纪律淡淡地回了一句:“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夏霁拍拍他的肩,叹了口气,没说话。

对面来车终于消停了会儿,纪律打了个左转向灯,继续往前开。

欧春林的房子在靠海的那一边。

车子从水泥路上开出来后,便换到了颠簸的石头路。颠簸了十来分钟后,纪律二人来到了欧春林的家门前。

房子是石砌的,为了防御海风,屋顶也是厚重的石块构成。房前有条石子铺成的小路,石缝中间长满了野草和青苔。只是天还冷,野草都是枯黄的。

纪律和夏霁走过去,敲了敲房门。

没人应。

旁边的一户人家有个大婶走出来,她狐疑地看了纪律二人一眼,说:“你们找老欧?”

纪律没开警车,他们也没穿制服。夏霁闻言笑道:“是的阿姨,我们是他儿子欧杰的朋友,请问您知道他人现在在哪吗?”

大婶顿时一脸不屑:“欧杰的朋友?欧杰能有什么朋友啊——这时候老欧在老年人活动中心搓麻将呢!”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有事,先更~

感谢

xy、芍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8 20:51:54

忘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2-28 21:49:55

还有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哈~抱起你们就是一个大么么~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