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34

作品:《冰箱里的男朋友

纪律离开前让宋不羁继续去睡, 然而宋不羁却是睡不着了。

少年清秀的脸庞还在眼前晃,然而下一秒却变成了扭曲的死人脸。

他紧闭着眼,脸色惨白,右脸上一道蜿蜒的疤,嘴角用力压成了一个扭曲的弧度,好像咬着某种难以言说的痛苦。突然有血从他脑袋上流下来,一条一条,慢慢流到了他脸上,暗红粘稠……

宋不羁猛地睁开眼,痛苦地揪住左胸上的衣服, 大口大口喘息。

手臂上有湿漉漉的触感传来,宋不羁低头看去,金大发小小的身体攀在沙发边缘, 黑豆一般的眼睛担忧地看着他。

宋不羁无力地笑了笑, 抬手摸了摸它的头:“我没事。”

大发的身体是热的,宋不羁却忍得了它的靠近。只是最多也就摸一把,倒不会经常去抱。

宋不羁盯着天花板,仔细回忆昨晚看到的场景。

他是从车尾的位置靠近, 确定里面有人死了之后报警。警察来了之后开门, 他这才看到死者的左手保持在一个奇怪的姿势——像是要按下什么似的。

当时,有人在追他吗?

可是很奇怪,如果有人在追他,他跑进了车里后,为什么不先启动车子, 反而先锁门?

宋不羁心想,如果有这么个人在追他,那他上了一辆车,肯定是先启动车子,逃离了那人再说。

想着想着,宋不羁又开始悔恨、自责,报警之前,他明明看到了车里那人痛苦扭曲的表情,为什么没认出他来。

为什么。

难道仅仅是七年不见,他就已经忘了欧杰的模样了吗?

宋不羁在沙发上躺了很久,久到常非都下班回来了他还躺着。

常非看到沙发上脸色苍白的宋不羁吓了一跳,忙过去摸了摸他的头:“怎么了这是?”

宋不羁的额头不烫,反而有点冰。

常非脱了外套扔到另一边的单人沙发上,说:“现在虽然天气回暖了,但还是有点凉意,羁哥你就这么躺着,会感冒的。”

说罢,他起身去开了空调。

宋不羁看着他的动作,没什么反应。

常非坐回到他面前,严肃地问:“羁哥你到底怎么了?”

旁边金大发一见常非回来,就热情地扑了上去,学他一般瞅着宋不羁,担忧地“呜”了一声。

宋不羁见这一大一小一人一狗一齐瞅着他,扯了扯唇角,说:“没事,就是昨晚遛大发时,碰到了一起命案。”

“命案?”常非现在对这个词特别敏感。

宋不羁极轻极轻地动了动下巴:“嗯,一个年轻人死在了一辆车里。”

常非不信见到个命案就能让宋不羁看上去这么不对劲。高彬那事也没对他造成这么明显的影响。于是他问:“还发生了什么事?”

宋不羁神色极淡,好像笼着一层雾,雾中传出他轻飘飘的声音:“他十一岁之前一直和我一起。”

常非脑子一转,立即就明白了,低声说道:“十一岁之后被收养带走了吗?”

“不是,是被他亲生父亲带回去了。”

常非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他张了张嘴,觉得一切言语对宋不羁来说都没用。

宋不羁虽然看上去懒懒散散,但心里清楚着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负面情绪对他来说从来都是一时的。

宋不羁转了转脑袋,看向常非随手扔到茶几上的公文包。公文包鼓鼓的,一看里面就有不少资料。他问道:“新案子?”

见他说起了别的,常非便也接道:“嗯,一个强丨奸案。法院前两天立案了。”

说起这个,常非有一堆苦水要吐:“本来这个案子的律师是另一个所的,当事人把所有阶段都委托给了他。但侦查阶段后,当事人被检察院批准逮捕,很生气,就想换律师。但换来换去,审查起诉阶段也没换,直到现在送到法院提起公诉了,然后找上了我老板,让我老板为他做无罪辩护。”

宋不羁:“无罪辩护啊……”

常非揉了揉鼻子,说:“被检察院批准逮捕了做无罪辩护成功率很低,只是当事人坚持不认罪,说他没做过强丨奸这事。老板接下这个案子后亲自去见了当事人,那天我刚好有事便没有一起去……回来后就跟我说确定做无罪辩护。”

“我今天刚去法院复印了案卷,准备晚上加班看呢——家里咖啡还有吧?我记得不多了,明天我去再买点。”

宋不羁几乎不喝咖啡,对此不清楚,随口说道:“我那天见到你老板了。”

“啊?”常非一脸茫然,“什么时候啊?你知道我老板长什么样?”

宋不羁回忆起那天晚上从市局出来时见到的气质卓群的年轻人,说:“高彬那案子还没破的时候,我不是去了几次市局嘛,就那天晚上,我刚从市局出来,你老板就进去了,保安告诉我那是侯一笙律师。我先前听你吐槽你老板,还以为他是个中年大叔,没想到这么年轻。”

常非挠挠头:“其实老板人挺好……就是喜欢盯我,羁哥你说怎么有这种人呢,每天非要纠出我哪里哪里有错不可。这错还不是工作上的,比如我一次把茶杯忘在洗手间了,他就冷冷地说了我一句。其他同事也有这样啊,可我就没见他说过别人!”

常非吐槽起侯一笙来就没完没了,宋不羁听了一会儿,笑了笑,因欧杰之死带来的悲痛淡了一些。

---

当晚,常非简单下了个番茄鸡蛋面,宋不羁吃完后,就去了市局。

市局门口今晚值班的保安换了,宋不羁跟他说找纪律,却被这个保安拒绝了。

“现在都什么点了啊,纪队早下班了,你明天白天再来吧。”

宋不羁不信发生了命案后纪律会准时下班,于是便再次请求保安打个电话上去。

这个保安不苟言笑,说不就不,十分尽忠职守。

这时,门卫处里面的一个门开了,走出来另一个保安。

“哥!”犹如见到亲人,宋不羁高声叫了一声。

“哟,是你啊!”保安大哥咧了咧嘴,“又来找纪队吗?”

宋不羁嘿嘿一笑:“是啊,麻烦了。”

保安大哥和另一个保安说了一句,然后便打电话上去了。

“你这次手机不会也丢了吧?不会是纪队还没告诉你手机号吧?哎,小伙子,这样子追人可不行啊,效率忒低了……喂,纪队在吗?有个姓宋的小伙子找他。哦什么事啊——找纪队什么事啊小伙子?”

“追人……呸,是要事,十分重要的事。”宋不羁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哎,等等——”突然,宋不羁灵光一闪,说,“昨晚的命案,我是报案人,我忘了跟纪队说一件事。”

两位保安一脸“你怎么不早说”的表情:“……”

两三分钟后,宋不羁来到了刑侦大队。

“你就是宋先生吧?”

刑侦大队的刑警们宋不羁大多已经眼熟,这个同他说话的他却不认识。

这是位女刑警,她本来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写着什么,听到声音便抬起了头。

“你好,我是。”宋不羁应道。

“纪队在办公室,你跟我来。”

俞晓楠笑着起身,带他去敲了敲纪律的办公室。

得到允许后,俞晓楠打开了门,让宋不羁进去。离开之前,俞晓楠好奇的眼神在宋不羁和里面的纪律身上转了一圈。

等重新关上门后,她快速走回座位,抓起桌上的手机,霹雳吧啦便发了条信息出去。

俞晓楠:夏副,纪队和那宋先生咋回事啊?我用我二十六年的美貌打赌,这俩人不对!

夏霁:你见到宋先生了?在老纪办公室?啧,你的美貌暂时安全了,他俩绝对有问题。

俞晓楠:夏副你知道什么内丨幕是不是?告诉我告诉我!

夏霁:用你二十六年的美貌去好好观察。

俞晓楠:……

---

纪律放下手中的尸检报告,往会客沙发处扬了扬下巴,说:“坐。”

宋不羁却没坐,他直直走到纪律的办公桌前,双手往桌上一撑,上半身往纪律的方向一倾,黑眸盯着纪律的双眼,一字一字缓缓地说:“我要知道欧杰被杀案的详情。”

别的人如果胆大包天地跟纪律说这话,纪律铁定是连个眼神也不给,还会直接让人把他丢出去。但宋不羁说这话,纪律只是嗤笑了一下,反问:“凭什么。”

宋不羁冷静地与他谈判:“我帮你以最快的速度破了这个案子,房子你也不用帮我租出去了,你告诉我案件详情。”

纪律不为所动:“没有你帮忙,我也能以最快的速度破案。”

宋不羁斩钉截铁:“有我帮忙,速度只会更快。纪队,这对你来说,也是好事吧?”

纪律注视着他的眼睛。他长相精致,双眼不笑时也天生地带着几缕笑意,但此时他用一种极其冷静与不容拒绝的姿态同他说话时,却令人下意识地忽视了他的脸,注意力全被那双坚毅的眼吸引住。

然而纪律摇了摇头,说:“不够。”

宋不羁撑在桌子上的双手动了动,他往前倾得更厉害,头发垂落到前面,再过去一点,似乎就能垂到纪律的脸上。

他第一次忽视了纪律身上传出的热量。

“那纪队你说,你有什么要求,你告诉我。”

这话他说得颇暧昧,尾音轻又撩人,好像即使纪律说“我要你陪我睡一觉”他也会立即同意。

纪律嘴角还是平整的,双眼却露出一丝笑意,他说:“当我的特别顾问。”

宋不羁静静地没说话,一双黑眸就这么注视着他。

半晌后,他才没什么情绪地问:“具体呢?”

纪律缓缓说道:“半年内,只要发生大案命案,你都要无条件帮我破案。”

宋不羁“哦”了一声,扯了扯唇角:“纪队,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半年?无条件?凭什么?”

纪律自信地朝他一笑:“就凭你想知道欧杰被杀的详情。”

“呵!”宋不羁放开撑桌子的手,直起身体,斜视他,“我也可以不用问你。”

纪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你可以试试,看看你是能顺利在市局找到你想知道的,还是监控先拍下你。”

市局内到处都是监控。宋不羁暗暗咬了咬牙,即使通过附身顺利进了刑侦大队,再找案件相关资料……但哪怕是附身到一个聪明又灵活的动物身上也不方便,到时候免不了恢复人身。

附身的第一条限制,就是不能附到活人身上。

如果先处理掉监控……宋不羁不认为自己能先处理好监控再顺利到达刑侦大队的办公室。

“好,”脑子里转过无数想法,最终宋不羁咬了咬牙,说,“成交。不过你还是得帮我把房子租出去。”

纪律的唇角上扬了一个弧度:“成交。”

作者有话要说:  附身准则第一条:不可附身在有生命的人身上。

---

设了防盗,防盗比例60%,防盗时间为24小时。

比如说,如果有10章v章,那你只要订阅满6章,就能立即看到下面新章了。不满60%的比例显示为防盗章,过了24小时才能看到正确的新章。

谢谢订阅,谢谢支持正版。

鞠躬。

相关推荐: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我国士身份被戏子曝光了我!国士无双,身份被戏子曝光都市:我的剑仙身份曝光了龙珠之牧神传说三国之无双华雄三国之无双天下三国之召唤诸天猛将逆袭之乡村建筑师星际白兔糖